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中小企业保卫战:战“疫”之下,认栽还是自救?

2020/2/10 10:20:00

文/何星莹

编辑/单一

疫情吸引了绝大部分视线,但在公众关注之外,余波还在继续。

受疫情影响,消费者纷纷取消春节期间的出行和聚餐计划,旅游业和餐饮业首当其冲,不少从业者苦中作乐调侃自己“暂时被官宣失业”。

年前囤积的物资浪费,停工停产造成订单损失,以及租金和工资的压力,都是悬在头顶的几把利剑。

复工日即将到来,但这次疫情的影响却无法在短期内消弭。长远来看,一、二、三产业无不遭池鱼之殃。

中欧众创平台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受疫情影响,如果没有政府和银行支持,85.01%的企业维持不了3个月生存;如果疫情持续半年以上,90%的企业将难以为继。

中小企业哀鸿遍野,正常的产业链节奏被打乱,企业老板的焦虑更难以掩盖:担忧疫情以外,还需忧虑自己的企业是否已到生死存亡时刻。

他们或乐观接受,或平静自救,或绝望寻不到出路,但考虑的大多是:我该如何多扛一会儿?

并不是全然没有好消息。

2月1日,中央五部门联合发文,将加大对疫情防控相关领域的信贷支持力度,不得对受影响较大的行业盲目抽贷、断贷、压贷。除此之外,浙江、山东、黑龙江等地已经出台相关政策支持中小企业渡难关。

以下为四位企业主在疫情期间的亲身经历,由锌财经采访编辑。

文旅行业:损失最惨重,捐款最积极

2月3日

中海创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董事长 徐鹏

物资、人员,加上前期撒出去、收不回来的广告费,直接经济损失约有1200万。

腊月二十三一期竣工,腊月二十八试营业,正月初一停业。

从创业开始,我做的就是文旅的活动、策划,如今在成都、武汉、重庆、香港都有文旅项目和公司。今年,响应国家乡村振兴的号召,公司在北方做了一个人文小镇的项目。

小镇今年5月份就开始打地基,本来想赶国庆档,但是北方环保天气不能施工,实在赶不上,就加班加点想要收割今年的春节档,文旅项目一般就是过年开业最好,人又多,东西又齐全。

这个小镇总投资约几个亿,一期4000万,占地几百亩,这样规模的一个项目正常施工需要七、八个月。竣工是在腊月二十三,扣除不能施工的阶段,项目建设只花了四个月。时间节省了差不多一半,背后的代价是钱。

在当地,我们原原本本还原了一个重庆小镇,有重庆火锅、重庆江湖菜,计划还有足浴、住宿等等。正式开业前,火锅店的春节预定就已经过百万,最后被迫全部取消。

图源网络

腊月二十八,小镇开始试营业,我还在国外旅游,每天都有好消息报告上来。得知疫情之后,本来打算初八过去看看,但是大年初一突然告诉我要全部封闭,我就蒙了。

由于我们当时提前准备了菜品、年货、生鲜,包括加班的一百多个工人是重庆调过去的,全部都是三倍工资并且提前付款了。

停业之后,大年初一就从重庆派车去把这些加班的员工给拉了回来,飞机、高铁都不敢让他们坐。

提前准备的物料能放冻库就放冻库,那些生鲜,那些鱼、海鲜、龙虾就完蛋了。后来我们就去附近的村里用大喇叭宣传、给点钱就卖,谁家能用,谁就拿。

乡村振兴本来就是农村的荒地,我去哪找人?我送谁敢收?那个村里只有一两百人,物资很多都烂了,绝大多数都当垃圾处理了。

图源网络

物资、人员,加上前期撒出去、收不回来的广告费,直接经济损失约有1200万。

突然停业,一定会有坏账成分,我们是运营方,同时这一个小生态圈也全部瘫痪了。举个例子,小镇里有固定的演出活动,现在包括活动公司,以及下游的广告制作公司、舞台搭建公司、运输公司全部喊停。

再往下游说个最简单的,拾荒的老太太原来卖四个瓶子卖一块钱,现在都捡不到瓶子。

虽说倒霉,但我心态挺好,捐了三万现金和五万多的医疗物资,还牵头组织了两场募捐,为重庆的定点医院筹款两笔,共计近二十万元。我们做生意的,只要停下来就很难受,给自己找点事干。

我们这个行业,受损失最惨重,捐款捐得最积极,大家都希望赶紧过去。

现在是不开门,是稍亏损一点,我担心的是疫情控制住了,人的心理什么时候能恢复。以后开了业,短期内谁还敢出来吃饭、聚众旅游?前期损失我能算,但是后期损失无法估计。

图源网络

大的灾难来临都会毁掉一批行业,再起来一批。但是我觉得文旅虽然今年会很难熬,但一定会起来。文旅是体验式的,消费心理如果恢复了,压抑了这么久,爆发性增长也很快。

就看今年能不能扛得住了,很多同行基本上都是贷款发工资。我们这个行业的痛苦点在于,我们是跟客流打交道的,这一点,政府出政策我们也不太好运用。

今年先撑一撑,上不负资本方,下不负供应商。开不了门,一直花钱耗在这里也不行,日子得过,今年下半年我可能考虑投资教育作为备选。

外贸纺织业:雪上加霜

2月1日

广东某外贸工厂老板 林洁

“在世卫组织宣布之前,我思考的是如何熬过2020;在他宣布之后,我思考的是如何遣散工人,如何安顿好年纪大的师傅,如何卖掉工厂设备……”

四年前,我从原来的工作辞职,接手了我母亲经营了将近二十年的服装生产工厂,厂里有四五十个工人,七十多台机器,在当地算是中等偏上的规模。

我们主营业务是外单,外贸近几年已经是非常难做了。我刚接手那一年,工厂每个月可以盈利,但这几年仅仅能跑开支。

去年开始贸易战,很多北美的客户已经不会再找我们来下订单了。如果我们一件衣服报10块钱的加工费,他们可能会选择越南、泰国、柬埔寨这些地方。同样的报价,但是关税完全是不一样的。

图源网络

整个服装行业的春节安排是:年前不断地在赶货,把实体内单的活全出完了。

外单的货是年后交的,初七或初八就正式开工,外省的工人们会在初十回来。

当第二次推迟上班,以及世卫组织发文之后,我再次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官方的说法是“不建议限制贸易和人员流动”。这是一种很委婉的说法,可以从其他国家陆陆续续停止来中国的航线侧面看出他们的态度:我们拒绝。

贸易也一样,如果不是必需品,他们可以去别的地方采购、加工。

我有三个客户,分别是英国、韩国、南非的,本来初十会带上样版飞过来下订单,来探讨一下款式和价格。但他们现在已经取消了行程,告诉我“希望你们的疫情赶紧过去”。

南非的订单量非常大,一次订单量就是20万件,而且结货款非常守信用,30%的订金,中间40%的货款,发完货之后再结30%,很少有这么好的客户。

疫情对纺织业的影响是一个骨牌效应。

1.影响资金链

我年前有一个做童装的客户,光在我们一间工厂就备了300万的货。过年的那段时间,很多物流都停了,很多人愿意带孩子上街逛街,这批货是他备过年期间的货。但过年期间人都没有一个,等于他这300万直接变成库存。

库存不是钱,库存就是一堆废纸。因为没有现金回流,他没办法给我结加工费,但我给我的工人已经是结了钱,才让他们回去的。

但我还要交房租,还要付工资,设备还在折旧。

2.固定开支

我算了一下,工厂每停一天固定开支四万块钱,包括仓库费用、厂租、固定的人工,以及设备折旧。但法定假期与正式复工期间的工资怎么结算,我也还没想好。

我租了八百多平的工厂场地,租金每个月将近五万。看到网上很多减免租金倡议的链接,我转发给工厂房东看,希望能适当减免一点押金。

他说:不行,也不关我的事。后来又找了他几次,他没再接我电话了,微信回我说:减不了,银行没有减我贷款,我也不可能给你减。

当然我能理解,毕竟他也是私人业主,而且事关自己利益,抵抗风险能力也不像大集团一样强。

3.复工难

国家说要2月10日之后复工,我打遍了工厂所有人的电话,告诉他们可能要停工到3月份了。当地做服装纺织业的,工人很多都是江西、湖南、湖北,他们回到了老家之后封路了,可能3月份才能出行。

去年12月10日我们停止接单了,并且跟客户表明所有出口订单只能在2月交,因为要迎接春节消费假期。在第二次推迟春节假期以及世卫组织发文前,客户来联系我时,我回复说:“2月份依然可以交出第一批订单。”

但现在完全无法开展。我打算今天给每一个外单客户重新写了邮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追诉我的赔偿。我想,在这个行业,大部分都是理解你,但没办法等你。因为换季换得很快,我没办法把服装做出来,他们就会把订单移到柬埔寨、老挝,或者泰国。

不知道需要多久,工厂才能恢复原来的水平。

首先,我的工人要3月才能回来,而且我需要去布行采购原材料,如果布行有存货我可以直接去拖,如果客户所需的布料需要订做,还涉及到布行的产能能不能跟上。

布行的产能没跟上来,那就算我的工人回来了,我的机器开了,那我做什么?

很多工厂在做电商的订单,或者转型做直播,影响不会太大,但对我来说,做直播会影响到我的实体订单客户,外贸业务占了70%,影响是非常大的。

图源网络

4.如何扛下去?

我考虑过节约成本,但实业很难,如果裁员可能面临员工不够、无法按时交货的问题。虽然有些产能可以机器代替,但是在服装上,“无人车间”现在并没有办法普遍。

我母亲当年也经历过非典,原来规模有八十多个人,可以接羽绒服订单,但在那之后,员工变成了二十多个,无法做流水线,只能接小型的加工。慢慢发展了十几年才发展到了如今的五十多人。

但人生有几个十几年?

我有个客户,他在广州十三行的租金是25万一个月,他说我可能撑不下去了,但你的加工费我会分期给你。这意味着他在考虑解散,经过这件事情,真的只有非常有实力的人才能扛过这一关,我现在也在考虑要不要解散。

图源网络

龙头撑不下去了,银行会松一下贷款,中小企业能拿资质去贷款,我这种干工厂的,真的很难享受到一些政策。我如果扛不住了,我的工人怎么办?

如果我卖掉工厂,大不了就当作赔了一百万,回公司去上班。但是有几个老工人,从跟着我妈到跟着我,产能已经很低了,在别的厂里只能当零工,混个温饱。在我这里,他们还能做一下尾补和后勤,工厂效益特别好时每个月也能拿两万多。

我解散了他们怎么办?已经没有服装厂可以接纳他们了。

酒店民宿:现金流断了也得撑

2月1日

余丰里民宿创始人 金勰

疫情对于酒店民宿行业,最直接影响了春节这个旺季,不存在订单这个问题,就直接关门。

2016年的时候,市场上还比较讲情怀,民宿行业也比较热,我就进入了这个行业。

我是台州人,附近有个“台州府城”景区,我们响应景区的号召,在这里打造一个高端民宿“余丰里”,把书店和民宿组合经营,作为景区的高端配套。

光情怀讲故事吸引不了客人,还得有自身独特的东西以及过硬的品质,所以我们找个一个百年的四合院,然后还有四栋60年代的仓库,把这一个老的历史建筑区进行改造。

受访者提供

耗资两千万的装修费,耗时三年多的时间精雕细琢,2019年的8月初“余丰里”终于准备进入试营业状态,谁知道几天后,遭遇了利奇马台风,损失严重。

以前做为直播记者来报道台风,没想到后来作为受灾者接受原先同事的采访。

虽然民宿的地势高,但四合院室内也被淹了半米有余,后勤仓库、动力柜、配电箱被淹,电气设备基本报废,书籍家具受损严重,光书的损失就有三十几万,总的损失近百万。

被淹了以后我们又花了小半年的时间开始重新清理、修复,并且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拿到了各种许可证,准备正式营业了。

受访者提供

春节前,原先在线上订单就已经有近十万。一开始大家还是观望的状态,还来咨询,大部分人的出行欲望还是比较强的,再三考虑决定继续出行。

但是在除夕和初一,突然所有的订单都退掉了。

本来以为只是人流量会有部分减少,没有想到会是直接停业的状态。但看到疫情严重性的时候,我们也主动打电话给没退的客户,要求他退掉,然后给员工放假。

得知要停业后,我们也有一丝犹豫。我们弄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坎坷,终于能开门迎客,但是现在面临疫情,我们一定要配合各项工作,不能存在侥幸心理。疫情早日结束,我们才能重振旗鼓。

一来一去,员工工资加上租金,春节期间估计损失几十万吧,也没心情去细算,都在关心疫情。

经历过两次“黑天鹅”,但我们现在心态还比较稳定,疫情得到控制并且结束是早晚的问题,这个行业也是靠长期的。而且在经历台风的时候,当地政府和银行给了我们比较大的扶持,比如部分房租的免租,以及当地农商行主动给了我们信贷支持,基准利率,当天到账。

疫情对于酒店民宿行业,最直接影响了春节这个旺季,不存在营业额高低的问题,而是没有任何收入。

从长期的影响来说,疫情的结束到底需要多少时间、旅游市场什么时候恢复,谁都没个准。但酒店又是一个持续投入、重资产的行业,不可能把员工全都放掉,只能靠自己硬撑。

图源网络

我在杭州也有几家在西湖边的民宿,那边的房租已经跟钱江新城一线写字楼的房租几乎是持平,而且水电、员工等费用支出更高,而且民宿市场一直在走下坡。如果没有和房东沟通好,接下来经营压力非常大,甚至直接倒闭都是有可能。

杭州的民宿协会已经给房东发倡议信,也希望有相关部门或者协会出面沟通,让房东能降租或者部分免租。

餐饮行业:救己与救他

2月3日

质馆咖啡创始人 郑松茂

本来2月份就要开新的店,现在可能会影响。不过我没有那么急。

面对顺境跟逆境我们都是要务实地去面对,尽快渡过疫情这个难关才是终点。

多年以前,我从台北来到上海,之后创办了质馆。在质馆成立后的六个春节里,我们都是正常营业的。

最大的店已经开了5年,有三层楼,还有室外的座位,通常节假日都是爆满的,最小的店就是才9平米。疫情最大的影响就是咖啡馆歇业,暂时就不开了,它根本就没有数字,是零。

部分店面被减免了每个月的广告费、推广费、物业费,但比例很低,因为90%以上还是租金,目前好像没有减。

这几天,西贝、外婆家的老板都接受了一些采访,贾国龙本来以为现金存量很高,但没想到也受这一波的影响,抵挡不了超过三个月。质馆现在的规模没有像他们那么大,所以压力也不会那么大。

图源网络

这是我们经营者必须学习的一课:风险随时会来,你必须有准备。

本来2月份就要开新的店,现在可能会影响。不过我没有那么急,现在开的店还在在积累自己团队的经验,还没开始做复制。

我在1月16号就回台北了,是在微信上有顾客群得知国内的疫情的,但是我对疫情相对比较乐观。很不幸疫情发生在我们国家,但是我们也很有幸能比其他国家更高效率地处理这个难题。

不客气地说,我们团队里的小伙伴们,他们对医护人员的很善良,给上海各医院送了共几百杯咖啡,上面写了“上海加油、肺炎必败”等话语,还有门店把店里的百余包挂耳库存都送上,都让我觉得很热心。

我们现在的心结不在“损失”上面,作为一个企业的经营者,我觉得我们最基本、最重要的训练就是,面对顺境和逆境都要务实地去面对,尽快渡过疫情难关才是终点。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洁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