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飞书被封的意义在于,字节跳动又可以喊冤了

2020/3/2 23:12:00

QQ图片20200302230104.png


字节跳动旗下刚发布的在线办公产品“飞书”,于228日被微信停止了分享等多项功能,此举招致了字节跳动的反弹。飞书方面坚称自己没有违反规则拉取微信的关系链,而微信方面则也坚持是依据平台规则做出的处理。其实从技术上探究这两方在封禁这件事上谁更有理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因为各自都会从技术上找出一大堆支持自己的理由,乃至于到最后沦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尴尬局面,但探究一下在这件事上各方的用心则很有必要。

 

过去几年来,字节跳动似乎一直在控诉被腾讯打压,从2018年腾讯视频下架了抖音短视频开始,接着又被微信下线了抖音好友小程序,之后是抖音发布的多闪使用微信和QQ头像及昵称遭到诉讼,这次法院对字节跳动做出了不利裁决。字节跳动和腾讯之间的摩擦显然非常多,多到了极不正常的程度,但却又不是每一次摩擦都能到了需要用法律手段来解决的地步,更多时候只是平台之间的一般冲突,需要靠连篇累牍的声明、指责、控诉乃至于悬赏来寻找出路。互联网行业内通行许久的各种潜规则和明规则失效了,沟通机制和互相谅解机制也不起作用,两家公司之间的紧张关系是外界可以感知到的。

 

要是仔细研究一下这么多起摩擦你会发现,这些摩擦基本都是发生在腾讯领地之内,没有一起发生在字节跳动的领地之内,要么就是字节跳动跑到腾讯那里推广自己的短视频被封了,要么就是在微信里搞个小程序发展好友被封了,要么就是在自己的社交产品上用了腾讯产品的头像被告了。每一次摩擦,字节跳动都会主张自己被不公平对待,都会主张大平台要有胸怀不能店大欺客等等,唯独不提自己为什么每每都会耗费资源去腾讯平台上发布一些注定会被封禁和限制的产品。也许字节跳动发布在腾讯平台上的如飞书之类的产品,原本就不是冲着发展自身去的,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一次次拥有喊冤的机会。

 

在业务上与腾讯发生摩擦,产生一些无法简单描述清楚的争议,似乎被字节跳动视作一种业务上的正面推动力。每一次的争议无一例外都发生在字节跳动急需推广的新产品上,话题被制造出来之后,这些新产品似乎也省去了大笔的推广经费,获得一日千里的长足进步。但这一策略的效果还是有待验证的,这种不顾一切抓眼球的策略毕竟仍属于信息互联网时代,能否在当前的产业互联网时代奏效实在要打个大大的问号。况且这么多争议被制造出来,也总不能说字节跳动每一次都能占理,旁观者也未免要有诸多疑问,为什么每一次的受害者都是你字节跳动?受害者的角色扮演久了,也是会受到质疑的。

 

如果说腾讯的微信平台是当前互联网产业中最为公正的大平台,估计字节跳动会不同意,但事实上它就是。微信按照规则封禁的产品名单有一长串,其中不但包括被腾讯投资入股的企业,甚至还包括许多腾讯自己的产品,就连腾讯新闻也被微信封禁过,这里面当然不在乎多几个字节跳动的飞书了。每个被封禁的产品也许都能说出一套自己的理由,并将被封禁原因归咎于平台的店大欺客或者是不公平,但要知道对规则最熟知的且拥有最终解释权的仍是微信平台。在微信平台接入的在线办公小程序有很多,连做得比微信办公大的钉钉都能在上面存活,一个在iOS应用商店里下载量不如钉钉百分之一的飞书,其实根本不值得微信用上太多心机来对付。

 

不过从字节跳动不断制造话题,挑起对立的风格来看,自己的产品是不是被封禁并不要紧,重要的是这次又有了一个喊冤的机会了。被腾讯打压而奋起反抗,被百度打压而奋起反抗等等,足够吸引世俗的眼球,将自己塑造成一个不屈不挠的斗士形象,与此同时将竞争对手的形象贬低一些,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问题是你字节跳动的规模也不小了,早已过了用尽心机为自己争一点点利益的体量,总是这么折腾来折腾去对自己的形象并无好处,对产业监管形象也是个损害,毕竟我们发展了二十多年,目前又不是处在没有规则可循的西部时代。中国互联网也不乏通过四面树敌,全线出击而建立自身地位的公司,但这些公司最终的结局应该是大家都可以看得见的。为自己树立敌人非常容易,为自己争取朋友却是难上加难。

 

曾亲耳听马云说过,谷歌是一家不断探索技术边界的公司,而阿里巴巴是一家不断探索商业边界的公司,那么字节跳动是否希望成为一家不断探索竞争边界的公司呢?这个问题字节跳动需要想清楚,千万不要越界。中国互联网产业世界第二,这个产业壮大的理由之一在于大平台的建立与存在。要想用打倒一家取而代之的方式实现利益转移已不是时代主流,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但这个产业并没有禁止互联网公司用创新的方式发展成平台。总是挑起事端并且时刻做出不怕打架的姿态,是无能的表现,也是对无力创新的一种委婉表达。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葛甲

    总访问量:2433676
    全部文章:1295
互联网发展史研究者和观察者,“通俗互联网”概念的倡导者,长期从事新闻出版,互联网研究和舆情分析工作,是国家级核心期刊《网络传播》的专栏作者,著有《千万网事》等专业书籍,现任职于五洲传播网络中心。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