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太牛了!2019年拼多多“打败”2.9个德国和6.7个不丹

2020/4/24 10:07:00

太牛了!2019年拼多多“打败”2.9个德国和6.7个不丹

撰文/蓝科技

2019年拼多多打了一场漂亮的“助农战役”。

拼多多发布的《2019年农产品上行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拼多多实现农(副)产品成交额1364亿元,同期增长109%;平台农产品年活跃买家数达2.4亿,同比增长174%,复购率超过70%。

拼多多活跃用户5.85亿,农产品活跃买家2.4亿。德国总计约有8200万人口,5年时间仅农产品人数就相当于2.9个德国国家公民人数都光顾过拼多多;拼多多农产品交易额,相当于2019年6.7个不丹国家的GDP。要知道,2019年不丹整个国家的GDP仅为28.4亿美元。

不得不说,拼多多在争议中长大。客观公正评价拼多多,需要以历史的眼光还原整个农产品的购销生态链,才能更真实地看清拼多多到底做了什么,以及怎么做的。

太牛了!2019年拼多多“打败”2.9个德国和6.7个不丹

拼多多之前——农产品被恶意压低价格

1月26日,商务部发布的《2019中国电商兴农发展报告》显示,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拼多多等新电商平台重塑农产品供应链模式,让小农户与大市场实现低成本对接,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效助力中国农业农村现代化进程。

然而在拼多多之前,中国的农产品供应链模式却一直处于“畸形”的运转当中。

以茶叶为例,根据茶叶研究报告指出,中国的茶消费市场规模每年的市场总量现以高达6000亿人民币。然而在茶叶产业链中,上游种植的原始环节,确实成了对整个产业链贡献最小的部分。

根据《茶叶产业链参与主体利益协调机制初探——以福建省安溪县为例》显示,在拼多多成立前一年的2014年,茶农、茶商、茶企的收益百分比进行对比显示,茶农收益增长8.1%,茶商收益增长13.1%。

严重的权益不对待,损害了农民种植的积极性,更减少了他们的经济收入。不过,资本催生下的茶企规模却不断扩张。数据显示,2006年—2014年间,规模以上茶企从19家增长到84家,增加了4.4倍;年产值从1.7亿增长到57.2亿,增加了33.6倍;营业利润从4.84万元增长到36.1亿元,增加了745.7倍。

茶农种的是好茶,但却收益却是低的。这一现象主要由于茶农、茶商、茶企的利益分配中,茶农处于完全被动的地位所致。这种“极端”利益分配方式,根本原因是产业链中农户无法把控渠道以及品牌意识的缺失所造成的。

差价被中间环节吞噬。生产终端茶农获得最低收益,然而消费终端用户又以最高价格购买,利润完全被中间商吃掉,由此形成恶性循环。

拼多多助农——让农产品流通环节透明公正

过去的农产品生态链给农户根本无法带来溢价。中间商把持着大量的利润,而中间商又不愿意推动农产品形成自己的品牌。

因此,如何建立高效的农产品流通链,不断提升留存链条的价值,如何充分保障产销对接,让农产品能够有效触达消费者?成了农产品上行的核心关键。

拼多多创立之初,便提出“平台+新农人+农户”的上行理念,将农产品流通6至8个环节精简为2至3个环节,从而大幅降本增效,让消费者买的便宜、农户获得更多收益。同时,通过“分布式AI+商品流”的技术与商业模式,拼多多得以充分整合市场供需,让农户有产就有销、多劳能多得。

人民网电商研究院发布的《农村电商发展趋势报告》也指出,拼多多基于创新的“拼农货”体系,帮助千万级小农户和4.932亿消费者(截至2019年Q2)打造出了农业“超短链”。这种模式不仅解决了消费者出高价、生产者不赚钱的难题,更让中国农业突破土地分散化制约,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全新的生产要素和价值分配机制。

减少流通环节,形成全新的机制和商业模式,这是拼多多出现以后,对农产品最大的贡献之一。彻底颠覆了过去的购销模式、生产模式和流通模式。

太牛了!2019年拼多多“打败”2.9个德国和6.7个不丹

拼多多输血——帮助农民建立新型互联网人才

不止于帮助出售农产品,更在于帮助农村建立新型互联网人才。

2018年1月,拼多多正式提出“人才本地化、产业本地化、利益本地化”策略,通过创立“多多大学”,结合农村生产者知识结构,建立专业性农产品上行与互联网运营可能,有效帮助农村地区培育有独立上行能力的新型农人。

经过2年的发展,“多多大学”已经总结、完善了一套量体裁衣、行之有效的农产品上行课程。2020年,拼多多将进一步加大投入,帮助农村地区培育更多懂电商、懂市场、懂农业的本土化人才。

太牛了!2019年拼多多“打败”2.9个德国和6.7个不丹

拼多多造血——将利益留在农村

为了充分保障农户的收益,为农户创造友好的创业土壤,2019年拼多多额外投入159亿营销资源以及29亿现金补贴,让农户实现进一步增收。同年4月正式启动“多多农园”项目,致力于“将利益留在农村”。

“多多农园”通过在国家级贫困县及深度贫困地区,引入农产品电商上行通路和现代企业管理模式,培养新型电商经营主体,精准帮扶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农民—农人—农商的转变,从而让提供主要生产力和生产资料的农户,成为全产业链的利益主体。

对于“多多农园”这一创新模式,商务部研究院在《2019中国电商兴农发展报告》中指出:该模式是将“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有机结合起来并进行成功运作的典型案例,标志着电商平台对激活农村产业的发展,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着积极意义,为推动农民脱贫致富、实现乡村振兴起到了显著作用。

在拼多多等平台的推动下,中国的农产品网络零售额不断增长,2019年仅上半年就实现1873.6亿元,增速高达25.3%。

太牛了!2019年拼多多“打败”2.9个德国和6.7个不丹

拼多多赋能——脱贫攻坚的推手

拼多多2019年农产品上行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平台注册地址为832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商家数量达36万家,较去年同比增长158%;年订单总额达372.6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130%,各项数据均领跑大盘。

国家级贫困县中,“三区三州”地区从南疆到滇西北跨越六省区,辖区内一度多达196个国家级贫困县,是全国脱贫攻坚战中的“硬骨头”,电商脱贫成为此类地区重要的脱贫抓手之一。

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注册地址为“三区三州”地区(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省藏区;甘肃临夏州、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州)的商家数量达157152家,较上年同比增长540%;年订单总额达47.97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413%。

除了通过消费扶贫建立长效机制外,拼多多还通过“多多丰收节”、扶贫助农绿色通道、扶贫专项基金等多种方式,全力推动贫困地区农产品上行。让越来越多的国家级贫困县农产品拥抱6亿消费人群,成为农产品上行领域的“富矿区”。

拼多多“战疫”——向灾区伸出温暖的手

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农产品线下流通渠道受阻,大量农产品供给转移至线上市场。为了帮助灾区农民,拼多多通过助农直播、农资农具补贴推广、农产区智慧 链建设等措施,推动农业农村实现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

根据拼多多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农村网站在拼多多上卖出的农产品订单数超过10亿笔,同比大增184%。今年前3个月,在拼多多平台上,单品销量超过10万的农(副)产品达到1030款,接近2019年全年近七成水平。

更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以来,已经有超过百位各地市长、县长加入了拼多多助农直播间的排期表,给当地的特色农产品带货,同时利用政府效应为当地农民店铺带来涨粉,解决农民的“电商起步难”问题。

广东省徐闻县县长徐康秀走进拼多多助农直播间,卖了近25万斤菠萝;浙江衢州市长跑到农村,通过电商拼多多直播帮农民卖农货,当晚卖了超21万斤椪柑;重庆开州区长戴着口罩通过拼多多平台,卖出30万斤橙子。

拼多多的故事还在继续。以农产品上行为核心战略的拼多多,预计2020年增速将继续维持在100%以上,未来5年内投入不低于500亿元支持农业农村“新基建”。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本站原创文章所有权归蓝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侵权必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