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无人机大赛背后:是搜狐回归媒体的缩影

2019/9/27 10:48:00

撰写 | 菲兹

封面 | 七星

9月25日,“江山如此多娇”瞰世界-第五届(2019)中国无人机影像大赛影像作品饕餮盛宴暨颁奖盛典在京举办。

搜狐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在现场致辞时表示:“作品是不是很震撼,如果你在梦中不知何年穿越时空,但看到了作品,你判断这一定是2019年,因为只有2019年,这种集芯片、AI、智能硬件之大成,才有这么高级的无人机,这么普遍的使用,才能拍出这种险而远的角度。”

的确,科技的进步和传播媒介的迭代让我们有机会感知前所未有的世界。

但问题是,比赛本身看起来只是一个无人机影像大赛,但主办方却并非无人机公司或影视公司,而是出自老牌互联网巨头搜狐之手。

对此,张朝阳解释道:“搜狐作为一个媒体平台,对于这样一个影像创作人们广泛的兴奋点和科技无人机带来的可能性产生特殊的拍摄过程,搜狐是有报道责任的。由搜狐平台来主办一些事情,我们作为媒体的角色主办这个事情。另外,通过活动能够给我们提供大量的图片和内容。第三,这个活动引起越来越大的关注,本身也是企业感兴趣的。”

这件事情背后,或许有着张朝阳不同以往的思考。

有创意有思考,大赛背后的小算盘

与前几届不同的是,第五届(2019)摄影大赛升级为影像大赛,进一步提升短视频作品类型权重。而大赛面对的人群则是无人机影像专业人士、爱好者以及相关机构组织征集优秀作品,对无人机类型不作限制。

大赛赛期为两个月,共设立 “自然探索”“城市建筑”“人居民俗”“创意航拍”“人文故事”“时代视窗”“我爱天之蓝”“瞰见祖国美好”八大拍摄单元,其中“人文故事”、“时代视窗”和“瞰见祖国美好”三大单元,是在保留传统竞赛单元基础上新增,也是为了鼓励有更多富于人文关怀和介入当代社会生活的航拍作品产出。共吸引600+飞手踊跃参赛,覆盖逾150个地级市,征收影像作品逾万件,经过最后的角逐,共有82件作品入围,26件作品分揽八大拍摄单元奖项及最佳作品奖。

其中,《在那石山之巅》获得“第五届(2019)中国无人机影像大赛最佳视频奖”。《山河故居》获得“第五届(2019)中国无人机影像大赛最佳图片奖”。

获奖作品《山河故居》

“与往届相比,今年的参赛作品整体表现得更加成熟”。自由摄影师、原荷赛奖评委王身敦已连续多年参与无人机大赛评审,他表示,“往年比赛中最常出现自然景观类的无人机拍摄作品,整体风格比较雷同,配乐和画面契合度欠佳。此次比赛有越来越多的飞手们,勇于尝试用无人机记录与讲述人文故事,让摄影走进日常生活,部分亮眼之作更富有内涵、触动人心。”

而作为主办方,搜狐似乎还有自己的小算盘——通过无人机大赛吸引优质内容和流量。

一个月前,在“第十六届中国汽车营销首脑风暴会议”上张朝阳表示:无论GOOGLE多么发达,《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报一篇文章还是很重要,在GOOGLE上搜索到一条消息就那样了,《纽约时报》出一篇文章是地震式的,传统媒体非常重要,搜狐要回归媒体。增加原创内容,生产有品质的新闻。

今天的无人机影像大赛只是“搜狐回归媒体”进一步落实。

记录者与传播者,五朵金花使命不同

不久前,张朝阳在公开场合提出搜狐“五朵金花”概念,在本次颁奖盛典上,张朝阳进一步向媒体记者解释了“五朵金花”的产品布局情况。

“近年来我们的产品获得长足发展,如果说搜狐是一个媒体平台传播者,那这个平台可以说用五朵金花来描述,那就是传统的搜狐PC门户、手机搜狐网,还有搜狐新闻客户端、搜狐视频客户端、狐友APP。同时,五朵金花有两朵努力进军,其它三朵还属于稳扎稳打往前走。”张朝阳说道。

搜狐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

按照张朝阳的说法,这五朵金花有不同的特点,传统PC和手机搜狐网是板块阅读模式,上午看了新闻专题,下午过来它还在那里,像以前的报纸一样,对于这次无人机大赛手机搜狐网和PC将会成为整个大赛的官方网站官方专题,永远在那里。

搜狐新闻客户端和搜狐视频都是在新的版本上有所改变,从阅读内容和观看视频的阅读软件变成了注重个人账号以及上传分享;“时刻”版块是搜狐新闻客户端走向内容,个人视频分享走向广场型的一个表现,对于无人机大赛的表达也是一个重要的场合;手机搜狐网和PC提供了无人机大赛的官方网址,搜狐新闻客户端将会成为这次天下所有飞手对视频内容产生操作型上传和分享的平台。

而狐友的作用,除了让个人用户可以直接拿手机上传视频,变PGC为UGC之外,也是本次无人机大赛重要社交引爆点,扮演着展示、分发、投票、评选等关键角色。

张朝阳在现场表示:“如同往常一样,搜狐作为一个媒体平台,对这样的活动是内容产生的上传通道,是活动的忠实记录者与传播者。具体的大家可以在搜狐新闻、手机搜狐网和搜狐视频上观赏,在狐友上讨论、吐槽。”

张朝阳进入状态,搜狐回归媒体

腾讯《一线》有一期栏目对话了张朝阳,问他如何描述这三年的状态?张朝阳回答说:回归,逐渐调节自己,回归状态。尤其2018年下半年比较进入状态。2017年工作五六个小时,现在2019年工作十几个小时。

今年,搜狐相继举办搜狐新闻马拉松、狐友国民校草大赛以及5G峰会,这些都是搜狐要回归媒体的信号。

搜狐新闻马拉松已经举办十一届,成了搜狐新闻的传统。张朝阳曾表示,它代表了一种坚持的精神,不只是指跑步时候的坚持。

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则集合了搜狐在娱乐内容上的影响力,选出来的校草将获得主演搜狐视频自制剧的机会。此前,大鹏、于莎莎、白敬亭、张若昀、张予曦等都是凭借搜狐视频出品的《屌丝男士》、《无心法师》、《法医秦明》及《匆匆那年》等自制剧而一战成名。

而2019年作为5G的元年,搜狐着力打造的“搜狐科技5G峰会”,则为如何应对5G的到来打开一些新思路。张朝阳认为“我们的5G论坛,不是5G基础设施构建者的誓师大会,而是作为演讲者来跟大家探讨5G到来之后的生活。”

从2018年开始,张朝阳强调,要搜狐传统的媒体特征,落实到子品牌就是搜狐科技、搜狐财经、搜狐时尚、搜狐健康等。具体到操作上,一方面,搜狐新闻客户端会继续加强机器推荐、分发;另一方面,搜狐会恢复媒体的历史,打造搜狐科技、搜狐财经、搜狐时尚,从而持续输送内容。

“回归到搜狐媒体的重要性,不止是内容的分发,媒体带来一种看法、一种价值观、一种判断、一种搜狐编辑部和搜狐媒体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这是张朝阳的态度。

总 结

尽管搜狐旗下包含搜狐、搜狗和畅游三大公司板块,但在张朝阳的设想中,希望人们想到搜狐的时候,坚定的认为搜狐首先是个媒体,而这种有的放矢的战略思路的改变显然已经在业绩上展现出了它的效果。

统计数据显示,搜狐旗下应用总月活人数超过7亿人,为搜狐集团贡献了源源不断的流量。2019年Q2财报显示,搜狐当季总收入为4.75亿美元,其中在线广告总收入为3.20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15%,这其中搜索业务和媒体业务功不可没。

张朝阳预计,第三季度的亏损还将进一步缩窄,预计集团亏损(不包括畅游和搜狗)为5000万到5500万美元之间,上一季度为6800万美元。考虑畅游和搜狗并表影响后,集团的盈利介于2200万美元和3200万美元之间。预计四季度会继续降低,甚至搜狐集团有可能实现整体盈利。

在今年初搜狐21周年庆祝活动上,张朝阳对搜狐的现状曾经说过一段话,“如果把一个公司或者一个人生比作马拉松的话,半马刚好是21公里,有时候巧合有某种意义。如果把搜狐的成长比作马拉松的时候,我们刚刚过了半程。中国互联网的竞争或者整个互联网媒体和资讯以及各个方面的事业刚刚完成了上半场,下半场刚刚开始。”

搜狐这种经历了21年历史的骨灰级互联网公司,经历过大风大浪,不拘泥于眼前一战之得失。业绩回暖和回归媒体战略的明晰,恰恰是搜狐再次崛起的机遇,而无人机大赛则是回归媒体大战略中的一个缩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