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惠普发起150亿美元反收购战

2020/2/27 10:32:00

惠普发起150亿美元反收购战



面临被收购的压力下,在2020年2月25日,惠普发布了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月31日,惠普营收146亿美元,同比下降0.6%。


2020财年第一季度,惠普净营收14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47亿美元下降了0.6%。其中,个人系统部门:净营收为98.92亿美元,总出货量同比增长4%,其中台式机出货量增长7%,笔记本电脑出货量同比增长2%;打印部门:财季净营收为47.2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50.56亿美元下降7%(按不变汇率计算同比下降6%);总硬件出货量同比下降10%,商用硬件营收同比下降1%,消费类硬件营收同比下降13%,耗材净营收同比下降7%。


相比于业绩下滑,让业界更关注的是惠普宣布将回购150亿美元的股票,首年回购至少80亿美元。自去年开始,施乐公司就试图收购惠普,而惠普一方则在积极的应对,新一季度的财报并不算好看,好在这15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承诺,增强了股民对惠普的信心。


据悉,2019年10月份宣布的50亿美元股票回购金额,这一次增加到150亿美元,这场“蛇吞象”迷局的结果引起业界的极大关注。


“蛇吞象”迷局


商业历史上,体量小的公司“蛇吞象”,拿下巨无霸的案例不在少数。如我们所熟知的联想收购IBM PC业务,x86业务,吉利收购沃尔沃等。相比于339亿美元市值的惠普,目前不足80亿美元市值的施乐公司,想要通过这次“蛇吞象”,来挽救自己的危局。根据最新要约,施乐将以每股18.4美元的现金加每股0.149股施乐股票的价格完成收购。


我们知道随着PC市场的持续疲软,惠普大部分利润来自打印机业务。惠普是全球最大的打印机制造商之一,施乐则是最大的复印机制造商之一。施乐公司认为,收购惠普后可以节省20亿美元的成本,惠普一方则认为目前市值被低估,施乐公司的收购是“趁火打劫”。


在这起收购风波中,有一个关键人物亿万富豪卡尔·伊坎,在2019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他排名61位,一方面他持有施乐约11%的股权,另一方面他还持有惠普的大量股权。据去年11月份《华尔街日报》透露,卡尔·伊坎已买入了约12亿美元的惠普股票,并正向惠普施压,要求其与施乐进行合并。伊坎认为,惠普与施乐的合并能够给投资者带来更高的利润。


2020年1月6日,施乐再次致信惠普,称已获得美国银行、花旗集团和瑞穗金融集团等三家金融机构240亿美元的信贷承诺,以完成这笔能够创造价值的合并交易。施乐还表示,该公司与许多惠普最大股东进行了“建设性对话”。惠普董事会很快对此予以反击,称后者为335亿美元的收购要约获得融资承诺并不是两家公司讨论的基础,并重申施乐的收购要约低估了惠普的价值。


之后,施乐公司又于1月23日发布公告,称将计划在今年夏天的惠普年度股东大会上将对11项提名进行表决,也就说可能会更换惠普整个董事会。惠普董事会目前有12名董事,这个数字将下降到11名,当前首席执行官迪翁·魏斯勒今年晚些时候腾出他的席位时。


施乐的提名人包括联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 Inc.)、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Novart is International AG和美国进出口银行的前高管。不过,这些候选人需要获得合并持有惠普50%以上股份的股东批准,才有可能进入董事会。


目前,施乐已经得到了卡尔.伊坎的公开支持,他持有惠普大约11%的股份,在后面或会持续增加。


惠普发表的声明,明确表示反对拟议中的董事会改组。一位发言人称:这些提名是施乐推进其提议的一种自私自利的策略,这种策略大大低估了惠普的价值,并造成了风险,损害了惠普股东的利益。


“我们认为,施乐的提案和提名是由卡尔·伊坎推动的,他在施乐的大股东地位意味着他的利益与其他惠普股东的利益不一致。由于伊坎的所有权地位,他将不成比例地受益于施乐以低估惠普的价格收购惠普。”


从这起收购案的过程来看,施乐公司步步紧逼,从收购资金到董事会重组名单和整合后的运营策略(节省20亿美元成本)都有清晰的规划,而惠普一面持续的发声反对收购,主要因为认为目前惠普市值是被低估的,施乐公司是敌意收购,除了发声反抗,惠普也在使用着常规反收购手段,来应对施乐公司的一系列动作。


再现“毒丸计划”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为阻止施乐收购,惠普董事会在2020年2月20日宣布,将实施一项持续一年的“毒丸计划”。简单来说,董事会通过了一项股东权力计划,宣布将对惠普每股已发行的普通股分配一股优先股购买权。也就是说,惠普通过增加流通股的数量,以此增加施乐的收购难度。


惠普称,该计划旨在“防范收购方采取胁迫手段获得控制权,而不向所有的股东支付适当溢价”。施乐方面反应并不激烈,扬言惠普的这项计划不会阻止合并或收购,但会“促使施乐(或任何其他寻求收购的公司)与该公司的董事会进行谈判”。


惠普此前曾表示,在2月24日该公司缄默期结束之后,将分享有关其为股东创造可持续长期价值的计划的更多信息,包括通过执行公司的多年战略和财务计划以及部署其强大的资产负债表。惠普一方是希望通过让已有股东认知到该公司的长期价值,然后拒绝将股票销售给施乐一方。


施乐的选择是提高加码,2月10日将收购惠普的报价提高至每股24美元,共约合340亿美元。


“惠普董事会专注于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我们认为,在考虑施乐可能开始的任何出价时,惠普股东必须有足够的时间和完整的信息。”惠普董事会主席奇普·伯格(Chip Bergh)表示。“正如我们之前说过的,我们非常担心施乐的激进和仓促策略,任何不基于完整信息的流程都是对我们股东的威胁。”


可见惠普似乎是对“收购价”不满,并没有非常激烈的抵抗收购的情绪。惠普董事会表示,这些权利不会阻止惠普与另一家企业的合并,但会鼓励施乐(或任何其他寻求收购该公司的人)在试图实施不符合惠普股东最佳利益的合并之前,与董事会进行协商。


毒丸计划是美国著名的并购律师马丁·利普顿(MartinLipton)在1982年发明的,正式名称为“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意思是说,当一家公司遇到了恶意收购,尤其收购方占有的股份达到了10%到20%的时候,该公司若想保住自己的控股权,需要发行大量的低价增发新股。通过这种手段,可以让收购方手中的股票占比下降,也就是摊薄股权,意味着收购方将要付出更高的成本,目的就是让收购方无法达到控股的目标。


采用毒丸计划,一般会产生两个效果:其一,对恶意收购方产生威慑作用;其二,对采用该计划的公司有兴趣的收购方会减少。而且,在1985年美国特拉华法院对这一反收购措施判决为合法,美国法律是判例法,这已经成为股市中反收购的一项重要“武器”。2005年时,盛大在谋求收购新浪的时候,新浪曾通过毒丸计划,最终阻止了盛大。


2005年2月18日,盛大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报告,披露已持有新浪19.5%的股份,成为当时新浪的第一大股东,欲以2.3亿美元完成对新浪的收购。在当时两家公司的市值相加将达到30亿美元,不同于现在,当时50亿、100亿美元市值就已经是互联网的巨无霸。当时如果盛大和新浪合并,甚至能够和Google、ebay等巨头相提并论。而且,在门户时代,国内搜狐、网易一直是新浪的对手,如果合并成功,将会成为当时中国互联网门户最大的巨头。


不过,新浪却并不认可这起收购,为了应对盛大的攻势,采用了毒丸计划。其核心是盛大和关联方如果再收购0.5%以上新浪股份,新浪股权持有人(除盛大)有权半价认购公司普通股。这就意味着,盛大想要达到20%新浪股权,就需要付出1.15亿美元,大大增加收购成本。另外新浪董事会采用铰链结构,9位董事分成三期,任期三年相互交错,每年一期董事期满。如果盛大不能重组董事会,即使持有再多股份,也无法改组和实施新战略。


当时盛大投入巨资的盒子冷遇,数字家庭战略也因为过于超前,宣告了失败,致使并没有更多的资金去进行收购。盛大最终只好放弃,以出售大部分新浪股份而告终。不过结局还不错,盛大获得了7000万美元收益。


通过该事件表明,毒丸计划这一反收购工具往往用于抬高主动收购方的价码,而非真正阻碍交易的达成,惠普“毒丸计划”一出,施乐如果想要继续收购,那将要下更大的“决心”。


150亿股票回购


惠普为了反收购,不仅祭出毒丸计划,惠普还将通过回购股票的方式,来抵抗来自施乐的进攻。据惠普透露三年内将拿出150亿美元回购股票,这已经是惠普当前市值的一半。其中首年回购或至少80亿美元,将进一步加重施乐的收购难度。


其实,上市公司回购股票是很常见的现象,2018年阿里也曾宣布了一个6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去年,百度也宣布了10亿美元股票回购计划;去年底,腾讯音乐也曾宣布了一个至多4亿美元股票回购计划;当上市公司认为股票价格被低估的时候就会回购。惠普公司的市值已达到330亿美元,几乎是施乐公司的四倍,肯定不愿意被其收购。


施乐公司在收购惠普时的报价为每股22美元,出价包括77%现金和23%施乐股票,即每一股惠普公司股票可以获得17美元现金,外加0.137股施乐公司股票。


惠普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打印机制造商之一,施乐则是最大的复印机制造商之一。近些年,用户对办公和消费打印需求在持续减弱,上述两家公司最赚钱的业务都深受波及,施乐显然向通过收购来解决自身的困境。


对惠普而言,这些年也不好过,除去打印机业务萎靡之外,惠普还得应对停滞不前的PC市场。


要知道在2000年的4月,惠普市值一度高达1550亿美元,到现在却仅仅330亿美元市值,十九年间蒸发了1220亿美元。也难怪惠普对收购的态度如此抗拒,惠普究竟是外界对其低估了?还是自己对自己高估了?至少从过往的财报来看,惠普并没有给到市场一个好的答卷。


去年11月27日,惠普发布的2019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惠普2019财年全年归属于普通股东净利润为31.52亿美元,同比下降40.83%。


第四财季归属普通股东净利润为3.88亿美元,同比下降73.26%。其中,打印机部门收入49.8亿美元,同比下滑6%,不及预期。惠普公司2019财年第三季度分部业绩也显示,包含打印机、打印耗材和其他相关产品的打印集团营收同比下降5%。


惠普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同样没有给外界带来惊喜。


为了提振股价,去年10月3日,惠普宣布了一项2020财年的重组计划,计划将裁员7000至9000人。惠普发言人表示,裁员是更广泛的重组计划一部分,预计该计划将帮助公司在2022财年结束前每年节省10亿美元。即将担任惠普公司首席执行官职务的罗雷斯也表示,节省下来的支出将用于对软件和服务业务的投资,实现“重塑业务”。


受此消息影响,当日惠普股价就大跌了9.6%,市值一天蒸发了约188亿元人民币。一面是15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一面是不能让股民满意的财报。虽然惠普积极应对,施乐一方并非没有成功机会,这次“蛇吞象”充满了不确定性。


惠普该如何自救?


据了解,在整个2019财年,惠普的净营收为588亿美元,比2018财年的585亿美元增长0.5%,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增长2.0%。


惠普2019财年净利润为32亿美元,比2018财年的53亿美元下降41%。惠普2019财年的每股摊薄收益为2.07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26美元下降37%。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惠普2019财年的调整后净利润为34亿美元,比2018财年的33亿美元增长3%;调整后每股收益为2.24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02美元增长11%。


惠普2019财年的运营利润率为6.6%,与2018财年的6.6%相比持平。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惠普2019财年的运营利润率为7.3%,比2018财年的7.1%上升0.2个百分点,毒丸计划、回购总价值为150亿美元的股票将大大减少施乐成功的可能性。


据惠普2月20日盘后公布的财报显示,该公司的盈利超出华尔街分析师此前预期。另外,该公司还将2022财年的调整后每股收益目标设定为3.25美元至3.65美元。


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BMO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Tim Long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在我们看来,这项股票回购计划,再加上惠普在上周推出的‘毒丸’计划,加大了施乐收购惠普的难度。”他将惠普股票的评级设定为“与大盘持平”,并将其目标价从19美元上调到了25美元。


华尔街投行艾弗考尔的阿米特-达利亚纳尼(Amit Daryanani)则表示,惠普的计划“是一项可信而又积极的股东回报政策,相对于施乐每股24美元的收购要约而言是一个很诱人的替代性选择,但这项计划将会导致惠普的资产负债表严重承压”。他在一份研究报告中重申了对惠普股票的“跑赢大盘”评级,并将其目标价维持在26美元不变。


受此影响,在美股市场周二早盘的交易中,惠普股价上涨5.9%,施乐股价上涨4.1%。

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Jeriel Ong参加了惠普的财报电话会议,他的观点是尽管惠普为该公司与施乐之间进行合并的可能性敞开了大门,但惠普的资产负债表计划表明,该公司更有可能将施乐视为“目标而不是收购方”。


即便如此,惠普的未来也不容乐观,在现如今PC行业整体低迷的情况下,惠普的股价表现也越来越差,而打印业务营收也在下滑,这都为这家老牌巨头提出了挑战。


过去的十几年里,联想的崛起,使惠普PC行业“皇冠”不在。据IDC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全球个人计算设备季度跟踪数据显示,PC出货量总计约为6810万台,同比下滑3.7%,情况好于预期。其中,市场份额排名前五位分别为联想(24.6%)、惠普(23.6%),短短一年时间联想不仅完成了对惠普的反超,还逐渐拉开了两者之间的差距。


市场调研公司IDC近日发布了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PC出货量报告,全年累计出货2.61亿台,增长4.77%。PC市场从2011年开始下滑的8年后,首次出现增长,正在逐步回暖。2019年,联想年出货量为6477万台,同比增长了8.2%,这也是前五大PC品牌增幅中的最大值,让联想的市场份额提升至24.3%,比2018年的23.1%又提高了1.2个百分点。而惠普出货量为6290.8万台,同比增长4.8%,市场占有率为23.6%。


联想2019年在创新方面优势明显。尽管有部分分析师认为2019年PC行业的增长主要源于来自Win 10用户的换机需求,但产品创新也是PC出货量能实现上涨的关键,在这方面联想显然比惠普表现的更亮眼。


2019年,联想推出了Pro 13、拯救者Y9000K、全球首款十代酷睿YOGA C940等产品,这些创新的PC,帮助着联想实现了业务的增长。


2019年联想还展示了全球第一台可折叠屏电脑ThinkPad X1系列原型机,以及全球首款支持5G的笔记本电脑等。以上不难看出,联想在产品创新方面不断努力,这也成为了其保持优势的关键。


反观惠普在2019年不断的陷入到各种麻烦之中。2019年9月份,惠普笔记本电池扩大召回,已是去年惠普对电池问题的第三次扩大召回,意味着其产品在质量方面存在着一定问题。在黑猫投诉网站上,有关于惠普笔记本电池鼓包的投诉,黑猫投诉累计收到572单有关惠普电脑的投诉。


不仅仅是电池,惠普电脑在品控方面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惠普推出的爆款暗影精灵系列,曾被用户指责存在“黑屏”现象。查询黑猫投诉平台过去的投诉记录,就有网友表示自己购买的惠普电脑在屏幕等方面出现了问题。


惠普一方面大张旗鼓的反收购,另一方面有开始启动裁员计划,内忧外患之下,想要自救的心情可以理解。


来自施乐的收购只是惠普未来的一个小磨难,真正的突围,需要在业绩上说话。一方面要加速产品的创新,利用PC和打印机拿下更多的市场,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另一方面开辟新业务,不能固封自闭,不断探求新的领域。


举个例子,苹果可以说使惠普的老对手,2019年苹果公司凭借AirPods一款产品的出量拿走了无线耳机市场71%的营收,出货量达到恐怖的6000万部,单季营收超40亿美元。据Strategy Analytics报告称,苹果在未来5年仍将是真无线耳机领域的主导厂商。并且Strategy Analytics还预测AirPods和真无线耳机市场的增长仍将继续,到2024年,收入将超过1000亿美元。


惠普作为开启美国车库文化的公司,如今境遇不禁让人唏嘘,不过惠普几项业务仍具备很强的竞争力,只不过PC的疲软让人降低了惠普的价值预期。这个落魄巨头,不仅仅需要防备恶意收购,还需要新鲜血液的注入,也许一切糟糕的事,都是太过于依赖PC和打印机的优势业务,如何找到新的增长点,是它必须考虑的问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