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疫情凶猛,文娱变天

2020/2/4 22:49:00


2.4.jpg文|韩志鹏


如果一切正常,河北井陉县的华夏国际影院在大年初一的观影人次将达5000人,排片场次将超58场,作为全县唯一市场化运营的院线,每年春节档影院均是场场爆满,票房收入占据影院全年的5成左右。


但今年春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井陉县华夏国际影院宣布春节期间暂停营业,为“备战”春节档所采购的8万元零售饮料已无法退货,而已制成的9大袋爆米花,也在除夕当天被影院20余名员工平分。


影院店长高娜表示:春节档暂停营业,全年近一半营收就没了。


凶猛的肺炎疫情席卷2020年开年,但高娜的遭遇绝非个例,肺炎黑天鹅的震荡波显然已经波及到影视公司、影视剧组等整个文娱产业链。


过去的一年,传统影视行业在低谷中前行,而线上文娱平台仍能沐浴阳光。而到2020年,开局的黑天鹅当前,传统影视行业能否爬出低谷?线上文娱能否继续传出喜讯?


疫情之后,文娱行业又将是怎样一片天?



停停停!



停停停,这是传统影视业2020年的开局模式。


1月23日,距离农历除夕还有一天时间,武汉“封城”,新冠肺炎仍在肆虐,全国人民的心被疫情所牵动,在这一关头,电影《姜子牙》首个宣布撤出春节档。


随后,《熊出没·狂野大陆》《唐人街探案3》《夺冠》《紧急救援》《囧妈》等片相继撤出春节档。至此,春节档主要影片全部撤档,2020年春节档沦为“空城”。


因此,今年大年初一全国票房仅181万元,去年同期为14.58亿元。


电影撤档先行,剧组停工殿后。1月27日,横店影视城宣布辖区内所有剧组拍摄活动暂停,而浙江象山影视城和无锡影视基地等多个影视城也相继宣布暂停开放。


到1月31日,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演员委员会直接发文通知,要求所有影视制片公司、影视剧组及影视演员暂停影视剧拍摄工作。


政策勒令下,影视剧组纷纷停工。


截至目前,正在拍摄中的《大江大河2》《谢谢你医生》等剧组先后“停工”,而据横店影视城的官方信息显示,1月21日至27日进驻横店的影视剧组超过13个,包括《有翡》《传家》等电视剧。


疫情之下,剧组停工已是不可逆的事实,但由此产生的成本支出不能停止,例如《危机先生》剧组在27号停机后宣布“封闭隔离”,演职人员留组待命。


该剧制片人王海懿表示,目前针对剧组人员实行集中封闭管理,统一采购和食宿,住宿区每天消毒和体温检测。这些成本和保障工作均由摄制组承担。


显然,电影撤档、剧组停工后,留下的却是一笔笔金额不菲的账单,大量院线希望借春节档票房收入来填补过去一年的账期亏空,并支撑新一年的运营,而剧组每停工一天所造成的固定支出、档期调整等,都会如蝴蝶效应般影响全行业。


同时,影视业所受波及的范围和时间远不止于此。


日前,原定今年2月上映的奥斯卡系影片《乔乔的异想世界》,和李现主演的《抵达之谜》均宣布撤档,而在疫情短期内未现好转迹象的情况下,整个Q1的影片都有撤档风险,包括情人节档期的《小妇人》、腾讯影业投资的《邻里美好的一天》。


不止电影,今年2-3月间,《皓衣行》《长歌行》《幸福到万家》等至少12部新剧将开机,但目前这些剧组能否按时开拍还未有定数。


撤档停工的时间被拉长,凶猛的疫情更是冲击到股市。2月3日A股开盘,华谊兄弟、欢瑞世纪等影视股普跌,北京文化、万达电影等股票更是以跌停收盘。


从影片档期到股市,疫情对文娱赛道的影响还在持续。


目前,在广电总局宣传司的统筹下,全国卫视均加强了疫情防控报道,“重疫区”湖北以及湖南、浙江等省级卫视均开设了抗击疫情新闻直播及特别报道。


疫情报道增加,娱乐节目便被相应地减少。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均取消了原定春节期间播出的《快乐大本营》《王牌对王牌》《漫游记》等综艺节目。


和影视业相似,综艺停播期也可能被延长,尤其会波及到各类涉及人员密集区的户外综艺,包括将在Q1、Q2排播的《奔跑吧4》《极限挑战6》等不少于10部综艺。


不止于综艺,各类线下娱乐也因疫情而被“停止”。1月26日,刘德华官网便宣布将取消原定2月在香港举办的12场演唱会。


与此同时,摩登兄弟、韩红、蔡依林等明星的武汉巡演均取消,北京、上海的多家Livehouse和艺术馆均宣布闭馆或取消春节演出,东京奥运会女足赛也确定延期。


一场肺炎疫情,整个文娱行业生死与共。


2020年的文娱业开局不禁让人回想起2003年非典,那一年,繁荣的香港影视业也暂停影视制作4个月,60家影响4天总票房仅900万元,电影金像奖险些停办。


但时过境迁,今非昔比。


地歌网曾在《2019影视行业冰与火》中表示,过去一年是文娱赛道的寒冬,但亦是文娱行业的洗牌,在资本退潮、政策收紧及消费理性的趋势下,大量“裸泳”的影视公司或将被进一步“出清”。


而在疫情之下,撤档及剧组停机现象被延长,成本支出的积压以及资金回收的遥遥无期,令腰尾部公司的营业现状更为恶化。相反,头部公司的力量有望进一步增强。


因此,肺炎疫情加剧了文娱赛道的洗牌,为“赚快钱”而生的影视公司或将退出市场,头部作品的号召力以及头部公司的实力,依旧是取胜于市场的最好“试金石”。


不过,在传统文娱公司的动荡中,互联网总是能传来喜讯。



TMT喜讯



新冠病毒似乎“传染”了传统影视业,但线上平台却是春意正浓。


不同于2003年的非典,当下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通过智能终端连接的用户形成巨大流量池,人们的娱乐时间被线上平台逐一分食,加之疫情导致民众“被动居家”,在线文娱必然持续火爆。


因此,春节档影片撤退后,一颗“大地惊雷”在视频端引爆。


1月23日,《囧妈》宣布在字节跳动旗下三大App及欢喜首映免费开播,引发了消费者支持、从业者声讨的两极化局面。


争议之中,《囧妈》上线两天在各平台端播放量超6亿,而西瓜视频又在春节期间接连宣布免费播放《疯狂的外星人》《唐人街探案》等电影。


一连串“骚操作”之中,可以窥见字节跳动的视频布局。


截止今年1月,抖音日活破4亿,其用户量级或仅次于QQ和微信,但就视频布局而言,字节跳动也不乏瑕疵,长视频业务、多端布局短视频App都是其短板。


以火山小视频为例,TrustData数据显示,火山小视频2019年1月的月活规模为8800万,到2019年12月则为7400万,这是字节系2019年首个月活下滑的App。


多App出击的颓势初显,字节跳动需要重振旗鼓。


因此,今年1月,火山小视频升级为“抖音火山版”,再加上抖音极速版,在短视频阵营中,字节跳动逐渐将抖音作为统一的矩阵标识,集中形成流量优势以覆盖不同人群。


同时,西瓜视频免费首播《囧妈》,以及上线正版电视剧和vlog内容,字节跳动有望在2020年将西瓜视频打造为长视频标杆,探索包括vlog、剧集在内的各类中长视频内容,进一步打通与影视产业的连接。


毕竟西瓜视频自1月25日起连续6天登顶iOS热门APP免费榜。


长/短视频之外,字节跳动还将持续探索视频业的新增量,包括以TikTok为代表的国际业务、以多闪为首的视频社交业务,这都将是字节跳动盈利线之外的重要战略线。


不过,在影视业寒冬、长视频流量见顶的市场环境下,字节跳动为何在此时急于入局相关行业,这或许与其不断临近的上市日期有关。


此前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将于2020Q1上市,而为提振自身估值和投资者信心,其必然会扩大商业边界,包括布局长视频和影视行业,这也是字节跳动的新商业故事。


可见,免费首播的妙招背后,字节跳动的野心可不小。


疫情来势汹汹,人们被迫“宅在家”,看电影就成为用户可选的娱乐方式,且免费形式也让更多观众纷至沓来,而电影之外,游戏也是疫情之中,用户青睐的免费娱乐方式。


以往春节,学生休假及年轻人返乡,游戏App本就占据了大量用户时间,而今年春节,疫情使得民众“被动隔离”在家中,用户的游戏时间被进一步拉长。


据“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数据,春节期间《王者荣耀》的峰值DAU在1.2亿-1.5亿之间,大年三十的单日流水数据或达20亿元,一举打破去年13亿元的纪录。


网易游戏也不甘示弱,旗下产品《阴阳师》在春节时最高进入iOS畅销榜前三,一度高于《和平精英》,峰值流水也接近1亿元,这是自2017年春节后的最高值。


显然,“宅在家”的用户将注意力投射到娱乐产品上,不少游戏甚至被挤到崩溃,而在商业化层面,腾讯、网易旗下游戏屡创新高,这无疑将提升两家公司2020Q1的业绩,整个游戏业的头部力量也将在疫情之后被继续强化。


长视频与游戏的火热之外,有一支短视频“国家队”同样占据鳌头。


1月27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旗下央视频开通“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实时直播”,全国网民开启线上“监工”,最高同时在线观看人数达4000万。


一时间,施工现场的挖掘机、叉车在网民口中化身“蓝忘机”和“叉酱”,央视频还为“挖掘机天团”开通打榜功能,响应网民的粉丝热情。


过度娱乐化的行为饱受争议,但央视频的力量更值得关注,该App于去年11月上线,其风格为横版视频,内容也多为新闻、央视综艺的节选,以及文史科学等知识内容。


从行业层面看,央视频的入局有着重要意义。


如今,5G商用化逐步提速,15秒短视频正向5-10分钟的中长视频进化,而时长延伸意味着内容信息量更饱满,用户也对视频质量和丰富度有着更高要求。


因此,纯娱乐化的视频之外,以新闻、纪录片和小故事为主的精品视频将有更广阔的市场前景,例如央视新闻就在尝试vlog内容,并布局了快手、B站等新媒体端口。


这也是视频业态在2020年的变局之一。


过去一年,消费互联网红利见顶的声音屡见不鲜,这也从侧面反映,消费互联网已渗透到C端用户生活的方方面面,互联网是当代必需的基础设施之一。


所以,疫情肆虐下,互联网基础设施大展身手,尤其在文娱赛道,游戏、视频、在线阅读等娱乐形式消解了用户“宅家”的空闲时间,线上文娱平台得以屡屡传出捷报。


但更多人关心的是,受疫情影响的糟糕开局之后,2020年的文娱行业该去向何方?



开局之后



穿越疫情之下的2020年开局后,新一年的文娱赛道有何期待之处?


首先,如前所述,疫情黑天鹅令传统影视行业加速洗牌,头部力量因而会得到进一步加强,包括头部作品释放口碑效应,并吸引大规模的消费人群。


因此,即使春节档及一季度影片上映都会受到影响,但待到春暖花开时,五一档、暑期档或将有更多佳片涌现,只要头部作品依旧保持内容质量的高水准,院线和片方也就不缺“赚钱时机”。


正如《唐人街探案3》主控方万达影业总裁张茂军所言:院线电影就要上院线。


电影之外,春节期间由于综艺节目排播量减少,民众居家不出门,视频网站得以释放剧集库存压力,包括已上线的《下一站幸福》《三生三世枕上书》等剧。


积压的剧集库存大量释放,视频网站的营收及盈利情况有望好转,同时各剧组和电视制片方也得以顺利回款,一定程度上缓解由疫情带来的资金紧张问题。


显然,影视作品质量才是检验平台可持续力的最佳“试金石”。


其次,今年春节,《囧妈》《肥龙过江》等院线电影抢先登陆视频平台,在院线“空档”之时,也顺势造就了“线上春节档”。


如今回头看,《囧妈》免费首播之所以引发争议,主要是线上平台“杀死”了电影上映窗口期,一部电影未经院线上映直接登陆互联网,这将对影院营收造成重创。


要知道,院线排映一部影片获得的票房分成达52%。


不过,从大趋势入手,电影从院线登陆视频网站的窗口期正不断缩小,2019年这一数字为47天,但相比2016年已缩短一半。


窗口期缩短的趋势正在形成,这也是影视行业声讨《囧妈》的原因之一,但反观视频网站,院线一步到位登陆线上或将对全行业释放利好。


以《囧妈》为例,该片在豆瓣评分为5.9分,观众口碑中等,但若在“强片扎堆”的春节档上映,《囧妈》的口碑可能还将下滑,并且难以完成24亿元票房的对赌协议。


《肥龙过江》的情况也类似,这样的小体量影片在院线档期竞争中不占据优势,转换频道在视频网站首播,或许能为片方创造更多收入及口碑效应,而后进者未见得能分走如此大的市场蛋糕。


小体量影片登陆线上,这不失为一种趋势。


如今,随着家庭观影设备的提升,用户线上娱乐的需求进一步释放,这更有利于视频网站提升会员收入,缓解“持续失血”的状态;同时,院线电影在线上播映时,视频网站也将在大数据和用户画像层面给予片方支持,带动全行业逐步走向数字化。


回归本质,文娱行业的发展由内容驱动,优质内容更是推动平台增长的关键钥匙,即使疫情阻隔了用户与线下场景的连接,但场景随着技术进步总是在变化,只要保住内容水准线,平台就会有客流、有收入。


无论疫情多凶猛,优质内容的力量从不会被动摇。


最后,短视频行业仍将在2020年上演好戏。今年春节,快手抖音激战正酣,前者为春晚独家合作备足了10亿元红包,而抖音则是一口气发20亿元红包,金额较去年增长一倍。


过去一年,快手抛弃了曾经的佛系状态,快马加鞭追赶抖音,此前有消息称,快手已提前完成K3目标,主App的日活已达3亿。


虽相比于抖音仍有差距,但快手的优势在于,前期积累的大量忠诚用户奠定了良好的社区氛围,公平普惠的原则培养出各色各异的创作者,整个内容生态的可持续性明显强于抖音。


而在2020年,快手的优势有望被进一步拉大。


当然,抖音背后的字节跳动不可小觑,快手不应忽视其多端布局短视频的态势,尤其是在自身缺少主App之外另一款“拳头产品”的情况下。


快抖继续争霸之外,短视频新变量也崭露头角。春节期间,微信视频号正式上线,经地歌网记者体验后发现,视频号的布局为竖屏单列瀑布流形式,现今入驻的多为新闻机构号以及KOL,wifi环境下视频将自动播放。


整体来看,视频号延续了腾讯短视频产品的精品化策略,对入驻账号的影响力应有严格审核,但不排除未来放松准入条件,为UGC留出机会。


因此,在2020年,快手有望超越抖音重回王座,而微信视频号也将在不断迭代之中冲击全行业,释放出11亿月活用户的流量集中效应。


同时,快抖的商业化都到了迫在眉睫的时刻,快手以直播为底盘,抖音以广告为基石,二者都应持续拓展商业化场景,并在产品生命周期迎来拐点之际加速收割流量,加速变现转化。


再次回看2020年开年,凶猛的疫情犹如一股冲击波,令传统影视业凋敝,但却持续激活着TMT领域,但在肺炎黑天鹅的脉冲之后,文娱行业能否拥抱曙光?


如前所述,内容是驱动文娱行业向前发展的核心,而类似快手抖音等玩家则是建立在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之上,因此,只要理性的市场需求还在,只要优质内容的产量持续提升,各文娱领域的商业模式相对成熟,全行业终将等到疫情之后的春暖花开。


2020年,疫情会过去,文娱之花还将绽放。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