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东莞游记:跨越180年 从虎门销烟到亚洲最大物流中心

2020/1/6 20:38:00

  1

  这一次,我又来到了东莞。

  徜徉在阳光和煦的东莞街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重新认识东莞”?

  180年(1839年)前,林则徐虎门销烟,掀起了近代中国人民反抗外来侵略的历史篇章,是在东莞;180年后,智慧物流画卷徐徐展开,亚洲最大的一体化智慧物流中心拔地而起,也是在东莞。

  跨越180年,有太多个先例和“第一”,发生在东莞。改革开放初期,全国第一家对外来料加工企业在东莞建成;东莞占据全球手机生产制造25%份额,稳居全球第一;东莞探索了全国第一个商事制度改革,给其他地区提供了积极借鉴意义。

  至于“中国厕所覆盖率位列第一”“政商关系健康指数第一”“中国公园数量排名第一”这样体现软实力的维度,东莞更是所在多有。

  2

  这次来东莞走访的第一站,是亚洲最大的智能物流中心--京东东莞亚洲一号。

  其实早前我也参观过京东在上海等地的亚洲一号,也走进京东江苏昆山自动化分拣中心,震撼于一台台分拣、堆垛机、AGV叉车有条不紊的高效工作。但这次来到东莞的亚洲一号,还是感觉到了新的震撼。

  首先的一个观感就是“大”,这个物流中心建筑面积有50万平方米,相当北京故宫的开放面积,自动立体仓库可同时存储超过2000万件中件商品。我们在这个中心参观不同的作业空间时,没敢走路,都是以大巴代步。

  然后就是“智能”,各个环节均大规模应用了机器人和自动化设备,自主研发的信息系统,具备调度、统筹、优化以及数据监控全方位功能,从堆垛到分拣几乎全部实现了无人化。值得一提的是,东莞亚洲一号结合了仓储和分拣的双重功能,分拣机上的800多个分拣滑道将包裹分别分拣运送到不同的运转中心(有些是最后一公里的配送站,有些是城市间的物流中心),准确率达到99.99%。

  京东的工作人员和我们介绍,这个中心单日订单处理能力达到160万单。可能很多人不知道160万单是什么概念,事实上任何一个物流中心,单日处理能力超过100万单,都可以称之为全球顶级的物流中心。

  3

  亚洲一号的走访行程结束后,在友人刘敏华的陪同下,我去了向往已久的鸦片战争博物馆(虎门销烟旧址)和虎门广场(折断烟枪的雕塑)。

  进入鸦片战争博物馆,左手边就是那两个著名的销烟池。当年为了彻底销毁缴获而来的鸦片,林则徐先令人挖好了两个大池子,在池中放入水,然后将鸦片放入浸泡,并在水中加上生石灰。生石灰放入水中产生化学反应,鸦片就这样销毁了。

  据说整个销烟过程一共用了二十三天,缴获的鸦片才全部被销毁。销烟行动得到了广大人民的支持,虎门海滩每一天都有上万人观看。

  时隔180年,我们来的时候销烟池只剩下两汪清水,水中鱼儿自由自在游耍。在进入博物馆之际,我背诵了上学时教科书上描写的虎门销烟的经历和历史意义。

  关于虎门销烟的褒贬,至今依然有着两极分化的评价。我们正统的观点当然认为虎门销烟是反抗外来侵略的标志事件,但也有人认为虎门销烟给了英国人侵华的借口,以此开始了中华民族的百年屈辱史。

  在我看来,有时候挨打也是好事,才能倒逼我们前进。比如我们的PK(飞腾芯片+麒麟系统)体系标准,如果不是被美国制裁和吊打,也不会这么快出炉。没有虎门销烟就没有后面的一系列的历史事件,更难有今日之局面。

  从虎门销烟到亚洲最大物流中心,东莞伴随着国家发展脉络,经历了180年的沧桑巨变。

  4

  众所周知,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建设已经升级为国家战略。我们打开中国地图,不难发现东莞就是在大湾区的中心地带,而东莞的麻涌(chong)镇更处于大湾区的中轴腹地,同时也是东莞唯一一个拥有两个国家级一类港口—新沙港、东莞港麻涌港区的区域,区域优势极为明显。

  京东的东莞亚洲一号,就在麻涌地界。

  京东和东莞·麻涌的缘分很早。早在2014年6月,大湾区一体化的概念还没有提及,京东物流就依靠其精准的市场洞察力,提早布局,在东莞麻涌自建了第一个拥有全自动机器人设备的分拣中心。现在东莞的亚洲一号全面启用,一方面强化了京东全国亚洲一号战略布局,另外一方面也让京东物流的智能基础设施建设与大湾区区域经济融合更加紧密。

  可能很多人都忽视了一点:京东亚洲一号其实不仅仅是一个超大型的智慧物流中心,更是一个区域生态中心。

  这其实很好理解,好比一所知名高校落户某地,会伴随而生出来一系列的供应、服务体系,满足人们的各类需求。京东亚洲一号本质上来说做的是物流供应链的服务,而物流又直接联动了信息流和资金流以及技术流和人才流,那么它无形中也将为大湾区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和岗位,为大湾区相关的企业、机构提供更高效的竞争力和创新发展力。

  举个简单的例子,利用京东物流在整个大湾区每天高达250万单的处理能力,那么大湾区的企业就可以利用京东开放的物流体系(包括智能仓储矩阵、生鲜仓运体系)等等,促进商品的高效流通运转,进而为区域经济的降本增效带来实际的价值,长远来看也就推动了大湾区的繁荣发展。

  5

  在和刘敏华走访东莞的过程中,我们聊起了一个话题--镇域经济。

  县域经济我们比较熟悉,那镇的体量那么小,镇域经济能叫镇域经济吗?东莞的答案是:能!

  东莞在1988年升格为地级市,目前全市共33个镇街园区(含松山湖)。在东莞,大部分的镇比中国大部分的县GDP都多,虎门和长安、松山湖这3个镇的GDP均超过600亿,厚街、塘厦这种二线镇也超过400亿。

  华为手机是东莞松山湖(园区,相当于镇)的企业,OPPO和VIVO是东莞长安镇的企业,京东亚洲一号是东莞麻涌镇的企业。很多镇都有了自己的产业链,做手机的和做鞋子的都可以在东莞规模化发展,互不冲突。

  镇域经济相比县域经济来说,灵活度会更高。更能快速的根据政策、产业的发展变化而变化,进而调整发展策略乃至发展定位。

  比如松山湖这个地方,灵活的实施了一个很大胆的战略,叫做“大招商”(如果这个大招商战略是市级甚至省级的,光论证估计就得很长时间,论证好了发展风口也就过了),引进了一大批大型高新技术企业,GDP直接从300亿级(2017年)跨越到600亿级(2018年),这样的发展速度堪称全球区域经济奇迹。

  6

  东莞的标签有很多,除了上文的虎门销烟和亚洲一号,我还会想到袁崇焕、华为·松山湖、OPPO、VIVO、步步高等等关键词。

  但是,我周围的人并不这么想。

  我先后来过两次东莞(另外一次是2013年,当时走访了OPPO等企业,详情参看《速途网探营:转型移动互联网的OPPO东莞总部》),第一次来的时候,我简单和几位朋友聊了下东莞印象,时隔六年我的朋友们对东莞最主要的标签还是那个并不光彩的“莞式服务”。

  虽然我一直强调朋友们应多关注东莞的工业制造和科技创新,但直到这次我来东莞,我朋友圈底部的评论,依然是“你懂的”那些内容。

  这其实就是刻板印象的可怕之处!不少人对东莞的理解来自于十多年前的刻板印象,这个印象虽然不准确,但十分的深刻。

  东莞有这样的刻板印象,不能全赖吃瓜群众人云亦云,主要原因还是有关部门的不作为。东莞宣传部门得自我反思,然后要学会利用新媒体思维,强化传播宣传。无数的事实都可以证明,只要多张口,刻板印象是可以改变的,十年前淘宝网的刻板印象之一是“假货”,但现在呢?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