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戴姆勒的“水逆”:工厂停工 奔驰遭遇排放门 电气化转型不利

2020/3/27 16:34:00

作者:微温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水逆”,又叫做水星逆行。

最早起初源于西方占卜学,后演化成网络用语,象征着倒霉。

2020年,国际汽车巨头企业戴姆勒集团及旗下汽车品牌奔驰就有点水逆。

据媒体报道,2020年3月17日,戴姆勒集团受到公共卫生事件的影响,宣布关闭其在欧洲的大部分工厂,为期两周。据悉,此次停产计划适用于戴姆勒集团在欧洲的轿车、货车以及商用车工厂,并在本周开始实施。

与此同时,2020年2月,戴姆勒集团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该公司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27亿欧元,同比下跌约66.7%,创下该公司近年来最差净利润数据。

戴姆勒集团及旗下汽车品牌奔驰何以至此?这还是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戴姆勒集团吗?

奔驰排放门事件:一个“昂贵”的惩罚

2020年2月11日,戴姆勒集团发布了2019财年的业绩报告,财报显示,戴姆勒集团旗下汽车全年销量为334万辆,基本与2018年持平。

具体到各业务领域,戴姆勒集团乘用车、卡车、轻型商务车和客车的销量分别为238.54万辆、48.85万辆、43.84万辆和3.26万辆。

数据显示,2019财年,戴姆勒集团总营业额为1727亿欧元,同比增长3%;息税前利润为43亿欧元,同比下降了60.4%,净利润为27亿欧元,同比下降了64.5%。

与此同时,戴姆勒集团财报还同时指出,戴姆勒集团在工业业务领域的自由现金流腰斩至14亿元。

对此糟糕的营业数据,戴姆勒集团CEO康林松表示:“尽管2019年客户对产品的需求强劲,但企业最终的盈利表现不尽如人意。”

那么究竟是因为什么导致戴姆勒集团出现净利润蒸发一大半的呢?

康林松是这样回应的“总的来说,主要调整因素对我们2019年的财务业绩有所影响。”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康林松所指的主要调整因素主要是指:“柴油门”事件带来的巨额罚款,高天气囊召回的影响,以及在未来规划上的持续投入等等。

其中,柴油门事件影响最大。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5月,戴姆勒集团因旗下车型存在安装作弊软件的可能性卷入“排放门”。2017年7月,戴姆勒集团发布召回计划,预计在欧洲市场召回逾300万辆梅赛德斯-奔驰柴油车。

此后,戴姆勒集团陆续接到欧美市场车主的诉讼,截止2019年6月,仅斯图加特法院承接的针对戴姆勒集团柴油车的相关案件就有1100起,其中约有800起案件是向戴姆勒集团索赔的民事案件。

据德国媒体报道,戴姆勒集团的219位大股东因其使用非法尾气软件而起诉,要求赔偿8.96亿欧元。2019年9月,戴姆勒集团又因违反柴油车排放规定,德国检方对起又开出了8.7亿欧元的罚款并结案。

对此,戴姆勒集团初步评估,2019年与奔驰柴油车丑闻相关的诉讼费用为11-15亿欧元,这会影响其核心业务奔驰汽车的业绩,以及其品牌声誉。

“自动驾驶+电气化”转型的尴尬新业务至今没有成效

也许是“排放门”昂贵的惩罚让戴姆勒集团对燃油车失去发展的耐心,电气化和自动驾驶被其放到了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

2019年法兰克福车展,康林松提出了“2039愿景”,主要包括:2022年在欧洲实现车辆生产的碳中和;2030年电动车型(包括纯电动和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将占据乘用车新车销量一半以上的份额;2039年实现乘用车新车产品阵容的碳中和。

需要注意的是,戴姆勒集团为了有序推进上述计划,甚至对当下的产品结构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其中已经确定的是X级皮卡将在2020年5月停止生产、S级的COUPE轿跑版和敞篷版被割舍等。

对此,戴姆勒集团董事会成员马库斯·谢弗表示:“我们将审视目前奔驰汽车的产品线,这将提高我们未来的工作效率。应该减少造车平台,同一个造车平台的产品应该生产差异化的产品。”

目前,戴姆勒集团正在计划增加电动汽车的产能,并将在全球九个工厂生产动力电池。其中,梅赛德斯-奔驰计划到2020年将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总销量提高三倍。

显然,戴姆勒集团已经确定了全力发展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的方针。

然而,电气化转型和发展自动驾驶技术并不容易。

据戴姆勒集团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戴姆勒集团的研发费用高达97亿欧元,其中大部分投入都发花费到了电动车型和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中。此外算上之前在这两个领域上的投入,该公司在电气化转型和研发自动驾驶的投入已经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

然而,97亿欧元投入下,戴姆勒集团在这两个领域却并没有看到多少成效。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当下戴姆勒集团的乘用车能拿得出手的电气化产品仅有奔驰EQC,不仅市场呼声不强,而且入场时间极晚,在2019年11月才正式上市,而彼时的特斯拉已经开始投产自己的第四代车型“Model Y”。

而且,戴姆勒集团需要面对的现实问题是——其旗下的奔驰EQC,严格意义上来说不能算是一款完整的纯电动汽车,因为它是由油改电的产品,除了动力系统做出更改外,很多细节都未做出更改,算是“取巧”走了近路。

至于自动驾驶技术方面,在当下所有的自动驾驶公司排名中,戴姆勒集团泯于众人,不仅尚未拿出一套成熟的系统开始路测,反而多年研发毫无动静。

花着巨款,却看不到一定成绩,戴姆勒集团的自动驾驶技术和电气化转型究竟还有多少路要走,这是一个未知数。

停工意味着巨额损失

停工对着戴姆勒集团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2020年3月17日,戴姆勒集团受到公共卫生事件的影响,宣布关闭其在欧洲的大部分工厂,为期两周。

对此,戴姆勒集团称:关闭这些工厂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员工,中断感染,并遏制公共卫生事件带来的长期影响。不过,由于公共卫生事件的持续,该公司无法充分确定或量化其受到的经济影响。

关于其具体损失,GPLP犀牛财经可以从北京奔驰的文件当中一窥一二——2020年2月6日,北京奔驰有限公司发布的一份文件中表示,“排序供应商,公司仅有一天安全库存,一旦停限产超过一天,都将导致北京奔驰停产。如果北京奔驰不能在2月10日复工,经济损失每天将超4亿元人民币,这也将为京津冀经济发展带来巨大损失”。

文件中还透露北京奔驰在天津市武清区拥有19家零部件供应商,北京奔驰库存告急下向当地政府作出请示批准供应商正常复工,并附上19家供应商清单。

这仅是北京奔驰在京津冀的一个生产工厂,其每天亏损超过4亿元,而本次戴姆勒集团在欧洲停产范围为轿车、货车以及商用车几个类别,如果北京工厂加上欧洲工厂,其损失到底有多少呢?

据戴姆勒集团2019财年业绩显示,在欧洲地区,奔驰品牌共交付937881辆新车,而中国地区不算进口车的销量为567797万辆,这也就表示仅在乘用车领域,欧洲地区的产量就将达中国地区的两倍,如此计算,戴姆勒集团在欧洲暂停大部分工厂的运行预计每天亏损超8亿元人民币,如果按照预计停产两周计算——这也就表示,戴姆勒集团在欧洲工厂可能造成了80亿元以上的损失。

其次,工厂关闭两周是初步决定,如果因公共卫生事件造成的影响迟迟不能消散,戴姆勒集团或许还要延长大多数工厂开工时间。

除了停产之外,戴姆勒集团还将对其全球供应链进行评估,如果当前戴姆勒集团的供应链无法全力维持,这也将造成无法估量的巨额经济损失。

这样看来,戴姆勒集团真的是流年不利。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