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起底“海外版字节跳动”赤子城

2020/1/2 17:34:00

文 | 周天财经

周天财经 原创出品

2019 年的中国互联网多少有些乏味。

少了大开大合的补贴大战、鲜见横空出世的商业模式,各条赛道在激烈拼杀过后都逐渐进入稳定格局。

互联网下半场,出海、向组织要效率、应用 AI、云计算等先进技术,成为互联网公司新的共识。

赤子城,这家在国内有些不为人知的企业,从 2012 年起便驶向海外,通过 AI 技术进行精准高效的信息分发,被称为「海外版字节跳动」。6 年时间,赤子城圈定近 8 亿用户,覆盖超过 200 个国家及地区。2019 年 12 月 31 日,赤子城科技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赤子城科技(09911.HK)在认购阶段获得散户认购已经超过 1400 倍,机构认购方面最高定价 1.8 港元/股也超过 8 倍,这一认购倍数也使得赤子城成为了港股市场今年的「超购王」。



赤子城超过亚盛医药,成为2019港股「超购王」

而在开盘首日,赤子城科技开盘价即报 3.02 港元,较 1.68 港元的发行价上涨 79.76%。盘中涨幅一度达到 123%,摘得开门红。

当下节点,赤子城对智能技术的应用路径、在全球战场做的「注意力」生意,以及 C 端 B 端业务协同的方法论,或许具有特别的启发意义。

01 增长源于空白

赤子城是做什么的?

赤子城的定位是全球化人工智能信息分发平台。一方面,通过自研 C 端产品矩阵圈定用户,另一方面,通过移动广告平台连接全球广告主与流量主,依靠程序化广告精准触达用户。

一言以蔽之,赤子城经营的是「全球流量生态」。

因此在分析赤子城的具体业务模式之前,有必要先对目前中国以及海外的流量生态状况进行了解。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全球移动互联网普及率从 2014 年的 32.9% 上升到 2018 年的 47.2%,并预计将在 2023 年达到 54.8%,也就是说,虽然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已经迈过 11 亿大关,几乎全民触网,但在全球视野下实际上仍有近 40 亿人口还没有触网。

而目前,以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移动流量平均成本仍然很低,仅为每 GB 0.3 美元,作为对比,中国是 1.6 美元,美国则高达 12.4 美元。受此影响,全球所有地区的移动流量消费仍在高速增长,五年符合增长率超过 35%。


产品专家梁宁有一个论断是,增长源于空白。

我们所处的周边环境往往局限住了视野,实际上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进程上,中国远远走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前面。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互联网公司都将出海视作重要的战略选择。

有注意力的地方就有广告,快速增长的流量大盘,催生的是同样迅猛的广告市场。据艾瑞咨询,全球媒体广告支出在 2018 年达到 7211 亿美元。移动广告最重要的载体,就是移动应用。

因此可以看到,自研移动产品矩阵 + 移动广告平台,是当下全球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共同选择。

比如说字节跳动,通过旗下抖音、TikTok(抖音海外版)、今日头条等多款产品(主要是内容型)获得大量用户,再沟通过「巨量引擎」进行流量变现。腾讯也通过广点通作为社交广告平台帮助广告主进行投放。百度推广、Google AdMob、Facebook Business 也都是如此。

和单纯只做移动广告平台相比,拥有自研产品矩阵的玩家具有明显优势。一方面可以在自己的媒体资源建设中有更丰富的选择,另一方面,产品本身、特别是内容型产品(包括游戏),具有广告变现以外的多种变现潜力,比如直播付费、道具内购等等。而最重要的,自研产品所产生的大量数据可以为母体所用,有机会与 B 端业务形成闭合回路。

这种以 C 为主、以 C 带动 B、以 B 反哺 C 的业务形态,也正是理解赤子城模式的关键所在。

02 赤子城的「C、B、A」

赤子城的业务主要分为三个板块:面向 C 端的移动应用产品矩阵 Solo X,面向 B 端的移动广告平台 Solo Math,以及贯穿两端业务、起到底层支撑作用的 AI 引擎 Solo Aware。




具体来说,Solo X 中包括各式各样的移动应用和插件,涵盖桌面启动器、安全、音乐、娱乐、健身以及游戏等超过 40 款产品。这些产品构成四大矩阵——用户系统矩阵、健身矩阵、媒体娱乐矩阵以及游戏矩阵。根据赤子城招股书所披露的信息,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赤子城产品用户数量达到 6.70 亿。

而在日前聆讯过程中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赤子城产品用户数量增长至 7.97 亿,较半年前提升了 18.9%。其中,内容型产品(媒体娱乐、健身、游戏)的用户数由 1.60 亿增长至 2.28 亿,增长幅度 41.9%。

同样保持迅速增长的还有产品营收,2018 年赤子城产品营收为 9292 万元人民币,从 2016 年算起的年复合增长率为 97.2%,而在 2019 年上半年,产品营收已经达到 1.14 亿元,超过 2018 年全年,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 210.8%。C 端产品在赤子城总收入占比也从 2018 年上半年的 31.6% 提升到 2019 上半年的 62.1%。

这些数据表明,随着内容型产品用户数的不断增长,赤子城已经成为 C 端产品为主的一家公司。

通过自研 C 端产品圈定大量用户、积累流量,赤子城在 2014 年开始搭建 Solo Math 移动广告平台,通过发力程序化广告,提升广告主的投放效率,更有效、精准地将广告内容与用户相连接。

程序化广告可能是最近几年广告圈最火热的模式,实际上,在更广泛语境被传播的精准营销、按行为付费、按展示次数付费等概念都是在程序化广告的框架下所产生,它的核心可以用四个字概括,「智能投放」。

赤子城 Solo Math 是国内最早使用程序化技术的广告平台之一,目前提供 DSP(需求方平台)、SSP(供应方平台)、广告交易平台及广告网络的全领域服务。



Solo Math信息分发体系

广告主方面,2018 年 Solo Math 为 16.5 万应用提供推广获客服务,2019 年上半年这一数字提升至 32 万,增长了 93.5%,其中包含电商、游戏、社交的多个重要广告主行业领域;流量主方面,Solo Math 除了赤子城自研产品外,还对接着 129 万应用程序(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具有丰富的媒体流量资源。

值得一提的是,程序化广告业务在 Solo Math 平台中占比已经从 2016 年的 51.8% 增加至 2019 年上半年的 99.8%,几乎全面实现程序化。

左手是自研 C 端产品矩阵,右手是 B 端的程序化广告平台,两端业务背后发挥「大脑」角色的是 AI 人工智能引擎 Solo Aware。



人工智能引擎 Solo Aware

赤子城创始人本人就是技术出身,在北京邮电大学读研时的方向就是人工智能领域,在移动互联网早期,大多数产品都比较注重于产品体验层面的打磨,但刘春河认为只有用户体验并不够,更关键的,是「产品要懂用户」,因此在刚刚出海不久,刘春河便开始着力布局 AI 技术。

对于很多创企来说,AI 研发的一个难点在于缺乏数据。没有数据,算法的优化无从谈起。赤子城在 C 端不断拓展的大量用户,为 AI 优化同时提供了燃料与应用领域。进而,不断迭代的 AI 又在精准连接用户与信息上发挥价值,让流量价值最大化。

比如说,在为航空公司推广国际航线时,Solo Aware 通过语言、活跃时间、IP、坐标、推测职业等多个维度的刻画,筛选出最适合的目标人群进行推广;而针对不同用户的付费能力及参与能力,Solo Aware 也可以帮助产品和平台有的放矢地采用付费引导或激励型广告等变现方式。

与此同时,AI 还在自研 C 端产品打造上发挥着重要作用。譬如,在 Solo X 产品的冷启动阶段模型测试、产品内个性化信息推荐、游戏产品内的自动接管等场景都已经在落地应用。

从赤子城对 AI 的使用情况来看,其最大的特点在于从业务场景出发,让 AI 技术发挥实际作用,而不是为了追赶浪潮、制造噱头设立 AI 部门。根据聆讯披露信息,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赤子城研发人员人数达到 79 人,占比 43.6%。

拥有自研 C 端产品矩阵及 B 端程序化广告平台,再由 AI 技术底层支撑,赤子城的「C、B、A」业务模式已经运作成熟,在全球流量生态中发挥着「生产者」和「连接介质」的双重作用。而随着 C 端内容产品的比重增加,这家公司也与以内容见长的字节跳动有了更多相似之处。

03 如何「滚雪球」

与许多互联网公司一样,赤子城也有着起「花名」的文化,刘春河的花名是「仓颉」,源于「仓颉造字」的典故,大家都叫他「仓老师」。在他看来,和上古大神们相比,仓颉是一个小官,但却通过造字改变了世界。

2012 年时,赶上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刚见苗头,刘春河意识到,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已经领先于世界,为了规避国内巨头林立的竞争态势,刘春河开始带领公司出海。

瞄准安卓原生系统不完善的痛点,赤子城于 2013 年推出的第一款产品 Solo Launcher 便大获成功,上线半年种子用户就突破百万,至今登上过 89 个国家/地区的 Google Play 下载排行榜榜首位置。

随后几年,全球移动互联网仍在高速发展时,刘春河判断纯移动工具类应用并不长远,「做 AI,做入口,不做工具」,已经拥有用户和数据的赤子城开始依托 AI,转向内容与服务领域。等到国内企业开始抱团出海时,赤子城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业务布局。

有了提前卡位的战略选择,稳健的财务表现便显得顺理成章。

根据招股书及聆讯披露数据,赤子城在 2016~2018 年的营收分别为 1.27 亿元、1.82 亿元、2.77 亿元人民币,复合增长率 42.2%。2018 年上半年到 2019 年上半年,公司营收从 1.17 亿元增长至 1.84 亿元,同比增长 58.0%。2019 年上半年,赤子城调整后净利达到 6254 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88.3%,经调净利率也达到 33.9%,盈利能力出色。

资本环境收缩,此次赤子城科技的发行 IPO 价格区间定在了每股 1.4~1.8 港币,总股本为 10 亿,因此发行后最高市值 18 亿港币,约合 16.2 亿元人民币。我们按照 2019 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合理推算,其 2019 年全年经调净利大约在 1.2 亿~1.4 亿人民币区间范围,那么也就是说,赤子城的动态市盈率最高也只有 13.3。

高成长,低估值,「桌子上的钱」留得足够多,获得投资者追捧,获得高倍超额认购以及首日大涨便也不难理解。

从全球范围来看,移动分发的大盘仍在高速增长。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18 年,全球移动应用分发市场达到 3652 亿美元,并预计将在 2023 年达到 9352 美元。

这几年中国互联网风口变幻,不少企业被迅速催熟后又重重跌落,留下一地鸡毛。赤子城以 C 端作为「长坡」、B 端作为「厚雪」的发展路径或许印证了巴菲特的那句名言:「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到自己的那条又湿又长的雪道,然后滚出自己巨大的雪球」。


- END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