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上海“五五购物节”,阿里为疫后经济激活“打榜”

2020/5/4 22:52:00

文|陆水月


朋友圈有时候很热闹。当人们还沉浸在短暂摘掉口罩,快乐过节之时,“后浪”的视频在青年节这天迅速霸屏。不过,由于“五一”黄金周与节日的叠加效应,上海将要开启的“五五购物节”并不输于这场热闹。


这是一场城市经济活力强力恢复的狂欢。时至今日,“五五购物节”预热第四天,万物皆可“云”,线上线下联动来了个大撒把;直播推动了一个个购物的小高潮,首店最新潮,老字号品牌再放光芒,夜经济拉动消费回流……


“栽好梧桐树,引来金凤凰。”


上海各方充分蓄力,主动求变,向“国际消费城市”强力进军。与此同时,数十家大型企业悉数宣布加入“五五”,为上海消费者提供打折、发放优惠券、线上直播、短视频等多种方式,走进这场购物的狂欢中。


当新冠疫情爆发之时,可以说中国的科技企业们纷纷交出了自己的答卷。而如何助力激活疫后经济,于它们而言又将是一次大考。


站在潮头的阿里巴巴,自然当仁不让。


以淘宝直播、数字农业、“一码游”的数字化文旅消费等为代表的新消费在“五五购物节”中呈井喷之势,百联首次淘宝直播,3小时即吸引百万观看,4月30日至5月1日,上海小店饿了么订单量环比3月同期增长超4成......这些新消费模式,无不是数字技术和线下商业融合的产物。


毋庸置疑,这样的新消费已成为上海黄金周经济和“五五”现象升温的核心动能。阿里的平台效应在创造这样的消费增量的过程中,扮演着新引擎的角色。以“五五购物节”为契机,强化数字经济平台企业的赋能作用,不失为城市与互联网企业合作的常态创新方式。上海的创新创造,提供了疫后经济激活的一个标杆。



筑巢引凤



在疫情重击、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之时,提振经济成为所有工作的根本。与16年前的“非典”不一样,如今全球化和城市化的两大增量红利成长速度锐减,存量经济特性凸显。因而,内需和服务业是提振经济的C位。


4月23日,上海发布了《关于提振消费信心强力释放消费需求的若干措施》从“一大节庆”“五大消费”“四个经济”“一个环境”等四个方面,提出12条政策举措来提振消费信心。“五五购物节”就是其中的“一大节庆”。


目前“五五购物节”已梳理形成了130多项重点活动,700多项特色活动。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活动中,科技企业参与其中,探索更多的消费新动能。也就是说,“五五购物节”将借助互联网平台,用线上流量反哺实体经济,拉动消费者到“线下消费”。在线上线下同频共振的模式下,内容、平台、渠道上下游联动,共同刺激需求回暖,这为激活疫后经济描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阿里更是推动上海在“五五购物节”上做出了五大创新。


比如,在“五五购物节”期间,上海的大商圈走进淘宝直播间。百联在天猫开出首家“直播旗舰店”,这一模式在全国尚属首次,百联股份购物中心事业部总经理陈旭存也亲自上阵开播,用普通话、粤语轮番“带货”,百联集团旗下的百联世博源购物中心、百联南方购物中心、百联西郊购物中心、百联又一城购物中心四大商圈也同时开播,3小时就吸引了100万围观。


据赢商大数据统计显示,在上海,购物中心周末日均客流量约为5.7万人次。百联首次淘宝直播100万的观看量,相当于17.5个购物中心的客流量。


此外,支付宝数据显示,5月1日,商圈密集的黄浦、浦东线下交易笔数增长约三成。位于浦东的百联世博源门店客流骤增,超万名用户上支付宝领取了“500-50元”支付宝电子消费券,可在百联部分线下门店使用,消费券同时可与商场折扣叠加使用。线上精准发券、线下消费,也是上海涌现的一种崭新的模式。


当然,聚划算、天猫超市、盒马、饿了么等为上海老字号“定制”发展措施,掀起了“国潮“消费的浪潮。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五五购物节”真正把政策和平台的红利导入到了中小微企业之中。上海的小店也是五五购物节的主力军,10万商户通过饿了么参与“五五购物节”。盒马通过数字农业,用优质的农产品丰富上海市的菜篮子,上海的消费力,也带活了本地乃至全国的订单农业。


显然,在这番城市与互联网企业、线上与线下的联动中,并非“发券”“让利”那么简单。新的消费需求被激活,需要系统性地打通商业的运营链路,根据国人的消费习惯建构新的消费场景。


而上海和阿里正在树立一个创新的标杆。



缘定上海滩



不过,“五五购物节”只是阿里在上海投入和创新的一个缩影。


早在五年前,阿里与上海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计划就云计算大数据、智慧城市、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智慧健康、社会信用体系等开展合作时,便缘定上海滩。


那为什么是上海?


“上海是桥头堡,杭州是后花园.......”马云在2017年阿里与上海商业航母百联集团“牵手”仪式上如是说。马云还讲,“如果说哪一个城市能代表改革创新和发展的高度,我觉得唯有上海。”


上海毗邻江浙鱼米之乡,有中国最大的海港,1843年开埠,面向国内国际的广阔市场。南京路上有张爱玲常去的旗袍店,也有中国第一家工业化生产的化妆品公司广生行,同样还有售卖双妹牌花露水、雪花膏的先施、永安、新新、大新等百货公司。


可见,上海人很早就有现代化的消费意识,启蒙了全国消费主义。上海国际大都会的形象深入人心。作为现代商业城市和新兴市民的文化大本营,“新”是上海的城市气象。


而今,在疫后经济的激活之下,上海更“新”。这里正在孕育新消费的浪潮———打造在线新经济发展高地。


今年4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以下简称《行动方案》),明确聚焦一年,着眼三年,集聚优势资源,围绕重点领域打造四个“100+”。即集聚“100+”创新型企业;推出“100+”应用场景;打造“100+”品牌产品;突破“100+”关键技术。到2022年末,将上海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国内领先的在线新经济发展高地。


据上海市经信委主任吴金城介绍,在线新经济是借助人工智能、5G、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等智能交互技术,与现代生产制造、商务金融、文娱消费、教育健康和流通出行等深度融合,具有在线、智能、交互特征的新业态新模式。


显然,具有优质商业文明基因之一的城市,同时具备不断优化的营商环境以及具备全球化视野的条件下,上海激活经济的方案自然引来数字经济的东风。


从2015年至今,阿里一直深耕上海。支付宝上海总部”支付宝S空间“落成,阿里上海研发中心在浦东张江人工智能岛正式启用,平头哥、阿里云首批入驻。生于沪长于沪的盒马鲜生生产业基地,也已在浦东新区航头镇正式动工,盒马鲜生总部落户上海浦东。


数年前,阿里就在上海大力发展新零售,助力上海成为中国新零售第一城,而今生于沪长于沪的盒马已经成为新零售的领军企业。天猫智慧门店、天猫无人书店等都在上海的城市画卷落下第一笔。


天猫的新品首发为上海的首发经济增添了数字化的新注脚。2019年,全球20万个品牌在天猫共发布了1亿款新品。在线上,天猫是品牌新品线上首发的第一平台,而在线下,品牌的新品发布第一站就是上海。天猫数据显示,2019年,近半数天猫超级品牌日线下活动都落在上海,将上海作为品牌推出新品的第一站。


上海也成为了品牌淘宝直播第一城。


在《行动方案》中,直播新经济成为重点发展方向。而根据《淘宝直播新经济报告》显示,上海淘宝直播用户数位居全国第一。上海率先拥抱以淘宝直播为代表的在线新经济,进一步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成为当之无愧的“品牌淘宝直播第一城”。


上海作为消费之都、时尚之都、国际之都,可以说走在创变的前沿。创新的基础和拥抱变化的基因,使“五五购物节”的诞生、在线新经济的飞跃成为一种必然。



谁的高地?



当在线新经济浪潮掀起之时,为什么站在浪潮之上的会是阿里?为什么阿里率先告别“打折促销”的兴奋剂式套路,探索出了一套有效帮助城市发展在线新经济的系统?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谈疫后经济时呼吁:要让一切要素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新源泉充分涌流。


比如新消费场景的构建。


何为新消费?“新”是指随着经济的发展、科技的驱动及社会的变迁,消费人群、产品价值、交易场景发生了新的变化。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张勇认为,新消费绝对不只是原有消费的数字化,而是真正带来了新的消费增量。新消费深刻重构了人、货、场,驱动了前所未有的商业数字化变革。这样的变革,发掘了商业新人口,创造了商业新供给,带来了商业新行为。新消费的核心在于我们能不能很好地满足需求,创造需求。有些产品可能几年前都不存在,但是今天变成大家生活的必需品,这正是新供给带来的新消费。


而在这股新消费的趋势下,消费需求反作用于供给。以此推之,谁能够拓宽消费者的选择、创新消费需求,谁就占据了新经济的高地。


实际上,消费需求的激活是前端的表现,这一作用力有赖于一整套数字化的商业基础设施。


早在2004年,马云就提出了一种想象数字经济的新视角:电子商务对每一个中小企业都能像拧自来水一样方便。现在,阿里的业务远超电子商务范畴之外,为中小企业提供水电煤的愿景也正在成为现实。


从接入饿了么的商户数量来看,上海位居全国第一。在寻常日子里,外卖给商户提供了数字化经营的新场景,疫情来袭时,这条通路成了支持他们度过难关的动脉,一些小店靠饿了么撑住了90%以上的营收。现在,越来越多的上海小店、小商户选择通过饿了么接入在线新经济。最新的数据显示,上海小店在饿了么上订单量环比3月同期增长超4成。浦东南汇8424西瓜,最大的销售渠道是盒马。2019年,南汇8424的整体销售量中,盒马贡献占比达50%。4月7日,盒马的产业基地在浦东的航头镇正式动工,2022年投产使用后,预计每年可处理水果146000吨、蔬菜219000吨以及鲜肉109500吨,对航头镇的老百姓来说,这意味着农产品有了高品质的稳定销售渠道。


当然,在阿里转变为“赋能者”的角色中,还离不开阿里的商业模式创新能力、组织创新能力等作用力叠加在一起的合力。


写到这,让笔者想起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评论员马光远曾经的评价:病毒只是暂时让全球经济“冰冻”起来,这个“冰河纪”不会太长,当然,在冰川纪,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活下来,有一些企业肯定会死掉,有一些人的财富会永远失去。


实际上,在这场疫情的大考中,阿里一直通过自身能力,帮助中国无数个中小企业渡过“冰河纪”,在疫后经济发展中,也主动站到了用创新、创造解决问题的高地上。


正如很多经济专家所说的,疫情属于外在冲击,外在因素一结束,经济就会回到原来的轨迹。顺境逆境看进度。


疫后经济如何激活?短期内看爆发力,长期而言,还要看沉淀的系统性能力。上海是城市样本,阿里是企业样本。


据《新民晚报》3月24日报道,上海85家购物中心全部复工,农产品批发市场、菜市场全部复工,外资外贸企业全部复工,335座城市公园全部开放,轨交11号线全线恢复跨省运营。


可见,疫后经济正在复苏之中,无论上海还是阿里,获得优势的永远是有准备的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