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一个教育创业者怒批字节跳动CEO

2020/3/26 17:12:00

编辑| 林宇恒

来源|乐码教育席坤



一个教育创业者怒批字节跳动CEO

跳动的字节跳动

昨天晚上,我收到氢创加速营第3期学员乐码教育创始人席坤发来的微信信息(乐码教育是少儿编程赛道的教育项目,去年10月份,他们刚获得了成功之道教育集团的数百万天使轮的投资)。

他在微信中给我发了几张截图,内容是关于今日头条业务员在威胁他,要拉黑他在今日头条上的账号。通过一轮沟通了解,事情的缘由是因为今日头条业务员为了做高自己的业务绩效,短期内对他进行疯狂涨价,如若不从,就要威胁拉黑其账号。

乐码教育的创始人席坤,本想着胳膊拧不过大腿,也只能忍气吞声。但近期,今日头条背后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宣布要进军教育领域,席坤他作为一名教育行业的从业者,面对一家急于收割流量的新兴互联网巨头,宣布要大肆进军教育赛道,表示要为行业发声。

虽势单力薄,但是他希望教育领域的同行们要开始警惕起这类互联网大平台,在做大之后的流量垄断和封杀,呼吁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对该类互联网平台“店大欺客”行为加强监管和规范。


以下是乐码教育创始人席坤对字节跳动的声讨书:


2020年3月12日是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的日子,这家公司因今日头条、抖音短视频、西瓜短视频、火山小视频等多款成品备受关注,并且拥有绝对的潜力成为一方霸主。

一路走来,字节跳动在面临巨头的围剿下勇往直前,字节跳动现任CEO张利东,曾是字节跳动的商业化负责人,带着光环走上高位。作为曾经的京华时报社社委副总裁的传统媒体人,朋友称其为“传统媒体人中转型最成功的人士”。

在与百度、腾讯的商战中,张利东屡屡下场手撕对手,面对被其称为“敲诈勒索”的公司,发朋友圈毫不避讳称:“艾瑞是第三方数据公司里面最垃圾的,我为门户时代互联网行业能容忍这样一家低级公司的存在感到耻辱”。


一个教育创业者怒批字节跳动CEO

可以看出,张利东的爱憎分明


字节跳动终于变成了自己曾经所不齿的样子


字节跳动曾经因为弱小被巨头“欺负”。当字节跳动走向高处的时候,下面依旧有着大批创业者在被巨头垄断的时代寻找机会准备突围,当字节跳动成为巨头之际,转过身把刀子面向众人,成为了自己曾经所不齿的样子。

直营最开始在PC时代的时候,其实就是百度竞价,后来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投放渠道已经不是百度了,而是换成了微信,微博派单,抖音的打法一样粗暴,甚至毫不忌讳,不搞免费流量,直接花钱买流量。不管是个人用户,还是广告用户。

众所周知,抖音日活跃用户在2020年已突破4亿,广告收费天经地义,我作为一个二次创业的创业者,深知创业的“难”和“痛”,我是教育创业者,主要面对的客户都是学校和校外培训机构,我们在贵公司开始投放广告,我没想到的是,字节跳动一边骂着别人,一边模仿过来。

亲身举例,签署合同后,数据从刚开始80元疯狂涨价,销售变相威胁,如果客户不同意涨价,销售有一百种方法让客户妥协,成本从80到100,然后到130,继续到150,然后180元,看我们还在妥协,220元,我们继续妥协,280元,两个月,我们没有成交一单,却在履行着没有被提前告知的无底洞,吃相一次比一次难看,最终不得以,退款终止合作,被告知,我们终止合作,就会被贵司拉入黑名单。

字节跳动不但成长的快,吃相手段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一个教育创业者怒批字节跳动CEO

乐码王国对于字节跳动的批判

每一位企业家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创办一家伟大的企业。

腾讯的微信屏蔽阿里巴巴的钉钉,导致24省的钉钉健康码无法通过微信平台正常使用,影响了许许多多用户的生活和工作。

但伴随微信及时解决了“技术问题”,恢复了钉钉健康码的正常使用,这些都是神仙打架,字节跳动疯狂收割的是平台上的用户,如今明码标价的买量已经不够吃了,要把骨头渣榨干才可罢休,因为只有这样,财务上面才更好看,只有这样,下面的部门才有让领导满意的业绩汇报上去。

本来我想忍气吞声,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但今得知字节跳动要做教育,并且2020年要以教育为重中之重,我作为从业者不得不谏言,教育并不是一朝一夕,急功近利就能完成的事业,也不是贵司的粗暴作风就可以简单成功的事情,教育值得每一个教育从业者从心出发,怀着真正无私奉献的态度去热爱这个行业,为了每一个孩子的未来,我们至少要在教育上三思后行,我们的行为能不能给这个社会带来正能量、有意义的价值。


氢创观点


随着此次疫情的爆发,大量的互联网公司开始进军在线教育赛道,如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都开始加入,大量的线下教育机构为了避免停课退费的,选择到线上平台开展直播授课,一时间,线上直播课程数量极速膨胀。

字节跳动正是看到了教育在线化的增长空间,想从赚教育广告的钱,换到直接赚学费的钱。我们认为字节跳动在平台流量和算法技术方面确实拥有强大的优势,在线教育公司的成本结构中,有一大部分费用就是在获客上。现在字节跳动宣布2020年,在教育业务板块要招聘超一万名员工,着实让同行惊愕。

过去几年,字节跳动持续在教育领域探索,陆续推出一对一外教产品GoGokid、中小学在线辅导教育产品清北网校等。目前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探索横跨pre-k,k12,成人教育多年龄段。但目前为止,字节跳动还未在教育领域跑出超级应用程序。

一家靠内容分发起家,以算法取胜的平台型公司,字节跳动要亲自研发教研教材、抓师资质量,不是不可以,只是互联网平台型公司的流量思维,不一定擅长教育项目的精根细作,用技术赋能可以,深入做好教学内容有待商榷。像腾讯坐拥流量优势,这么多年也没见得把企鹅辅导做好,还是要靠战略投资教育赛道上的优秀项目做布局。


正如张一鸣自己所表示的:“尤其对于已有成功业务的公司来说,启动新业务是不容易的,有惯性也有惰性。在新的领域大胆的尝试,是始终创业的重要标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