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刚被曝亏损370亿,又开始疯狂裁员!滴滴曾经的最大对手,噩梦来了 ?

2019/9/12 15:48:00




文/金错刀频道  张一弛





当昨天的朋友圈被马云退休的文章刷屏时,遥远的硅谷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挺惨,苹果发布了“浴霸三摄”,被吐槽创新乏力;第二件就更惨了,全世界最大的打车平台——Uber宣布大裁员,连核心岗位的工程师都被裁掉了。





裁员的消息,猝不及防。


因为,一般大公司进行大规模裁员前,一定会提前进行备案,这次Uber不仅没有备案,而且一口气砍掉了435名产品经理和工程师。


两个月前,Uber的市场营销团队刚刚裁掉了400人。


比裁员更难看的是公司的市值。


上市前,市场预期1200亿美金;


上市前一日,下调估值到824亿美金;


上市这天,跌没一半,只剩697亿美金;


今天,市值只有... 569.7亿美金。





再多说一点吧。


2019年第二季度,Uber的亏损超过50亿美元,创下迄今为止最大的单季亏损,这个亏损值已经接近瑞幸咖啡的市值。


几乎被中国遗忘的Uber,噩梦终于来了。



1


在中国横扫一切 


曾是滴滴最大的敌人



从一开始, Uber 的业务就建立在打破规则的基础上。


2010 年夏天,几辆车,少的可怜的职员,很小一笔启动资金,Uber 在旧金山正式成立。但它的模式太颠覆了——任何人只要输入信用卡信息,就再也用不着站在路边打车了。


再加上创始人卡拉尼克本身极强的性格,Uber开启了怼天怼地的发展模式。


用卡拉尼克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我们正在进行一场政治运动,候选人是 Uber ,对手是一个名叫出租车的混蛋。





如果没有代入感,我们就把重点拉回中国。


2014年,Uber进入中国大陆市场,这时,它的估值已经超过420亿美元,是滴滴的10倍。


如果你还有点印象,当年 Uber 在中国是横扫一切的态势。


它不像任何一家过去的跨国互联网公司,水土不服,没有;跟不上市场的变化,没有;不熟悉中国的用户,没有。Uber 甚至比中国公司更接地气,更有侵略性。


可以说,它是中国互联网行业遇到过的最凶狠的外国对手。


很长一段时间,朋友之间聊天的话题都是 Uber的到底怎么读,热度完全不输如今的vlog到底是“五老哥”还是“微老哥”。





那时候的出行领域,每天都在打仗,每天都是一场混战。


Uber在中国大中城市的疯狂扩张之路,前期的策略非常简单粗暴:低价。


2015年,人民优步拉响了 Uber 和滴滴正面竞争的号角,双方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补贴大战,圈里至今仍然流传着一些传说,在广州和北京西站的打车APP地推人员都是战士,他们用鲜血捍卫着自己的传单。





也有很多人受不了这样的战场纷纷退出,因为,血腥的地推同时意味着不计成本的高投入。


Uber全力进攻,完全不考虑盈利,只图速战速决。


你打7折,我就敢打5折,你发优惠券,我就直接送钱——那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候,甚至隔三差五就能享受免费叫车的待遇。





商场如战场,拳脚相加也不罕见,Uber 的市场份额一度增长到整个网约车市场约三分之一。


直到 Uber 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前,它在中国一二线城市的市场份额都不逊于滴滴。


以至于很多中国员工到最后在Uber退出中国的最大感受就是:我在前线浴血拼杀,元帅在大营里投降了。



2


三大致命问题,


创始人被逼下课



Uber是被滴滴打败的吗?


这样说显然太片面了,因为滴滴当年的做法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补贴最高的时候,一天就能烧进去几千万。


Uber掉队的真正原因似乎是:那些不计成本扩张里,埋下的全都是致命伤。


致命问题一:安全毫无保障,Uber司机屡次杀人


Uber的流血式扩张,比起滴滴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6年2月20日,Uber被爆出了丧心病狂的丑闻:美国密歇根州发生连环枪击案,Uber司机贾森·达尔顿在5个小时内发动3轮枪击,疯狂扫射沿途的路人、售货员、儿童,最终造成6死2伤。


令人震惊的是,达尔顿行凶过程异常淡定,枪击间隙居然还在利用Uber接单拉活。(这是什么操作?)





这起枪击案在全美引发巨大恐慌,奥巴马亲自对事件表示谴责。


但真正激怒用户的是Uber傲慢的态度,事发之后,Uber一再强调:反正我们做了背景调查,这个人是“没有犯罪记录的”。


2018年4月,美国14名受到Uber司机性侵或骚扰的女乘客,联名向Uber董事会发出公开信并提出诉讼。


紧接着,CNN发出一份调查,发现至少有103位Uber司机在过去4年中被指控性侵或性虐乘客,这个数据还仅仅来自美国20个主要城市的警察报告。





这次Uber就更嚣张了,还没等性侵案进入司法程序,这些人就被Uber以私下和解的方式息事宁人,还要求受害人“签保密协定”。


致命问题二:管理混乱、性侵女员工


不仅外部一团糟,内部的管理又出了大问题。


2017年3月,Uber前员工在个人博客里怒发一篇文章,揭露了她在Uber工作期间受到的各种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故事。





比如入职的第一天就被自己的上司用私信约PAO,而且她发现自己不是一个人,其他的女工程师也大多都遭遇过性骚扰。


文章一出,还没平息下来的 #Delete Uber# 活动立马迎来了第二个高潮,Uber在美国民众中的印象,彻底从独角兽变成了禽兽。


致命问题三:实施地狱计划,恶性排挤对手


这时候的Uber如果能停下来认真想想如何挽救丢掉的用户,或许还不会太糟,但Uber做了一个吃相非常难看的决定。


这几年,Uber的另一个对手Lyft横空出世,为了打压对手,Uber开始监控专车司机,这个项目的代号就叫——地狱计划。





Uber利用了Lyft移动软件的一个漏洞,可以观察某个Lyft司机的移动轨迹。Uber将会把这些轨迹数据和旗下专车司机数据库进行对比,从而调查出哪些Uber司机同时“脚踩两只船”。


Uber将会给同时为对手承接业务的Uber司机,发出更多的Uber订单,从而阻止他为Lyft接单。


于是 Uber 就从友商手里抢了大量的司机资源。



3


成立9年,没赚过一分钱,


但这并不是个例



Uber的至暗时刻发生在2017年6月11号。


这天Uber董事会在长达6小时的讨论后,一致决定:安排创始人兼CEO离开公司进行休假。


10天后,卡拉尼克在公众指责与业内诟病中,辞去CEO之位。





CEO可以换,但Uber到现在都没解决的问题是——都成立9年了,还没赚过一分钱。


可以说,Uber 就是烧钱换市场份额的互联网模式的终极代表。


一方面,Uber 为全球63个国家700个城市提供打车、送餐等业务。到2018 年 9 月,Uber 已经达成了第 100 亿次出行。


数据确实厉害,亏的也确实狠。 


数据的代价就是,截止2018年末,Uber已经陆续累计“烧掉”了大约107亿美元,亏损金额从 2014 年的 6 亿美元扩大到 30 亿美元。





表面上看,Uber以模式创新和技术取得了颠覆性的胜利,但在扩张的过程中,Uber 在大部分市场击败出租车其实靠的还是最简单的低价策略。


但一遇到同样烧钱不眨眼的对手,Uber 就顶不住了,在中国输给滴滴,在东南亚输给 Grab,在俄罗斯输给 Yandex 。


结 语:


Uber的噩梦,也是网约车共同的尴尬。


如果说几年前各大网约车平台的共同点是疯狂的补贴,如今的共同结局就是持续的亏损。


Uber亏损370亿元;Lyft亏损42亿元;今年2月,滴滴披露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亏损了109亿元。


互联网创业的上半场崇尚唯快不破,靠融资维持运营,以利润换用户,再用流量换取新的融资,空心地带积累了各种隐患。


到了下半场,就是一个集体补课和还债的过程。


Uber的噩梦来了,滴滴109亿的坑,能填平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