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起底!榨干“黑户”最后价值的产业链丨深度

2020/4/13 12:30:00



来源 | 新流财经

作者 | 松子同学


特别鸣谢镭射财经对本文部分素材的贡献。


“白天美团,晚上滴滴,日赚三五百元。”


29岁的网友“麦穗”,一天能同时打几份工。


在一个近200人的QQ群里,他正指点负债累累的群友们如何“上岸”。


他是逾期江湖的老人了,曾经欠了40来万的贷款,经过挣扎,现在已经看到了上岸的希望。


他们中大部分人,已经被列入行业共享的借款“黑名单”。成了黑户,不怕上征信,不怕打通讯录,他们对撸口子已经无所顾忌了,什么砍头息高费用都是浮云,撸到就是赚到了。


谁还能从贷款“黑户”身上赚到钱呢?


可是,麦穗和他那些聚集在一起想通过撸高炮“上岸”的盟友们并不知道,有一个神秘而庞大的地下组织,正在将他们引入另一个更深的陷阱。


他们打造了一条有着成套的产品的黑户流水线,他们的目标是,榨干黑户身上的“最后一分钱”。


01 逾期江湖,最有价值的是“黑户”


“收黑户,不黑不要来!”


“无前期费用,急用钱的可以找我,二十多分钟下款,真心帮忙,不下款不收费。”


“收一批躲债的,辛苦一个月,日入4位数,你都身无分文了,我还能骗你什么?”


中介徐文和很多同行一样,每天都在朋友圈乐此不疲地发广告。尽管他们看起来是那种整天发垃圾广告的划水网友,可他们是贷款圈子里的“隐形富豪”,月入几十万的大有人在。


在贴吧、微信朋友圈、各种社群中,一群中介在极力地营销获客,他们不要优质客户,不要还得起钱的客户,寻找那些负债累累的贷款黑户。


而“黑户”们是很难贷出款来的,一般的贷款中介根本不想接这类客户。在徐文这里,“黑户”却可能是逾期江湖里最有价值的客群。


和一般的中介不同,专收黑户的中介一概不收各种前期手续费,只求“精准获客”。


看起来,这比骗完贷款前期手续费就消失的中介,和搞砍头息的借条玩家们“良心”多了。如果中介圈也有鄙视链,在徐文眼里,他们这种靠实力赚钱的,是不屑于跟前两种“骗子”相提并论的。


他们向收集来的黑户主要营销三类产品,第一类就是专供黑户撸口子的高炮贷款。


高炮与高炮有别,黑户与黑户不同,总有放水的口子让他们捡漏。


徐文用到最重要的工具,是一个叫做“U享圈”的高炮返佣平台。跟一般的贷超一样,“U享圈”上线了大量的贷款产品,但专业度一点也不少。


它根据贷款口子进件条件、审核方式、关联系列把高炮口子进行精准分类,有的还放上了不少消金公司、互金、甚至银行的贷款产品。



图片来源:U享圈App截图


不同的是,这个平台不是给借款人用的,而是专供中介代理注册使用,形成一个专属中介推广二维码,中介根据黑户的情况匹配合适的贷款口子,将下载贷款口子的推广二维码发给借款人。


但“U享圈”并不是体验最好的返佣平台,很多中介还推荐了“天天学卡”、“ 派金花”、“金主邦”、“款爷邦”......


“这些平台的贷款产品更新更快,我一般都同时用6-7个返佣平台。”中介阿亮是徐文的同行,对他来说,口子更新越快,捡漏的机会就越多。“多关注才能快、准、狠地做好业务。”


一旦借款人下款成功,返佣平台结算一部分费用,CPS100-200元不等。


客户扫码下载高炮App申请后,阿亮说,这些返佣平台的贷款口子还会有订单信息反馈,比如“180xxx ,成功下款xxx。”


有的贷款口子返回的订单信息,甚至连客户电话号码都不脱敏。


下款成功的借款人,也会事后付给中介费用,一般是贷款金额的30%-50%。


中介和黑户之间最大的默契就是,都觉得这是捡漏,谁也没想过还钱。


他们齐心协力撸高炮,一个自诩拉人上岸,一个想着薅点羊毛。


“我们跟客户一般都是五五开,一单一结大部分都不会跑单。”阿亮透露,虽然中介不收前期费用,但他们丝毫不担心跳单。


因为捡漏的事情很容易上瘾。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下款,客户用完了钱,很快就会回头找他们要第二个口子。


“借款人现在自己很难找到高炮口子了。”阿亮说。


在贷款市场经过有关部门一系列的严厉打击下,地下高炮贷款产品以一种更分散、更隐秘、更低调的方式隐藏了起来。


实体办公室找不到,官方网站找不到,官方微信找不到,应用市场也找不到,连APK安装包都找不到。不像从前,现在高炮团伙们没有一点公开信息和广告的痕迹。


高炮返佣平台,设置几十元到几百元的代理费门槛,筛选出认真干活的中介发展下线,不问姓甚名谁,不问家在何方。


他们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万,像一张巨大的暗网。传销式地,跟着中介们的足迹在各个社交圈快速铺开。


什么宁波系、小象钱包系、一号钱庄系、猕猴桃系......这些高利贷App,就这样通过他们手里一张张二维码,明目张胆地从这张庞大又隐秘的暗网毛细血管,送进了全国各地。


在这个见不得光的市场中,越是黑暗,就越有商机。


因为不收前期费用,带着虚假的救赎旗号,这种黑户生意容易受到信任。


如果运气好,日赚千元不是梦。


徐文主要就靠这种高炮推广吃饭,行情好的时候,一天能赚1000多快。


但阿亮很惭愧,他说自己没认真推广,一个月没做几个客户,加上四五线城市的客户质量差些,下款率低,所以一个月只能挣赚一万多元。


02 高炮羊毛要薅, 银行的羊毛更要薅


在这场游戏中,如果获客不够精准,遇到优质一点的信用卡逾期客户,徐文就拿出他的第二款产品“九色优选”(以下简称“九色”)。


高炮的羊毛要薅,银行的羊毛就更要薅了。


九色这是一个火遍中介圈的信用卡代还平台,和贷款返佣平台一样,九色也可以发展多级代理推广。集申卡、养卡、套现、账单管理等功能于一身,还能当作智能pos机。同类的平台还有很多,比如优可生活、叮咚智卡。



图片来源:网络


实际上这是一个线上套现+引流的平台。跟线下pos机套现还信用卡和刷卡套现薅羊毛一个逻辑。只不过九色优选的方式更便捷,成本更低。


九色的绝技是“空卡代还”。


就是在客户信用卡完全没额度的时候,也能通过先还进去一部分,再反复套现还入,把已出账单,替换成未出账单来延长免息还款周期。


这项业务的费用大概在1%-1.25%左右。一万元的帐单,一般至少付出100元费用。


不过阿亮说,如果运气不好,也会碰到客户被银行高度管控,还进去第一次就刷不了卡套不出来了。


尽管比起高炮返佣平台收入差一点,中介们对这类平台的推荐热情依然很高。


九色不仅拥有铺天盖地的线上推广中介,线下地推团队更是无孔不入。


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的部门副总监梁斌,无意间在他的车窗上也发现了“九色优选”的小卡片。


他认为,这种平台大概率涉及拉人头的问题,而且平台系统安全性不高,很可能泄漏客户信用卡片上CVV2码等支付信息。


“闷声作大死。”梁斌评价。


但很多中介并不清楚套现是违法行为。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有问题也是平台的问题。”一位九色的代理人员无所谓地说。


在众多中介推广信息中,这家炙手可热的线上信用卡套现平台九色,App别称也叫“软银支付”,运营主体叫做“深圳市浪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企查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已经在市面上稳稳当当存在了6年之久。


03 最后的收割:凭本事借来的钱,凭本事输出去


但是,这条产业链到这里并没有结束。毕竟中介专门收集黑户的目标是,榨干他们身上的“最后一分钱”。


不管信用卡还是网贷,如果黑户已经黑到没有任何口子可撸了,那么他们还有最后一道压榨机要过:赌博推广平台。


一样的分销推广,一样的多级中介代理。中介们埋伏在各个“上岸群”、逾期QQ群里,自己常常是这些社群的管理员或群主,盯准时机,选出黑户做最后一刀收割。


在很多逾期借贷者的世界里,赌博借贷常常不分家。


因为赌博输钱举债的人比比皆是,因为借贷想上岸又去赌运气的也不少。


此时就能看出来,这条黑户产业链,是一场多么精准的收割。


“老哥”们凭本事借来的钱,最后还得凭本事输出去。


这是中介们的黑户流水线上,最暴利的一环。


徐文主要推的是高炮,但偶尔也向走投无路的借贷“黑户”推荐网赌平台。


不论输赢,他们和平台一样,按照赌博资金流水提成,至少按照流水金额的1%收费。


网赌比网贷的失控更可怕。不管你有多少钱,都会不费吹灰之力地交代在这里,很多人还同时交代了他们人生。


在漫不经心的推广下,徐文只发展了四个下线。最近他的网赌业绩每天都有300多块的佣金收入,行情稍好的时候也能达到500-700元的日均收入。



来源:网友供图


但是他认识一个很厉害的上家,在最新一次更新的收入记录中,这位上家单日佣金是17104.17元,历史佣金累计超过243万元,发展直属下线161人,关联团队的总人数超是121590人。



来源:网友供图


惊人的团队规模和暴利,撑起了整个黑户产业链末端的网赌造血工厂。


只有赌徒们一秒上天堂,一秒下地狱。


他们在别人的游戏里心存侥幸想翻盘,却从来不明白,话语权永远掌握在在规则设计者的手中,自己早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而中介也不过是这场游戏里的NPC,被游戏规则框起来,做着那些固定的任务和收益。


真正的既得利益者,隐藏在更深、更黑暗的地方,收走了这场游戏最大的一块蛋糕。天亮的时候,他们穿上光鲜的华服,站在阳光下生活。


被收割的“黑户”,则从此跌向深渊。


想上岸,却离岸更远了。


04 尾声


发广告的中介还是天天都活跃在群里,不是推销贷款口子,就是推荐网赚的路子,人数看起来比逾期的借款人还多。


作为逾期“老鸟”,麦穗很看不惯这些中介的套路。


他思路清晰,自认为自己把握的才是“上岸”的真正技术,就算是撸口子也绝不靠中介。


但他现在不撸高炮了,也不想走那些从贷款走向贷款中介的致富之路,“赚钱的路子网上没有,都是骗子!”


结果不一会儿,他就被群主踢出去了。


群主清理了这些头脑清醒的“老江湖”,和一堆插空发广告的中介后,自己维持着每小时一次的“借条”放款的图文直播广告,总不忘加一句,“借条,符合条件的赶紧来找群主做!”


“从负债人身上赚钱,越拉越深!还上什么岸,真缺德!”终于有人发现所谓的上岸群原来并不能上岸后,骂骂咧咧地退群了。


麦穗从上岸群消失了,去继续他白天跑美团,晚上跑滴滴的生活,也许终有一天能回到正常的生活。


但很多人没有麦穗这么清醒,他们泥足深陷,还没能离开这个浊浪滔天的江湖。


(以上部分人名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