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年终奖缩水、加班费消失,午睡自由被剥夺!老板为什么这么狠?

2019/9/9 20:19:00

胡赛萌/文

黄世仁年关催帐,周扒皮半夜鸡叫,南霸天欺男霸女,刘文彩私设水牢……

这些地主恶霸的故事,曾经是中国小学生的课外读物,如今,却有了新的版本,新的故事,新的典故。

01

午睡自由

中国人的勤劳,举世无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白天,是下地干活的时间,所以有“锄禾日当午”的千古名句;白天,是不能用来睡觉的,不然就会被人骂作“白日做梦”。

如今,白天睡觉不但要挨领导的骂,搞不好还会丢了饭碗。9月6日,海尔集团4名员工就因中午睡了一觉,结果被领导责令辞职。

被媒体采访的海尔员工表示,海尔集团只有中午30分钟吃饭时间,并没有午休时间,而且还有巡查人员进行检查,一旦发现睡午觉,马上辞退。

海尔官方回复是,员工在非在休息时间午睡,行为违反海尔员工行为规范,属一级违规,按规定应解除劳动合同。

午睡,一个稀松平常的休息时间,如今却成为海尔员工的奢侈品,也只有勤劳的中国人才能适应海尔这样的工作节奏和作息安排,如果换成懒散的美国工人,工会早就闹翻了天。

郭台铭有“血汗工厂”,张瑞敏有海尔兄弟,可是在海尔工作的兄弟们却连午睡的权利都没有,请问这还算哪门子兄弟?

许多人毕生都在追求财务自由,后来觉得太遥远,退而求其次,开始追求水果自由、口红自由和猪肉自由。现在,连午睡也都成为一种需要追求的自由(午睡自由)。

午睡没自由倒还好,毕竟中午小憩也就半个多小时,熬一下就过去了。可如今,连下班到点走人都成为一种“历史记忆”。

在996的工作制度之下,正确的做法是先下班,再加班,至于加班费,那就只能呵呵了。

不是说好8小时工作制的吗,怎么突然就996了?午睡没自由,深夜要加班,中国人难道不需要睡觉的吗?

中国人当然需要睡觉,只是老板认为自己有觉睡就好了!

02

熬夜加班

熬夜加班,纯属无奈,这是行业的通病!

老牌的阿里、腾讯就不必说了,后起之秀京东、头条也紧跟巨头的脚步,下班一个比一个晚,现在就连小弟搜狗也凑加班潮的热闹。

几个月前,有搜狗匿名员工在职场社交APP上爆料,称搜狗存在统计加班时长来裁员:搜狗牛,开始统计加班时长裁人了,身边好多同事现在都是每天坚持够至少11小时,大家一起吃饭遛弯磨时间,形式主义搞的不错。

匿名爆料让老板王小川很恼火,这位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大老板亲自在微博上回应:不认同公司制度的人,要么适应,要么反馈建议努力帮助公司提升改进,跑出来嚼舌头,算啥?有种就赶快滚。

王小川当然不想当周扒皮,但如果他不做这个恶人,搜狗就没有肉骨头可啃,要知道就连厂大肉多的老对手百度都在呼唤狼性,何况这搜狗这条不起眼的小黄狗。

毕竟,这条小黄狗可是在美国纽交所敲过钟的,华尔街那群嗜血的资本家可不会管你996还666,他们要的是利润。

然而,就算王小川可以抗住华尔街之狼的血盆大口,但顶不住国内“友军”的拼命。

吴晓波在《水大鱼大》中写过一个故事,2014年滴滴与对手的一次战争中,程维坐镇指挥,滴滴出行订单量暴涨50倍,程序员连续加班工作七天七夜,有人当场直接晕倒在地。

友军和敌军都这么敢拼敢打,王小川还敢朝九晚五地岁月静好吗?他的老上司张朝阳就是因为当年太岁月静好了,时不时地就去爬雪山、玩滑板、搞冥想,结果搜狐成为几大门户中最落寞的一位。

老张的前车之鉴,小王岂敢重蹈覆辙?

03

任正非发飙

华为有个传统,就是过年前搞一次高级干部座谈会,聊聊一年来的工作情况。

这原本是一个气氛热烈、喜气洋洋的会议,毕竟马上要过年了,年终奖也要兑现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是,2017的节前座谈会却开出了火花,老板任正非还罕见地发了飙。

任老板之所以发飙,不是不愿发年终奖,而是看不下去了。谈会90%的时间,都被干部们播着精美PPT,给自己评功摆好、邀功求赏,而面临的问题,则被轻轻地一笔带过。

据媒体透露,当时“人工智能”讲了好几遍,“云计算”讲了好几层,高大上的专业术语一个接一个,PPT一页比一页漂亮,可就是不讲实实在在的工作做得怎么样,占据了多少市场份额。

最后,忍无可忍的任老板当场发飙,“搞成这个样子,还过个屁年”,拂袖而去。

去年年底,中国许多互联网公司开始压缩甚至是取消年终奖,社交网络上一篇买惨和讨伐之声。消失的年终奖,难道真是老板偷走了吗?

要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当员工只知写PPT而不下田干活的时候,还哪里来的收成和羊毛?

新东方的员工就借着年会表演节目的机会控诉道:“干的累死累活,有成果那又如何,到头来干不过写PPT的,要问他成绩如何,他从来都不直说,掏出PPT一顿胡扯。”

这些人,天天开会,到处乱飞,今天参加业界论坛,明天出席行业峰会,刚飞了上海,马上又转机去深圳,时不时还出国考察一下新项目。

如果翻看他们的朋友圈,全部满满正能量,比如赶早班机的清晨朝霞,头脑风暴时的激烈场面,通宵加班时的夜深人静,出个差,都得要拍一下飞机的翅膀,似乎每天都在战斗,每天都在赶场。

这样的人,唾沫横飞地讲PPT他在行,撸起袖子下田干活儿他不愿意。如果人人都是这幅德行,那谁还愿意扛着锄头下地,黄世仁的地又怎么会有收成?

作为老板的黄世仁没有收成,怎么可能会有加班费和年终奖?

04

泡沫破裂的疼痛

年成不好,靠PPT再也无法融资了,就连PPT造车的鼻祖贾跃亭都远走美国。

互联网之所以成为取消年终奖和加班费的重灾区,就因为这个行业最容易批量产生那些只会写PPT的“精英”。

他们的苹果电脑高端时尚,他们的PPT精美大气,他们的演讲激情澎湃,可是一旦问到具体的业绩,他们总会拿未来预期来搪塞你,就算是烧钱也烧得理直气壮,还美其名曰“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摩拜的王晓峰就说,“如果我有30%的利润率,为什么要找投资人?我们之所以还在不停地找投资者,就是因为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希望别人给我钱,让我活下去、让我们继续发展,现在谈盈利还太早。”

如今,烧钱烧得太猛的摩拜已经烧垮了,卖身给了美团,现在连“摩拜”这个品牌都保不住,至于“现在谈盈利还太早”的王晓峰,则只能黯然离场。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只会写PPT的“精英”们有考虑过老板的感受吗?你们不下田干活儿,老板哪来的钱给你们发加班费?

当年直播火爆的时候,陌陌搞了一个“最土豪的互联网年会”,两万五的现金大奖人人有份,就算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网红公司,年会上给主播的也都是百万年终奖。

今年,直播凉凉,许多直播平台连活下去都成问题,就连王思聪家的熊猫也得关门大吉,还哪来的年终奖和加班费?

在泡沫中得到的,终究还会在泡沫被刺破中失去。去年缩水的年终奖,今年消失的加班费,都随着泡沫的破灭而一同消散,正如那些灰飞烟灭的互联网公司一样。

于是,老板都成为周扒皮,见不得员工睡觉,恨不得天天学鸡叫。

这是泡沫经济的宿命,深夜起床的员工们怨不得那只半夜打鸣的“公鸡”,因为就连它们也都背负这下蛋的指标和任务,否则便会沦为土豪饭桌上的美味……

作者:胡赛萌,好果文化创始人,知名评论人,曾在新闻晚报、教育时报,BBC中文网,联合早报等国内外知名媒体发表评论文章。公号:好果胡赛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