移动互联网

陌陌失速,探探承压

2020/5/12 18:43:00

尽管陌陌交出了一份超预期的2019年财报,但资本市场并未给予更多宽容。

陌陌股价从年初40美元/股的最高点,已经被“腰斩”到如今的22美元/股。

当然,考虑到整体美股行情以及年初持续至今的疫情影响,陌陌股价低迷与大环境不无关联。


但股价“腰斩”多少还是让人唏嘘不已。

受疫情影响,陌陌也下调了一季度营收预期。净收入环比下降26.4%-24.3%在34.5亿-35.5亿元之间,降幅远超其他几家直播平台。

在“黑天鹅”面前,抗压能力成为直播平台的生存标准。

与陌陌同为直播平台的三家公司,斗鱼预计Q1收入环比增长1.9%-4.9%,欢聚时代环比减少11.4%-10.1%,虎牙环比减少4.7%至2.8%。

对于大幅下调一季度营收预期,陌陌管理层给出了三点解释:

一是疫情爆发严重影响了陌陌平台上高付费用户的打赏情绪;

二是疫情导致陌陌平台上很大一部分用户推迟了离开家乡并返回大城市工作的时间。

而且,由于疫情爆发,全国范围的社交距离控制以及户外活动的相关减少也限制了用户使用开放式社交产品的意愿;

第三,核心陌陌平台在2020年1月下旬对某些交互功能进行了调整,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用户付费。

这三点解释全都指向了陌陌的基本盘——陌生人社交。作为一个有社交支撑的直播平台,陌陌过去曾享受社交带来的福利,而如今也要承受其带来的苦果。

仍在盈利,但用户增长已经停滞

不可否认,陌陌仍是一家赚钱的公司。2019年净利润44.9亿,已经连续20个季度盈利。

赚钱但股价始终低迷,甚至超出预期的利好财报都未能引发大幅回升,可见在大环境之外,陌陌自身还有令资本市场担心的东西。

那就是陌陌的用户增长问题。

2018年,陌陌的月活用户数量仍然保持稳定增长。从2018年Q1的1.03亿,增长到2018年Q4的1.13亿,增长10%左右。进入2019年,四个季度以来陌陌的月活用户几乎没有增长。


截至2019年12月底,陌陌主App的月活用户为1.145亿,同比增速降至1%,环比接近零增长,这是陌陌连续8个季度月活增速下滑。

并且这种状态可能会延续下去。2019年,人口红利殆尽后互联网公司开始涌向社交赛道,尤其是陌生人社交。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互联网公司推出的社交产品多达几十款,其中只有少数几款主打熟人社交,如多闪、狐友、绿洲,而像来往/Real如我、声波、欢脱以及猫呼、轻聊、有记、朋友、回音、灯遇等均是瞄准陌生人社交,而它们背后站着的是阿里、快手、网易和腾讯这些大厂。

同时,在付费用户层面,陌陌+探探的总付费用户同比增速从2019年Q1的73%降至Q4的6%。断崖式下跌出现在2019年Q2,当季陌陌和探探受到较为严厉的审查行动。


探探在2019年4月底因疑似传播违规信息而突然被下架,探探下线后不久,陌陌也发布公告称,2019年5月-6月上半月展开自查,暂停平台上的“用户发布”和“新闻订阅”等高级功能,导致用户参与度和日活用户数下降,付费用户减少。


再加上苹果在2019年5月初暂停了iOS版探探的应用内购买服务,致其付费用户当季减少180万。探探的下载和支付服务直到去年7月中旬才得到完全恢复。

不过,在陌陌和探探恢复上架及应用内购买后的下半年,两大应用的付费用户增长依旧疲软。

其中陌陌主App依靠付费玩法的更新和优化,付费用户数有小幅回升。但探探的恢复程度不及预期,2019年Q4环比零增长,且450万的用户数未恢复到2019年年初时的水平。

管理层在业绩会上解释称,探探部分内容审查措施和iOS 13订阅管理政策变化致使付费用户增长停滞。

市场更倾向于天花板结论。从连续8个季度下滑的用户增长曲线来看,陌陌已经进入一个瓶颈期。唐岩曾在2018年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抖音、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并未对陌陌流量造成影响。

但显然这种预估偏离了现实。整个直播行业的竞争程度超出预期,斗鱼、虎牙、快手已经占据游戏直播的大部分市场,并向秀场等其他变现高的领域渗透;抖音、B站也在跑步入场,通过降低平台抽成来吸引新主播和新用户。

由此可推断,外部市场竞争的加剧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陌陌用户增速停滞,同时由于陌陌无法吸引新用户的弱点正在暴露,现有用户的流失必然对陌陌的收入产生更大的负面影响。

探探能扛起大旗么?

2018年,唐岩已经看到了陌陌的天花板,所以才有了7.71亿美元收购探探。

这笔收购被称为2018年互联网第一大并购案,可见唐岩的果断和眼光。但探探遭遇了去年的审查行动,这给陌陌造成了不小打击。

于是,2019年陌陌也多面出击,先后发布了ZAO、是他、赫兹、cue、哈你、瞧瞧等数十款泛社交软件。这其中,只有ZAO昙花一现,但随即就因隐私问题而归于平静。2020年1月,陌陌又推出了针对下沉市场的“陌陌极速版”。

一系列操作之后,最终陌陌的希望还是落在了探探身上。


市场普遍看好探探未来的增长空间,尽管当前还未完全摆脱下架的影响。

不过,于陌陌而言,探探的角色定位也在发生着改变。

此前,陌陌管理层在公开谈论讨论时一直将其视为用户增长动力,但在去年下半年也就是恢复上架之后,这种讨论逐渐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探探在商业化层面的激进。

探探Q4的付费用户数为450万,仍低于下架前的500万。付费会员在Q4面临增长停滞的同时,探探开始加入新互动功能提升每用户付费金额。

这与陌陌主App的策略一致。陌陌此前推出了一项老用户唤醒计划,尝试唤醒过亿个僵尸账号。核心都是希望提高现有用户的转化率,无论月活还是商业化。

与此同时,探探的定位也越发靠近用户留存。推出的几个新功能多以提升粘性为主,比如去年年底的“闪聊”、今年4月推出的“发现”。

可无法避免的遇到了疫情黑天鹅。

根据七麦数据,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30日期间,探探和陌陌的iOS榜排名均呈现下滑趋势,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出现较为严重的下滑。



虽然两家排名数据随着疫情的缓和有所上升,但探探的排名直观上仍明显低于同期水平。

考虑目前疫情影响尚未完全解除,今年上半年探探的用户增长并不乐观。

并且,由于陌陌直播业务的缩水,根据财报其月活同比增速已经降至1%、付费用户同比增速降至2%,未来一段时间内增加营收的任务也要落在探探肩膀。


据36氪报道,陌陌正在测试探探除了会员订阅之外的变现方式,以及其在亚洲其他市场的增长潜力。

这些举措能为陌陌带来多大的增长效果,尚有待时间检验。

最后

陌陌现有的方法,可以看到更多的是凭借其在陌生人社交领域的深耕和运营能力,不断挖掘新的付费点和刺激不同层级用户付费,以此确保收入上涨。

不过这看上去会受到诸多制约。

用户增长问题得不到解决,只靠提高现有用户的ARPPU不是长久之计。而且,陌生人社交无法为直播业务导流的情况下,再加上直播市场外部激烈竞争,陌陌连续20个季度盈利的辉煌业绩恐怕要难以为继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