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理想汽车加速度

2020/1/9 10:41:00

文 | 吴昊


在交付一役中落于下风的理想汽车,当前正在加速上市步伐。


近日,外媒爆料称理想汽车已于2019年12月秘密申请美国IPO,筹集至少5亿美元资金,IPO将于2020年进行。


知情人士透露称,理想汽车从去年夏天开始着手IPO事宜,并聘请高盛作为主导交易的承销商。针对上市传闻,理想汽车拒绝置评。


结合前期的一系列动作,理想汽车提交IPO申请其实并不算意外,如若上市成功,理想汽车将成为继蔚来之后第二家上市的造车新势力。


不过,当前互联网上市公司的日子都不算好过。以和理想汽车处于同一战队的蔚来为例,其在上市后股价表现不尽如人意,当前只剩下3.24美元,相较上市之初下跌近6成。理想汽车在市场遇冷的情况下却加快了上市的步伐,究竟为了什么?



逆流而上



理想汽车刚刚完成交付,紧接着又寻求上市,看似突兀的背后,其实一切早有征兆。


在此之前,理想汽车已经多次传出过上市消息。


去年六月,有媒体爆料称理想汽车获得一笔5亿美元融资,其中王兴个人单独投资3亿美元。紧接着,作为理想智造股东之一的利欧股份发布公告表示,车和家(理想汽车)拟搭建VIE并实施相关重组,这也被外界看作理想汽车打算在境外上市的重要信号。


8月,江苏省国资委在其官网发布了一则产权转让公告,显示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理想汽车)0.91%的股份将以829.5455万元的价格被转让。而国资股份退出,也是企业搭建VIE架构的必要条件之一。


12月,在新车交付不久后,理想汽车的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原来的约9.15亿元变更为约6.83亿元,降幅约25%。同时,公司多位股东、投资人退出。


一连串的股权变更信号,外界纷纷猜测理想汽车正在搭建VIE结构。而所谓的VIE结构是企业在境外上市经常采用的结构,之前百度、阿里以及蔚来汽车等都是通过该结构完成上市。


现在看来,理想汽车的上市计划显然谋划已久。但即使如此,在当前节点选择上市,依然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从大环境上看,以往上市的新经济公司皆是流年不利。


据燃财经统计,2018年至2019年中旬,国内所有上市的新经济公司失血严重,46家上市公司中40家股价下跌,占比近9成。


而在失血公司的序列当中,新型车企则更为集中。


在造车、卖车领域,已经上市的优信、团车网、开心汽车、蔚来、小牛电动五家公司都遭遇上市破发的命运。而与理想汽车处于同一阵营的蔚来,上市后股价大跌,从最高点的每股10美元,最低一度达到1.25美元。


可以说,理想汽车当前寻求上市,外部市场因素并不算乐观。


但理想汽车明知外在环境遇冷,却依然坚决寻求上市,其背后也有自己迫不得已之处。


对于当前普遍处于钱荒阶段的造车新势力而言,上市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融资。


截至目前,理想汽车的总融资规模超过百亿元,在新势力阵营当中位列头部。但因其坚持自建工厂,以及花费6.5亿元获取生产资质,加上刚刚的量产工作,其资金并不算宽裕。


根据江苏省国资委的公告显示,截至去年上半年,理想汽车营业收入约为527.76万元,净利润约亏损6.29亿元,资产总额约为58.41亿元,负债总额为9.31亿元。


而理想汽车最新的一轮融资发生在去年6月,距离目前已经过去大半年时间。据了解,这笔钱主要用于支持理想one量产,以及销售网络搭建等工作。并且根据理想汽车的产品规划,第二款车型也将在不久之后上市,未来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


在一级市场融资愈发困难的情况下,将目光投向二级市场,不失为解决问题的方案之一。



三张底牌



如果不出变故,理想汽车将会成为国内第二家上市的造车新势力。


但在众多车企当中,理想汽车拥有什么样的底牌,以及未来能够讲出怎样的故事,仿佛更让人关心。


从当前来看,理想汽车所显示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其采用的增程式技术。


所谓增程,就是增加纯电动车的续航里程,而实现这一目的的方式是在纯电动车的基础上增加一台发电机为电机供电。


在当前市场上,蔚来、威马、小鹏等车企都是采用纯电动技术,坚持增程式技术的造车新势力车企,仅只有理想汽车一家。


理想汽车采取不同的技术路径,并不只是为了独树一帜。其背后最主要的原因,是理想汽车寄托于增程式技术,解决用户的里程焦虑问题。


而增程式技术也被很多人认为可以解决纯电驱动里程焦虑、充电难的有效路径。以理想汽车首款量产车型理想制造ONE为例,其拥有超过700公里的NEDC综合续航里程,市区工况续航里程超过1000公里。这远远超过市面上的纯电动车企。


据了解,当前用户在购买新能源汽车的决策过程中,最主要顾虑因素还是充电慢、充电难的问题。


据《2019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消费者在购买新能源汽车时,最关心的问题分别为续航里程、电池安全、以及充电体验(快充)三个方面。因此,理想汽车为了增加续航里程,在技术上独辟蹊径也不失为一种可行的选择。


根据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透露,此前理想汽车的订单超过4万辆,最新数据显示,理想ONE的交付数量超过1000辆,创造了所有造车新势力的一个记录。


可见,理想汽车以解决用户里程焦虑问题为出发点,的确成为了一大卖点,另外也构成了自身的核心竞争因素。


此外,理想汽车还拥有造车新势力们心心念念的生产资质,这又构成了新的加分项。


在造车新势力诞生之初,代工和自建厂的争议由来已久。但因为工信部对自建工厂生产门槛设立,当前只有寥寥数家车企拥有生产资质,理想汽车便是其中之一。


2018年12月份,理想汽车以曲线救国的方式,利用6.5亿元高价收购了重庆力帆汽车100%股权,以此换取了生产资质。而获取生产资质之后,就可以利用自建工厂进行,这样对于生产流程进行严格把控。


除生产资质之外,理想汽车与美团、滴滴、字节挑动等小巨头也都有交集。2018年,理想汽车与滴滴组建了合资公司,2019年,理想汽车获得王兴、字节跳动的投资。


除资金之外,理想汽车与小巨头们之间的关系还体现在业务协同上。


2018年3月22日,滴滴和理想汽车宣布组建合资公司。合资公司滴滴占股51%,理想汽车占股49%。知情人士透露,合资公司将基于共享出行领域的需求专门设计车型,为新能源自动驾驶L3级别(有条件的自动驾驶)汽车,预计2020年量产。


滴滴作为国内出行领域的巨头,而理想汽车拥有整车制造实力,双方可在自动驾驶、无人驾驶、智能出行、数据采集方面合作,形成优势互补。


李想在接受相关采访时确认,“SEV是车和家为出行场景打造的产品。我们判断与滴滴合作,比用SEV做出行好10倍。所以从企业战略上,我们选择与滴滴合作。”


而之前被理想汽车放弃的SEV项目,当前则与美团合作,打造成了一款新型产品——纯电动自动驾驶配送车辆。


因此,理想汽车基于增程式技术、生产资质,以及与滴滴、美团等形成的合作关系,构成了自己的三张底牌。


鼎足之势



之前,王兴抛出汽车圈3+3+3论,其认为有机会参与之后的车企竞争,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小鹏。


此番言论,一度引起了争议,对于三家央企与三家民企的争议基本不大,但在造车新势力Top3当中,纳入了理想汽车,威马就被排除在外。


对于王兴的言论,威马的沈晖就做出了正面回应,其认为威马一定会是Top3之一,并且愿意和王兴打赌。


理想汽车和威马究竟谁更有资格被纳入Top3序列当中,目前虽无定论,但二者都算是造车新势力阵营中有资格参与角逐的选手。


不过,王兴也基本道出了国内新能源汽车江湖的基本格局。


在传统汽车领域,比亚迪、北汽、上汽等都在新能源汽车市场深耕已久,而且有地方政府的背书。传统车企得益于其背后的整车制造能力积累,加上其资金实力,未来竞争中占有很强的既有优势。


而在造车新势力阵型当中,由于蔚来、小鹏、威马已经于一年前实现交付,之前一度掉队的理想汽车在交付环节上明显处于下风。


但由于车市遇冷,造车新势力的步伐普遍放缓,因此未来的角逐还具有不确定性。不过,无论是蔚来、小鹏、理想、威马等车企,想要参与日后的角逐,当前最主要的还是储备足够的粮草,做好攻坚战的准备。


当前,各家造车新势力都有意于此。


在融资上市方面,去年6月份,科创板正式开版受理上市申请,那段时间新能源车企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据不完全统计,表示过上市意愿的就有小鹏汽车、奇点汽车、天际汽车、零跑汽车、前途汽车等数十家车企。


前几天,小鹏汽车运营主体广州橙行智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47位股东将其所持的全部股权悉数出质,质权人均为广东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


小鹏汽车发布声明回应称:“这是小鹏汽车进行集团重组的一部分,属于企业发展及优化企业股权结构的正常行为。未来小鹏汽车也会继续以集团整体利益为目标,不断进行结构优化。”


理想汽车CEO李想则表示:“(小鹏汽车)在搭建红筹或VIE结构是很正常的事情。新一轮融资有美金进入,我们和蔚来都有这样的操作。”


所以,当前造车新势力纷纷将目光转向二级市场,都是希望通过上市手段募集资金,打开融资渠道。在当前的情况下,谁能融到更多的资金,谁在之后的角逐当中,就拥有更多的底气和筹码。


更重要的是,参与之后竞争的还不仅仅是国内的强敌,还有一个无法忽视的对手——特斯拉。


最近,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可谓风生水起,其上海工厂整装待发,随着价格的一步步下探,也给国内车企带来严重的威胁。


此前,在工信部公布的《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之中,Model 3赫然在列。之后,特斯拉宣布国产版的Model3 补贴后售价下降至29.9万元。


另外,根据特斯拉方面透露,目前国产版Model 3已有30%零部件国产化,预计2020年7月车身零部件国产化率达到80%,2020年底达到100%。这也是就说,特斯拉的价格还有进一步下探的空间。


对于国内所有车企而言,特斯拉拥有品牌优势,成熟的汽车制造经验,加上对于供应链上游的议价能力,鲶鱼展示出了鲨鱼般的威胁。


在这个日益激烈的赛道上,摆在造车新势力面前的将是一场持久的攻坚战,国内有经验丰富的传统玩家,外有强敌特斯拉来势汹汹。


为了应对接下来的挑战,新势力们纷纷开始储备粮草,便不足为奇。


李斌曾说过,摆在蔚来面前的是一场充满泥泞的马拉松,其实对于所有造车新势力都是如此。在车市遇冷、竞争越发激烈的情况下,理想汽车虽然迈出了新的一步,但到达彼岸的道路依旧遥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