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360年会特等奖设“免裁卡”,一地鸡毛后的恐慌谁来收尾?

2020/1/9 12:02:00

作者 | Amy Wang


1月8日,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发朋友圈称:今年360公司年会的特等奖为免“裁”券一张,本券视同免“死”金牌,可抵消一次裁员,该券有效期为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仅限本人使用,不可在暗网交易。


一时间,舆论四起,网友纷纷对这种“恶趣味”投出“恶意”一票。看到自家老板玩火,360公司迅速反应,回复道:“360目前没有裁员,也没有裁员计划,周鸿祎的这条是幽默,实际上是为了鼓励创新,大胆试错。”


周鸿祎则本人以“自黑段子”试图终结此次闹剧。但是,在经济下滑,互联网公司裁员屡屡成为社会引爆话题的背景下,“免裁卡事件”除了一地鸡毛外,引发的恐慌是长久而深刻的。


360和周鸿祎当然不是唯一种因的一方,他们只是互联网高速发展20年后一地鸡毛中的一片。


若“自黑”是危机公关的应对措施,那么首先恐慌的应该是马上要参加360年会的员工。他们脑海中的恐慌大概是,公司马上要裁员了,而且是规模非常大的那种。而员工即使抽到保质期一年的“免裁券”,也是对自尊心的严格考验,不管员工是否优秀,未来一年在360的日子都像是老天眷顾施舍过来的。


而因抽到这个免死金牌而不被裁员的员工将在未来成为大公司严肃绩效考核流程的隐患,这个隐患是:人治大于公平。


当然,如若真是一个恶俗玩笑,该恐慌的就不仅仅是360员工了,而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从业人员。


能让周鸿祎和360拿裁员开玩笑这件事本身比真正裁员更可怕。这背后隐藏的逻辑是:


1、 互联网从业人员的“自我认同线”再被拉低,以前是KPI,现在是不被裁。

2、 裁员深度而普遍,互联网HR的工作任务从早期的招聘转向“优化”。

3、 整个互联网行业雇主与雇员绝对的权利不对等关系格局形成(主客观原因造成)。


简单来说,于基层员工而言,行业的不安全感空前但仍不是最高点。


当然不是鼓吹“寒冬”和裁员恐慌,毕竟大佬下场拿裁员开涮真是行业少见。目前社交媒体上,已经有不少来自于基层员工的自黑,比如未来不被裁员很可能等同于“优秀员工”;比如现在你看不上“免裁卡”,到被HR下达被裁通知后估计愿意拿年会的苹果三件套来换当时被群嘲的红色卡片。


不过,对比一下其他充满“智慧”的互联网公司裁员话术,360这次被按在地上摩擦也实属活该。


前两天,马云的一则发言在社交媒体上被疯传,“30年以后,我们每年向社会输出至少1000名10年以上的阿里人,他们应该参与到社会的建设,他们到各个公司去”。有网友调侃道,“都是裁员,马老师说的那么有大局观”。


去年此时,华为任正非连续签署新年006号、007号总裁办电子邮件,对华为人力资源战略重心工作进行了规划,为持续激活组织将加大自我改革和队伍换血力度,甚至不惜放弃部分平庸员工,降下人力成本,一切向作战靠拢。


腾讯从2018年底召开内部员工大会后,便开始“裁撤中层干部”的计划,裁撤比例10%。系列动作背后是“结构性优化”。


正如今日网传图中对各大互联网大厂裁员话术进行的核心提纯,除华为腾讯外,大概为:


百度:鼓励狼性,淘汰小资。
蔚来:局部优化,提高运营效率。
科大讯飞:提前吃饭的员工需要被优化。
京东:淘汰掉因身体原因不能拼搏的员工



据其他媒体不完全统计,2019年京东裁员8%;腾讯裁员10%;苏宁裁员10%;keep裁员10%-15%;滴滴裁员15%;知乎裁员20%;36氪裁员30%;科大讯飞裁员30%;网易裁员30%-40%;美团(上海点评技术部)裁员50%;ofo裁员50%;新浪阅读业务裁员90%……除了裁员,招聘也大幅度收窄,2019年人人车裁员上千人,华为停止社招,阿里裁员优酷团队……


在如此高频的裁员大年中,不乏网易暴力裁员患病员工这样的公共危机事件。

这样的事件除了一层层加剧恐慌之外,也让互联网HR们被迫进行了职业技能升级,他们必须对被裁员工进行温和有效的“临终关怀”。


但好处是,在互联网下半场,裁员再也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长期发展的“不得不”。



此前一提到裁员多与公司效益下滑挂钩,这属于中国特色。“裁员”在世界商业史上都是极为正常的商业决策,甚至裁员裁的好的公司通常营收水平比同类型公司要高很多。


但因为中国互联网前20年的扩张基本上走的是“先污染后治理”的激进路线,大多数公司创业早期秉承人越多越好的方针,很多公司的人力策略就是到处挖墙角,铺大面搏优秀人才概率。而到了大局已定,拼下沉拼速度拼创新的下半场,老板们就开始意识到人海战术的急功近利,技术密集型的互联网公司必然要回归高新尖人才赛道,而“早期劳动力密集型”的错觉除了对泡沫时期的估值有用之外,最大的作用就是拉高人力成本和拉低营运效率。


所以,如果心系中国互联网未来命运,你就会发现,员工怀抱着“被裁”的恐惧未必是件坏事,这预示着互联网上半场留下的“烧钱砸市场份额”的PTSD基本愈合。



大厂们带头将盈利置于首位,注重优化人员节奏,激励创新和提升效率,甚至创建让企业立于不败之地的企业文化。而实现这些目标最低成本的做法就是“裁员”。


如若说去年主旋律仍是同情被裁员工,那么从今天开始,未来主旋律将变成同情那些因没有及时裁员而倒塌的公司。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