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阅文新管理者遭遇积弊旧怨,新政影响行业未来

2020/5/9 23:07:00

5月6日下午,网文界大神辰东正欲大快朵颐之际,手机忽然不安的震动起来,辰东拿起手机看得是一脸懵逼。发生了啥?

江湖传言,“这天下午,阅文集团新管理层就起点中文网‘新合同’引发的风波召开了首届作家恳谈会,会上气氛十分紧张,阅文集团新管理层与一众网文作者们在具体细节上没有谈拢,于是大神辰东气的摔门而云。”啥?辰东收到消息后即刻发了个微博,表示自己根本就没出门啊?

姑且先不去追究这扇门到底是谁在替辰东“摔”的,倪叔更应该关心的是:阅文事件背后的真相到底如何?一个早已存在数年的旧合同为何会“异变”成为阅文集团新管理层的“新政”,又是谁在背后以“810万作家”为名,煽动情绪,甚至不惜攻击出来理性表达的作家?

1

风波乍起

这一切都得从起“换帅”开始说起。

4月27日,吴文辉对外发出了一封公开信,表示将转任阅文集团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吴文辉等创始高管团队一起退出阅文集团的管理层,转而担任集团顾问,程武、侯晓楠接任。此消息一出,网络文学圈平地起风雷,很多人认为:阅文将全面转向免费模式。

网络作家们开始不安起来。五一期间网上忽然流传出一份所谓“阅文新高层上任后为作家开具的新合同”,将这不安推向了高潮。

据说,根据这份新合同,网文作家将失去作家身份,转而成为“由阅文集团聘请参与作品创作,却又不依据《劳动法》管理的人员”。

有人出来呐喊,这不就是枪手吗?有人开始彷徨,难道从此以后就要做了一个没有自己作品著作权的“码字机器”?不行啊,要起来反抗,于是有了据说是“知名”网文作家发起的“55断更节”,以此来表达心中的不满。看起来是很正义的事,但有人提出了质疑。

知名网文作者风月问了几个关键问题:“这个活动,是谁发起的?……谁主持?谁负责?谁去和起点谈?”风月认为“没有纲领的运动必然会失败”,唐家三少在微博上呼吁作家们保持理智,“呐喊”的人于是原地爆炸,风月被祝“早登极乐”,唐家三少亡妻无辜被牵连。

各种类似“辰东摔门”的谣言纷纷出街。

随着5月6日阅文集团作家恳谈会的推进,舆论回归理性,但新的谣言却又应声而出。不仅造谣程武2018年就担任阅文总经理参与制定新旧合同,还有人号召要去沟通外媒,制定了外网发言策略。

倪叔认为,吃瓜要吃原味瓜,阅文集团这个瓜明显已经变味,变成一场网络暴民的狂欢,而且不难发现其中有水军兴风作浪,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还需回归一个原点问题:所谓新合同究竟是怎么回事?

2

合同疑云

这个“新合同”之所以会掀起如此滔天巨浪,有三个关键原因:

第一,所谓的“新合同”虽然2019年9月推出的旧合同,但其中确有部分条款过分苛刻,引起了作家们的反抗,有人想趁着程武带领的新团队刚接手阅文集团之际,来个措手不及;

其次,阅文旧合同的问题其实映射的是整个行业的积弊,热议的问题普遍性存在,引起了大多数作家的共鸣,多年的积怨以“合同”为宣泄口,喷涌而出;

第三,第一部分也看到了很多误读和谣言,不排除有别有用心者恶意挑拨、借题发挥。

程武带领的新团队接手阅文集团的时间是4月27日,传言中的“新合同”发布时间是4月28日,但凡是有点管理经验的人都知道,在这样一个对具体情况还不了解的时候下达“颠覆性”指令风险是非常高的。以程武之能,绝不至于做如此缺乏常识之事。

那份所谓“新合同”实际推出时间是2019年9月,并非谣传的4月28日,这点在阅文随后的声明中也得到了验证。而且其中大多数内容成型于盛大时代,事实上已经成为整个网文圈的范本,国内大多数网文平台的合同内容大同小异。倪叔特地找一些作家朋友要来他们的合同,发现主体内容差别并不太大。

以争议最大的版权归属问题为例,各家基本上采取的都是独家授权,而且都一次性买断了包括本传、前传、后传、外传、续集、系列等在内的所有版权。阅文2019年的合同版本和掌趣、字节跳动一样,还新增了外文版、译文版等权利,版权授权范围在随着行业的发展不断增加。

起点中文网(2016)

杭州掌趣

字节跳动

说到这儿,刚刚提到的引起“新合同”事件轩然大波的前两个因素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这不是什么新合同,由来已久;这也不是一家的问题,而是行业积弊。

当然,关于第二个点,倪叔还想多说几句,不算为平台们开脱,只是让作家和看客多一点包容和理解。这个事再往上追溯,其实并非源起于网文圈,其实来自于传统图书出版领域。在电影《小妇人》里有这样一幕:女主角乔的处女作被出版商看上后,出版商想一次性买断她的版权,但是乔想留下版权。

出版或发行机构与作者之间的拉锯由来已久,因为前者往往承担更多的发行风险,为了赢利也为了规避风险天然有买断版权的诉求。

但这并不代表说作家就不享受其它IP改编的收益了,平台更多是买断出版、发行和相关改编权,但收益并非如传言所说尽归平台所有。IP改编后的相关收益如何分配,在合同中其实都是有明确细则的。

起点

掌趣

因此,一分为二的来看待合同中的细则问题:

一方面,平台方多年来通常通过买断版权的方式来获取更多商业的机会,但由于没有给作家更多选择,往往采用一刀切的方式,势必会引起作家的反抗。

另一方面,只谈买断版权——甚至是夸大为买断“作家身份”,不谈收益分配细则,是典型的断章取义。结合“辰东摔门”,可以看出有人在试图操纵舆论走向,对细节问题进行放大,从而达到一些“特殊”的目的。关于第三个关键因素,在文章开篇已经有较多呈现了,这儿也就不再多展开了,大家各自体会。

3

行业转机

程武带领的新团队,背锅侠无疑,有人刻意将行业多年形成的积弊渲染成阅文集团的“急功近利”,却又意外催生了一个有可能会改变行业进程的恳谈会。5月6日晚,阅文集团白金作家“会说话的肘子”在微博发言:“我愿意静候阅文佳音,并仍相信明日会更胜昨日。”

风月、辰东、唐家三少等一众知名作家均隔空喊话那些不具名的“知名”作家,认为可以“等一等”、“看一看”。

在微博上,唐家三少针对掀起这场风波的网络文学“免费模式”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可能性不大”。5月6日的恳谈会上,阅文集团方面也明确表示“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

恳谈会结束后,阅文集团对外发布了一个十问十答函,明确表示,付费与免费将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而且,无论哪种模式,都将由作家自主选择。另外,阅文集团还就著作权等关键问题进行了回答。既明确了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不可转让,又指出未来会考虑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进行分级,将更多著作产财权交给作家。

结语:

垦谈会是阅文新任CEO及其新管理团队接棒阅文后,面对“新合同”、“免费模式取代付费模式”、“五五断更节”等诸多谣言,所采取的最迅速、最直接和正确的方式之一。如果说前期通过“作家助手”对外发布的《关于及其不是传言的说明》体现了新管理团队不惧谣言、不回避责任的态度,那么恳谈会则是新管理团队尊重作家、注重沟通、高效实施的最务实的举措。据说此次恳谈会是第一场,未来还会陆续举办更多场。

借着这次的“新合同”风波,阅文集团在平台与作者之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通过这种方式,外界对阅文集团未来的战略规划有了深入的了解,5月8日阅文集团的股价应声大涨7%。

通过积极主动的态度和行之有效的务实措施,程武及其新管理团队,有望从外界谣言的攻击对象和行业积弊的背锅侠,变成行业的革新者。大家也都很期待,程武作为泛娱乐和新文创的创导者,腾讯新文创数字内容生态的建设者,加上也负责影业、影业、动漫、电竞以及游戏营销等业务,能够和阅文产生更多的联动和化学反应,推动阅文从“最大的行业正版数字阅读和文学IP培育平台”向“更强的文学内容生态”这一新阶段升级。

恳谈会后,阅文集团已承诺将在1个月内出具修改后的“真·新合同”。未来,随着这份“真·新合同”的推出和恳谈会的继续推进,网文市场十几年的行业积弊有机会得到改善,网文市场或将由此迎来一次新生。很有可能将来我们再回头看这场恳谈会,会发现这是一个里程碑。

2020年5月6日,网络文学翻开了新一页。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