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猎豹移动四面楚歌

2019/8/26 14:52:00

傅盛显然低调了很多。


2019年以来,猎豹移动这家以工具应用见长的公司也正四面楚歌。


近日,从猎豹移动发布的最新一季度的财报不难看出,其核心业务下滑、资本市场表现低迷,重金押注的AI赛道获益甚微,营收与活跃用户数双降等问题进一步将这样的困境推向了台面,其所面临着挑战也进一步凸显。


面对这样的局势,傅盛在朋友圈表示:“猎豹移动是遇到了一些困难,但猎豹移动不退。猎豹移动左右不了别人对未来的预期,但可以左右回报股东的方法。”


这看上去多少有些悲壮!

营收重点转向,猎豹移动在原点徘徊成常态?

说起来,猎豹移动的诞生有点尴尬。一方面含着金钥匙出生,另一方面其又是金山系与巨头之间战略竞争的一颗棋子。这样的尴尬角色为猎豹移动的发展定下了“紧盯巨头,并夹缝求生”的调,也由此,“追赶风口”、“不停地转型”这类字眼伴随了猎豹移动近9年。但这恰恰成为了猎豹移动自身最大的风险。


根据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猎豹移动营收及净利润分别下滑了12%、75%,这也是其单季收入首次跌破10亿元大关。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核心业务的工具业务收入4.24亿元,同比下降44.0%,此外,其移动娱乐业务营收4.9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9.6 %,占总营收的51%。其核心业务整体营收占比持续下滑。


而财报的另一组数据显示,猎豹移动第二季度全球移动月度活跃用户数为3.76亿,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5.74亿,其中海外移动月活占比74.2%。而在海外市场,猎豹移动核心业务依然为工具业务,这也意味着猎豹移动的营收重心正在转向,活跃用户的大幅下降也将进一步对工具业务的增长带来巨大压力。


这样的局面,可能对于猎豹移动来说已司空见惯。


其实,猎豹移动的业务布局更多建立在行业风口,即大环境红利的基础上,行业红利的消失也将直接影响公司营收。而在过去几年,核心业务转移、战略转型是猎豹移动的常态,但它始终缺少一条稳妥、健康、可持续的增长线,对于一家已经上市并成熟的公司来说,不稳定的业务结构及营收表现非常危险。这或许是猎豹移动的基因所在。


比如,在成立初,其核心业务为基于PC生态的安全卫生等产品,并先后拓展了网址导航、猎豹浏览器等产品及业务线,并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了第一次盈利。但布局这些业务的时间点非常尴尬,不仅面临着各层面的激烈竞争,更为关键的是这个时间点是移动互联网快速崛起的2012年,而猎豹移动的重点业务转型也迫在眉睫。


很不幸,这个时间点的移动互联网已经强将如云,就连自身业务强关联的安全产品也早已出现了多强格局,连金山手机卫士都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中消失地无影无踪。所以猎豹切入了更加冷门的手机清理、电池助手等细分领域之后,才真正抢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入场券。


尽管如此,面对变幻多端的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猎豹移动建树甚微,所以一方面瞄准海外,并将海外市场作为战略重点;另一方面继续追赶移动娱乐的风口,比如收购法国新闻内容推荐应用News Republic,在美国市场启动直播产品LiveMe,投资短视频团队Musical.ly……


根据最新的财务数据我们不难看出,猎豹移动实现了再一次转型,但这样的转型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从上市至今,其市值最高达50亿美金,目前不足6亿美金,同时其股票已经明显陷入了流动性陷阱,每日的成交量仅在一两百万美元左右。


这样的表现直接影响了股东金山软件,金山软件第二季度净亏损为14.15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1亿元。金山软件本季度亏损,主要是由于猎豹移动投资账面值计提减值拨备所致。这进一步加深了市场对猎豹移动的生存危机质疑。

多元化布局,但天花板抬头即触

自然,结合猎豹移动的各项数据和业务布局不难看出,造成猎豹移动目前困局的根本原因在于其业务的布局更多地是在跟随市场风口,缺少可持续性业务作为公司稳定发展的基石。


与此同时,从业务层面来看,猎豹移动积极根据市场环境多元化布局,但回归到本质,其各项业务的协同能力非常低,难以实现生态化的竞争能力。


根据财报数据,猎豹移动的工具类业务营收持续下滑,而工具应用营收主要来自于广告。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美国移动应用公司Kochava指出,猎豹移动有7款受欢迎的安卓应用和其投资的一家公司的应用,利用用户权限卷入广告欺诈案中。根据Kochava提供的数据,这些应用在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超过20亿次。


虽然,猎豹当时很快否认了这一报道,但一个月后,猎豹移动旗下App CM File Manager(文件管理器)被Google Play暂时下架。同时,猎豹从Google Play自行下架了电池医生与CM Locker应用。谷歌内部调查显示,猎豹文件管理器和Kika Keyboard输入法包含用于执行广告欺诈的代码。并发现了三款恶意的广告网络软件开发工具包(SDK),它们被用来在这些应用程序中进行广告欺诈。


此外,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通报称,猎豹浏览器存在申请电话、短信相关权限,甚至默认开通监听外拨电话、位置信息、发送短信权限。这一系列事件对猎豹移动工具类业务造成了长期的影响。一方面,与众多合作方如谷歌、Facebook合作终止;另一方面也造成了活跃用户的快速下滑,这对于活跃用户占比高达74.2%的海外市场来说更加难以承受。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其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收入同比下降6.3%,仅为7.83亿元。


当然,随着智能手机品牌的系统生态越来越完善,加之微信、支付宝等超级APP的快速成型,工具型应用的市场生存空间也越来越小,再加上盈利层面对广告的过度依赖,将进一步压缩其生存空间。


除了工具业务,以其表现较好的移动娱乐业务来看,虽然增速较快,但无论是游戏,亦或直播等业务都面临非常激烈的行业竞争。从游戏来看,也是其移动娱乐版块营收的核心,但其目前经营的产品均为轻游戏,一方面吸金能力差,另一方面生命周期较短。但同时不排除其工具型应用也是游戏业务的重要导流方式,如果工具型应用发展出现疲态,将直接影响游戏业务的营收表现;而直播业务整个市场环境式微,差异化并不明显,均表现出较低天花板特性,要获取长期的高速增长可能性并不大。

重金押注AI,获益甚微

正如前文所说,转型和不停地调整战略重点是猎豹移动独有的基因。2016年,触碰到天花板的猎豹移动宣布进军人工智能领域。可猎豹移动的人工智能这条路也充满了傅盛的个人色彩。


2017年,猎豹移动投资人工智能公司猎户星空。2018年,其就一口气发布了五款全系列机器人。当时的傅盛,满眼都是胜利者的喜悦,在发布会演讲台上,傅盛用坐标的形式概括了友商的产品,将其全部归结为“没啥用、不智能”,只有猎豹移动独善其身,并宣扬要让机器人走向千家万户。




发布会的余温尚未散去,猎豹移动的AI战略很快就翻车了。一方面是陷入宣传海报的争议,另一方面遭到了RFC产业联盟理事长王景阳就斥责,“你可以吹牛多优秀多牛逼都行,请不要踩在整个行业上说别人都是弱智和脑残,请对同行创业者有点儿最基本的尊重和敬畏。四十岁本该不惑,敢all in机器人本该盛赞,却变成了在公众媒体下对行业所有前辈和创业公司无耻的诋毁、讽刺和谩骂”。


他同时指出,“傅盛所发布这批机器人,实际包括产品与技术,在2014年早已出现过,相比过去,这批“新品”并没有技术创新或革命”。


尽管这样,也丝毫不影响傅盛启动一场全新的转型,通过投资、及多元化布局All in AI。根据其第二季度财报,人工智能及其他收入为人民币4860万元,这主要受公司基于人工智能的翻译设备猎豹翻译器的销售推动,但这一市场一方面竞争激烈,另一方面市场空间非常有限。当然,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猎豹移动说法,其AI战略主要着力在B端,翻译笔作为C端产品,也只是追逐风口的产物。


关于猎户星空相关的数据在财报中并未提及。而事实上,目前的机器人行业还处于初级阶段,大部分面向C端的产品很难真正实现商业化落地,而在B端场景纵然有落地,但也很难规模化,实际产生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属于长期的战略布局。相比于BAT等巨头,猎豹移动并没有明显的竞争力体现。


所以综合来看,猎豹移动的在AI这条路上,要走下去,必然要经历长期的资金、资源投入,并且充满着不确定性,可谓举步维艰。更为重要的是,如何保证工具型应用与移动娱乐业务的持续增长才是其发展的根基所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