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网红生病、明星熬夜是苦难还是矫情?

2020/4/19 21:43:00

1.jpg

最近李佳琦生病中断直播的消息成了热门话题之一。笔者先是一愣,网红主播生病竟然会如此受关注,生活简直没有营养,后来知晓:网红中断直播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儿,相当于制造业物料断货或者设备宕机,损失都是按照小时计算的,要知道李佳琦去年的收入达到创纪录的2.1亿元,总的销售额更是天文数字,曾经的一场直播就能卖出上千支口红。为了维系如此状况,网红主播常常要工作到深夜两点,等到粉丝们都睡觉以后,还要整理数据、总结经验、向公司汇报等等,加之,主播粉丝群体黏性较低,如果中断直播,很容易被遗忘。所以,李佳琦、薇娅这些头牌主播都不敢生病,或者,长期带病直播。本次李佳琦的状况,可能仅仅是一种非常态中断。

相比于李佳琦本人的工作状态,背后更大的讨论话题是中国社会属性转变、财富分配是否合理等问题。现在,中国各阶层都充满着焦虑,都在集体抱怨着生活的不如意,包括网红、明星这些高收入群体,只是听他们这些有钱人的烦恼,老百姓更窝火。

网红生病,明星熬夜...值得心疼吗?

其实,无论是传统的电视明星,还是新兴的网络红人,他们都是一种大众消费的符号,这些群体在古代被称为戏子,地位非常之低,但经过现代商业文明运作,明星和网红倒是成为超高收入的群体。比如陈宝国、张铁林、张国立、张嘉译,巅峰时期的片酬都达到上千万,有的人坐拥北京大别墅,有的人则轻松加入英国国籍,还有的人,钱挣够了,就经常挑本子、拒绝小导演;歌手如薛之谦因婚姻问题,曝光出来的财产也是天文数字;王宝强被人绿了之后,打官司时却被曝露,草根出身的强哥在美国有多处房产,这些都刺激着普通人的神经,不禁大声疾呼: 贫穷真是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过去十年,移动互联网扩大了每一个人的能力,网红成为继电视明星之后,又一个快速崛起的高收入群体。前文提到的李佳琦、薇娅靠直播带货,年收入过亿,而抖音上一些短视频明星博主,如祝晓涵、武悦等等,年收入也是上千万级别,再度刺激普通人的神经,也惹得一些年轻人立志:我要当网红。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都存在着严重的仇富情绪,毕竟,收入差距太大,而明星们则是普通人最熟悉的高收入群体,正当讨伐声一浪高过一浪时,明星和网红却纷纷曝光自己的工作状态。比如说经常熬夜拍戏,长期凑合吃饭导致胃疼,生物钟紊乱引发神经性疾病等等。同时,也痛斥娱乐圈之黑暗现象,控诉制片人、导演的霸道与不堪,他们是专业演员,又有强大的策划团队,很容易带动观众的情绪,令其产生大量同情心。中国的屏幕也总是湿掉一片:“全部的明星,都有一个相对悲惨的童年,一番番刚出道时的坎坷经历,以及因平日工作忙碌,没有时间照顾家庭之悲惨,接着,他们在一番同情情绪中,继续赚走大量的钱。也就是说,明星早就处在金字塔靠近顶端的位置,享受着充分的物质供应和精神供应,在如此状态下,他们的身体、精神都处在“养尊处优”的状态,所以,经历一些小病小灾或者工作压力稍微有一点儿大时,就出现了大量“矫情画面”。

相比之下,明星大量的粉丝,给他们刷礼物的粉丝,却只能停留在金字塔的底端,物质供应少得可怜,精神供应几乎等于零,但普通人的压力一点也不输网红明星。996工作制度去年被炒得沸沸扬扬,说没有人性什么的,但事实上,有很多企业执行的是8107制度,翻译过来就是:“早上八点上班、晚上十点下班,每周上七天。因工作生活压力,普通人罹患严重疾病的几率更大,最令人绝望的就是医院里催缴费用的小喇叭。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人间苦难,正如脱口秀大王李诞所述:明星的生活不能算是苦难,如果明星的生活都算苦难的话,简直就没有天理了!当然,他现在也是明星,资产9亿元。

盛名难副,明星、网红配不上超高薪酬?

疫情期间,涌现出了大批新概念明星,包括钟南山、张文宏以及李兰娟等等,他们也是金字塔顶之人,境界比纯粹的明星、网红高,贡献也大.可收入肯定不如明星。钟南山儿子的爱马仕皮带以及1200元的挂号费都曾遭遇“不明就里”的讨伐,而张文宏明确表示:请不要叫我网红,叫我文宏就可以了”。还有李兰娟教授也痛斥:“流量明星、小鲜肉的受关注度远胜于医护工作者,但白衣天使的贡献最多”。

如果网红、明星的高收入无法控制,那就需要相应的贡献,最重要的就是带动社会,向年轻粉丝们树立正确、健康的价值观,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远未达标。

首先,作为公众人物,明星、网红们要以身作则,这是他们应该履行的社会责任。遗憾的是,如今大量的网红明星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一面赚取高额的收入,来自社会的“聚集性”收入,一面又贪恋普通人的欲望生活,甚至用钱来突破道德底线。电视明星最混乱的就是婚姻关系,他们依靠清纯的荧幕形象获得关注度,私下生活却糜烂不堪,比如有些标榜甜蜜夫妻关系的明 星,老公帅气、女儿可爱,观众也乐得买单,真实生活中却搞起“嫂子和小叔”的偷情桥段,搞得很多年轻小伙子们“再不想奋斗,找个嫂子嫁了就好”,而网红、明星的其他行为,如吸毒、偷税、离婚、关系混乱等等,都在经由媒体渲染而释放出大量的负能量;其次,当下网红、明星的好作品越来越少,深刻的、具有教育意义的作品几乎没有,甚至连点儿“艰苦奋斗、爱岗敬业”的感染力都没有了。

前段时间,抖音上流行一段“香港演员张耀扬跳车窗”的画面,解读为:“过去的演员,什么都会做”?而小鲜肉流量明星在谈到演技时说:“我们也想修炼演技,但真没有时间,总不能为了打磨演技而耽误挣钱吧?”实在是太丧了!

毫无疑问,本次疫情会再度刷新世界,只希望越来越多的报酬能给到医生、教育人士以及特殊贡献者,或者,一些默默向社会传递正能量、传递有用知识的普通人。如抖音上一些新手爸妈指南、老丈人说车、漂亮的刘律师等节目,都应受到足够之关注,获得足够之报酬,毕竟,这是有用的东西,比起鲜肉、口红、伪甜蜜家庭更有用。(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