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哈啰被约谈并不出人意料 违规投放早已不是一两次

2020/3/4 17:37:00

作者:龚进辉

最近,哈啰出行又双叒叕因违规投放而进入公众视野,对此我早已见怪不怪。

当前武汉正处于疫情防控最吃劲的阶段,哈啰未向公安交管部门办理上牌手续,也未向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办理备案手续,在武汉青山、东湖高新、江夏、沌口等多个区域违规投放1000辆电单车,武汉交通运输局认为此举严重扰乱共享单车市场秩序,约谈该公司武汉地区负责人。

32日,武汉交通运输局约谈哈啰武汉负责人,并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要求哈啰立即终止违规投放行为,于331700前对已投放的电单车进行自行清退,限期整改到位。如逾期未清退的,市交通运输局将联合市公安交管局对违规投放车辆进行清理,并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予以行政处罚。

哈啰官方回应称,因为武汉当地交通管制,医护人员的出行需求较迫切,所以在常规备案流程没有完成的情况下便投放。不难看出,哈啰出发点是好的,但任何时候都要按规矩办事,平时如此,防疫攻坚的特殊时期更应如此,否则可能好心办坏事,给武汉防疫工作添堵、帮倒忙。

经提醒,哈啰助力车(即电单车)正按照要求开展车辆聚拢等工作,并将积极沟通寻求合规准入。

事实上,这并非哈啰第一次违规投放。近年来,其在郑州、铜川、上海、北京等多地均被曝出顶风投放。话说,如果哈啰只是一两次违规投放,那姑且可以认为其因不熟悉当地最新政策所致,这还情有可原,但多次多地违规投放,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其有意为之,肆无忌惮地试探禁投令底线,堪称“惯犯”。

20177月,郑州发布暂停投放令,哈啰在禁令发布后4个月进入郑州。对此,郑州相关部门负责人回应称,哈啰单车未经任何批准就直接投放,其规划、运营、保障和投放数量等都未和相关部门对接,属于违规投放。

20181月,哈啰未经允许在陕西铜川陆续投放1万多辆单车,给当地交通造成困扰,铜川市相关政府部门负责人表示哈啰单车未经允许多次投放,相关部门试图联系企业负责人多次无果,对肆意投放行为无可奈何。

20182月,哈啰在上海松江、奉贤等地违规投放新车,而半年前上海市交通委已发布共享单车禁投令,明确上海暂停新增投放车辆一旦发现企业新增投放车辆,将视为严重失信纳入企业征信档案,哈啰本次投放未报备属违规行为。

20181月底2初,哈啰罔顾20179月北京下发共享单车新增禁令,大兴区投放数百辆全新单车,使外界对“最严”禁投令的权威性与执行力产生质疑,而哈啰官方则解释称是用自家单车替换永安行在北京投放的单车。

不过,这一解释并未获得应有的理解和承认。要知道,禁投令之所以被称为最严禁投令,是因为其规定共享单车企业禁止任何形式的投放单车,包括替换原有单车。正因如此,滴滴收购小蓝单车后,一直敢用自有青桔单车替换小蓝单车。

20189月底,北京霍营、回龙观、天通苑沿线地铁口均被哈啰占领,初步估计投放2万多辆单车,似乎最严“禁投令”已然失控,沦为废纸一张。对此,哈啰官方解释称道,通过继承永安行共享单车经营权,哈啰单车在北京拥有一定的置换配额,并将这次投放称为“精益运维规范化管理”。

当然,与上次一样,哈啰官方的说辞并未得到广泛认同。

一方面,替换原有单车最严禁投令禁止范围之内,更何况哈啰此次投放均为旧单车,并非全新哈啰单车,用哈啰旧车来替换永安行旧单车意义不大;另一方面,哈啰标榜的“精益运维规范化管理”并无特别之处,其他玩家早已实施,加上地铁沿线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占领地铁口的哈啰与其他玩家一道,让本就狭小的地铁空间拥挤不堪。

明眼人都看得出,哈啰多次违规投放背后是竞争驱动,目的是尽可能争夺更多市场份额,而“最严”禁投令被屡屡触犯,不仅对其他玩家不公平,也让人质疑其存在的价值和权威性。希望各地有关部门加强监管力度,灵活运用约谈、行政处罚等管理手段,维护和稳定健康的市场秩序。

不得不说,头部玩家哈啰尚且如此任性地频繁踩过界,看来共享单车从野蛮生长到规范运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需要共享单车企业、用户、监管部门等多方共同努力。奉劝哈啰别一心为了市占率而丢掉宝贵的节操,且行且珍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