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王坚播种,云计算成林

2019/11/25 10:31:00

文/陈海宁

编辑/零柒

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博士”王坚又多了一个“院士”的头衔。

虽然卸任阿里云掌门人多年,但没有人能否认王坚在中国云计算的“开山鼻祖”地位——可以说,没有王坚,就没有中国云计算。

在李彦宏称之为“新瓶装旧酒”,在马化腾认为它还有”几百年甚至一千年”之远时,马云在王坚的“忽悠”下,每年投入10亿自主研发云计算。

想象一个没有高速公路的中国,那么你就能想象没有云计算的中国互联网,将呈现一个多么落后的面貌。

是王坚在10年前开启了这条高速公路建造的历程。

2019年11月22日,作为中国唯一自研云计算操作系统飞天的提出者、设计者和建设者,王坚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这是首位民企院士,也意味着民营企业逐渐成为国内科研的主力军。

而王坚10年前播下的云计算种子,如今也已长成一片丰饶的森林。

自研飞天,推进中国去IOE

如同电力是工业社会的底层设施,云计算将取代传统IT设备,成为互联网世界的底层设施”,王坚上任阿里云总裁后,对当时内部400名员工做出了如上判断。

彼时,业界对云计算并不重视,甚至有些轻蔑。押注云计算的王坚,成为人们口中的“骗子”。这个标签跟随了他很长时间。

“骗子”被用以形容那些向人们描绘难以想象画面的人,比如,爱迪生、马斯克、马云......

在与王坚一同筹办两届2050后,潘越飞曾在报道里总结他这位老朋友的口头禅是“不知道我表达清楚了没有”。这句总结,三分调侃七分真实,背后是王坚习惯性地探索一些前沿的、大多数人看不懂的事物。

当时,大企业的数据都放在IBM、Oracle的服务器上,而阿里巴巴拥有亚洲最大的Oracle集群。人们自然难以想象,所有数据上云的场景。这才有了李彦宏的“酒瓶装新酒”,与马化腾的“还得几百年”。

马云在云栖大会

王坚给马云算过一笔账,按照当时阿里巴巴的发展,10年后,服务器与数据库的花费足以让阿里巴巴破产。

去IOE成为阿里云决心要做的事情,不过,技术路线怎么选,内部并未达成一致。因此就有了云梯 1(Hadoop)和云梯 2(ODPS)的并行。

2013年6月底,研发了4年,5K云计算进入了最后的稳定性测试。经过断电测试,云梯 2(ODPS)系统没有丢失任何数据。同年8月,阿里云飞天系统历史性地突破了同一个集群内5000台服务器同时计算的局限。

阿里云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对外提供5K云计算服务能力的公司。

2017年,“飞天云操作系统核心技术及产业化”项目获得中国电子学会科学技术奖科技进步奖特等奖,这是该奖项设立15年来首次颁发的特等奖。

随着历史的演进,阿里云也不再仅仅是阿里的“云”,更是代表着中国云计算水平的一朵“云”。

王坚获评的是新兴交叉领域工程技术创新管理的工程院院士。我们需要留意的背景是,工程院院士的评选开始于1994年,是在不断复杂化的工程领域,对一线科研人员的最高科学荣誉。

“院士”是对王坚所引领的“飞天”云计算系统成就的肯定,即便它出于企业的商业目的,却也是当时具备唯一性与重大价值的探索。

阿里的“云”

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个人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进程。

王坚看准了云计算的趋势,并以接近偏执的状态,力排众议。不过,如果王坚不是在阿里,也许就没有“飞天”了。

也许是因为同样有被称为“骗子”的遭遇,马云格外理解王坚。在2011年的IT领袖峰会上,他不遗余力地肯定云计算的价值,“我们对云计算充满信心与希望”。同时不顾内部反对的声音,任命王坚为阿里巴巴CTO。

当时做这个决定非常痛苦,因为没有人知道云是什么,我们管这个叫登月计划,王坚说应该叫奔月计划,永不回头(Moon Landing,Moon Forwarding)”,后来,马云在投资者会上回忆当时做下决定的场景。

时代的进程远比想象中要快。2010年,全球云计算市场开始狂奔。

彼时亚马逊AWS、微软Azure、谷歌在全球云计算市场攻城略地,阿里云抢到了先机。

2015年,阿里云以47%市占率成为中国云计算市场第一,此后稳占第一。2018年,全球市场第三。往后,市场留给竞争者的空间越来越窄。

这个先机,我们也可以认为它实际得益于阿里的“履带战略”。

马云很早前就提出,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能够3年到5年都保持优势的,所以需要形成梯队发展、有机作战,一个上,然后退下来,再另一个上,形成一个循环。

从阿里巴巴最早的B2B、淘宝C2C、支付宝、云计算,以及之后的菜鸟网络,履带战略带着阿里这个庞然大物不断向前。

一颗种子长出一片森林

阿里云乃至国内云计算的生态系统,都起源于王坚播下的种子“飞天”。

森林是有集生乔木,与之共生的植物、动物、微生物和土壤、气候等构成的生态系统。它意味着庞大、复杂、自循环、生命力,足以成为新生命的摇篮。

如果说,王坚播下了种子,那胡晓明则负责让它长成一颗商业大树,张建锋让大树长成森林,最终,在这片复杂的生态系统中,衍生出了许多新的商业生态。

2014年,曾经是阿里云第一个客户的胡晓明,从阿里金融总经理调任阿里云总裁。

在其任内,阿里云在全球云计算市场跻身前三,将飞天系统推向全球市场,自此,阿里云被认为是亚马逊AWS亚洲的竞争对手。

2018年,胡晓明交棒张建锋(行癫),后者开启阿里云“被集成”历程。

今年3月,上任不久的行癫,第一次以阿里云智能总裁的身份,解读阿里云战略。

这是一次对云计算的重新定义:阿里经济体的技术底座。“被集成”的阿里云更多是赋能,帮助合作伙伴成长。

行癫首次明确了阿里云的生态边界:自己将不做SaaS,由合作伙伴来做;将实施“被集成”战略,即:将行业解决方案的搭建、实施、复制交由合作伙伴,阿里云只承担基础设施(IaaS)、技术中间件(PaaS)、数据平台(DaaS)层面的产品技术。

“被集成”战略让阿里云有了更多行业好朋友:已累计对外开放了1万多个API服务,超过3000家合作伙伴深度集成了阿里云开放平台的API能力。

除了继续强化云计算能力,阿里云重点聚焦三大领域:新零售、新金融、数字政府,并取得了明显的成果。

国内金融云市场第一:IDC数据显示,阿里云以12.2%份额,位居中国金融云解决方案市场第一,远超后者,并成为市场份额突破两位数的唯一厂商,同比增长超过90%。

阿里巴巴核心系统100%上云:今年双十一,天猫96秒成交额破100亿,全球最大流量洪峰每秒订单峰值54.4万笔,阿里巴巴核心系统 100%上云。阿里巴巴就这样在高速飞行中换上了云计算新引擎。

2019天猫双11成交额2684亿

行癫对此很满意,“很多云厂商自己的业务系统,不在自己的云上,今后阿里全部系统都在阿里云上”。阿里巴巴成为第一家用公有云来承载万亿规模核心系统的企业,并且阿里云撑住了。

比如,办政务以后会像逛淘宝。

阿里云提出了以数据化运营为核心的数字政府2.0,通过系统打通和数据协同,形成整个政务流程的再造。阿里和全国30个省市区达成合作,数字政府服务已覆盖全国442个城市,包括1000多项服务内容,累计服务9亿人。

“市民可以像逛淘宝一样在网上办理政务服务”,以前办一件事,要跑5个政府部门窗口,数字政府2.0只虚在线点一个窗口就办好了,背后是数据化运营和政府部门的流程再造,带来市民更优的政务体验。

三代掌门下来,由最初的飞天衍生的阿里云生态,已经占据了大半个中国云计算市场。

数字经济栖息在云上

未来的社会是栖息在云上的。

王坚在《在线》一书中预测,“将来,全天24小时,无论醒着还是睡着,你将没有一秒钟是脱离在线状态的,在线成为一个时代的新本能”。

他还将计算比喻成电力,它是新的在线世界的动力。

数字政府

从这一定义看,云计算将作为公共资源,使用者随意获取“云”资源,按需使用并付费。使用“云”就像如今使用电一样,我们可以随时用点,并且不限量,按照自己家的用电量,付费给电网公司即可。

云计算开启了在线时代,飞天开启了中国的云计算,使中国云计算的起步发展与国际处于同一起跑线。

从王坚播下的“飞天”种子开始,阿里云与其生态伙伴已经长成了一片森林,而森林之外,是中国数字经济正在演进的生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