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中国最火漫画谋求转型,草根网红鼻祖路在何方?

2019/9/25 16:32:00

文/金错刀频道 云摇

最近,暴走漫画又开始作妖了。

在最新一期的《暴走大事件》里,暴走漫画给网红头子王尼玛办了场葬礼。

视频里,王尼玛的头套孤坐在鲜花和相框中央,台下“两千名”员工身着黑衣,在《今天是个好日子》的BGM里表达悲伤。

纸巾老师站在讲台上,神情忧伤:“我们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头颅。”

如果没看过《暴走大事件》,下面曾经风靡全网的”暴走漫画”微信表情包,也一定能给你带来熟悉的感觉。

这些简单笔画所构成的“鬼畜”表情包,都曾经是暴走漫画最独特的标志,但现在,很多人只会使用它,而不知它们出自何方。

从漫画社区上线到停播风云,过去11年,暴走漫画是很多人的青春记忆。

除了王尼玛,暴走漫画还打造过许多新晋网红,如张全蛋、唐马儒等;同样也有各种被广泛流传的“梗”,如“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然并卵”等。

辉煌时视频产品总点击量数100亿次、2.4亿粉丝追捧,估值40亿,如今每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不是被传解散,就是出来辟谣,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从神坛跌入谷底,只需一瞬间,但再想站起来,却太难了!

1

因为没钱而走红

靠满口胡言火了10年

暴走漫画源于涂鸦,兴于没钱,火于胡言!

在北美的某匿名贴图网站上,一位网友用Windows画出了一则人在上厕所时被马桶水溅到暴走的简画。

这个线条简陋、内容粗俗、不顾美感的四则漫画被当时在伦敦读大学的任剑看到了,几天后,一个更加精致的“暴走脸”在任剑笔下诞生了,这就是后来“王尼玛”的前身。

任剑把这样一个形象放到了网上,这种颇为新奇的内容形式很快传播开来,并在一年后奠定了暴走漫画的基调。

2008年,暴走漫画还是个UGC漫画创作社区,用户可以运用平台上的素材创作属于自己的“暴漫”。

这种随意原创的本意是为了节约成本,却因为野生粗糙的画风,加上嬉笑怒骂式的调侃,这些表情包和漫画一下子就击中了很多年轻人的心。

借助表情包的火爆,暴走漫画得以快速崛起。但让普罗大众真正熟知“暴走漫画”这个名字的并不是表情包,而是一档网络视频节目《暴走大事件》。

在《暴走大事件》中,我们熟知的带着头套的王尼玛,最开始设计的时候,也是为了省钱。

任剑在一次访谈中笑称:“我们做的动画是拿flash做的,还是要钱,我们就想如果一个人戴着头套的话就不用钱了,连动画的钱都可以省了。”

于是,只花费了几千块钱的录制环境、一个带头套的工作人员和自创的吐槽段子就组成了《暴走大事件》的全部。

这为了省钱而戴的头套,反而成了王尼玛最大的特点。

王尼玛一本正经说鬼话的气质,以及他创造的各种流行语在全网迅速走红。

那个藏在巨大头套里,语言幽默,能吐人所不能吐之槽的主持人,也被粉丝称为“中国最神秘的胖子”。

根据艺恩数据显示,2014年《暴走大事件》播放量从前一年的千万级直接跃升至3.4亿,2015年的第四季播放量再次翻数十倍达到了28.2亿。

数据来源:艺恩数据

从《暴走大事件》走出的“王尼玛”已然成为了一个网红IP。

2014年10月,暴走漫画优酷订阅粉丝数跨越百万大关,成为国内首个粉丝数破百万的视频原创作者。同年11月16日,王尼玛官方微博发布的微博下,评论数7040条,点赞人数2.6万人。

《暴走大事件》的大火开了个好头,紧接着暴漫就开启了“从一到十”的内容矩阵。

陆续开启了影评类节目《暴走看啥片儿》、综艺真人秀《脑残师兄》、恐怖动画连载《暴走恐怖故事》等多个垂直领域、多种类型的内容节目。

之后还推出了多个“坑爹系列”手游。

除了王尼玛之外,暴漫还塑造出了唐马儒、张全蛋、纸巾等多个网红形象。

一时之间,暴走漫画风头无两。

暴走漫画的高人气也一度引发诸多资本的青睐。数据显示,到2017年,暴走漫画的估值已接近40亿元。

可以说,暴走漫画是很多人的青春记忆。只不过连暴走漫画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真的只活在他人的记忆里面。

2

风口浪尖之上,开始疯狂水逆

在走过了融资的高光后,暴走漫画仿佛进入了一个漫长的水逆期

2017年12月21日,名为@Bingolaga的微博帐户陆续发布了有关王尼玛扮演者本人疑似被非法拘禁、监控,遭到暴走漫画高层威胁的微博,由此引发了“真假王尼玛”的事件。

这就让很多粉丝大为失望,他们以为的有血有肉的王尼玛,竟然只是个“头套”。

风波之后不到半年,暴漫迎来了至暗时刻。

2018年5月,暴走漫画发布了一条68秒的视频,被举报在节目中恶搞民族英雄,暴走漫画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很快,各大平台都纷纷下架、封禁暴走漫画。

尽管暴走漫画通过各个媒体渠道致歉,但暴走漫画此后就走上了下坡路。

掉队,有时就是这么一瞬间的事。

《暴走大事件》重新上线后,内容方向调整使整体节目的调性发生了很不自然的转变。

原本“大嘴巴”“混不吝”的,以讽刺、幽默形式传递价值观的《暴走大事件》变得保守,且有“正能量内容”硬性规定的新综艺,这让一批看惯擦边内容,信奉恶搞无罪的原始用户感到不适。

很多网友表示,本来是冲着娱乐搞笑去的,谁知道它还想教我做人,果断弃。

随后,2018年8月暴走漫画与扮演“唐马儒”的演员李迪闹翻,引起很大争议,这对于依靠孵化网红人设IP的暴走漫画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击。

在此背景下,暴走漫画向电影转型的尝试也受到阻碍。

《未来机器城》由于受到下架影响,直到2019年7月才在国内院线上映,但1684.5万元票房、豆瓣5.8分,更是将暴走漫画想通过电影转型的路堵得死死的。

尽管暴走漫画把住了内容创作视频最初的风口,却没有笑到最后。

网友说,恶搞英雄事件是暴走漫画的失格的开始,而唐马儒的出走是压倒暴漫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这都是表面,暴漫只是犯了很多内容创业者都会犯的错误。

3

比融不到资更可怕的,

是内容和商业模式的失控

“暴走漫画”天生就草根与屌丝气质,草根创业,让“暴走漫画”的平民性与传播性齐飞共舞,快速燃爆市场。

但暴漫整个公司的运营和商业模式和产出内容的风格也很接近:粗犷、草根、非专业。

内容上,暴漫打出的“小孩子不要看暴漫”口号,一方面是用以用户区隔,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暗示节目、社区内有轻暴力、色情内容,用以“揽客”。

这导致大部分早期的创作者、观众都对内容红线认识不足,和节目、IP之间的联系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建立在“高风险”的内容、观点之上。

这都是隐患,但暴漫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做出改变。

现在,越来越多的选择提高了对作品的标准和需求,而《暴走大事件》靠犀利的吐槽和脑洞大开的搞笑吸引来观众后,暴漫又缺少足够多的知识增量与深度思考的内容来培养观众的忠诚度。

在商业模式上,作为团队核心人物的任剑甚至表示,暴漫始终都是在产品发展中逐步摸索新思路。

商业模式想不清楚,对新的领域一无所知却大胆冒进,既往成功而导致的过度自信,也为后来暴漫跌落埋下了伏笔。

作为草创团队,暴漫公司很难像《屌丝男士》那般获取许多媒体、资金等资源支持。从2017年D轮融资结束后,暴漫的融资之路便画上了终止符。

比融不到资更可怕的是,不管是向广告客户还是向粉丝,暴漫的“吸金渠道”并不成熟。

暴漫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本通过粉丝消费盈利,但暴漫与粉丝的互动与关系维护上做得并不出色。

大部分情况下,暴漫在门户上输出视频节目,在微博上输出图片和文字,观众是这些信息的接收者,仅此而已。

暴漫的线下活动鲜少,这种情况下,暴漫利用广泛的粉丝基础进行门票售卖、签售的渠道并没有打通。

目前暴漫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有广告、手游、周边衍生产品等,但除了广告收入比较稳定之外,暴漫仍未在其他渠道发掘到稳定可靠的盈利方式,让自己的盈利模式更加成熟。

结语:

从2016年下半年起,网红经济、直播和网剧成为了资本新宠。

当时的头部内容屌丝男士、暴走大事件和万万没想到等,都没能追上这一波潮流,导致很多粉丝都转向短视频。

如今,监管越来越严,入局者越来越多,市场竞争加剧,消费者对内容的需求也在调高。

这些曾经的“内容网红”想走得更远,主创团队在经营拓展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在新的时代风口下,为自己规划一个更明确、成熟的商业模式。

无法把控内容和商业模式,只靠粉丝情怀,是无法支撑长久生存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