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随手记退出网贷惹众怒,还连累金蝶

2020/4/24 23:18:00

作者:龚进辉

因决定退出网贷业务,随手记陷入舆论漩涡,受到出借人普遍质疑和投诉。

原来,417日,随手记官方发布公告,称决定启动战略转型,对原有网贷业务存量开展有序、分批次的业务结清工作,稳步退出网贷业务。此公告一出,顿时在出借人群体中炸开了锅,有人在21CN聚投诉吐槽本息(本金和利息)无法提现,而且已持续1个多月,尤其对随手记克扣历史收益强烈不满。

 1.jpg

当随手记清退消息传来,无疑加剧了他们的恐慌。数据显示,随手记平台当期出借人数量为8.07万人,累计出借88万人,人均出借金额5.27万元。截至2020229日,平台累计借贷余额为30亿元,累计代偿3.37亿元。

为了打消公众疑虑,随手记官方披露了具体清退计划:首先需要用户进行确权,经过出借人报名后,投票选举出借人监督委员会(简称“监委会”),监委会与公司共同制定兑付方案,出借人对兑付方案进行投票,投票通过后即开始兑付。

清退行动中,最大的争议点在于确权。投资者(即出借人)在平台进行投资之后,平台App上会有电子合同,以确认借贷关系,确权则是把原有借贷合同推翻,重新签协议。随手记的说法是,确权是确认大家在平台的全部权益,权益部分包括本金及收益,即用户在平台的本金和收益均需要进行确认。

用户确权后可报名出借人监委会、投票选举监委会、投票选择兑付方案及实际兑付。为了确保方案的公平及可操作性,兑付方案不由公司单方制定,而是需要经过出借人投票选举出监委会后,由出借人监委会和公司共同协商制定。不过,具体的确权操作指引、兑付期限及兑付金额等问题,仍需等待后续发布。

除了确权让出借人感到无所适从之外,他们还把矛头直指与随手记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金蝶。

一方面,随手记创始人谷风原本是金蝶一名资深员工,创立金蝶互联网事业部,并担任该事业部副总裁,早期公司全名为“深圳市金蝶随手网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金蝶随手记”;另一方面,金蝶掌门人徐少春是随手记天使投资人,目前其仍是随手记股东(持股30%),并担任公司董事。

3年前,随手记举办“518理财节”,徐少春专门发来视频祝贺。他说道,“作为随手记的天使投资人,我见证了随手记一步一步的发展,发展到成为中国最大的个人记账理财平台。”

 2.jpg

尽管包括徐少春在内的金蝶现任高管并未在随手记任职,但不少投资者纷纷抱怨当初就是因为随手记有金蝶背景才入场投资的。换言之,不少用户是看中金蝶这块金字招牌才成为随手记投资者,如果没有金蝶的背书和承诺,估计没有多少人敢在随手记平台放心投资。如今,金蝶刻意保持沉默,让投出信任票的投资者寒心不已。

其实,在目前8万多名出借人中,有一群特殊用户,即金蝶员工,他们比普通投资者更加对随手记深信不疑,但在此次清退风波中敢怒不敢言。尽管不方便发声,但他们私底下对随手记的做法颇有微词,直言无法认同,同样面临不小的利益损失。

事实上,在清退网贷业务之前,随手记曾面临大大小小的各种麻烦,最典型的要属踩雷厚本金融、违规搭售保险。

先说踩雷厚本金融,去年8月,厚本金融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浦东警方立案调查,公司CEO和副总裁等23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封相关涉案资产。而随手记是厚本金融旗下厚钱包放款资方之一,为借款人提供出款。

厚钱包爆雷后,借款人还款意愿低迷,拖延还款甚至不想还款的不在少数。尽管有用户爆料曾收到随手记打来的催收电话,但并没有更多迹象显示随手记仅针对自身作为出款方的所有借款人进行催收。不过,可以确定是,踩雷厚本金融,或多或少对随手记资金管理、现金流造成负面影响。

再说违规搭售保险,去年7月底,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现金贷等网贷平台意外伤害保险业务自查清理的通知》,保险公司需对网贷平台意外伤害保险业务进行自查清理工作,防止出现强制搭售、捆绑销售等不良行为。不过,不少借款人投诉,随手记旗下贷款产品福贷、卡牛瑞贷在整改期后仍存在强制搭售保险的现象。

孙先生投诉称,自己于2019825日在随手记App申请贷款8000元,分12期还款,贷款资金到账后随即被划扣400元保险费、1200元服务费,即高额“砍头息”,实际发放借款金额6400元。其中,400元保险费并未在贷款协议中明确提及,而是通过电话咨询客服后才得知。

更奇葩的是,保险最终受益人并非用户本人,而是放贷平台,即随手记。对此,随手记公关部负责人曾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大言不惭地表示,“从未收取用户除债权撮合服务费以外的任何费用。”他还声称对保险费、保障金不知情,且已与海保人寿、国任保险中止合作。

但从用户实际投诉来看,该负责人的说法并不足以令人信服,甚至给人留下赤裸裸睁眼说瞎话的印象。同时,孙先生此次贷款需还本息共计9639.92元,经计算后得出实际年化利率为75.6%,不仅远超随手记声称的10%,也大大超过监管规定的36%红线。

3.png

除了一波神操作让用户累觉不爱之外,自家员工也对随手记心生质疑。

受疫情影响,今年2月中旬,随手记宣布,公司从11日至630日对随手科技及其所有关联公司全体职工(含CEO及所有管理层)的薪酬结构进行暂时调整,月薪30%调整至奖金,公司将积极制定衔接的补发政策。随手记在疫情期间的临时性过渡措施,被解读为降薪或变相裁员,引发员工反弹。

不知你发现了没,近年来,P2P网贷行业跑路、爆雷等乱象频发,成为监管部门的关注重点。在重拳整顿和激烈竞争之下,整个行业大浪淘沙,倒闭的倒闭,清盘的清盘,转型的转型,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头部平台依然坚挺。不过,今年它们的处境将发生微妙变化。

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P2P网贷平台的清退转型进入最后攻坚阶段,今年部分头部平台不可避免要走到清退转型这一步。随手记也不例外,退出网贷业务实属无奈之举,除了因应监管要求别无他法,真佩服随手记官方竟然可以理直气壮地将此举包装成“启动战略转型”。

在我看来,无论P2P网贷平台是良性退出还是非良性退出,都将对投资者产生很大影响,他们可以通过成立债权人委员会的方式,与P2P网贷平台就资金清退计划和平台清退方案进行沟通和协商,力求避免损失扩大。如果协商无果,投资者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权,反观通过发起舆论或围攻等群体事件不可取,无助于保护自身合法权益。

在内忧外患之下,谷风必须回答一个灵魂拷问:面向未来,随手记到底将走向何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