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十个热搜五个绯闻!跑偏的互联网算法,请给明星娱乐“降权”

2019/9/22 23:37:00

人人都是算法的“奴隶”——别急着反对。

今天是商业向心力实验室聚焦“互联网数据治理”系列的最后一篇文章,要讨论的话题是算法的社会责任。

此前的文章,我们探讨了“数字征信、数字资产、数据污染、数据安全、数据滥用以及算法审查”等众多严肃议题,但今天的议题可能会更加“感性”一点,是关于算法应不应该给娱乐明星降权,它关乎中国00后、10后的成长和价值观养成。

1.jpg

 

1、明星的全盛时代

 

如果说现在是“娱乐明星的全盛时代”,大概没有几个人会站出来反对。

翻开各大社交媒体的“热搜榜”,十个热搜里,有七八个属于娱乐明星;

浏览各大平台推送的“10W+”文章,也多半是娱乐明星的花边新闻;

打开各大视频网站,最显著位置的推荐视频,是各种火爆的明星真人秀;

……

在社交媒体出现之前,我们从没见到如此众多的娱乐明星活跃在媒体上。明星太多,以至于连他们的名字都对不上号了,不信你试着回答一下网友的提问:“怎样有效区分张馨予、张予曦、张雨绮、张雨馨、张歆艺、张艺馨、张含韵、张雨涵?

2.jpg

当然,娱乐明星“霸屏”,有多方面的原因,并不完全是平台的偏袒。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吃喝不愁,就偏爱娱乐性的内容做消遣,平台投其所好顺理成章,毕竟明星的确有很高的流量价值和人气效应,为了赚钱赢利,争取更多的活跃用户,任何一家平台都不敢轻视娱乐明星。

这时候,一些聪明的互联网公司,往往还会在算法里悄悄地给娱乐明星“加权”。通常的做法是,只要文章里提到了某个当红小生,或者有明星的花边新闻,算法就会给文章更多的推荐和展现机会,比如昨天的乌龙新闻“马蓉怀孕”,就被众多媒体平台推上了热搜榜。

人是算法的奴隶——很多自媒体人、机构自媒体,为了迎合平台的算法权重规则,也就自然而然地选择多产关于娱乐明星的文章、短视频,从而从内容生产层面进一步助推娱乐明星的热度走高。

结果呢,从内容生产、算法推荐到用户消费,形成了明星效应恶性循环的完整链条,“热搜榜”理所当然地变成了“明星榜”,而受娱乐明星影响最大的,恰恰是价值观形成中的“孩子”,70/80年代的孩子曾经的梦想是成为科学家、教师,现在的孩子却想着成为TFBOYS、鹿晗、蔡徐坤。

 

2、任正非的醒世箴言

 

在今年华为公司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任正非接受央视《面对面》的采访时,意味深长地说了这么一段话:

“我关心教育不是关心华为,是关心我们国家。如果不重视教育,实际上我们会重返贫穷的。因为这个社会最终要走向人工智能的,因为你可以参观一下我们的生产线,20秒钟一部手机从无到有,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未来我们几百条上千条的生产线完全是自动化的。

所以我们的人的文化素质不够,至少你没受过大专或者大学以上的教育,你的英文也不好,计算机也不好,做工人的机会都不存在。从我们公司的缩影就要看到国家,放大来看国家,国家也要走向这一步,否则国家是没有竞争力的。

我能看到科学家的真实研究能达到的水平,达到这个水平的难度我知道。我认为要从最基础抓起,要尊师重教。这个二三十年人类一定爆发一场巨大的革命,这个革命的恐怖性人人都看到了,特别是美国看得最清楚。看得最清楚,他们才能打你这个出头鸟。

3.jpg

听一听吧,这就是一位处在困境中的中国企业家,发出的振聋发聩的呐喊——别人希望华为雄起,而华为希望未来的主人翁们能够雄起。而反观我们的一些社交媒体平台,依然还在把“热搜”对准明星娱乐。

在那次采访中,任正非还警醒我们,不能再让人“卡脖子”了,要发展尖端的技术,得砸(钱)(培养)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中国要踏踏实实在数学,物理、化学、神经学、脑科学,各个方面努力努力地去改变,我们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站得起来。

4.jpg

真的,不能让娱乐明星继续“霸屏”了,否则人人都在追星,孩子们争着当明星,二、三十年后那场巨大革命,带来的结果将不堪设想。

 

3、吁给明星“降权”

 

《商业向心力》作者杜鸣皓认为,“媒体平台的算法,应该主动给明星降权。

他指出,媒体平台的责任在于让信息充分流动起来,使信息产生价值,而非任由娱乐明星霸屏,占用公共舆论资源,形成一种娱乐至上的错误示范,同时,娱乐明星也要洁身自好,主动在社交媒体上给自己降权,尽量用“作品”说话,锤炼演技博出位。

试问,当红的娱乐明星中,有多少人是凭着拿得出手的“作品”,兢兢业业的“演技”走红的?可能吴京算一个,他的作品青春热血,硬汉形象铿锵有力,扛起了时代脊梁,孩子们看了热血沸腾,激励了一代人成长,但这样的娱乐明星在娱乐圈中可谓凤毛麟角。

5.jpg

商业向心力实验室认为,娱乐也是生产力,正常的社会不能没有明星娱乐,他们丰富了人们的生活,提升了人们的幸福指数,但我们之所以提议要算法给明星降权,并不是出于歧视娱乐明星,而是觉得“娱乐霸屏”背后,是媒体价值跑偏了,是“人成为了算法的奴隶”。

客观地讲,互联网大数据“算法”的出现,带来了人力资源的极大解放,它把众多的媒体编辑记者,从过去繁重的文字和信息筛选工作中解放出来,但可惜的是,算法只是替代了媒体人的“手”,却没有读懂媒体人的“脑”,没能真正践行媒体人应有的社会责任。

所以,众多媒体平台的算法给明星“降权”,也将会是一次媒体价值的集体回归,我们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