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达内押宝童程童美少儿编程,能否打破增收不增利的魔咒?

2019/8/28 7:39:00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mpyujian)

  北京童程童美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童程童美)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达内教育集团旗下少儿编程品牌。早在2018年年中,达内教育发布2018年Q1财报时,就显示出其布局的少儿编程业务的强劲增长势头。当年的财报显示,达内教育2018年Q1总净营收为4.0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2.1%。其中K12领域的增长显著,达内“童程童美”2018年Q1招生人数达到3895人,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291.9%。

  近年,得益于国家大力倡导素质教育、推广少儿编程,以及中国青少年STEAM教育的不断深入,童程童美早在2015年即借助达内科技多年以来积累的成人职业教育的资源,布局了风口正盛的少儿编程教育。少儿编程的渐热,也与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以及家长与学生对编程教育的认知不断加强有非常大的关系。目前,在中国很多省市,甚至已经把编程教育引入中小课程,有的地区还作为考试科目。

  对于学生来说,少儿编程教育确实是一个可以将编程教学软件与游戏的开发和推广结合起来,寓教于乐的教学方式。而且,在资本的热捧与商家的宣传之下,少儿编程也俨然变成了孩子未来必须具备的基础技能、甚至是孩子通向未来一个职业技能。

  但是从达内于美股上市的次年布局少儿编程开始,其对外公开的财报数据,都显示其进入了一个增产不增收的怪圈之中,也即其营收和毛利都在增长的同时,净利润却在下降。而且达内2018年连续多个季度发布财报后,其股价都会出现短暂性的下跌,甚至直接跳空、跌停。

  截止目前,其扭转止颓的态势仍不明显。2019年3月12日,美国NASDAQ上市公司达内教育(TEDU)发布了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第四季度净营收较去年同期下降0.3%,为6.153亿元。2018年总净营收为22.3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3.5%,全年亏损4.74亿元。

  据于见观察分析,达内科技过去几个季度的净利润下降,与其推出童程童美少儿编程新业务有关系。新业务的推出在成本端带来三个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销售和营销开支增加、行政开支增加,以及课程研发费用的增加。达内拓展少儿编程新业务后,无论是在人力资源的薪资福利上,还是在学习中心增加后的行政管理上,以及增加新课程的研发人员方面,都投入了大量的成本,因此导致其入不敷出。

  由此可见,在达内科将发展的重心向K12 IT培训业转移后,其盈利问题已成为其股价增长最大的掣肘。有权威财经媒体建议投资者,后市应该重点关注达内科技旗下童程童美的业绩。目前,因为达内科技在K12领域的扩张还会加速,因此盈利方面,达内科技2019年盈利水平仍然承压。

  虽然少儿编程自2015年开始就逐渐受资本热捧,但是其真正进入白热化的竞争阶段,是从2017年开始的。而到了2018年,少儿编程赛道更可以说是一匹黑马。据鲸准研究院资料显示,2017年国内少儿编程项目成立数创历史新高,2018年项目的入局势头有增无减;2019年更是势不可挡,而且部分少儿编程企业已经呈现出头部效应。资本也逐渐

  但是,背靠大树好乘凉的童程童美,依靠达内科技的雄厚资源优势,并没有在少儿编程这个竞争激烈的赛道上,脱颖而出。究其原因,于见认为既与其模式有关,也与少儿编程这个尴尬的市场不无关系。

  少儿编程虽受资本热捧,但市场需求没有那么大

  虽然少儿编程在互联网的大时代背景下,有资本助推,得到了非常快速的发展。但是现实情况是,少儿编程教育与其它体制内的K12教育有所不同,并不是刚需。加上目前大多数的家庭对于少儿编程的接受度还不高,缺乏像体制内的教育如英语、数学这种学习培训一样的认知度。

  而且,即使是将少儿编程作为兴趣班,也在家长的心目中,其排序也远远比画画、音乐等传统兴趣培训班靠后;也就是说,只有在这些培训项目都被家长放弃后,最后也许才会考虑编程!

  据相关从业者向于见分享,少儿编程是明显的偏向理工科类的教育项目,而与很多家长希望未来孩子成为综合型、复合型的人才需求,其培养目标与家长的期望并非完全吻合。甚至很多家长会误认为孩子学完少儿编程,未来会成为呆板内向的程序员。

  另外,目前国内多数少儿编程培训机构,为了让少儿编程的学习变得更加有趣,所以在课程设计、作业安排上都会多少与游戏相关,也会导致很多家长误以为学习少儿编程就是成谜于玩电脑、打游戏,所以在现在的孩子已经过度使用电脑的情况下,很多家长是非常敏感的。

  于见就曾经听一位家长抱怨,给孩子报名学习了少儿编程后,孩子就整天扒在电脑上玩游戏,感觉既花了冤枉钱,还让孩子养成了不好的习惯。

  而达内科技内部孵化少儿编程业务,与其原有的职业教育定位并不相符,只是在现有的业务上进行的拓展,无论是行业经验还是市场经验,以及所面对的市场,都与其它竞争对手无异。从这方面分析,其行业巨头的优势也并未给童程童美带来太多帮助。

  少儿编程教育过度商业化,缺乏完善的课程体系

  少儿编程作为新兴产业,从走入国门的那天起,就一直与商业息息相关,因此即使是包装得再高大上的课程,都带着浓浓的商业味道。虽然近年,也有与编程相关的课程逐渐走进了学校,但是也并没有“登上大雅之堂”,正式被体制内教育所接受。因此,在课程体系上,多数培训机构都是自成一套,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培训制度和课程体系,也就导致了课程的质量与内容参差不齐,很难达到最初设想的培训效果。

  据说,少儿编程的课程内容,目前大多少儿编程机构都在参考国外课程大纲,甚至直接翻译后照抄不误。因此,少儿编程缺乏真正适合中国本土化的课程体系,至于其是否适应国内孩子的教育,也缺乏比较专业的研究。

  加上从事少儿编程教育的企业,多数会借助人工智能、互联网等话题炒作少儿编程的前景,甚至过度夸大少儿编程对孩子未来所发挥的作用。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让很多家长认为,花费了巨额学费让孩子报名学习少儿编程课程,却没有一个客观科学的培训效果评判标准,也就缺乏对培训结果的正向反馈。

  因此,家长在孩子学习了少儿编程后,无法感知少儿编程对孩子带来的变化,从而会更加理性的选择其它类更能给孩子带来直接改变的兴趣培训班。

  童程童美在这方面的表现,与其它的少儿编程公司如出一辙。虽然也有解决行业痛点的初衷,但是迫于股市、股东、资本市场、外部环境的多重压力,可能也很难坚持科学育人的价值观。所以,商业化是童程童美背后的达内科技必须追求的,也是童程童美存活下去的根本。

  师资力量匮乏,专业优质的老师数量不足

  不同于英语、数学等体制内教育的培训项目,市场已经有了大量的优质师资存量。少儿编程作为新兴产业,发展非常迅猛,所以在师资储备、招聘方面,也是很多从事少儿编程创业的企业面临的显示问题。而且,因为行业内并没有成熟的招募、培训、储备体系,让企业很难找到合适的少儿编程老师,因为这样的老师既要具备专业的编程知识又要懂得教育培训,匹配度非常之低。加上一些培训机构,采用的是一对一,甚至直播的方式在线教学,对老师的数量、教学质量要求非常之高,这也是影响少儿编程教育发展的一个障碍。

  而且,因为师资的缺乏,国内处于快速扩张的少儿编程机构,就会不得已降低人才招募的标准。而少儿授课老师的水平参差不齐,也间接的影响了家长对少儿编程培训的满意度,以及编程培训机构的口碑,从而让更多家长对少儿编程心存疑虑、敬而远之。

  童程童美在师资方面,同样会面临压力。因为师资的缺乏,无论是招募还是培养,都尚需时日,也间接的导致了这个行业,一直处于教学模式、教学内容的摸索阶段,行业方面的实质性进展实际是比较缓慢的。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众多的少儿编程公司,提供的课程内容、推广的培训模式都是大同小异,千篇一律的原因。

  竞争白热化,最优的培训模式仍未得到验证

  虽然涉足少儿编程的企业众多,但是模式各异。而且,以目前的市场情况,因为缺乏对教学质量的评估方法与科学的评测标准,所以无法确定哪种模式最适合国内的少儿。所以,资本市场投资一家企业,通常不仅看赛道,更加看选手与团队。

  少儿编程无疑是近几年的风口,但是资本投资哪家公司,一般会依据模式看赛道。而据于见观察,少儿编程教育的模式,从上课形式上可以分为线上、线下,以及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而线上培训又分为课程直播和录播两种形式。从师资配置上,又分为一对一,一对多的小班模式。也有很多培训机构,打出了双师课堂的概念, 也即线上、线下均配备了相应的老师进行专业的辅导。这样的模式,无疑会更大程度的加大运营成本,其商业模式是否能够行得通,尚待验证。

  童程童美从自营线下校区切入少儿编程,采用与传统的职业培训相同的“连锁”运营模式,但是,线下培训学校是重资产运营,前期的场地选址、场租、装修等时间、金钱成本投入不可逆。一旦这个模式确认不可行,其过度扩张带来的经营风险,也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在这方面,童程童美是否达到了批量复制的条件,以确保其大规模扩张的策略是相对可控的,也许将决定了达内科技旗下的童程童美,是成为少儿编程领域的独角兽,还是始终会不愠不火、拖达内科技的后腿。

  扩张过快成本过高,企业经营入不敷出

  据于见了解,虽然目前少儿编程市场受资本热捧,但是目前少儿编程仍处于跑马圈地的野蛮生长阶段,该类企业多数未进入盈利状态。加上少儿编程企业有资本加持,普遍扩张速度过快,而且在成本控制、市场预算方面不够精细,所以也让这类企业的经营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尴尬状态。

  于见也听业内人士分享,一个创业不到半年的企业,因为拿到风投,在短短半年时间,几十人的小团队就快速扩张至200人。因为扩展过快,所以其内部的各种管理制度、体系也并不成熟。甚至有的少儿编程企业,因为创始人是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创业,对现在的公司运营模式、人才培养与管理没有太多经验,所以,这类初创企业的整体效率可想而知。而因为管理的缺失,也造成了很多资源的浪费,企业最终入不敷出,无法实现盈利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如上文分析,虽然少儿编程对用户有新鲜感,也有一定的新引力,但是但市场刚需还不够大。所以相对于其它科目,少儿编程的获客成本高。因为市场认知不足,前期无论哪个平台,都需要进行大量的市场宣传,对用户进行市场教育。

  而且,为了拓展市场,企业必须在教育市场的同时,提升平台的知名度。而在这方面,要想实现用户转化,投入的成本就会居高不下。同时,因为竞争对手众多,营销方式也较为类似,在市场竞争方面,几乎是拼刺刀的状态。据于见了解,一个少儿编程的初创企业,仅用于百度竞价投放的预算,一个月就高达300万。可想而知,需要在这个领域生存,必须有巨额的资本持续输血,不断的给予市场支持。而如果因为资金缺乏,只会导致大量的用户被竞争对手抢走,丧失在新兴市场上的先机。

  童程童美也是如此。创业初期,从线下切入“攻城略地”,两年半时间进入40个城市,截止2018年Q1,已发展80所线下中心,半年间新增1倍以上,收入和招生人数同比实现了近3倍的跨越式增长。2018上半年,童程童美又推出基于家庭场景的在线直播小班课,既是少儿移动学习时代来临时必要的防御性之举,也是探索继线下扩张后更高效的规模化路径。

  虽然童程童美从自营线下校区切入,采用相似的线下“连锁”运营逻辑,让已经成熟的成人培训业务为其助力,发展势如破竹。但是,也避不开因为运营成本过高,入不敷出的窘状。

  对于达内少儿教育业务的拓展,韩少云表示,经过2018年的调整和优化后,2019年将进入平稳增长期,重点提升现有校区盈利能力。“2019年达内教育在少儿教育业务方面将会继续保持积极扩张策略,预计2019年新增80家少儿学习中心,实现现金收入同比增长100%,达8.5亿元以上。同时,计划少儿教育业务在2020年达到收支平衡,2021年实现盈利。”

  虽然在过去的2018财年,达内教育的股价下跌了60%,从均价18美元下跌到现在的不足7美元,其市值也从10亿美元,下降到现在不足5亿美元。但达内科技认为这些都只是短痛,亏损也只是暂时的。所以,其2019年也将继续发力扩大少儿编程的市场。

  在少儿编程仍处在一个市场发展早期,资本热而市场冷的时候,也有人调侃,少儿编程将是K12赛道最后一个金矿。而且,目前少儿编程赛道玩家主要以游戏、在线编程平台、机器人、开源硬件平台为产品方向,大多采取B端为主,C端为辅的模式。

  然而,因为少儿编程始终为非应试教育需求、无论是教学模式还是教学内容,都出现了同质化现象较为严重、师资极度短缺的问题。所以,童程童美虽然有达内科技做背后的资本与资源支持,也难以逃脱这些行业硬伤。

  而且,从目前少儿编程机构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的态势来看,虽然少儿编程是资本眼中的香饽饽,但是并无过高的门槛和技术壁垒。似乎少儿编程是只要有一定的资本支持,人人都可以创业的项目。

  所以,这种被资本的热脸贴市场用户的冷屁股的状态,已经让少儿编程的市场异常尴尬。而这种花钱买吆喝,增收不增利的魔咒,已经困住了很多少儿编程的企业。童程童美是否能够打破困住这只教育独角兽的魔咒,以及资本对少儿编程追捧的热度还能持续多久,我们不得而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于斌

    总访问量:3995467
    全部文章:777
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新财富时间》连线嘉宾,江苏电视台财经评论嘉宾,国家域名注册服务监督员,美国格理集团专家,美国格尔曼集团专家,《中国经营报》、《证券日报》、《人民网》、《法治周末》、《南方都市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等媒体采访嘉宾,研究方向:互联网、通信、手机、家电、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