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王健林可以“王者归来”!断臂求生的贾跃亭,能否卷土重来?

2019/9/5 18:15:00

胡赛萌/文

孟子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

孙子说,手臂和头颅不可兼得,舍手臂而保头颅。

前者借鱼和熊掌,说的是舍生取义;后者借手臂和头颅,说的是断臂求生。

01

“一无所有”王健林

舍生取义,是价值选择;断臂求生,是战略抉择。

孟子是哲人先贤,当然大谈价值选择;孙子是商人老板,当然要做战略抉择。

在融创2017年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承认对乐视投资的失败,有投资者问他是否会断臂求生,孙宏斌说:“去年我们计提了165亿元,你还要我们怎么断臂?脑袋都砍掉了。”

孙宏斌不但投资了乐视,还收购了万达。

2017年7月,万达商业与融创中国、富力地产签订了一笔交易总额高达637.5亿元的协议。其中,融创以438.44亿元收购万达集团的十三个文旅项目91%的股权,富力地产则以199.06亿元的价格,接盘万达77间酒店。

当初,王健林操刀,万达向文化领域的转型,万达文旅城和万达五星级酒店是他的心血之作,卖完这两个项目,王老板真是一无所有。

在王健林卖掉心血之作的半年前,在万达的年会上,富有四海的前首富王健林,出人意外的唱了一首《一无所有》的老歌: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王健林的歌声一出,海内皆惊。当时的王老板富可敌国,资产无数,拥有10多个万达城、80多家五星级酒店、200多个万达广场、1300多家全球影院、2家美国电影公司、1家英国游艇公司,以及不计其数的名画古玩……

这样的大富豪居然唱一无所有,就像后悔创办阿里巴巴的马云一样,如果不是矫情,那就是装大尾巴狼。

然而,从后来的发展来看,这还真是冤枉了王老板。在商界摸爬滚打几十年,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本领,王老板还是有的。

宏观经济不确定,在去地产、去杠杆的压力下,王老板当然知道这水是冷还是热,他高唱一无所有,既是借歌声来唱出胸中的块垒,也是借歌词道出人生的无奈。

果然,半年之后,王老板开启了清仓大甩卖,融创的孙老板成为接盘侠。

02

“闭门造车”贾跃亭

王健林清仓甩卖,断臂求生。

贾跃亭却舍不得自己的心头肉,哪怕乐视生态早已债台高筑,但他在股东大会还仍然坚持“7个子生态一个都不能少”。

后来,接手乐视网的孙宏斌在接受媒体时大倒苦水,指责贾跃亭没决断,不懂得断臂求生,“主要就是老贾,犹犹豫豫,该卖不卖,不坚决。都这时候了,还一个都不能少,你能做好一个就不错了。”

据后来当面采访孙宏斌的记者透露,孙老板当时不但爆了粗口,有几次还哽咽流泪。看来,并不是所有老板都像王健林一样看得开、魄力大、有决断。

王健林该甩卖的时候绝不含糊,断臂求生,反而求得一线生机,并最终在2018年下半年活了过来,而且还开启了新的买买买。

反观贾跃亭,乐视生态摊子铺得大,以至于债台高筑,在该做决断的时候又犹犹豫豫,结果只能远走美国,留下一个“下周回国”的江湖传言,至今未归。

对于王健林这样有魄力的好伙伴,孙宏斌从不吝啬溢美之词,他曾在朋友圈中点赞王健林,称“万达是世界级的优秀企业,王健林是我最尊敬的优秀企业家。”

对于贾跃亭这样没决断的老伙计,孙宏斌气不打一处来,他曾跟贾跃亭有过一次深谈,“我一月份的时候就跟老贾说什么叫断臂求生、破釜沉舟,但很遗憾的就是处理不坚决。”

最后,孙宏斌还拿王健林的例子来规劝贾跃亭,“你看老王,这就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孙宏斌的一番苦心,贾跃亭却不听规劝,于是便只好走人,主动请辞乐视网董事长。

有好事的记者问孙宏斌,“贾跃亭为什么主动请辞乐视网董事长?”心直口快的孙老板直接回答:“贾跃亭要是不辞职,就得被开除!”

再后来,辞去乐视董事长的贾跃亭,远赴美国,成为法拉第未来的CEO,一心一意“闭门造车”。

03

深陷泥潭法拉第

秀才造反,三年不成;闭门造车,迟早失败。

贾跃亭要造车,光躲在美国可不行,人才、资本、政策和人脉都在国内的他,在陌生的异国他乡怎么能造出车来?

这个道理,贾老板当然也懂,于是他曾三番五次地跟国内大佬联系,希望能一起造车,恒大的许家印、第九城市的朱骏都曾先后去了贾老板在美国的豪宅。

然而,由于贾跃亭在国内的旧债的确太多,以至于双方的合作并非“看起来那么美”,而贾跃亭靠着自己的名片,也再难拉大佬入伙投资。

无论是多有钱的大佬,他的钱也并非银行白送的,谁也不愿再做第二个流泪的孙宏斌。既然如此,那法拉第未来要想再融资,便只能“去贾跃亭”化了。

9月3日,法拉第未来正式宣布,创始人贾跃亭将辞去CEO职务。

两年前,在中国的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两年后,在美国的贾跃亭又辞去法拉第未来CEO一职。

作为乐视网和法拉第未来的创始人,贾跃亭一步步失去自己创办的企业。唯一不同的是,两年前的贾跃亭是被迫出局,如今的他却是主动请辞。

早在去年底,贾跃亭就在筹划“合伙人制度”。在这一制度下,贾跃亭会把自己的部分股权分给合伙人,还会把另一部分股权设立还债信托基金,用于还债。

这样,“贾跃亭”这三个字,便不会再与法拉第未来深度绑定,也让后者重获资本和市场的认可,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深陷资金泥潭的造车梦求得一线希望。

这对于法拉第未来当然是利好,但对于创始人贾跃亭却是剜去心头肉,“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法拉第未来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贾跃亭终于明白,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如果还是像当初对乐视的心态,法拉第未来搞不好就成为第二个乐视。

如今自己坦然放手,说不定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04

卷土重来未可知

2017年6月22日,万达遭遇了“股债双杀”。

万达系同步暴跌,万达电影午间收盘逼近跌停,市值缩水超60亿元,一时间整个万达集团都风声鹤唳。

作为万达的掌舵者,王健林对当时凶险的局势清醒万分:最要紧的是丢车保帅,断臂求生。

很快,王老板开启了清仓甩卖,万达大规模抛售资产,开启降杠杆之路。在王老板的魄力和胆识之下,万达安全过关,并在2018年下半年又活了过来。

据媒体统计,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万达先后在延安、兰州、潮州、沈阳等地,豪掷千金,总投资额超过1500亿元。

经过近两年的低调之后,之前那个张口就是一个亿小目标的王老板又回来了!

或许,正是王健林的断臂求生、劫后重生,让贾跃亭学聪明了。他不再执着于当前的“手臂”,而是想着怎么保住未来的“脑袋”,才有了请辞法拉第未来CEO的举动。

收购乐视后,孙宏斌曾评价贾跃亭,“老贾不坚决,应该坚决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老贾手上拿了一把好牌打的这么烂,这就是因为没吃过亏,吃了亏下次就知道了。”

如今,极度缺钱的法拉第未来几乎处于倒闭的边缘,创立之初组建的“五大外籍高层团队”已悉数离职。

此外,据法拉第未来的一位美国员工透露,公司大部分员工自去年底就开始“休假”,只留100人左右维持公司运转,而且还是拿的最低工资。

如果这个爆料属实,那法拉第未来几乎是名存实亡,此时的贾跃亭如果再不放手,那他除了CEO这个头衔之外,将再无任何资产。

好在贾跃亭这次终于学会了王健林的断臂求生,果断跟法拉第未来切割,确保后者顺畅的融资通道。只有法拉第未来成功了,贾跃亭也才有翻盘的机会,否则便会一直被乐视的债务压得抬不起头来。

经过整整三年的时间,当初那个“为梦窒息”的贾跃亭,终于把自己活成了唱“一无所有”的王健林。

如今,“一无所有”的王健林,王者归来;不知“为梦窒息”的贾跃亭,什么时候能卷土重来?

作者:胡赛萌,好果文化创始人,知名评论人,曾在新闻晚报、教育时报,BBC中文网,联合早报等国内外知名媒体发表评论文章。公号:好果胡赛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