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字节跳动1.8亿领投泰洋川禾,意在明星经纪还是papi酱的MCN?

2020/3/17 10:40:00

作者 | 吴小琼
编辑 | Amy Wang


近日,前身是Anglebaby工作室的泰洋川禾完成 1.8 亿元人民币 B 轮融资,由字节跳动独家战略投资,泰合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B 轮融资完成后,泰洋川禾将与字节跳动全面展开战略合作。


字节跳动1.8亿领投泰洋川禾,意在明星经纪还是papi酱的MCN?



据天眼查资料显示,量子跃动科技(字节跳动全资控股子公司)目前持有泰洋川禾8.85%的股份,刚刚晋升字节跳动(中国)CEO的张楠则担任泰洋川禾的董事。


泰洋川禾前身是Anglebaby工作室,由杨铭、杨颖、黄晓明共同创立,业务范围包括艺人经纪、商业代言、娱乐营销、投资融资、影视项目研发、明星公益和衍生品开发等。杨铭是华谊鼎盛时期的经纪约负责人,以传统艺人经纪业务起家的泰洋川禾,是Anglebaby、周冬雨、陈赫、papi酱、张钧甯等四十多名知名艺人的经纪公司,随后创始人之一杨铭联合“网红教母”papi酱转成立papitube等厂牌,签约潜力网红,打造短视频MCN。


字节跳动1.8亿领投泰洋川禾,意在明星经纪还是papi酱的MCN?



对于字节跳动领投泰洋川禾,被外界认为是字节跳动高调进军影视娱乐领域的又一个信号,因为杨颖、周冬雨、陈赫等头部明星的光环加起来看上去远比papi酱更值钱。但是,很显然从字节跳动现有业务和未来战略规划来看,对papitube旗下的MCN的兴趣更盛。因为网红经济下,明星传统经济业务的营收和流量天花板早已显现,可以帮助激活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的流量与品牌价值的是papi酱及背后papitube代表的网红内容生产能力。


简单来说,字节跳动投资的是papi酱而不是杨颖等四十余位明星。


字节跳动1.8亿领投泰洋川禾,意在明星经纪还是papi酱的MCN?


资本偏爱网红经济,冷落传统娱乐


资本对网红经济、特别是MCN机构的偏爱不是一天两天,在2019年就迎来了大爆发。


去年12月中旬以来,股票“星期六”(代码002291)因旗下的MCN机构遥望网络而被认为是网红带货概念股的领头羊,成为资金关注的热点。自12月12日启动上涨行情开始,短短15个交易日,拿下12个涨停板,涨幅高达220%,网友和股民们均戏称其为A股“李佳琦”。


星期六原是A股市场的“女鞋第一股”,主要经营策略是大量开设自营店和分销店。随着网络经济的兴起,近年来公司开始转型,正式“脱鞋”变成一家轻资产公司。2018年3月,星期六以约18亿元的交易价格收购了杭州遥望网络88.57%的股份,而遥望网络是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等平台的MCN机构,拥有网红达人50余位,签约明星艺人包括王祖蓝等10多位,短视频平台全网粉丝量约1.5亿,累计播放量100亿+,月曝光量25亿+。


凭借“遥望网络”,卖女鞋的传统企业星期六,成功转型被市场视为明星网红概念股,成为股价上涨的内推力。


然而对于传统娱乐来说,2018年影视寒冬之所以到来是因为大量资本的集中撤退。


在经济公司行业,近两年不乏杜华的乐华娱乐和杨天真的壹心娱乐这样炽手可热的“明星经纪公司”,然而不管顶流签约再多,在2018年3月后,这两家公司再也没有融过资。


壹心娱乐最近的融资消息停留在2018年3月,腾讯投资,具体金额未知;而捧出王一博、范丞丞、孟美岐等当红流量炸子鸡的乐华娱乐则在2018年退出新三板,寻求IPO无果,也没有寡头公司投资消息。


据自媒体文娱商业观察报道,知情人士表示,现在文娱圈都处在低潮期,泰洋川禾的业务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2019年的盈利能力肯定不如2018年,但是字节跳动看的是长远的价值,不会太在意短期内的行业波动。且泰洋川禾2018年的盈利在2-3亿元,截止到2019年前三季度,泰洋川禾真实的业绩状况不太乐观,处于盈亏平衡的边缘。


随着国家限薪令的推行及影视寒冬影响下的项目数量急剧萎缩等原因,一线明星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同时,对于头部明星来说,他们占据着主要话语权,经纪公司能分的收入非常有限,因而传统经济业务早已不是泰洋川禾、乐华及壹心娱乐的主要营收渠道。


字节跳动1.8亿领投泰洋川禾,意在明星经纪还是papi酱的MCN?


字节跳动所看好的长期价值应当就是现在大火的MCN,也就是短视频内容变现,而绝非头部明星的经纪约。


字节跳动1.8亿领投泰洋川禾,意在明星经纪还是papi酱的MCN?


MCN头部效应明显,风险亦在加注


MCN听起来很高大上,但到盈利问题上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经得起考验。


尽管诸如“李佳琦、薇娅、李子柒”等顶级网红粉丝数超千万,年收入过亿,papi酱网红、艺人身份完美切换,“网红圈”尚不具备成熟的运营模式:变现难盈利少、受众对象与产品不能对应、同质化严重等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字节跳动1.8亿领投泰洋川禾,意在明星经纪还是papi酱的MCN?



目前国内短视频MCN的变现渠道仅仅靠广告主砸钱、帮品牌方带货,打赏这三种方式,其中广告收入和电商业务是大头。对于知名博主来说,其营收逻辑是,先靠创意内容赚钱,然后接到品牌广告打广告,但是广告一多,人气就下滑,就有可能被新的网红取代,陷入悖论。这不同于国外YouTube靠平台广告分成,内容越好观看人数越多收入越高的正循环。


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消费萎缩,广告主广告预算减少,这无疑给依靠广告为生的MCN机构当头一棒。疫情加速了中部、尾部MCN造血和失血两个问题的重合,让目前市场显得也极为萧条。


2019年站在风口的MCN机构进入快速扩张期,行业高价挖人、扩大人员规模、租赁新的办公场地等消息层出不穷,但拿到融资的也只有少数如papitube的头部机构,扩张带来成本的急剧上升给疫情中的MCN机构也带来诸多负担,雪上加霜。


papitube 自2016年4月成立以来,旗下签约博主超过150人。包括papi酱、Bigger研究所、张猫要练嘴皮子、KatAndSid、赖赖是Zoe、Acui阿崔、itsRae、爆胎草莓粥、锅盖wer等,涵盖搞笑、萌宠、美妆、旅行、生活方式等各大垂直领域,全网粉丝逾5亿。


以papitube为例,占据其80%的收入是旗下签约作者通过生产视频内容获取的广告收入,而早前papi酱个人收入占据超过50%以上,随着旗下网红变现能力显现,该MCN机构还是显现出了继续造血的能力。


但是papitube依然面临造血能力不足的质疑,其商业模式单一和内容创作能力的不可复制性决定了其变现的有限性,就如同网红电商第一股如涵面临的问题一样,即使该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且旗下签约培养了100多位网红博主,但仍将营收捆绑在张大奕一人身上,对于投资方来说风险和不确定性非常高。


尽管春节搞出《囧妈》免费观看这场行业“闹剧”,对于字节跳动来说,进军影视娱乐领域也不是狂撒钱和盲目圈地,其逻辑依然要建立在其产品矩阵优势上搅动旧水,寻找新的商业寻租空间,要不然这家互联网第一跨国公司跟“煤老板”有啥区别。


对于泰洋川禾而言,再造一个papi酱并不会比再造一个杨颖简单,其MCN虽然赢在了起跑线,但是造血功能若再跟不上,随时会沦落路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