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在杭州城西的山坳里,看到了民宿经济最好的模板

2019/11/23 10:22:00

文/周雄飞

编辑/单一

近几年,民宿生意在国内甚是红火,以至于很多乡村也开始做起了这个生意。

对于民宿与乡村的结合,很多人会对此担心,因为虽然会带动乡村的经济,但也会让当地失去之前原有的自然风光。

这其中,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表达了他的看法,很多乡村为了求热求快,使得民宿丧失个性化和当地文化底蕴,最后陷入同质化的“旋涡”中。“一幢民宿最吸引人的地方,一定是激发了游客对当地文化生活方式的好奇。

或许能满足这样要求的民宿就存在于深山之中。

11月6日到7日,锌财经受杭州市网信办邀请,与杭州自媒体联盟的众多自媒体一起参与了“美丽乡村,小镇故事”主题采风活动。在两天的时间里,走访了桐庐芦茨村、建德大同镇、富塘村、淳安下姜村和大墅镇等地。

在参观和走访这些地方的过程中,其中有两个乡村的印象最为深刻的——桐庐芦茨村和淳安下姜村——因为在这里看到了民宿这个“小而美”生意最好的样子。

桐庐芦茨村:一村富,村村富

芦茨村,一边是青山绿水,另一边就是“金山银山””芦茨村当地导游这样对锌财经表示。

他说出这样的话是有根据的。

芦茨村,位于桐庐县西南部富春江畔,坐落于风景秀丽的江南龙门湾景区旁,村落依水而建,一条芦茨溪贯穿整个乡村,正因为这条溪水的名字,这个村子才被命名为芦茨村。

依山傍水的芦茨村 图片来源于@杭州热门微博

进入芦茨村,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开头那句话的真实面貌:芦茨溪作为分界线,一边是长满植物的山脉,另一边是芦茨村。

芦茨溪两旁的景色

一行人走在芦茨村的道路上,路旁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间间民宿。根据当地导游介绍,截止2019年10月,芦茨村总共有172间民宿,每个民宿大约15个房间,并且统一管理,价格规范定价。

随意进入一家民宿,就可以看到在门旁挂着的价格清单,150元就可以包三餐包住宿。而据民宿老板表示,这是旺季时候的价格,平时淡季这个价格还会降低,只要100元。

民宿大门旁的价目表

这里的旺季主要是在一年的3月到10月,要来玩的游客必须提前一个半月进行预订。”民宿老板很自豪的对锌财经表示。

民宿老板这样自豪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据导游介绍,芦茨村2018年全年只依靠民宿生意,旅游营收就可以达到近一亿元,接待游客120万人次。

芦茨村民宿一条街

据锌财经了解到,芦茨村在改革开放前,由于交通不便、耕地不足,老一辈村民大多以林木采伐和小木加工等传统农林生产为主,在更早一些,大多数村民以伐薪烧炭为生,生活艰苦。

就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树木砍伐,造成了村落周边自然环境的破坏,同时,这也不是一条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很多村民都懂这个道理,但由于受当时情况所限,也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来摆脱困境。

一切在改革开放之后开始发生改变,尤其是近几年,随着一系列的惠农富农政策的落实,村民逐渐找到了一条致富脱贫的道路。

由于当地自然环境优良,很多人就想到可以做旅游生意,然后伴随旅游的下游生意也逐渐出现,这其中就包括民宿生意。

随着民宿生意在村里越做越好,村里人也开始探索成功民宿的可复制性。跟随导游的引导,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名叫“文化礼堂”的建筑门口,据导游介绍,这个建筑其实还有一个名字——“民宿学堂

芦茨村“民宿学堂”

芦茨村“民宿学堂”内景

这个礼堂早些时候,是提供给村民日常生活休息和坐在一起聊家常的地方。但随着民宿在村里的成功,这个礼堂也被改成了学习民宿经营的学堂。”导游这样介绍。

据了解,就在这个学堂里,芦茨村真正实现了“一家富,家家富”的目标。

淳安下姜村:梦开始的地方

现在村里的环境与自己孩提时代的环境有天壤之别,我就决定从杭州回家创业。”作为赴联合国总部捧回“地球卫士”奖的受奖团成员姜丽娟这样对媒体表示。

同时,她也是下姜村的一份子。

下姜村,位于杭州市淳安县枫树岭镇,地处浙皖交界的大山深处。正因为这样,由于交通阻塞,在早些年,村民曾长期与贫困作斗争,为了生活,砍过树烧过窑,挖空河道盖房子,但也无法真正解决贫困的问题,以至于成为远近闻名的“苦村”。

土墙房、烧木炭、半年粮、有女莫嫁下姜郎”一时间成为当时周围很多村子中流传的民谣。有这样的民谣也不是空穴来风,据下姜村当地村民介绍,1998年下姜村人均收入只有1860元。

但一切从2006年开始发生变化,因为这一年下姜村搭上了“新农村建设”的快车,基于当地优良的地理环境和自然风光,发展起现代化休闲农业,同时通过民宿旅游带动经济发展。

下姜村村貌发展图示

自从大学毕业就留在杭州的姜丽娟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回乡创业。“回家快了,道路美了,环境好了,一次次回家都能看到村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姜丽娟这样对媒体说。

于是,在2016年姜丽娟辞职回乡,开始专心做起了民宿生意,因为自己也是年轻人,同时由于大学是在城市里上的,因此深知怎样的设计更能吸引年轻游客,就这样由她自己设计的“栖舍”民宿红红火火在村里开了起来。

“栖舍”民宿

自2016年开始,像姜丽娟开的这样的民宿在村里越来越多,截止2019年6月,下姜村一共有33家精品民宿,480多个床位。

民宿也被分为低、中、高三个层次,价格从160元到300多元的都有,基本覆盖了各个价格层次的需求。

下姜村众多民宿

这些民宿同样被统一管理,就在姜丽娟回乡的同一年,下姜村成立了景区管理公司,对全村农家乐及民宿实行“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统一营销、统一分客、统一结算”的“五统一”管理

对此,民宿老板对锌财经这样解释:“当游客来到村里,公司负责统一安排,每个民宿都会有客源。当游客要走的时候,也不是在住的民宿结账,而是到公司结账,最后每个月月底公司会把钱打到各家民宿。

基于这样的管理,彻底杜绝了各家民宿抢客源和攀比价格的恶性循环的发生,没有竞争和价格攀比,村里各家民宿的生意都很好,民宿整体也一直在快速发展。据下姜村村委会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全年共接待游客16.12万人次,其中住宿游客3.03万人次,旅游创收1261万元。

而在2018年,这个数据几乎翻了两倍。2018年全年共接待游客46.19万人次,其中住宿游客4.7万人次,旅游创收3010万元。

姜丽娟看到自己的家乡变得越来越好,心里是真的开心和激动。“因为,这里不仅是我的家乡,也是我们每个下姜村人梦开始的地方。

民宿经济下的“痛点”

近两年,民宿经济越来越火热。

根据《2016年中国民宿品牌发展趋势和区域人群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年初,全国有超过4万家的民宿,民宿从业人员近100万人,市场规模已达200亿元。预计到2020年,我国民宿行业营业收入将达到362.8亿元。

正因为这个原因,越来越多的人看中民宿的高利润价值在缺乏前期调查与准备的情况下就进入到这个行业,最后导致了民宿的品质、硬件和服务水平的参差不齐。

造成这样现象的一个关键点,就是行业内的竞争,尤其是某一个地区当民宿开的越来越多后,这种竞争就会被极度放大。

同时,由于这条赛道无比火热,行业经过一轮野蛮生长后,空置率高的问题也成为了众多民宿主急需解决的问题。“全行业目前有7万家民宿,有50万个房间长时间处于闲置状态,很多民宿的入住率甚至不到20%。”开始吧创始人徐建军曾对锌财经提到。

巨大的成本压力,也迫使很多民宿主只能选择涨价来分摊成本,但涨价势必会将更多的住客挡在门外,最后导致入住率继续降低,以至于陷入恶性循环。

想解决这个困境其实也不难,因为办法已经摆在了我们面前。

民宿经济,目前的确已经成为了下姜村和芦茨村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助力点,更关键的是,在这两个村里的民宿运营模式,或许可以成为帮助目前国内民宿经济破局的关键。

下姜村和芦茨村的民宿采用统一管理的运营模式,在这管理模式下,不仅可以进行统一管理和统一分配客源,同时也可以从根源上杜绝恶意竞争和闲置率高的问题。当解决好这两个问题,留给民宿主考虑的就是如何将自己的民宿做好个性化和融入当地文化。

“现在每天,我们只需要把房子收拾好,把饭菜做的好吃,让每一个来到我这个民宿的游客了解我们家乡的文化,就足够了”民宿老板看了看远处的炊烟,如是说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