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最无耻嫌犯,终于被捕!他做的暴利黑产,脏到你无法想象

2020/3/23 20:23:00



文/金错刀频道 祥燎


韩国电影,又有新题材可拍了。


3月19日,韩国警方拘留了一个网上聊天室的运营人员,整个韩国,乃至整个外网都爆了。



这个运营人员涉嫌的罪行,令无数韩国人咬牙切齿,要求对嫌疑人处以极刑。



看完报道,韩国网友表示:不敢相信这是人干的事。



外国媒体,起了一个惊悚又写实的标题:《在21世纪,韩国竟然还有奴隶》



这人究竟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韩国电影《熔炉》《素媛》看过吧,真实事件改编的残酷电影,是不是看得你悲从中来,心情抑郁?


今天要说的内容,很可能让你更难受。



1.诱骗、恐吓少女的无耻套路


被捕的运营者赵某,自称“博士”(真是玷污了这个词),他在网上开设了三个聊天室。


这些聊天室里,充斥着他威胁女性拍摄的性剥削视频。


截至目前,已确认74名受害者,其中包括16名未成年人,最小的只有11岁。



“博士”如何能威胁受害者,并以此牟利?


一切还要追溯到2018年下半年,一个叫“godgod”的男人(据说是高中生)在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上开设了8个聊天室(后来这样的房间被称为N号房,威胁受害者拍摄淫秽视频。


由于Telegram极重视隐私和信息安全,安全性极高,这也导致了很难追查到罪犯,很难取证的问题。


所以“godgod”和后来的“博士”,用的都是Telegram。



选定平台后,“godgod”的下一步就是迫害女性,尤其是未成年人。


他先是通过技术,检索出在Twitter上发布大尺度照片的未成年人(这些照片基本只有好友或者本人可见),然后冒充警察,告知她们“已经接到对你们帖子的举报,请在发送的链接中输入个人信息并接受调查”,还会威胁“要不就联系父母”。


如果照办,女孩就步入圈套了。“godgod”会告诉女孩“因为必须确认身份,所以发照片过来”,而他所要求的照片,包含露胸照片,甚至裸照。如果女孩不从,他便威胁把照片发给她的所有好友(好友信息从最初的假链接获得)


很多女孩承受不住后果,屈服了。


她们以为,自己这样做能息事宁人,没想到会越陷越深。


很快,女孩就变成了“godgod”口中的“奴隶”。在他的8个房间中,每个房间都有3到4名“奴隶”,听其指挥。


暗中潜入房间的韩国记者,这样描述他看到的视频和照片——“我亲眼看到了像狗一样叫着的孩子们,在男性公共厕所里裸体着散落在地上的孩子们。”“盯着摄像机拍摄自慰的视频是最基本的,每段视频都会露出性器官。”


“godgod”也正是通过这些视频、照片来牟利。他采取会员收费观看制度,根据视频内容的不同,设置多个等级,费用从20万到150万韩元不等。



或许是钱赚够了,去年2月,“godgod”销声匿迹,并将N号房的全部权限交给运营人“Watch man”,而后者在9月也失去踪影。


但他们干的勾当却留了下来。


此后,最臭名昭著的就是“博士”。


“博士”的套路并不新鲜,主要是以高额打工为诱饵引诱未成年人,然后掌握受害者的露骨照片,最后以签约为名义掌握个人信息,如果受害者不听话就进行威胁。



另一边,“博士”也极为小心。首先,所有交易都是通过比特币完成;其次,为了不暴露身份,他只用 Telegram,因此13名共犯中没有一个人亲眼看到过他或知道他的身份。直到他被捕后,媒体才知道,他在一所大学担任学报社记者。


和“godgod”一样,他也是通过会员制牟利。不同的是,“博士”对会员也不放过。


“博士”有一些运营者,替他进行性暴力、洗钱、运营聊天室等行为。这些运营者中,有些是社区服务人员,可以查询到公民信息。“博士”通过他们,获取到受害女性和收费会员的个人信息,并以此威胁、敲诈。


不过“博士”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标签是“变态”


他会要求受害者在身体上用刀刻上“奴隶”、“博士”等字样,以此向进入房间的人证明她们是他的“奴隶”。更恶心的事还包括吃shi,剪rutou,往私处塞剪刀,把幼虫放进受害者体内......


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韩国媒体表示,为了避免二次伤害,只透露了一小部分,同时在描述中也极大降低了事件的残忍程度。


所以“博士”的所作所为,自然人神共愤。


但这种事,抓住罪犯不是终点。因为仅凭一些人渣,根本催生不出这地下黑产。



2.毫无悔意的26万“杀人帮凶”


“请公开Telegram上N号房涉案人员的真实身份,让Ta们站上Photo Line!”有上百万韩国人,正请愿公开“博士”及其共犯身份(不过警方表示,为了避免侵犯人权,不能公布照片)



请愿人还表示,“只处罚管理者、供应商根本没有作用。因为还有需求者。如果不对需求者的购买行为进行处罚,这一切一定会再次发生。”


而所谓的需求者有多少呢?26万人!


26万人是个什么概念?韩国人口约5200万,按照男女比例1:1计算,韩国有2600万男性,也就是说,每100个韩国男人中就有1人参与。扣除一些老人、小孩,韩国青壮年男性中变态的比例难以想象。



虽然人数多到难以置信,但事实确实如此。潜伏的记者曾平均每天走访30个左右的房间,所有房间基本上都有数千名人参与,确认到的最大人数是2.5万多人。


这才是催生地下黑产的坚实土壤。


媒体曝出N号房后,还有评论说道“谢谢传播”,“我现在要去访问啦。”另外,求N号房里视频资源的人也不在少数。



称这些人为变态,一点不冤枉。


在N号房里,他们对女性的常见称呼是“XX狗”,据称侮辱性最低的称呼是“来月经的东西”。


在观看视频时,他们感慨:“这些人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被qj。”“女性就是为了被男性性剥削才出生的。”去年夏天,N号房的人把一个看起来像是中学生的女孩关在疑似旅馆的房间里,然后一名成年男子进入该房间实施性犯罪,视频实时共享,那些观看者发出“这就是调教宠物”的欢呼。



“博士”被捕后,面对社会要求公开参与者身份的请愿,这些人又开始丑态百出。


有人写道,委屈到睡不着觉,该惩罚的是上传视频的女性,自己付费了现在却没视频可看,反而是最大的受害者。



还有人很慌张,在网上匿名提问:自己不小心进入N号房,怎么避免前途被毁?


随即有网友向大家普及了什么叫“不小心”,狠狠打脸。



正是有26万这样内心变态、恬不知耻的人在助纣为虐,创造、运营和模仿N号房的人才会无比猖狂。


有个初中女孩,发现妹妹被侵害,要求对方停止犯罪,结果反而在一辆车内遭到qj,并被全程录像发布到网上;还有女孩被教唆,让她把妈妈也变成“奴隶”;更有甚者,强迫受害者与她哥哥发生关系。


随着N号房影响力越来越大,一家韩国媒体决定跟进调查,很快“博士”就在聊天室贴出公告:如果有人能提供记者的身份信息,将提供10万韩元的后援金,还可以进入一个特别的聊天室。除此之外,“博士”还企图盗窃记者家人的信息,记者不得不向警方申请人身保护。


2月17日,韩国SBS电视台打算在一档纪实新闻节目播放N号房的内容,也遭到威胁:如果不停止节目,就要强迫一名“奴隶”自杀。


有26万人做后盾,摇旗呐喊,无怪乎嚣张至此。



3.屡禁不止的恶臭犯罪


如果对韩国的类似事件毫无了解的人,乍闻N号房事件,必然是惊愕万分。


如果有所了解,N号房事件看起来就不会太令人意外了。


张紫妍事件、李胜利事件、三母子事件...一次次拉低了人性下限,光是看客观的新闻报道,都令人毛骨悚然。


李胜利事件


更使人心寒的是处理结果。涉及权贵时,就没有什么罪有应得,只有只手遮天,哪怕是总统发话彻查,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这些案件当然只能算个例,但有一种犯罪却是全国流行:偷拍


《朝鲜日报》的记者曾在首尔走访,发现公共女厕的隔间内到处都是小洞,且里面最明显的一条标语,不是 " 小心滑倒 ",而是 " 小心偷拍 "。


韩剧《就算敏感点也无妨》第二季中,女职工上厕所,要事先检查有无可疑洞口,如果有就堵上。


影响最大的偷拍事件,发生在韩国的国家游泳队。


2016年,一名参加过伦敦奥运和仁川亚运的男选手,和一名参加了里约奥运的男选手在游泳池女更衣室安装了一个隐形摄像头,偷拍女选手换衣。


事件被曝光后,两名男选手很快被缉拿归案。警方问为何偷拍,他们回答:“因为对女选手的裸体充满好奇。”



韩国曾经还有致力于偷拍的网站,叫做Soranet,有100万会员。


在Soranet,发生过一次广为人知的恶性事件。


2015年11月14日,有位用户发了个帖子,内容是一张处在昏迷当中的女子裸照,标题是 “诚邀广大网友来往十里汽车旅馆性侵我女朋友”。过后没多久,他再次发帖,称有两名用户受邀前来,并承诺以后会定期举办这种活动。


事情闹大,2016年,Soranet被封。


这次N号房的肮脏交易,也是在事情闹大后,才开始全面、深入的打击。


据报道,有个加入N号房的男子,最初因为震惊,选择报警,但警方互相推诿,调查一直没能好好展开,男子见状,转而转卖视频,做大N号房。


是韩国媒体和大学生,连续几月的潜伏、调查、取证,N号房才曝光在阳光下。


抓捕罪犯很重要,但黑产如何产生,才是更值得探究的事情。


《熔炉》里有句台词很著名: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改变自己。



如今看来,独善其身是不够的。有些事,终究需要改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