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演技类真人秀泛滥背后,到底在消费什么?

2019/11/14 10:09:00

产业作者|任倩

编辑|谭松

来源|一鸣网

继偶像选秀节目遍地开花之后,演技类真人秀也在今年扎堆。

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与浙江卫视《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在10月陆续面世,优酷《演技派》紧随其后,爱奇艺《演员的品格第二季》蓄势待发。虽说节目形式各异,但本质殊途同归,不外乎将原本隐匿于镜头背后的「演技」放至聚光灯下决一胜负。

第一次正式将演员拉至竞技舞台,是浙江卫视《演员的诞生》。定位为演技竞演类励志综艺,由张国立担任演员推荐人,章子怡、刘烨、宋丹丹担任常驻演技导师,新颖独特的节目形式搭配名声在外的导师团队,《演员的诞生》一经播出话题度颇高,这种热情不仅流转于观众之中,也包括演艺圈内,这才有了后来者纷纷效仿。

看似一片繁荣,实则另有深意,折射出的是如今演艺行业的心酸现状。于演员,演技类真人秀会是上升阶梯吗?于行业,同类型节目泛滥的意义又在哪里?

形式各异,选手百态

《演员请就位》算是目前三档正在播出节目中热度最高的,由陈凯歌、李少红、赵薇、郭敬明4位导演坐镇,50名演员在节目设置的重重关卡中接受来自导演和观众的高标准考核,最终角逐2019年度《演员请就位》「最佳演员」的称号。首次以导演视角去透视台前幕后整个影视行业生产链条的运作流程,将演员分组对抗与导演抢人相结合,如此设置有点演员版《中国好声音》的意思。

《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虽与《演员的诞生》、《我就是演员》出自同门,却并未沿袭陈规,而是直接颠覆前两季的赛制和模式。用「巅峰对决」展现实力演员的演技素养,首发八位竞演演员,每两期淘汰两位演员,并开启演员补位,大牌演员上台过招,包括张国立、李冰冰、马思纯、佟大为、秦昊、郭涛等,每个人带一个学徒,多为年轻演员,俨然演员版《歌手》。

区别于前者,《演技派》弱化舞台竞技概念,定位为年轻演员片场生存真人秀,由于正担任发起人,吴镇宇、张静初、张颂文担任表演老师。十余名演员经历从进组、建组、选拔、试戏到定角的全过程,棚录地址选在影视化制作的第一现场「横店」,直接展现影视剧制作的工业流程、剧作的幕后故事及行业真相。

虽说几档节目在进化之路上或多或少做了些许更改,但终未脱离「演员」二字。演员」是节目主体,家喻户晓或籍籍无名,资深望重或初出茅庐,科班出生或半路出家,不设限的机制涌现出多样化选手。

其一,名不见经传者。比起籍籍无名,或许那些见识过演艺圈浮华的人成名的欲望更加强烈,可能是演绎过一两部作品,经历过小爆但最终石沉大海;也可能是出道数十年,参演作品无数,却没有一个能叫得上名字…他们有热情、有抱负,他们需要一个舞台去展现自己。

其二,流量明星。在大众眼中,这些被称为「流量明星」的小鲜肉小鲜花们似乎站在「演技」的对立面,大多从其他行业转型而来,没有经受过正统表演训练,似乎仅凭一张好看的脸在演艺圈「横冲直撞」,作品往往也不被看好,可越是否定越渴望认可,演技类节目也就成了证明自己的舞台。

其三,亟待复出或转型。沉寂许久的演员重新出发,选择在热播综艺中露脸无疑是上策,直接与观众产生交流;同样,给予转型的演员,也可以在此看到第一时间的反馈。

其四,通告艺人。更有甚者,将演技类节目作为通告之一,恰逢新作播出过来一轮游,刷脸宣传完毕直接返程。

各怀目的,各有追求,也正是这些演员凑起了可看性极高的综艺节目。

揭露一个病态的演员生态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演技类节目的现场就是演艺圈的缩影。综艺性质之外,为观众真实揭露了一个病态的演员生态。

《演员请就位》中,明道哽咽「刚才我演的,是我今年演的第一场戏」。这是当前演艺圈的悲哀,演技傍身的老戏骨无戏可拍,演技饱受诟病的流量明星天价片酬。

去年,演员濮存昕接受采访时被问及未来是否会有影视计划,他的回答让不少人泪目,他说,「我没有机会的,观众我们贡献《三国演义》、《阮玲玉》、《一轮明月》等多部经典影视剧的老艺术家自从2006年后就再也没有出演过影视作品,即便视频中状态仍然很好。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意味着价值,近些年影视圈频频向流量明星伸出橄榄枝,即便最后作品扑街,仍有千万粉丝愿意买单。而对于很多流量明星来说,拍戏首先看的不是剧本本身,而是片酬,片方只能通过抬高预算、降低拍摄成本等手段去邀请一线流量加盟,以确保票房或收视率得到保障,也就没有更多的钱要求老牌明星,而流量的作品质量愈发堪忧,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我就是演员》上,杨蓉高呼「请你们多给30加、40加的女演员一些机会,真的」。她坦言自己已经是30+的人了,为了不被市场淘汰,依旧保持自己的少女人设。

此前,海清也曾直言中年女演员困境:「我们大部分人是被动的,市场、题材常常让我们远离优秀的作品,甚至从一开始就被隔离在外」,甚至坦诚道「我现在不挑剧本,有剧拍就不错了,没什么可挑的了!

相反,只依靠美貌和炒作,杨颖可以在《孤芳不自赏》里拿天价片酬,却只需室内吹空调、绿幕前抠图。尽管恶评如潮,仍然片约不断。流量小花当道的今天,好演员的生存空间被无限压缩。似乎一旦女演员年龄达到30加、40加,就很难接到戏,年要么赋闲在家,要么在各种流量剧里,给鲜肉小花做配。

难逃综艺本质

演技类真人秀当真是一档公平公正给予每一位演员平等机会的平台吗?是,也不是。

是,它确实为流量之外的演员们挣得些许关注度,搏得一丝话题,从而引发外界深思;不是,讨论过后,一切如常,好演员依旧没有热度,流量仍然风生水起。

这是「演技」与「市场」的博弈,不是一档节目能够扭转,而究其根本,综艺也只是综艺,从明道、李滨等成熟演技派接连失利就可见端倪。

演员请就位》第一期中,陈凯歌导演组明道与陈若轩对战。无论从经验还是演技出发,15年以上戏龄的明道一定是优于陈若轩的,后者在表演片段《破冰行动》中暴露出情感代入不足的短板,后经过调整才有所进步,可却成为陈导的最终抉择,演技成熟的明道暂别舞台。

同样,第二期郭敬明导演组金靖与李滨对战,李滨对情感的把握极其精准,一个回眸,一个皱眉都极具代入感,最终这个17岁就凭借影片《十七岁的单车》摘下柏林电影节最佳新人奖,获封影帝称号,2008年又出演《魔幻手机》家喻户晓的专业演员被非科班小品演员金靖打败。

说白了,是综艺节目就需要话题度,而消费过气演员不过是必要手段而已。的确,《王子变青蛙》、《魔幻手机》的重新提及,在消费观众情怀之余,也让节目平添热度。

再加上导师不遗余力的互怼——「我所有的观点跟郭敬明正好完全相反」;助演老师李诚儒的辣评——「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综艺节目该有的矛盾点体现的淋漓尽致。

不到一个月时间,三档「演员」综艺相继开播,虽说都在强调着各自的差异化,可导师、选手、甚至影片片段的重复性也有些乏味。比如,《演员请就位》导师陈凯歌上一季曾受邀担任《我就是演员》特邀嘉宾,李少红更是成为这两档节目同一季的「双担」导演;《小欢喜》中「方一凡」扮演者周奇同时参加《演员请就位》和《我就是演员2》,《演员请就位》中的陈小纭和姜梓新之前都曾经参演过《我就是演员》等等;还有《滚蛋吧肿瘤君》、《无名之辈》影视片段在这几档节目中接连出现。

大概是确认了「演技」题材会迅速成为综艺市场的新风口,爱优腾蜂拥而至。可当初的《演员的诞生》有多新奇,现在的「新瓶装旧酒」就有多无趣!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