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哈啰CEO杨磊被法院限制高消费 区区10万元让他栽了跟头

2020/5/11 17:40:00

1.jpg

作者:龚进辉

哈啰出行(以下简称“哈啰”)CEO杨磊这回摊上事了,不过与哈啰无关。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大连正能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币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爱代驾运营主体)合同纠纷案进展,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向币达公司主要负责人杨磊发布限制消费令。

判决书显示,201511月,原告大连正能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币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爱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币达公司100%持股)签订代驾合作协议,约定在2015121日至20181130日期间,两被告授权原告在大连市内代理其开展代驾业务,支付保证金10万元,协议期满被告拒不退还保证金。

20198月,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上海币达公司、上海爱鑫公司返还大连正能量公司保证金10万元。因拒不履行法院判决,币达公司实际控制人杨磊被限制高消费,币达公司也被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企查查显示,杨磊是爱代驾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7.9%,易车是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4.2%

近年来,爱代驾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早在2018年,便陷入押金难退的窘境,与ofo、途歌用户迟迟拿不回押金略有不同的是,爱代驾押金难退的对象是司机,不少司机离职后向平台申请退回押金,但2年多过去仍未收到款项,仿佛石沉大海。

20187月,爱代驾董事吴佩刚向广大司机群发了一条短信,称爱代驾遇到了一些经济上的困难,目前正在解决融资问题,退不出押金的情况不是个例。不过,这条短信并未起到安抚作用,司机期盼的押金并未如愿原路退回,于是怨声载道,但除了等待别无他法。

1年后,有媒体向爱代驾询问司机押金何时退回。对方表示,由于平台待处理订单量较大,财务部门需要一定的时间审核。具体时长客服人员并不清楚,需要看财务部门的进度。客服进一步表示,如果遇到问题,可以在爱代驾微信公众号上投诉,平台会反馈给相关部门处理。

对于客服的回复,我只能说呵呵。明眼人都看得出,爱代驾押金难退的现象由来已久,而并不是在短时间内爆发,就算平台审核再慢,也能一一审核完毕,但退押一拖再拖,问题并不是出在审核环节,而是资金短缺。

说白了,爱代驾押金难退的根本原因在于没钱,连返还大连正能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万元保证金都拿不出来,更何况是数量庞大的押金,只能想尽办法拖延,能拖多久是多久,顾不上吃相是否优雅。而其之所以没钱,原因在于发展不顺,业绩不好看导致融资不顺,无法继续获得外部资本输血。

 2.jpg

爱代驾上一次融资还要追溯至201710月底,当时获得易车战略投资,如今已长达2年半未获得融资,估计往后获得融资的可能性更低,最终摆脱不了走向凉凉的命运。

更为扎心的是,陷入困境的爱代驾,不仅面临被司机集体声讨押金,还被各种官司缠身。企查查显示,爱代驾牵涉的司法案件高达223起,20次被列为被执行人,1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种种迹象表明,爱代驾已陷入至暗时刻,考虑到新一轮融资迟迟不到位,其翻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对于杨磊被限制高消费,哈啰方面表示,此次执行案件为币达公司的诉讼执行案件,杨磊仅为币达自然人股东,不参与币达公司的任何经营,这个案件并不涉及个人股东,我司尚不了解币达的具体情况币达公司的经营情况以币达公司公布的信息为准。

在我看来,哈啰的回应站不住脚,杨磊可不只是爱代驾自然人股东那么简单,他是爱代驾创始人兼CEO,也是爱代驾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现在不参与币达公司的任何经营,不代表之前不参与,而币达公司与大连正能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纠纷恰恰发生在杨磊执掌爱代驾期间。

因此,杨磊脱不了关系,哈啰想要撇清他与币达公司的关系,使二者划清界限,注定是徒劳,无法让人信服。不过,话说回来,哈啰护主心切可以理解,但不能睁眼说瞎话,杨磊当务之急是切实履行法院判决,而不是一味逃避,毕竟区区10万元对他来说完全不是事,作为企业一把手,应把个人声誉看得很重。

不得不说,区区10万元让杨磊栽了跟头,给自己留下抹不去的黑历史,导致个人形象受损,实在让人大跌眼镜。奉劝他赶紧还钱息事宁人,及时止损,不要一错再错。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