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2020年被“冰封”的猫眼、淘票票、大麦们,还能看见春天吗?

2020/4/20 11:30:00

图片1.png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 | 陈曦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迟迟开不了门的电影院,在开始送外卖、卖冰淇淋、爆米花的自救副业之外,又被逼到出租场地拍婚纱照了。

图片2.png

不仅如此,近日,随着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电影院等密闭空间暂不开业”的建议出来,不少撑不下去的中小电影院便上映了自身命运的“全剧终”。

抖音上,某家即将关停的电影院在视频里展示着:“我们全年无休营业了2752天,共计放映了164847场电影,接待过4134602名顾客......2020年4月17日永久闭店。”

图片3.png

电影院线在急速下坠,票务平台也不会好过。可以预见的是,本身就处在影视寒冬的票务平台和电影院,都将成为在2020年被抹去的产业。

当然,就如同用滥了的那句“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冰封在这个冬天里的票务平台,终究会迎来自己的春天。只是,有多少平台能撑到春暖花开?那时候的行业该靠什么来回血?而当行业被迫洗牌再重塑时,又将上演怎样的格局呢?

努力熬过影视“寒冬”的电影票务平台,“冰封”在2020年

如果我们将电影产业链比作一条河的话,现在电影市场这条河已经是上游干涸、中游阻滞、下游断流的状态了。

1、上游干涸:资本撤离,片场开工难。

在2018年范冰冰的逃税风波影响下,资本纷纷撤离影视行业。影视行业便进入了“无米之炊”的现状。

在《中国经济报》的采访中可以看到,2019年12月最后一周,横店影视城对外公布的拍摄剧组仅仅只有22个,其中电影剧组只有8个。而在往年,过年时期正是横店影视城的红火时期,甚至夸张到需要叫号拍景的地步。

一名电影发行公司高管此前曾分析,如果2019年下半年影视行业仍不能吸引资本进入,电影备案、拍摄数量持续下滑,“2020年会比现在更艰难”。

现实远比预测残酷,2020年不仅是艰难,而是几乎直接被疫情抹去。直到3月末横店和象山两大影视城的剧组才开始陆续复工,且其中大部分为电视剧。

这样的现状下,2020年还能产出多少电影?

2、中游阻滞:片源累积,上映时间无限推后。

上游新片少,但拍出来的成片在播出上也是无限受阻。

春节档的七大电影,《囧妈》《大赢家》《肥龙过江》三部已经选择了网络播放,而其他四部电影都处于上映遥遥无期的积压状态。

不仅如此,观众最期待的《花木兰》《黑寡妇2》《速度与激情9》《007:无暇赴死》等好莱坞大片,也还在遥遥无期的等待中。

没有排片,哪有票卖?

3、下游断流:影院关门,复工无望。

影院从春节前就开始关门了。

到了3月,原本新疆、青海、四川、甘肃、重庆、福建等地共计16家影院短暂地恢复放映,但在潜在疫情风险下,全国电影院又被紧急叫停。

各大影院原本寄希望于五一档,在淘票票上甚至还能查到4月30日和5月1日的排片。

图片4.png

但4月15日,中疾控再次建议电影院等密闭空间暂不开业,业内随即传出电影院要10月才能开门的消息。如果传闻成真,电影行业最重要的四大档期——春节档、暑期档、国庆档、贺岁档,将失去前三档,而电影行业想在2020年“翻身”的希望彻底被打碎。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了电影可播,票务公司也完全停摆。

目前,两大票务机构猫眼娱乐和淘票票,已经接连发出了亏损警告:猫眼娱乐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春节档退票高达2亿元;而淘票票所属的母公司阿里影业发布盈利警告,预计在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财年内,归属于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约11亿-12亿元。这一数字较上一财年2.54亿元的亏损额,同比扩大近4倍。

“螳螂财经”发现,原本在淘宝主页面有入口的“淘票票”,现在也已经找不到了。

图片5.png

然而更糟糕的是,影视行业的亏损,才刚刚开始。

南方都市报曾做了一个投票,问网友“你近期会去电影院看电影吗”,投票结果说明了一切:38万网友参与投票,其中有超30万人选择了“老老实实宅家里看”。

这也意味着,在疫情带来的安全防范意识下,即便影院开门,眼下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立即就去观影。毕竟,根据马洛斯需求理论,电影属于精神满足需求,可以延迟满足。

因此,不管在哪个方面,原本就在影视“寒冬”苦苦支撑的电影票务平台,即将“冰封”在2020年。

票务平台就算熬过了冬天,也可能死在春天

淘票票的母公司阿里影业在盈利预警中认为:“目前阿里影业现金储备充裕,经营不受影响。”但这究竟是对投资人的安抚?还是票务平台公司真的有足够的能力撑到影院开门营业呢?

“螳螂财经”认为,票务平台远没有他们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淘票票2019年财年的财报尚未公布,我们可以从猫眼娱乐2019年的财报一窥究竟。

2019年末,猫眼的现金确实非常充沛,有15.4亿元。但2020年,猫眼面临的状况却是没有收入,只有支出。

先来看收入。从财报来看,猫眼娱乐收入来源主要有三个部分: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也就是电影制作收入,以及为相关方投的广告服务收入。其中票务收入和电影制作收入是大头,占了总收入的进九成。现在影视行业停摆,这些完全依靠影视的收入势必受到严重影响,票务平台无米下锅。


再来看支出。猫眼娱乐的财报显示,票务平台的经营支出并不低,刨去内容宣发和制作成本,还有维持票务系统正常运转的成本,物业费、房租费、人员工资等一系列开支。这些固定支出并不会因为电影院不开工而减少。对于猫眼来说,如果按照2019年的水平,这个数字将会是8.8亿元。

图片7.png

此外还有各种行政支出和财务支出合计4.5亿元。

图片12.png

图片13.png

单纯从报表来看,票务平台的现金勉强能够覆盖住2020年的支出。但是,猫眼还有高额的债务,其借款高达11.61亿元。要想正常经营,猫眼就需要得到债务人的债务延期。否则,光是还债这一条,就会耗尽猫眼的现金。另外,当电影院开门之后,票务平台要想吸引消费者走进电影院,还有一场烧钱的硬仗要打,还需要更多的粮草。

除此之外,外部环境不确定因素太多,就算票务平台熬过了冬天,也可能死在春天。

1、电影制作方撑不到春天,临阵倒戈。

就算票务平台能撑到电影院开门,但制作公司很可能撑不了这么久。一旦资金链无以为继,他们必然不会坐以待毙,肯定会想各种办法破局。

事实上,已经有人做过尝试了。徐峥就是那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在春节档时,眼看电影上映无望,徐峥的欢喜传媒将《囧妈》作价6.3亿元卖给了字节跳动,这个价格基本等于欢喜传媒预计会获得的保底收入。

徐峥此举被电影行业称为“背信弃义”,破坏了行业的基本规则。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什么人跟随他。

然而我们必须看到,没人跟随是因为电影制作公司目前还能支撑,顾虑大于现实:一方面电影制作公司不想得罪院线,害怕一旦被院线列入黑名单,之后的其他电影就再也无法进入院线了;另一方面,不是人人都是徐峥。字节跳动愿意重金买下徐峥的《囧妈》,也是看中了徐峥的名气。如果其他电影出品人纷纷效仿徐峥,那很可能会被网络平台“痛打落水狗”,卖不上什么好价钱,反而自降身价。

但是,当影院开门遥遥无期,在巨大的资金压力之下,电影制作公司还会像现在这样按兵不动吗?他们会不会为了快速回本,将电影“贱卖”给视频网站呢?要知道,多年前,电视剧的首选是上星,现在选择视频网站首发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而一旦电影制作公司选择了网络首发,动掉的就是院线和票务平台的票房蛋糕,票务平台将面临回血无望的局面。

2、影院加入战局,行业被迫洗牌。

对于票务平台来说,还有另一个隐忧,那就是院线平台“趁你病,要你命”,趁机夺回电影票定价主动权。

在过去几年间,电影票务平台疯狂烧钱,通过9.9元、19.9元的超低票价吸引消费者在手机上下单,打败了很多影院的自有购票平台。

电影院失去了订票渠道,继而失去了对票价的定价权。

太和娱乐副总裁邱洪涛曾形容这种现象为“这几乎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观众就站在影院门口,但影院不知道他们是谁、想看什么。”

在票务市场一键清零之后,这些因为后知后觉、被票务平台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影院,会不会利用这个机会,趁机推出更优惠的套餐,更便捷的购票渠道,从而摆脱票务平台的钳制,将观众重新带回自有平台呢?

总之,现在已经快进入夏天了,但是对于猫眼和淘票票们来说,他们的冬天还很漫长,春天还很遥远。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