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上海经济「战疫」的底色

2020/4/29 23:32:00

上海经济「战疫」的底色

后疫情时代,防疫不放松的同时,还需要恢复经济秩序。这个时期,每个城市需要根据其各自特点,拿出针对性的方案。

上海也已经走在了前头。从政策出台,到政府与企业的联动,加之城市消费文化的基因,这座城市已经开始快速消费活力。

4月23日,上海市政府向公众和媒体正式发布“五五购物节”筹备情况,购物节期间,上海参与活动的商家将5.5折起售店内商品,拼多多、阿里巴巴、腾讯、美团等在沪互联网企业以及百联、光明等上海本地国企均投入大量消费补贴支持活动。

此前上海一直被「诟病」为没有互联网基因,但当流量时代的互联网潮水退去后,我们发现,上海其实向来都具备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根基。包括ATM在内的互联网企业,都将上海视为零售重阵。海外零售巨头,比如无印良品、Costco、星巴克等,无一例外,都把上海作为其在中国最重要的试验场。更重要的是,上海本土诞生的拼多多、B站等新经济巨头正显示出前所未有的能量。

B站已经成长为中国青春版YouTube,而拼多多则是上海新经济排头兵,也是上海新经济增长和消费文化的产物。拼多多最近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拼多多实现成交额10066亿元,平台年活跃买家数达5.852亿,实现年营收301.4亿元。

据用户数等核心数据,创立4年半的拼多多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发布年报的同时,拼多多宣布将投入25亿元现金及消费券,联合10000家上海品牌和企业,通过“百亿补贴+百大商场”联合补贴,汽车等大额耐用品五五折等多种形式,打造覆盖全体上海市民的消费狂欢季

相信最近关注了一些上海政府、商场、书店等相关公众号的朋友,已经看到了这场消费狂欢的各种细节。各地也有不少发放消费券刺激消费的行为,但像上海这样,全方位的线上线下联动和现金补贴,目前还是首次。上海经济战疫的背后,有一些本质推动力值得说道。

01

数字化程度越高越能逆势

上海市统计局20日发布了一季度上海经济运行情况,2020年一季度,上海市地区生产总值为7856.62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6.7%。疫情严峻考验,对上海经济形成了明显的冲击和影响。

与此同时,危中寻机,一些新经济行业显示出较高韧性,对冲不确定性,使得第三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降幅明显较窄。

当然,第三产业也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情况,而数字化程度高的行业较快发展。

根据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结果,2020年一季度,上海市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均出现两位数降幅,第三产业降幅为2.7%。

根据新华社报道,这一「个位数」降幅,主要是以互联网、数字化和科技创新为依托的相关行业较快发展,信息服务业、金融业、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等行业逆势增长,对冲了一部分冲击。

一季度,上海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比去年同期增长13.1%;金融业增加值增长7.3%;教育业增加值增长5.2%;卫生和社会工作行业增加值增长23.5%,以上四个行业合计拉动上海经济增长3.1个百分点。

新华社报道特别提到了,B站获得国际巨头索尼4亿美元战略投资;拼多多在疫情期间联合各地政府和优势产业集群,打造了「拼交会」这一覆盖6亿人群的线上大型展销活动。

数字化的逆势能力,还体现在排忧纾困上。受疫情影响,不少外贸企业出现销售困难。上海市商务委计划通过在拼多多、i百联等电商平台设立「出海优品 云购申城」上海外贸企业产品专区,推动外贸企业网上开店。电商平台将为上线的外贸企业提供店铺装修、线上营销、物流配送等专业培训,并开放数据支持、流量资源,帮助外贸企业出口转内销。

总结来看这样的互动关系,上海更丰富的场景、更优质的服务,催生了数字化巨头的诞生,反过来,像拼多多、B站这样数字化程度高的企业,又进一步推动了上海生态环境朝着更开放的方向发展。

02

从消费文化到新经济

在近现代历史上,上海的消费文化,体现在百货公司上。

城市文化史研究者连玲玲的《打造消费天堂——百货公司与近代上海城市文化》谈到,「和传统的零售商店相比,百货公司有几项关键性的变化:首先,百货公司采取“薄利多销”的经营法则。19世纪之前,欧洲零售业的运输及销售时程长,存货、仓储、利息等成本使业者难以降低售价。工业革命之后,单位生产成本降低,增加了零售商家的降价空间,再加上快速销货的压力,促使业者改弦更张,以低售价刺激购买力,以高销货量弥补因降价所减少的利润。」

上海拥有人口、市场及消费意愿层面的优势,有消费文化的基因。以南京路为例,“开埠之前的南京路只是一条田间通道,到了1930年代已成为车水马龙的商店街,在其间百货公司重新定义了南京路的商业内涵。19、20世纪之交,英商百货公司均设在南京路东端,为上海的最繁华路段;1910~1930年代华商百货公司云集于南京路西端,不但使整个商圈西移,也改变了南京路商店与商业活动的配置。可以说,百货公司仰赖城市提供孕育的环境,同时也转变了城市空间的意义。

而当代上海,城市消费空间除了南京路等百货公司聚集的商圈,线上也繁荣起来。很大程度上,拼多多已经成为上海新时代的百货公司。上海人精打细算,很多从外地来到上海工作生活的人,或多或少也会受到这座城市生活方式的影响。会赚,也要懂得如何花。拼多多的百亿补贴,不仅仅是下沉市场消费者的专属,也已经成为一二线城市消费者的「真香」。

从用户体量和交易规模两大方向来看,拼多多是N多个百货公司。更重要的是,拼多多通过供应链改造、数据化赋能、差异化选品等不同方式为消费者提供了高性价比商品。去品牌溢价的消费模式,会成为大众消费趋势。

对于低品牌认知度品类(生鲜、纸巾等), 拼多多通过 C2M 模式,一方面缩短供应链环节,消除品牌溢价,另一方面通过平台数据赋能工厂生产全过程,从而实现更高性价比。

2018年12月,拼多多在C2M 模式的基础上推出聚焦中小微制造企业成长的“新品牌 计划”,与工厂进行更深度的数据赋能与供应链改造。这与上海最近发布的4个“100+”有异曲同工之妙。

何为4个“100+”?上海官方最近发布的《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中提到,聚“100+”创新型企业,聚焦掌握核心技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具有国际竞争力三方面要求,加快培育100家以上高成长性创新企业,聚焦支持10家左右创新型头部企业和领军企业发展;推出“100+”应用场景,集聚用户流量,催化在线新经济发展;打造“100+”品牌产品,推动新产品先行先试,加快创新产品市场化和产业化;突破“100+”关键技术,技术创新成果不断涌现,产业核心竞争力显著增强。

作为目前扛起上海新经济大旗的拼多多,其战略中心,和上海要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新经济发展高地的目标,是协同的。

03

长三角城市群落的效应

今年年初,新华社瞭望智库发布《2019长三角新消费发展报告》(下称《报告》),报告谈到,上海市已成为互联网新消费的策源地和新高地,辐射长三角地区,推动产业经济与城市功能的转型升级,进一步提升了我国对于消费资源的整合配置能力。

报告还认为,大型城市群和都市圈对消费的引领创新作用将不断增强。城市是消费的集中地,也是实现消费创新和聚集配置消费资源的核心枢纽,而城市经济发展水平也成为消费能级的重要支撑。我国已经形成了以上海和北京为增长极的两个具有国际消费中心能级的大都市。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分析过,从GDP总量排名前20位的城市来看,三大经济圈占了12个。除了北上广深以外,长三角经济圈的苏州、杭州、南京、宁波、无锡等榜上有名,珠三角经济圈的佛山和东莞位列其中,而京津冀地区只有天津。

马亮认为,上海所在的长三角经济圈拔得头筹,整体实力是全国最强的,并为上海的经济发展提供了源动力。广深引领的珠三角经济圈也同样表现抢眼,多个制造业城市都有望跻身中国城市经济总量前列。相对来说,北京所在的京津冀地区缺少旗鼓相当的伙伴城市。这同城市群的结构有关,因为北京在京津冀城市群的“首位度”较高,其次是上海,而广州和深圳则较低。

工信部《2019年1-10月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运行情况》显示,在2019年1-10月,全国互联网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共完成营业收入9902亿元,同比增长21%,其中上海互联网行业实现营收2390亿元,占全国23.3%,居全国第二位。

在增速方面,上海互联网行业收入以同比增长37.1%的增速领跑东部,浙江(36.5%)、北京(19.4%)、广东(10.9%)和江苏(7.2%)分列第二至五位。

在上海互联网行业中,拼多多贡献颇巨。而以拼多多为代表的的新经济平台发展和上海城市发展逻辑是相似的。

上海如何在自身发展的同时通过「自转带动公转」,引领长三角发展,并辐射全国,是其未来城市竞争的关键所在。而拼多多背靠消费文化浓厚的上海,如何利用自身优势,影响全国人的消费决策,掀起更大范围的消费浪潮,是其与上海共同的命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