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从双十一到无人车 新一代攻城狮崛起的背后

2020/5/2 19:21:00

没有人知道这几天汽车和智能网联的相关话题为何会集中爆发。

先是媒体爆出近期先后有四位阿里技术和市场高管加入斑马网络,其中几位甚至可以说是斑马网络创始成员“回归”,据悉战略重组后的新系统“斑马智行VENUS”也将推出,并且会在不久后现身于上汽的新车荣威RX5 PLUS。

同时,小鹏P7在27日的首秀中,何小鹏向网友着重展示了XPILOT3.0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及以全新的Xmart OS 2.0车载智能系统,关键点是聚焦于车载智能交互、应用生态和自动驾驶;此前一周,长城汽车全新2020款哈弗F5上市,这款由长城汽车、腾讯、仙豆智能三方合作的首款产品,主打特色的“智”字,正是由仙豆智能Fun-Life智能网联系统提供了全面支撑。

车载系统之外,老百姓最感兴趣的,自然是本周“无人出租车”的上街:一是百度Apollo Robotaxi宣布登陆长沙,当地市民可以通过百度地图和App预约乘坐百度与一汽红旗联手推出的Robotaxi;二是高德地图与自动驾驶企业AutoX在上海开启Robotaxi体验活动,市民可以通过高德打车应用呼叫无人车,在上海的嘉定汽车城一带免费尝鲜RoboTaxi。

你是不是看到了一堆新闻后面的几个关键词?比如百度、阿里和腾讯。也有人会发现更深一层的关键点——汽车智能网联。而懂懂笔记则在这个由车载OS、上层应用及用户数据构成的生态链体系中,看到了一群开疆破土的“新攻城狮”。

正是这样一个在移动互联时代诞生和崛起的技术群体,在过去几年发力于汽车智能化研发与应用,才有了如今BAT三巨头在车载OS领域的三国鼎立,才有了一众造车新势力在智能驾驶和车载系统上的群雄并起,也才有了国内汽车智能网联千亿市场的新格局。

为什么要聚焦他们?因为老话讲——“历史是人创造的”。所以,故事似乎应该从有过BAT工作经历,尤其是百度DuerOS、阿里Alios或者腾讯TAI汽车智能系统部门苦熬过的技术大咖们来讲起。

但是这样难度太大了,幸好,我们找到了一位有过百度、阿里工作经历的大咖……

一直奔跑在无人区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也很激动,而且也替他们感到高兴,现在正是一个好时机,是天时地利人和绝佳机会点。”说到近日斑马网络重组进入尾声的话题,阿里巴巴集团资深总监张磊(花名:董源)脸上由衷地露出了笑容。

说实话,搞技术的人基本上都是不苟言笑的。估计过去几年间担任Yunos互联网汽车事业部总经理,或是五年前历任阿里巴巴集团无线网络子系统负责人、支付宝三代架构系统子系统负责人,甚至是十年前在百度组建系统团队时,张磊都是一个严肃的人。

但是谈到和上汽工程师共同战斗的那两年,张磊眼神中充满了感慨和兴奋。“当年的挑战,现在想起来都头疼。一是面对陌生的汽车传感器系统,要去了解这些复杂元器件的工作原理,同时要用OS去承载这个系统与大量互联网应用进行对接;二是沟通和配合,一群阿里的工程师和一群上汽的工程师要把各自的语言讲给对方,还要让对方能够明白。”

确实如此,汽车电子控制系统是由传感器、电子控制单元(ECU)和执行器三大部分组成。其中传感器涉及到动力总成、车身控制以及底盘系统,所有传感器肩负着车辆信息的采集和传输功能,当采集好的信息由电控单元进行处理后,会形成一条一条向执行器发出的指令,完成车辆的电子控制。但是传统传感器与车载操作系统之间有着一道鸿沟。

张磊他们在2015年面对这个项目时,面对的是技术领域的空白。

从基本层面来看,当时的汽车操作系统主要有五大阵营,分别是黑莓旗下的QNX、谷歌的Android、微软的WinCE、Linux和苹果iOS,至于Wind River和MicroItron都已经势微。其中,概念领先的谷歌和苹果,推出的Android Auto和CarPlay都是智能手机投屏方案,而且无论是哪一家,对于国内的互联网和软件企业都是生冷范儿,这些阵营背后的技术团队更不可能对中国企业传道授业解惑。

作为Yunos互联网汽车事业部总经理,张磊和团队成员要面对的是一个一直没有人去定义、给出标准或理念的课题,要把一个车载操作系统从雏形做到落地,需要和整车厂紧密配合,从底层让系统与整车厂、零部件供应商的系统契合,要把所有服务和功能进行对接,并且达到高安全等级的要求,“挑战很大,几乎一切都是从零开始。”

而让张磊他们至今感到庆幸的,是上汽工程师对于技术的开放和配合度。因为合作双方都有各自立场,也都是各自领域的专家,摩擦肯定是难免的,但是争吵和磨合中,一家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企业,与一家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终究要在车载OS这件事上,将安全、可靠和流程控制与操作系统的用户体验与快速迭代形成共识,并且要在畅销车型上得以体现。“在两边工程师的努力下,我们在工业生产模式,工程显现方式与互联网应用的对接和承载上形成了共识,建立了很好的工作模式。在我看来,这一过程也为后来中国互联网汽车操作系统的发展进程,起到了很好的奠定作用。”张磊如是说。

实际上,就在2016年7月6日搭载YunOS Auto操作系统的首款互联网汽车发布前两个月,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还在项目内部会议上拍了桌子,要求60天内必须把项目拿下。这之后就是没日没夜的两个月,张磊和同事们称此为“诺曼底登陆”,他们和上汽的技术人员都完全不计各自成本与得失,拼足了力气,终于在最后时间节点前完成了系统的上线运行。

2016年7月6日,云栖小镇试驾场地。当阿里CEO张勇坐在一辆荣威RX5的驾驶位,载着集团董事长马云、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和王坚从单边桥上疾驶而过后,张磊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当时在他看来,此举对YunOS和上汽都意义非凡,“基于YunOS for Car操作系统,首款互联网汽车荣威RX5自此成为了互联网新成员。”

当然,他们更没有想到,2014年到2016年在技术领域的开拓,锻炼出一批技术专家,成就了今天的中国汽车智能网联江湖。“这两年听说团队里有一些同事后来去了蔚来、小鹏、理想、百度,大家依旧做的是汽车操作系统和智能驾驶方面的事情,我们当年面对一片空白的抢跑,对如今国内这个领域都应该有着很大的价值吧。”

的确,2014年阿里与上汽签约时,国内尚没有一款可以量产的自动驾驶汽车,一群只懂得互联网技术的“攻城狮”冲进了一片无人区。如今,BAT在车载OS领域都有了自己的生态,都与众多整车厂建立了稳固的合作关系,完整的生态也都在逐步形成。

这其中,最让中国互联网企业和中国汽车制造企业欣慰的,是建立起了自己的一套汽车操作系统研发体系,因为在汽车智能化时代,突破了以往电子化时代的束缚和局限,改变了国内汽车制造的观念。

在过去的汽车电子化时代,博世等知名一级供应商,因为生产和提供了众多关键电子部件,改变了整车厂与供应商之间的利益关系和价值链。当汽车工业逐渐步入智能网联时代,系统、软件以及数字化内容的价值正在不断加大,汽车产品的价值量将是由硬件(高科技零部件)、数字化内容、车载操作系统以及人工智能驾驶系统等一系列价值体系构成,更需要中国互联网企业发挥更大的价值。

不过对于张磊而言,汽车智能网联的江湖只是他技术生涯中的一段经历,因为从2017年之后,他又开始了自己的另一段旅程,担任千寻位置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技术副总裁,投身“互联网+位置服务”这一新领域了。

当问及为何没有继续扎根汽车操作系统这个大市场,反而又到了一个陌生地带,专注于高精准定位领域时,张磊笑称,可能这就是自己的宿命,总要面对一个又一个的无人区,开拓一个又一个的市场空白。

一路开挂的新一代工程师

抛开张磊的个人职业经历,如果你对中国互联网企业,尤其是BAT的“程序猿、攻城狮”一族有足够了解,会发现面对市场空白以及前无古人的挑战,是他们很多人都要经历的“宿命”。

当2000年之后互联网在中国大地扎根,当2003年后电子商务发芽,当2010年移动互联网元年开启,国内年轻一代技术人才就在经历一个又一个的不可能,一段又一段的新浪潮。而这些时间节点,也造就了一代又一代攻城狮的成长。

张磊,正是这一代攻城狮群体中的一道缩影。

“回过头去看在阿里的这十年时间,确实每个阶段我们都在面对一个无从借鉴的挑战,因为无论是淘宝、天猫的双十一,还是铁路部门的12306系统改造,甚至是所有互联网企业从PC转向移动互联网,我们都在面对世界上最大的用户群、最大的网络流量以及最复杂的用户需求。”张磊沉声说道,只要你进入了阿里、百度、腾讯这样的企业,你就要面对不可能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的挑战。

实际上,不仅是在阿里这这十年,从2004年进入百度在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后,张磊就在不断地“打怪升级”,从系统工程师到项目经理再到技术经理,不断挑战着一个又一个未知。

在百度工作期间,他参与了百度多中心系统架构的实施,设计并且完成了百度城域网络、国内骨干网络建设工作;2006年后,张磊设计并推进落地了全球首个PCI-SSD磁盘,并设计开发了百度全球CDN系统。作为团队负责人,他组建了百度系统团队,当时多名团队成员目前已在国内部分知名云计算公司担任技术骨干。

而在2010年进入阿里之后,因为云计算和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他的职业生涯看起来就更加“马不停蹄”了。

2010年到2012年,张磊入职支付宝工作组。作为支付宝三代架构系统子系统的负责人,他主要负责相关架构设计和开发工作。随后进入阿里云,这个时期,每一位阿里工程师的噩梦,就是这个词——双十一。

2010年以前,阿里内部支撑双十一的系统还是传统的“IOE”,而小型机加Oracle数据库及EMC存储的模式已经无法适应剧增的双十一压力。到了2010年的双十一当晚,网民购买压力就已经达到了数据库承压的极限,为此数据库管理员只能在关键时刻关闭内部会计系统,将容量留给账户系统。

在“去IOE”的艰苦过程中,阿里从2010年起将系统逐渐迁移至云计算平台,整个系统上云用了近两年时间。从集中式系统架构进入云计算的分布式架构后,张磊和团队成员设计并落地了支付宝多中心系统,并在2013年完成了阿里巴巴集团全国多中心系统方案的设计和开发改造,近乎完美的完成了当年双十一的峰值支撑。

从2011年到2014年双十一的数次系统考验中,他和团队创造了18月无P1故障、2011年全年网络可用率100%的记录。

回看这些数字,难怪张磊要感慨,“全世界的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体系,哪个国家能有这样的例子?我们又去哪里借鉴经验?”

支付宝多中心系统的稳定性被验证后,刚刚喘过气来的张磊又被派到了12306技术小组,作为技术副组长,他与部门同事协同铁道部相关技术人员一起进行了12306系统的应急改造和方案优化。这一次用了11天时间,12306系统在他们的努力下实现了峰值处理能力翻倍,并得到铁道部的高度表扬。

“原本以为可以松口气了,但是2013年底,我又被派到集团无线技术委员会参与工作,这时候不仅是阿里,国内互联网行业也都在面临这从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网转换的关键时刻。”2014年到2015年,张磊担任阿里巴巴集团无线网络子系统组长,同小组成员一起协助集团业务机型无线化(移动化)转型。“在内部看来,其实已经感觉到来自微信等超级应用带来的压力,我们小组的工作,就是要把以往在PC端的积累,比如应用的使用、调优等能力在移动端进行转移和落地,要在新的移动端快速适应变化,加快技术上的沉淀。”

这期间,张磊和无线网络子系统技术小组的同事又经历了多少个不眠之夜,他都已经难以回忆起来。唯一让他欣慰的是CEO张勇在2016年淘宝年度卖家大会上的一段讲话,张勇正式宣布淘宝网与无线淘宝合并,淘宝已经成功从PC时代转型为移动时代。据当时张勇透露的一些细节来看,淘宝移动端的用户访问频次极高,用户停留时间甚至比PC时代高出了一倍。

淘宝移动端转型的成功,对于张磊而言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个人职业巅峰,只是此时的他没有想到:汽车智能网联和万物互联时代会这么快就向自己招手,阿里与上汽的合作项目会如此迅速地落地。

【结束语】

对于自己职业生涯中的“无休止”挑战,张磊是充满怨念还是倍感疲惫?

“我现在感觉自己还是很幸运的,能够赶上了这样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张磊做了一个总结,所谓幸运,首先因为中国网民的数量巨大、需求复杂,而自己的职业生涯正好赶上了中国互联网大发展的时间,所以自己对于系统架构的设计,特别是在应对超大规模统压力的架构设计和工程实现上,具备了良好的实战经验,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深入系统架构的不同层面,从硬件芯片到固件层,再到操作系统、驱动层、网络以及应用层,在多个层面获得了工作沉淀和体会,“从这一点上来看确实是非常幸运,这样的实战机会可以说是以前、之后都没有的。”

其次,基于较为深入地实际技术工作的实践经验,特别是互联网行业的工程实践经验,使得张磊在业务理解上有纯业务人员、产品技术人员所没有的优势,“所以我可以结合业务理解和工程要求,使得互联网业务更加接地气。”

故事说到这里,其实已经不是张磊一个人的精彩,这是一幅中国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和AIoT时代技术创新人才的成长蓝图。这幅蓝图中的每一个个体,都在为勾勒更壮观的景象,一笔一划地挥舞、敲击着手里的鼠标和键盘。

这画面,真的精彩!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