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标拼多多年报:构建自己的电商新世界题

2020/4/27 15:06:00

北京时间4月25日,拼多多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2019年年报,从财务数据上看,与3月11发布的四季度及全年业绩公告并无出入。

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130%至301.4亿元,亏损由2018年的102.98亿元收窄至69.68亿元。最大的亮点依然是破万亿的成交额,2019年拼多多实现成交额10066亿元,相比2018年的4716亿元也实现了翻倍增长。

这份营收翻倍、亏损收窄、成交额破万亿的业绩表现,无疑会给投资者们带来更多的信心。

基于如此优秀的业绩表现,在年报发布之前的4月上旬,拼多多向“某些长期投资者”定向增发2.8%股份,完成融资11亿美元。

总之,拼多多的这份年报,业绩表现当然亮眼,但业绩数据之前都已经公布过,并没有太多的讨论价值。这份年报最引人瞩目的地方不是那些惊人的数据,而是黄铮在开头公布的致股东信。

三封致股东信

在年报开头,首先是黄铮长达三页的2020年度致股东信。这也是拼多多2018年上市以来的第三封致股东的信。

在2018年随招股书的第一份致股东信中,黄峥总结了当时才成立不到三年的拼多多决定上市的原因,包括拼多多拥有很强的社会性以及巨大的潜力。

在信中他这样介绍拼多多的愿景:“拼多多致力打造一个网络虚拟空间和现实世界相融合的新空间,在这里用户可以用最划算的价钱买到想要的东西,同时也会在里面收获很多快乐。”揭示了拼多多“下沉”和“游戏化”这两大特色。

在2019年度致股东信中,黄峥进一步提出拼多多倡导的“新电商”所体现出三个特征分别是普惠、人为先和更开放,并表示拼多多将积极寻找对长期公司价值有利的投资机会,即使会花费大额的资金,拉开了“百亿补贴”的序幕。

此外,黄峥认为电商平台中“长期独家排他”的情况必然会被打破,未来将形成以创新和增量为导向的合作与竞争的结合。

而在2020年度的致股东信中,黄铮谈到了疫情对世界的影响:“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之间的边界前所未有地模糊,我们开始看到(而不仅仅是想象)一个新的世界正在走来……人类物质与精神需求之间的分别也愈发模糊。”分享了他对于人类、时间和自然规律的思考。最后黄铮表示:“我们将更加坚定地投资未来,努力建设面前的新世界。”

拼多多至今的三封致股东信,每一封都充满了安抚用户和投资者的漂亮话。

但事实上,每一封致股东信都很有价值,充分表明了拼多多这个“新物种”的新奇之处。换句话说,拼多多拥有与生俱来的反潮流习惯,和强烈的创新欲望。

习惯性的特立独行

2017年之前,在拼多多2015建立和2016年发展过程中,拼多多主要做自营农产品生鲜特卖,所以拼多多一开始接触的就是“下沉市场”。

而在这段时间里“中产崛起”“消费升级”等论调甚嚣尘上,网酒网这种高端红酒电商、寺库这种奢侈品电商,在资本市场中受到狂热追捧。

显然,无论是农产品还是下沉,都与当时的行业主流方向相悖。但事实最终证明,正确的是拼多多。

2017年之后,在微信小程序发布早期,拼多多就稳稳地搭上了这趟顺风车。不过在微信小程序发布之初,小程序这东西并不被看好。2017年2月,有报告称,35.5%的开发者对小程序感到失望。

但拼多多并没有像罗振宇那样关闭小程序,而是选择坚持下去,并且推出层出不穷的新玩法。比如“好友帮开,你领现金”、“邀请好友开宝箱,领取无门槛现金”、“1分钱抽奖,天天有惊喜”、“极速砍价,1刀砍成不是神话”、“邀请好友打卡,天天领红包”……

回报来的很快,2017年到2018年微信小程序活跃用户爆发式增长,一年时间,就帮助拼多多的用户从1000多万增长到1亿多。夸张的增长神话,助力拼多多在2018年成功上市。

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我们可以说拼多多崛起靠的是下沉红利。但是挖掘出下沉红利本身就很难,而且盯上下沉市场的玩家很多,最终真正崛起的创业公司却只有拼多多一个。

很明显,拼多多崛起靠的不是侥幸,具备罕见的创新能力才是拼多多真正的依仗。

构建新世界的野望

从财报中的2020年度致股东信来看,前所未见的变局面前,拼多多强烈的创新欲望已经按耐不住,其近期的工作方向就是“我们将更加坚定地投资未来,努力建设面前的新世界。”

对拼多多而言,“投资未来”暂时可以理解为两件事:其一,坚持“百亿补贴”和其他拉新促活行动,继续为平台带来增量;其二,加强研发投入,增强其在供应链、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技术实力。

至于“新世界”,则可以从其2018年股东信的愿景中管窥一二:“拼多多致力打造一个网络虚拟空间和现实世界相融合的新空间,在这里用户可以用最划算的价钱买到想要的东西,同时也会在里面收获很多快乐。”翻译一下,还是那两个关键词“下沉”和“游戏化”,当然还要再加上一个“线上线下相融合”。

“投资未来”和“新世界”就是拼多多透露出的2020年工作规划重点,从其近期动向上看,也并不只是纸面上的规划。

近期拼多多率先宣布补贴iPhone SE2,又表示至少投15亿元支持上海购物节,明显要为2020年的补贴大战开足马力;4月19日投资2亿元收购国美5.6%的股份,与其达成深度战略合作,自然是想在线上线下融合方面更进一步。

有意愿,也有行动,拼多多的“构建新世界”并非空喊口号。

现实中的阻碍

“新”与“旧”相对,拼多多想要“构建新世界”,就要“打破旧世界”。做这件事,自然就会遭遇到旧势力的反扑。拼多多自称是“新电商开创者”,可以猜测一下,“旧势力”就是阿里、京东这些“旧电商”。

相比起阿里、京东这些根深蒂固的巨头,拼多多在物流、金融支付、云计算这些方面的短板非常明显,资本上也明显弱势。

开始的时候,拼多多表示要和其他巨头合作。2018年7月,在面对记者采访时黄铮表示:“我们不会做采销,也不碰物流和配送。阿里已经做得很好了,你为什么要做?”

在2019年的股东信中,黄铮还表示;“电商平台中‘长期独家排他’的情况必然会被打破,未来将形成以创新和增量为导向的合作与竞争的结合。”

但在这封股东信发布前后,爆发了“二选一”风波。于是在2019年8月的财报会议上,黄铮表示,拼多多正在开发“新物流”技术平台。

整个2019年,阿里、京东、拼多多之间的三国乱战已经摆在了台面上,补贴大战更是绵延至今,愈演愈烈。2020,随着国美与拼多多的牵手,拼多多构建自己电商新世界的阻力将会越来越大。

文/金融外参记者程祥,公众号ID:jrwaican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