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风波过后,阅文作者面前的迷雾也快散了

2020/5/7 18:10:00

一石激起千层浪,阅文万万没想到,这几天,他们公司层面的新闻热搜,快赶上旗下作品改编的《庆余年》热播时候的「范闲」了。

从管理层变动,到旧合同引发的所谓的「55断更节」,再到刚结束的,阅文集团新任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新管理团队与多位作家参加的首场作家恳谈会,这个「连续剧」发展得节奏甚是紧奏。

但回到话题中心,其实就是阅文作者的权益,以及如何激励作者创作更多好作品。吃瓜群众未必关心这个,但这件事情才是关乎网文市场未来能否可持续繁荣的关键。

就像我们会反思当下科技发展,但不会愿意退回到原始社会一样,一个行业的迭代和成熟,本身就是一个迷雾逐渐散去的过程。

以下,我们再逐一谈谈这场风波中的几个核心问题。

01

关于合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有一个时间线吃瓜群众可能没注意到,腾讯新管理层是在4月27日接手的,第二天就推出新合同或新动作,真当法务摸鱼就能拿工资?

事实证明,这是2019年启用的一个合同,是一个旧合同,而并非新政。

那么你可能会问了,这么清晰的事情,为啥还能掀起「55断更节」的风波。

从传播学角度来看,这个风波之所以起来,有三个层面的因素。

一是阅文高层变动带来了不少行业解读。网文20余年来的曲折、冲突和矛盾,衰落、不满和奋起,各种情绪都交织在了这次变动中。但你要说变动真正意味着什么,这个信息释放后阅文股价的上涨,已经有了真实的市场反馈。

二是长期以来不少作者心里憋了一股气,但一直也没发泄的出口,这回阅文新管理层撞枪口了。所有的内容平台,都有既得利益者,有才华尚未被开掘和释放的作者,当然也有不得志者。

但一个概念的形成,有时候只需要其中一部分人的行为就可以了。就像有作者IP卖了很多钱,并不意味着所有作者都发达了一样,有作者以断更绑架用户,并不意味着其他作者也是这样的想法。事实上,这一次所谓的断更,其中一些发起者早已经离开了起点中文。

大家或许还记得「大V逃离知乎事件」,其实也是一小戳部分创作者的行为,但营造出了一种大V都要撤出知乎的感觉。

任何平台,最终沉淀下来的都是优质内容,得到资源更多的也应该是优质内容创作者,否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这回「55断更节」也是同理。

三是弱传播效应,对舆论来说,作者是弱者,平台是强势方,不管事情真相如何,都是平台管理者要出来背锅。但实际上,作者是内容平台的立根治本,是鱼和水的关系,平台多傻才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尽管网友舆论飘来飘去,我还是赞同作者去争,去论理。其实阅文也一直主张大家理性沟通解决问题,而不是暴力对抗。这个事情发生、发酵,对阅文、对网文产业都是利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推动行业革新,这是阅文新管理层有望去达成的事情。

02

关于付费还是免费,收入多元化才是可持续创作的前提

另一个误读,是新管理层接手后,要全面实行免费模式。

能得出这个结论的人,大概对内容「平台」怎么赚钱一无所知。我们看看腾讯视频、腾讯音乐,哪怕是知识付费平台知乎、得到,都是付费+免费并行的模式。付费赚的是内容型产品售卖的收入,免费则意味着收入在别处,比如广告,比如内容延伸带来的价值变现。

腾讯新管理层在恳谈会明确回应了,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阅文在合同里对于相关权利的获取都是会支付对价。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包括微信读书等腾讯自有分发渠道。当然,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要知道,网文IP延伸出影视和游戏,其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作品顺利成为爆款,比如《庆余年》,电视剧重新反哺作品本身。

但也有很多作品比较曲折,他们就是很难出圈,只有某一圈层的忠实拥趸。并不是每一个作者都能成为猫腻、唐家三少和天蚕土豆,但我们不能否认他们作品的文学价值。

对平台来说,如何保证作者的收入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是视频还是图文平台,付费和免费模式并行已经是趋势。李子柒在Youtube的广告分成最高月入超过百万,一些UP主在B站就算不「恰饭」,也能从B站拿到不少激励(其实就是根据播放量等数据拿到的分成啦)。

网文完全也应该这样,有些作者选择付费,走的是线上出版模式,有些作者选择免费,也可以拿广告分成。

有物质基础才有创作的动力,有创作的动力,才有可能让作品更精彩。

多元化的收入模式,是保证创作可持续的前提,也是长尾内容走到舞台中心的保证。

03

关于著作权,作品授权的主动权在作者手上

对于合同细则,还有一个关键点成为争议所在。合同中写道“在授权方面,乙方(作者)将作品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权、改编权、复制权、翻译权等著作 权财产权利独家授权予甲方(阅文),并允许甲方自行使用或者进行上述权利的分/转授权以及商业推广、销售、并签订相关协议。”有网友认为,这是阅文在侵犯作者版权。

认真看过一份合同的人都知道,每个单独的条款单独看都是有问题的,而条款与条款之间往往有限制或补充。上述论断其实就是断章取义。

恳谈会上,阅文新管理层的说了,著作权分为著作财产权和著作人身权,且著作人身权不可转让。

所以,阅文只是通过合同获得了运营作者著作财产权的权利。

其次,合同中对于作者授权阅文合作的相关内容项非常丰富,且每一项授权均有清晰的收益分配约定。这就是我前面所说的,条款之间的限制和完善。

当然,既然引发了争议,就说明相关细则会误导作者和用户。所以阅文也承认了,后续会基于调研进行修改。此外,阅文也将考虑到作家群体广大,具体到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会考虑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分级,把著作财产权的授权选择交给作家。

应该说,所有内容平台都涉及这个问题,就是厘清各类知识产权,保障作者权益。这些问题吃瓜群众未必关心,但作者和平台必须放在心上。

从野蛮生长,到呼唤精品,中国网文二十余年的发展,暴露了很多问题,包括商业模式层面,当然也有法律层面的。这段时间,围绕阅文展开了各式各样的新闻点和争论点,这些点的爆发与疏通,恰恰意味着网文产业开始重新梳理,步入到一个新的阶段。

这场网文行业风波接近尾声,而阅文集团作为网文行业的领军者,它有责任也有能力带领整个行业解决旧疾,并重塑规则。风波过后,网文作者前路多一些坦途,少一些迷雾,这才是王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