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云购房”时代到来,引爆电子合同安全警报

2020/4/22 14:33:00

在互联网经济领域一骑绝尘的杭州,再次跑在了其他城市前面。

4月10日的时候,杭州市住保房管局正式推出了买房卖房“云签约”服务,在e签宝的电子签名技术助力下,买卖双方无需到签约现场,即可通过电子签名、人证识别等技术在手机上签订房屋交易网签合同。

截止到目前,融创、大家、金茂等知名房地产开发企业,我爱我家、链家等房产中介机构均已应用“云签约”服务。经历了云看房、云选房等模式创新后,“云签约”的施行打通了“云购房”的最后一环。

作为疫情期间催生出的新兴业态,“云购房”向外界释放了什么样的信号?

01 为何中国的“云购房”姗姗来迟

“云购房”的出现,似乎并不让人意外。

早在2015年7月份,加拿大包括安大略省、魁北克省、新布朗斯维克省在内的地区地区,就已经在法律上规定电子签名合法化,在房产交易相关的环节中,电子签名和普通签名拥有同等的法律效力。

2019年4月23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做出决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作出修改,取消了对涉及土地、房屋等不动产权益转让不适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的相关限制。

为何国外已经早有先例,国内的电子签名方案对房产交易松绑一年后,“云购房”的概念才逐步落地?可以给出的原因有很多,比如用户对于电子签名的“不信任”,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购房资金,似乎只有看到白纸黑字的纸质合同才安心;再比如相关法律条文的缺失,即便电子签名的法案已经松绑,房产交易的其他环节还存在诸多“红灯”。

某种程度上说,疫情的发生为“云购房”按下了“快进键”,同时也让危机中的房产企业被迫积极求变。

先从政策上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先后出台了《关于促进市场活跃安全开通房地产项目线上售楼平台的建议》、《关于积极推进商品房全流程网上销售工作的通知》、《关于提升房屋网 签备案服务效能的意见》等条款,明确规定要积极推行“互联网大厅”模式,鼓励云看房、云选房、云签约等场景的落地。

然后是房产企业的反应,不少新开的楼盘选择了直播卖房的形式进行获客,贝壳、安居客等房产中介平台开通了VR看房,以恒大为代表的头部房地产企业甚至将营销渠道全面向线上转移……传统房产销售模式和二手房经纪服务被疫情冲击的当口,“云购房”悄然成为购房产业链上大小玩家的共同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杭州房屋买卖早已实现了网签合同全程网办,但仍需交易当事人面对面进行纸质签字确认。也就是说,电子签名的市场教育可以说是“云购房”姗姗来迟的症结所在,同时也是“云购房”模式跑通后的“最大受益者”。

02 电子签名的新拐点还是淘汰赛?

对于不少人来说,电子签名可能并不陌生。

2013年前后至今,在e签宝为代表的头部平台的带领下,电子签名已经渗透到人力资源、金融保险、汽车服务、教育培训、电商零售等多个行业,单是e签宝截止到2019年12月的累计签署量就高达105亿次。

可是,在中国电子签名发展过程中,To C场景下,其应用要么隐藏在用户无法感知的中间环节,要么以金额较低的轻履约行为为主,签订“购房合同”这样和用户息息相关的行为并不常见。尽管“云签约”属于疫情刺激下的变通之举,对于电子签名的市场教育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消息:

电子签名在C端市场形成共识后,势必会反哺B端的应用。比如传统的房产交易需要各个部门来回跑,电子签名业已给出了一站式的线上解决方案,有利于电子签名的应用逐渐从弱需求演变为强需求。

然而电子签名的用户教育出现拐点的同时,对于电子签名赛道上的玩家而言却是个喜忧参半的消息。作为现代商业体系中的“润滑剂”,电子签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也就对安全性和隐私性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

不那么乐观的是,目前在商用密码方面仅有e签宝和法大大拿到了“商用密码产品型号”证书,e签宝也是唯一一家拥有全产品线证书的玩家;在数据安全、云安全方面,e签宝也是唯一一家同时拥有ISO27701\ISO27018两张“资格证”;在应急响应等方面也只有e签宝、法大大、上上签等比较完备。

与之对应的,诸如杭州市住保房管局等政府机构在选择合作企业时,已经将票投给了e签宝为代表的头部企业,同时市场上也有了连锁反应:2018年以来仅有有e签宝、法大大、上上签、信任度、契约锁5家企业获得了融资,其中e签宝、法大大、上上签进入到了C轮,行业的马太效应越发显著。

03 安全仍是电子合同普及的前提

可以笃定的是,在“云购房”的正确示范下,电子签名的安全话题大概率会成为业内外关注的焦点:电子合同究竟安不安全,存证技术可不可靠,出现纠纷该如何取证?电子签名企业还需要向用户回答一连串的问题。

区块链技术可能是得票最多的答案,作为一种防篡改、可追溯、共享的分布式账本技术,区块链在法律服务市场开始大展身手。正如蚂蚁区块链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观点:“区块链存证可以解决电子数据易篡改、技术依赖性强、归属难查明、真实性难认定的难题,为解决网络纠纷提供技术支撑。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可以有效解决电子证据生成、储存、传输、使用的认证问题,实现全流程记录,全链路可信,全节点见证。”

作为业界较早介入区块链相关技术研发的企业,蚂蚁金服目前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区块链专利申请,不仅在智能合约,同时在共识机制、可信计算、隐私保护、跨链交互上等核心技术上都取得了突破,其申请的上百项技术专利也都集中在这些领域。

特别在区块链智能合同的发展上,蚂蚁区块链智能合同为企业及个人用户提供高可信、高易用、高智能的区块链电子合同签约服务,应用场景覆盖租赁合同、金融合同、采购合同、人力资源等等。其中电子签名头部企业中的e签宝与蚂蚁金服在2018年就进行了技术上的对接,e签宝与蚂蚁金服的合作早、合作深入,合作的模式也在全国屈指可数。

参考e签宝创始人兼CEO金宏洲的观点:“未来的智能合同应该是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和去中心化,并且全程有司法保证。e签宝打造的智能合同,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合同的可靠电子签署和全程司法存证,确保合同的合法性、可靠性、安全性的同时实现证据的取证前置,在发生纠纷时候实现在线证据直通司法和在线快速裁决,大大降低维权成本、提高维权效率。”

以蚂蚁金服联合e签宝发布的“蚂蚁区块链合约”为例,上链五个月的时间后,日均上链合同量就达到达400万份,平均节约诉讼时间15个工作日,累计节约时间100万分钟,累计节约费用1000万元,累计上链合同量达6亿份。

杭州互联网法院也在去年召开的首个区块链智能合约司法应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上线应用区块链智能合约技术,依托于支付宝的e签宝电子合同小程序,上线一个月内的累计使用量超过20万次;同时e签宝也是人民法院司法区块链的参与者与建设者之一。

诚然,解决了电子签名的安全前提后,场景化应用也进入了快车道。

04 写在最后

电子签名过去的市场教育往往停留在科普层面,涉及到购房合同这样的行为时,用户已经开始主动了解电子签名的安全性。相比于强制性的概念灌输,用户对电子签名的主动求问无疑更有利于市场教育。

有理由相信,疫情的出现加速了电子签名的爆发,当电子签名占领了了买房卖房的场景后,还有哪些场景会把电子签名拒之门外?当安全性问题被e签宝们攻克之后,属于电子签名的时代已然降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