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舆论“暗战”蒋凡,焦点几度漂移

2020/4/28 12:21:00

微博用户“花花董花花”在微博公开喊话网红鼻祖张大奕两天后,一篇标题为《马云牛皮吹破,天猫总裁蒋凡婚内出轨网红张大奕是接受性贿赂?》的文章横空出世,5天内被至少148个账号中有节奏发布。

另有一篇标题名为《阿里‘太子’蒋凡摊上大麻烦,逍遥子要挥泪斩马谡?》的文章,也被各种不同类型的帐号推发了2519次。

蒋凡这个“瓜”,味道有些不对了。

不对在哪?且听倪叔慢慢说来。

1

焦点漂移·舆论很忙

和以往所有同类型“瓜”不同,蒋凡这个“瓜”呈现出了明显的焦点漂移特点,“舆论”的焦点似乎并不在“瓜”本身。微博用户“花花董花花”没有进一步的爆料,也没有任何人出来求实锤真相。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阿里身上,而且在刻意强调两个关键词:第一个是“太子”,熟悉商业史的人都知道,在商业世界里,“太子”历来都不是什么好词;第二个是“斩马谡”,这是典型的诛心之论,而且还是一种万金油的论调,无论怎么处理蒋凡都可以用。

结合开篇倪叔提到的那两篇文章,我们可以看到,“舆论”在试图将蒋凡的“瓜”引向“利益输出”和“商业腐败”问题。

说白了就是想借蒋凡敲打阿里。

至于事件真相是什么,已经没人关注了。事实上,从始自终蒋凡这个瓜除了几条微博,就没有过真正的“实锤”。

所谓“利益输出”和“商业腐败”更是子虚乌有。4月27日,阿里巴巴特别调查组给出调查处理结果,表示经内、外部全面调查后确认“阿里在2016年投资如涵电商的决策与蒋凡无关;蒋凡对如涵电商、张大奕所有淘宝、天猫店铺的经营活动并无任何利益输送行为。”

最终,阿里巴巴管理层是以“因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引发严重舆论危机,给公司声誉造成重大影响”为由,给蒋凡以处分。

对比隔壁罗志祥的“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越来越多的人被牵扯进来,越来越多的细节被爆料,蒋凡这个“瓜”的焦点实在太诡异,有明显人为操控的成份在。开头那两篇文章,发布账号类型之丰富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娱乐、美妆、八卦、美食、健身等应有尽有。

而且基本是不知名的野鸡帐号。

2

穷追不舍·所为何来?

蒋凡不过是个靶子。

2014年,移动互联网爆发,蒋凡仅用一年时间就将手淘DAU从3000万做到了1.1亿,2016年更是迅速切入网红直播领域,让淘宝成为最早将直播电商落地、推动直播电商成为风口的平台之一。2019年3月,他兼任天猫总裁,开始整合淘系往纵深处进化。

正所谓高处不胜寒。作为阿里最年轻的合伙人,淘宝兼天猫总裁,蒋凡本就是在刀尖上行走。还记得王兴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表示“接下来几年,看拼多多的黄铮和淘宝/天猫的蒋凡这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较量”,王兴甚至预言蒋凡有机会成为阿里CEO接班人。

王兴这一番讲话,足以说明蒋凡的位置之重。但王兴这话其实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藏在了心里。蒋凡的对手远不止拼多多的黄峥,所有想从阿里商业生态中拿下一块肉的,都是蒋凡的对手。

无论是直播电商、小程序电商、新兴电商平台抑或本地生活平台,都是通过对标猫淘讲故事。疫情的爆发让猫淘的对手看到了一次爆发的希望,恰好此时“花花董花花”在微博向张大奕发难,这让猫淘一些别有用心的对手看到了扩大战果的机会,于是开始动起小心思。

可惜,这“瓜”云里雾里,于是舆论“暗战”只能搞玄学,找一些野鸡帐号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抓住几个关键词大作文章。

在商业操守上蒋凡是不惧的,事件发生后,蒋凡自请公司开展调查。阿里巴巴管理层对蒋凡最终的处理结果是:记过、降级、从阿里合伙人中除名、取消上一财年所有奖励。暗处的人,怕是要失望了。

3

行业焦虑·自乱方寸

猫淘离开蒋凡,能不能行?倪叔的答案是能行,因为阿里本质上是由生态在推动,能人可以推动战略更好前行,但不代表非这一人不可。更何况阿里将星如云,有着业内最成熟的人才梯队,不缺人才。

试图用舆论力量扳倒对手大将,从而达到让对手战略受阻为自己谋求发展机会的目的,是缺乏自信的表现,更是缺乏战略格局。暗处那位,小看了阿里,也小看了商业。其战略思维停留在以“将”为核心的冷兵器时代,却忘了新世界的商业竞争拼得是基建、是生态。

之所以会忘了,是焦虑。

现在没有一家公司不谈基建,不谈生态,但是做到最后,前方总能发现阿里的身子横在那里。电商、新零售、内容电商、直播电商等等,阿里的履带前面似乎没有尽头,只要企业需要的,阿里都有。一些企业于是乱了方寸,开始动起了“奇思妙想”。

蒋凡的“瓜”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他们自以为是一个机会。掀起这样一场舆论风波,所费不菲,不如补贴给用户来得实在。

这里面最大的问题是,后来者总想迅速超越阿里,却忘了商业竞争从来不是一朝一夕可成的,阿里有今天,亦是积累了二十多年。除了长时间的积累,还要长时间的坚持。阿里成立于1999年,但是1999年之前还有五年,马云就在坚持:帮助中国的企业做世界的生意。

在舆论“暗战”蒋凡中,我们看到了焦点漂移,但同时也看到了商业竞争的焦点在漂移,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急于求成正在蚕食“长期主义”,催生了一个个商业怪胎,是时候回归商业本质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