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企业前仆后继降薪裁员,疫情成「替罪羊」?

2020/3/6 9:51:00

产业作者|习睿

编辑|谭松

来源|一鸣网

随着疫情逐渐平稳,各地企业也陆续复工。但即使复工,企业依然受疫情影响没能恢复到正常状况。再尝试各种方法自救后,部分企业还是将降薪作为目前自救的方式。相比直接裁员,降薪的接受程度似乎更大一些。在疫情面前,员工们大多能体谅企业,甚至自愿降薪与企业共患难。但在共抗疫情的背后,有多少企业是真的需要帮助,又有多少只是想趁机变相裁员?

降薪潮如约而至

根据一鸣网近期的信息收集,在近期降薪的企业中,二手车企业的比例远大于其他行业。

其中,最沸沸扬扬的企业当属优信。

根据优信员工在社交平台上公布的信息,优信给部分员工发通知称,因公司经营遇到困难,岗位暂无工作安排,于3月1日安排停工待岗。停工待岗期间,将按照各地政策支付最低生活保障,并负担员工基本社保和住房公积金,从而保障员工基本生活,待公司经营状况转好,再安排复岗事宜。更有媒体爆料,优信借此机会进行裁员。

对此,优信相关负责人表示并没有裁员,但坦言在特殊时期,公司启动了暂时性灵活用工及在岗员工临时降薪等措施来确保公司现金流安全。据了解,被安排“停工待岗”的员工占整个公司的五分之一,除停工外优信还提出降薪方案:优信集团一般员工的降薪幅在20%-30%之间,高管降薪幅度高于40%,降薪时间持续到5月份。

不止是优信,瓜子二手车被爆出实施了降薪政策。2月28日,瓜子二手车有关员工爆料,瓜子二手车对全员采取了不同程度的短期降薪,“总部员工降薪30%-50%,分公司一线员工直接降到底薪,有的甚至一个月就只有1000元。”

另外一边的二手车平台大搜车更是爆出裁员13%-14%。

而早在2月21日,名创优品就向所有员工发布了一则“共克时艰倡议书”,呼吁以降薪来共度时艰。该倡议书就员工薪资问题提出了两大倡议:一是1月份薪资(2月份发放,以下类推)全体员工按照税前应发的80%发放,2、3月份工资不同层级员工按不同标准发放。二是倡议部门及员工在疫情期间结合工作实际情况停薪留职。待疫情好转后,公司会根据工作的优先次序,逐步安排复工。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O2O行业。在脉脉上,多名58同城员工爆料,58同城开始裁员,单方面强制员工停薪留职2个月,每个月只发基本工资的80%。另有员工爆料,被要求签署待岗协议,待岗期间工资按北京市最低保障工资的80%发放。明确表示拒绝签署待岗协议后,公司提议改成“上三休二”的协议。

对于自家员工的爆料,企业们都明确表示没有裁员,但对降薪选择默认或是回避。站在企业的角度上,疫情的冲击的确带来巨大的损失,在危急时刻,员工和企业共同承担,也无可厚非。但一些企业是否真的因为疫情受损严重?降薪的措施是否真的是为了不裁员而选择的折中做法?

疫情成为放大镜

在降薪规则被爆料后,名创优品对媒体表示,他们针对降薪制度发起了全员意见征集,数据显示有97.7% 的员工支持这个倡议。但在一些员工口中却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在名创优品的倡议书中,要求员工在2月23日24点前通过链接完成确认。但许多员工发现,点进链接,员工能够选择的只有同意。部分员工也对媒体表示,虽然不是自愿,但目前也只能接受降薪。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倡议书的内容,名创优品一月份业绩下滑30%,但有员工表示,门店是从2月1日开始陆续关闭的,而1月份完全是正常营业的状态,因此,一月份的业绩并未受到影响。除此之外,有海外市场的员工表示,一月海外市场也没有受疫情影响,却同样被降薪。正是这样一刀切的做法,让员工无法“共患难”。

更为重要的是,造成名创优品损失惨重更关键的原因不只是疫情,而是自身经营模式。

截止2019年,名创优品在全球86个国家的门店已经超过3600家。其中国内门店2000多家,2018年年营收已达180亿。看似光鲜亮丽的数字背后其实是在负重前行。根据叶国富的说法,名创优品的毛利率仅为8%,其需要不断扩张门店来摊薄成本,这便有了目前惊人的发展速度。但这也意味着其需要承担的压力也在惊人的增长。名创优品的加盟形式是品牌来进行加盟店的运营及人员管理,这一“重”模式更强调现金流。显然,疫情放大了名创优品自身的问题。

而其他企业也同样存在这一的问题——疫情并不是最为关键的因素,只是放大本就存在的问题。

优信11月27日发布的2019年Q3财报显示,优信三季度总营收为4.61亿元,净亏损2.672亿元,调整后净亏2.684亿元,与二季度3.599亿元的净亏损相比,亏损在收窄但仍未摆脱泥沼。优信在财报中预计,第四季度持续经营产生的调整后亏损将在1.5-1.7亿元。作为中国二手车电商第一股,亏损的局面不仅在2019年,2016年-2018年,优信分别净亏损13.93亿元、27.48亿元、15.38亿元。疫情,或许只是最后一根稻草而已。而优信的情况也是二手车市场目前的缩影而已。

正如上文所提到的,二手车市场这一次降薪的企业数量远大于其他行业。这不是因为其受冲击最严重而是其本身就存在问题,疫情只是将其问题更加突出。而疫情过后,现金流回归正常后,行业的寒冬也还是会再次到来。

除上述企业的降薪做法外,也有另外一部分企业的做法让我们看到企业高度以及对员工的关怀。餐饮毫无疑问是疫情中亏损最为严重的行业之一。在疫情中,安徽餐饮企业老乡鸡亏损5亿,其员工在CEO不知情的情况下,自愿选择降薪与企业共患难,但请愿书却在视频会议上被CEO手撕。最终,老乡鸡通过银行贷款解决了目前的困难。此外,西贝、海底捞等餐饮企业都通过外卖、售卖半成品菜的形式增加营业额,或是通过共享员工的方式解决薪资问题。这些企业没有将企业困难转嫁至员工个人的做法,在疫情过后更能增加企业的凝聚力的同时也为自己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而类似名创优品这类需要大量员工输入完成扩扩张的企业,在疫情过后,或许将迎来真的的离职高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