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阅文的难题不止一份“老合同”

2020/5/7 21:24:00

 “当年盛大文学就因为大量优秀作者出走导致其快速衰落,如今阅文比谁都清楚这种‘杀鸡取卵’做法的结果,所以它肯定会更谨慎。”对于近日阅文集团的“合同风波”,一位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告诉懂懂笔记:“阅文有810万作家,但绝大多数作者无法通过写作来维持正常生活开支是现实状况,这也是目前市场和读者自主选择的结果。”

近日以来,从“霸王合同”曝光到“五五断更”再到阅文与部分作者的“恳谈会”,短短几天内各方发声、多方质疑、官方回应已经把这件事情背后的逻辑呈现得很明白了。而6号晚间阅文集团首场作家恳谈会后的回应更像是一种妥协:作家是阅文平台的根基;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将在双方自愿前提下,为作者的著作财产权匹配对应的权益;免付费模式由作者选择。

显然,很多作者最关心的版权归属依然无果。网文平台与作者之间的关系,确实可以形容为鱼和水,同时也是赤果果的利益关系。而当那份被曝光的早已实施的合同内容出现时,外界也就明白,平台与作者“不公平和不合理”的利益关系以前就存在,只是积累到现在才爆发而已。

无论阅文一方未来修改后的合同内容会怎样,无论平台与810万作者的未来会如何相处,一道裂缝已经产生。值得关注的是,一个新市场格局的萌动会否因此加速?新玩家和新模式的衍变会否提前到来?

98%之殇:网文作者群体的生存状态

 无论在哪一个网文平台上,能赚到大钱的都是极少数。所以仔细研究,你会发现这个事件中,起点的白金作家们很少发声,而唐家三少和天蚕土豆的回应也并不激烈。毕竟,真正能赚到钱的畅销作家没有面对太多“不公平”。

而没有话语权的作者,才是基数最大的群体。浙江省网络作协副主席、《仙剑奇侠传》作者管平潮此前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就曾透露:““我们行业内有1300万的网络作家,其中98%的人月收入低于2000元。”

同样,存在“霸王合同”问题的也不止阅文,有纵横文学的作者就对外表示,平台与作者签署的也是类似的 “霸王合同”。缺乏话语权的大多数人,面对平台的不合理条款,只能忍气吞声,因为“店大自然欺客”,这也是必然的现象。

当网文市场的格局呈现一家独大的局面,平台与作者的利益关系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公平,这是由以往的商业模式和行业竞争所决定的。

国内网络文学行业从2000年的榕树下开始,到后来起点、红袖飘香、晋江等知名网文平台崛起,再到阅文集团如今成为业内一哥,行业的上半场进程基本结束。无数网文作者也从最初的单纯兴趣驱动、用爱发电,到越来越多的人以此作为正式职业,他们的收入基本上来自于各大平台订阅和月票的分账。虽然行业内有类似唐家三少、天蚕土豆、无罪、月关、我吃西红柿和耳根这些头部作家获得了巨大成功,但依然有海量的中低层作者徘徊在生存线。

有分析认为,影响作者群体收入最主要的原因是盗版,由于文字内容的特殊性,所以网文的反盗版几乎是没有成功的模式,很多时候都是原作者刚刚更新盗版网站立刻就会上线相关内容。

近年来,相关盗版内容也是各大网文平台重点打击的对象,但实际效果似乎并不明显。根据《北京商报》相关报道显示,一些网文作者迫于盗版猖獗最后只能与盗版方做交涉,同意盗版方发布他的内容,但要比正版发布晚十分钟。个中苦涩恐怕只有作者自己才能体会。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总体盗版损失规模为56.4亿元,同比下降3.3%,降速放缓;但是移动端盗版损失规模达到了39.3亿元,同比上升10.4%,呈现出明显的反弹迹象。

面对这种现象,网文平台和作者都是受害者,而且都有束手无策的感觉。这也造成,一方面市场有巨大的阅读需求,另一方面平台方和作者群体却没获得更大的收益。因此,“店大”的平台方拿出那些不合理条款来束缚作者,自然是为了谋求更大利益。

如此,看似是阅文集团新老管理层的一次“冲突”,也可能是一次平台内外压力下的震颤。这个行业,正因为更多的“不公平”而在酝酿演化。而最先发生巨变的,应该就是沿袭至今的商业模式。

收费与免费,两种时代和思维的碰撞

 “免费阅读”能不能解开盗版之下的难题?能不能改变98%作者群体的收入状态?

谈到“吃饭和生活”,“免费阅读”无疑是阅文正在面对的一道考题。虽然其表示“全面免费”不可能也不现实,但阅文不做,不代表别人不做。关键是怎么免费,或者说羊毛如何出在牛身上,才能让平台、作者、读者最终都能满意?

这一边,字节跳动、趣头条、逐浪网(连尚文学)、梧桐中文网等新玩家正在加速进入网络文学市场,他们举着的正是免费阅读的大旗;那一边,纵横、晋江、咪咕阅读、掌阅和点众科技等追赶者也未停歇。更何况,场内还有阿里文学以及网易(国风中文网)、爱奇艺(文学)和新浪(读书)等巨头虎视眈眈。

免费阅读的新玩法,已经开启。

虽然竞争环境下补贴策略带来的“免费阅读”不会长期存在,但近年来大量免费阅读应用的崛起,一定程度上已经开始抢走属于“一哥”阅文的用户和作者。

 从2018年3月首推网络文学免费模式的连尚文学开始,包括字节跳动、趣头条、百度、阿里等企业都在开启“免费阅读”模式。这些玩家高举着免费正版小说的大旗,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用户。根据艾瑞指数显示,截止2020年3月,七猫免费小说、番茄免费小说、米读小说、连尚免费读书等免费网文APP,均已进入在线阅读领域TOP10。并且,月度独立设备数也均超过1000万台,最多的七猫免费小说达到2609万台。

这些增长态势,作为行业老大的阅文应该都看在眼里,自然也会思考对策,特别是自身在线业务营收增长陷入停滞、付费用户下滑的情况下。

根据阅文集团发布的2019年全年业绩报告显示,年度付费用户数为980万,这一数据在2018年则是1080万;另外,其2019年总营收为83.48亿元,相较于2018年的50.38亿元增幅明显,但是这一增长主要来自于版权运营——而非在线业务。

数据显示,其2019年包含付费阅读等在内的在线业务贡献营收为37.10亿元,相较于2018年的38.28亿元还有所下滑。反观版权运营,则从2018年的10.03亿元暴增至44.23亿元。

版权运营的快速增长对于阅文集团是重大利好,这也是建立在其手握大量优质作者和优质IP的基础之上。但同时,在线业务增长停滞、付费用户减少的原因也引发了行业的思考,即便不能完全归结于免费阅读应用的崛起,但也不能不说是重要原因。

面对新的商业模式挑战,阅文集团实际上已经推出了免费阅读APP飞读,另外手机QQ以及QQ浏览器等重要的内容分发平台上,也都推出过相应的免费阅读频道。

免费阅读会是另一种恶性竞争的格局吗?相关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对懂懂笔记表示:“以现在付费阅读平台的平均价格来看,看完一本小说大概需要100多元。100多元对于一二线城市的用户而言可能还可以接受,但对于下沉市场的海量用户而言,让他们拿出100元来看一本在线小说并不容易。“该人士强调,互联网文学免费阅读应用的崛起,正是乘着过去几年间互联网下沉的浪潮,收割了大量下沉市场的用户群体。

2018年以来,内容付费是互联网企业商业化进程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所有场内玩家都在思考如何让用户“乐于“掏钱买内容。在这方面,互联网文学领域领先十几年就做出了表率:2003年开始,起点中文网推出了VIP付费阅读至今,互联网文学市场付费阅读商业模式基本成型——作者收益主要来源在于稿费、平台激励、读者激励。

但是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网文市场的增长早已触及天花板。这样的情况下,免费阅读模式的出现,甚至在免费的玩法上不断迭代升级也就不足为奇了。

“网文的竞争主要还是集中在平台对优质作者、优质内容的掌控。因为只有优质的内容才能留住读者,这一点和爱优腾抢独家视频资源是一样的逻辑。”上述互联网行业分析师指出,从商业模式上来分析,免费阅读就是将作者的收益从读者直接贡献变成由读者群所产生的广告费来承担。

对于这两种模式的差别和优劣,该人士强调:“从现在来看还不能简单地评判哪种模式更好,平台方和作家最优先考虑的都是自身收益。但在下沉市场用户的争夺中,免费模式必然会占有一定先天优势。而且免费阅读模式的先行者们目前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也会让后来者大概率上去选择免费模式。长此以往可能会对整个行业产生一次变革。”

【结束语】

无论一个月后阅文拿出什么样的修改合同,长远来看收费或免费的抉择,尤其是两种商业模式的碰撞,仍是阅文要思考的核心问题。市场不可能一成不变,新的玩家和打法正在对传统网文市场不断进行着冲击。如今海量的作者和版权是阅文的底气,但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者,面对拼多多模式对于电商行业的冲击,谁敢说一哥的位置永远不变?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