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在闲鱼,擦亮生活

2020/4/23 22:16:00

去年初夏,陈倩抱着“赚个饭钱”的心态跑去闲鱼卖海鲜,在半年时间内卖出了总计66万元海鲜,意外晋升闲鱼海鲜“一姐”。

当时的她一定想不到,去年夏天的那个决定,将为她换来一个在疫情中擦亮生活的机会。今年2月,实体哀声一片,陈倩在闲鱼卖出了10万多海鲜,“生意已经恢复到了疫情前。”受益的还有她身边的人,闲鱼的低门槛和便捷的操作,吸引了她身边的人也开始在闲鱼卖海鲜。

在闲鱼擦亮生活的不止陈倩,还有“玩泥巴的阿久”。过去两年,“玩泥巴的阿久”靠着“玩泥巴”这个被长辈们视为不务正业的爱好在闲鱼赚到了七万元。工作之余用兴趣创业,让她的生活更从容。

两年赚七万元并不多,但对一个工薪阶层来说已足够擦亮生活。至少可以在工作发生剧变时,为自己留有一息喘息的余地。

疫情肆虐下的2020就业很艰难,即将走出校门的大学生们普遍有些迷茫。在这样一个背景下,闲鱼宣布加速推进玩家计划,在未来一年提供价值10亿元的权益,重点扶持10万玩家,并有针对性的为大学生群体创业提供支持。这将一定程度上消化大学生的就业压力。

未来,将有更多人在闲鱼擦亮生活。

1

回血和捡漏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2月份,国内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52130亿元,同比下降20.5%。受疫情影响,大众消费的热情下降,但在闲鱼上,却完全相反。数据显示,闲鱼3月日均成交笔数及金额均创历史新高,新发卖家数同比增加38.8%,新发商品数同比增长四成。

整个2-3月份,闲鱼平台上出现了很多大件物品。2月份,闲鱼上卖出的家具金额同比增长271.4%,母婴用品与家电金额同比暴增82.6%与70%。宅家模式给了很多人盘点家庭的时间,开始出清闲置回血。

出清闲置回血的另一面是有人在捡漏。

闲鱼历来都有“刀”价捡漏的传统。受疫情影响,一部份人急于出清闲置,这让“刀”价变得更容易了,捡漏的人自然也就更多了。闲鱼像是生活的海棉,社会消费品萎缩掉的份额一部分转移到了闲鱼。这背后反映出一个社会现实:生活很艰难,但生活品质不能丢。

事实上,闲鱼上虽然说是二手商品,但其实还有很多买回去都没怎么用过的东西,甚至还有没拆封的。全新未拆封的二手闲置在闲鱼并不在少数,有些是冲动消费的结果,有些是用不上的礼品。在闲鱼,这些“新品”有机会以更合理的价格转手,让其它人捡漏。

这里有两个东西非常值得说道。

一是重新认识二手商品。提到二手商品,很多人想到的是旧货,但现实情况并不是这样。在今天年轻人的手上,那种用了很久的旧二手其实并不多,大多都很新——除了手机等高频消费品。比如买多的化妆品、低频工具如锤子、模型以及觉得自己会看其实都没撕开过的书等。

二是捡漏。捡漏正在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一群人开始回归理性消费。有些东西真的没必要买全新的,你买个锤子你要个锤子新锤子。

用“闲置”这个词来诠释二手商品更准确。

2

闲置与价值

回血和捡漏都是生活。人们在闲鱼,即可以用更低成本提高生活的性价比,也可以自救蓄力。之前“X博士”发布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溃败北漂青年们正在闲鱼抛售所有家当》,一些受疫情影响不得不暂时撤离北京的青年开始在闲鱼回血,推高了闲鱼2月的大件交易。

过去,当年轻人离开一个城市时,那些带不走的东西只能忍痛丢弃,现在通过闲鱼,可以换成卷土重来的资本。生活不会一帆风顺,有高潮也会有低谷,但只要能够留得青山在,总有江湖再见的时候。

就在他们出清闲置回血的时候,另一部分人开始捡漏,供需匹配中闲置的价值开始流转。闲鱼数据显示,整个2-3月份,游戏及周边商品同比分别增长了353.5%、208.6%;动漫及周边商品同比增长了113.1%和69.4%。宅居生活推高了速食型商品的高流通。

低频高价宅居必备的商品是疫情期间捡漏的重心,比如各种美容仪、香水、钓竿、switch游戏机、小厨房电器、家庭健身器材等。

卖的需求很突出,一部分人出清闲置的需求很强劲;买的需求同时也很旺盛,毕竟总有一些人面对未来会更有准备。闲鱼3月卖家和商品增长高于大盘,表面上看是回血和捡漏相互作用的结果,但更深一层次的原因在于消费正在加速回归理性,这一趋势未来还将蔓延。

结合最近几年的一些风口,比如硬件租赁、服装租赁、共享出行、共享充电宝等,我们不难发现一个结果:闲置交易的未来还有更多潜力。相比所有权,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使用权。消费主义走到今天,正在进入一个理性化的转折点,闲鱼有机会成为这一趋势的推动者。

闲置的循环经济,本质就是价值共享。

虽然没有标准化的共享租赁模式灵活,但是其胜在覆盖的范围更广。短暂买下所有权,在时间和使用上也更灵活。随着更关注性价比的下沉市场用户开始深入互联网消费,闲置交易还将迎来一波快速增长。

3

循环和经济

循环经济正在改变消费市场。

先举一个例子。

最近几年,许多经典杂志纷纷停刊,唏嘘之余已激不起任何波澜,似乎这就是大势所趋。就在这个月10日,曾连载过《狼与香辛料》、《灼眼的夏娜》和《奇诺之旅》等经典漫画的《电击文库MAGAZINE》也停刊了。但是,在闲鱼上,《电击文库MAGAZINE》仍在交易。

除了《电击文库MAGAZINE》,在闲鱼上我们还可以找到已发行的《萌芽》、《今古传奇·武侠》、《读者》等杂志。在粉丝的拥趸,它们在闲鱼得已重生。纸媒虽然在衰落,但是价值并不会就此消亡。

在没有二手电商的时代,这些杂志大多数都会被论斤给卖了。运气好的话,一部分会被二手书商给收了,运气差的会当废纸给碎了。闲置,退一步是垃圾,进一步是宝物。就看最终到谁的手上。在循环经济中,在闲鱼平中上,闲置得已被擦亮,进而许多人的生活也被擦亮。

这一切,最终还得靠人来完成。为进一步推动消费市场的进化,闲鱼推出了闲鱼日,试图通过服务更多用户来激活循环经济,最大化应对回归理性的消费情绪。

每月22日,闲鱼日会针对性的组织一些不同类型的平台活动,比如倪叔观察到这个月的内容是实体店主集体在闲鱼直播。为帮助疫情期间的遭受重创的实体店回血,闲鱼在东西南北四市中专门留出一个窗口,推出“南市抄底价”。实体店主清仓甩货,闲鱼用户受惠捡漏,一举两益。

疫情期间受灾最容乐观的莫过于果农。这部分人也许不是疫情期间损失最严重的,但却是最经不起打击的。于是4月闲鱼日上还推出了一分钱的试吃水果,以试吃为切口帮助果农引流清库存。

闲置交易的本质是C2C,平台价值的引爆点在于平台的公信力,以此为基础前行流量自然会起来。这个时候,闲置交易便可以衍生出各种可能性。疫情期间的闲鱼,成为经济环境下的缩影。其中我们有无奈,但更多的还是希望。闲鱼为大众提供了一种擦亮生活的可能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