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斗鱼一姐”去B站以后

2020/1/3 14:45:00

2019年12月19日,直播界大事记多了一笔:“斗鱼一姐”冯提莫跳槽B站。

直播,是比电影、电视剧、短视频更下层的一个世界,但冯提莫的这次跳槽,却掀起了不少关注与波澜。

2019年堪称“网红”出圈元年,相比早期以“丑”“怪”博眼球的网红,李子柒、李佳琪、冯提莫这样的网红已经脱胎换骨。不管是艺能、口播还是行为艺术,现代的网红正成为明星的另一面,他们更真实,更有人气,但也距离真正明星无比遥远。

离开斗鱼的冯提莫,挣扎于网红与明星之间,或许这次跳槽能带给她更多的改变。

冯提莫:不再想做“斗鱼一姐”

冯提莫在斗鱼直播已经开播五年,曾经名为冯亚男的女孩在斗鱼英雄联盟区凭借唱歌火了起来。

五年前的2014年被很多人视为“直播元年”,尽管此前已经存在YY频道等在线交流软件,但是“直播”这种形式正式来到大众面前,开始抢夺大众的注意力,离不开“虎牙”与“斗鱼”这两大巨头的成立。

在那个群魔乱舞的时代,直播站在资本的风口上。斗鱼挥舞着金棒,捧红了无数草根。冯提莫也是其中一个。

凭借可爱的外形与不错的唱功,冯提莫的流量迅速上升,伴随2015-2017年“千播大战”的火热,一直坚持在斗鱼直播的冯提莫开始逼近“斗鱼一姐”的称号。随着竞争对手陈一发因为“历史问题”遭遇冷藏,挺过了无数黑料的冯提莫终于登顶。

如今手握975万微博粉丝的冯提莫在斗鱼这样以游戏为主的直播平台,已经稳坐一姐宝座长达两年。这是个惊人的数字,直播的冷酷在于对流量与金钱的直接量化,“斗鱼一姐”的名字后面,是无数实打实的资金打赏与百万流量。

于是在2018-2019年,“斗鱼一姐”的标签归属于冯提莫,也成就于冯提莫。这种实打实的“资金流”与“用户流”,让这位五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女主播,在互联网时代拥有难以想象的价值。

但很显然,这位女主播已经不再想局限于主播,冯提莫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她想成为一名明星,也为此付出了努力。

在冯提莫停播的两个半月中,这位千万级的女主播发布了新专辑,开始多地的巡回演唱会,参与了多场综艺和澳门回归晚会公益活动,甚至接受了央视的采访,年末还将参加江苏卫视的跨年演唱会。这些行程已经与明星别无二致。

而在更早的2018年,冯提莫已经开始参加《天天向上》、《异口同声》、《蒙面唱将猜猜猜》等综艺,与明星同台演出。相比其他网红,冯提莫更优越的唱功让她更有机会破开网红的极限,而这也成为冯提莫如今的野心。

看得出来,站在直播顶点的冯提莫,已经不再只想做一个“斗鱼一姐”了。

B站:直播的野心

如果说冯提莫的野心是跨越网红的界限,成为真正的明星,那么B站的野心就是依靠直播实现更广阔范围的生态系统。

随着B站在纳斯达克敲响美股的钟声,曾经小众的二次元平台已经化身为产品端的庞然大物。尽管不能与巨头相比,但这家曾经的小网站,如今已经成为Z世代的大本营,拥有超量的短视频、长视频、直播、图文、音乐资源。

但B站的问题也十分严重,作为一家弹幕视频起家的网站,B站本身的营收转化能力一直是资本市场难以跨越的问题。2018年,B站的游戏营收占全年营收的62%,尽管较2017年的84%已经有了重大变化,但不平衡的情况始终存在。

而直播正是B站扭转这一问题的重要手段,相比电商与广告,直播与增值服务的可操作性明显更大,而直播能带来的庞大现金流也能更好地支撑B站打造自己的原创生态圈。

正是出于营收平衡的需求,B站在2019年对直播的投入堪称惊人。无论是11月强势拿下英雄联盟LPL直播版权,还是本次签约冯提莫,都象征着B站开始加入直播的下半场。

在千播大战结束后,无论是快手、抖音,还是曾经的胜利者斗鱼、虎牙,都面临着更激烈的竞争。而与此前的金元战争相比,这次的战争将更加残酷,平台用户的深度,自我造血的能力,平台用户的多元化,都将成为决出胜负的关键手。在这些方面,B站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破圈:进击的B站

冯提莫选择B站,离不开B站浓厚的原创音乐氛围。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曾表示:“B站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原创音乐平台之一”。B站音乐也确实一直保持着很高的传播率、二次改编和二次传播的频率。

在B站这个每天都会有大量音乐用户浏览、讨论,维护自己偶像的平台上,诞生了大量的唱见、歌姬、古风up主,其中有不少人与冯提莫一样是素人出身。Z世代本身的包容性,也让网红与明星的界限在B站不再明显。

破圈,这个曾经专属于明星的词汇,如今已成为B站独特的文化。

作为一个社区属性特别强的网站,B站已经成为Z世代的大本营。坐拥15个子标签的B站,已经形成以UP主为核心的社区模型。当音乐、数码、时尚、电影、漫画、科技等分区里的内容快速涌动时,UP主不断带来粉丝的活跃。而这种小圈带动大圈的模式,让UP主与粉丝之间一来一往互动极强,而B站的中心推荐制又通过算法将隔离的圈层联系起来,最终将B站构建成Z世代喜爱的样子。

这种不同于其他网站的属性让B站呈现出分散又集中的特点。由于属于同一网站,彼此的基本调性都从属于二次元的亚文化,B站UP主破圈的难度很低。就好像喜欢唱歌的用户,并不会排斥B站跳舞、鬼畜、动漫等内容,依靠唱歌吸引来的新人,在B站很容易就能接受其他领域的UP主生产的内容。

这种特征无疑是冯提莫需要的,只有B站来自更广泛圈层的用户,才能打破冯提莫的直播属性,而唱见这种类型的存在,让冯提莫也更容易形成属于自己的社区,这将为她成为真正的明星打下坚实的基础。

而这场合作背后,B站打造“破圈”的野心也昭然若揭。不同于今日才摆脱混乱的前辈A站,如今的B站已经成为中国独一无二的原创生产平台,大量二次加工、二次传播的原创内容,成熟的社区文化,构成如今B站进击的底气。

相比斗鱼、虎牙等传统直播平台,直播将为B站带来的远不止简单的流量,网红在B站能得到的,也不只是金钱的打赏,而是破圈前进的希望。这种对圈层的打破将在B站创造更大的价值。

我们都相信,B站的直播之路还只是开始,泛娱乐的尝试在2020年将不断继续。在B站2020的跨年晚会上,主流明星和冯提莫将共同参与,这也是B站在宣告:在B站,内容与产品将更好地为用户服务,而不应提供者的身份有所差别。这种一视同仁的能力,也正是B站最让人期待的样子。

本文为“文创资讯”(news.vsochina.com)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