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揭秘A股上市公司最“偏爱”的三大财务造假“套路”

2019/8/16 15:20:00

  “肤白貌美”的“白马股”频频坠落。

       继康美药业(现“ST康美(600518.SH)”)、康得新(“现*ST康得(002450.SZ)”)被爆出财务造假后,欢瑞世纪(000892.SZ)、辅仁药业(600781.SH)等也陆续被核实财务造假

      资本邦了解到,目前,除辅仁药业外,另外几家公司均已遭到证监会处罚。

  就在8月9日,CCTV-13的焦点访谈直接点名批评涉及到财务造假的三大曾经的“白马股”,康美、康得新、辅仁药业,称“该重罚!该严惩!”。连央视焦点访谈都点名批评,足以看出今年A股市场财务造假情况之严重。

  第一财经称,今年以来,A股市场出现的现象是上市公司或董监高遭立案调查比往年多了不少。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2019年已有50家遭立案调查;去年全年仅27件,2017年为19件。分析下来,这些被调查后的上市公司主要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具体涉及财务造假、内幕交易等。

  以往的造假公司大多是中小型企业,并非市场主流公司,造假金额相对也不高。但近年来造假的知名公司越来越多,金额也越来越大。从近期爆雷的几家公司来看,财务造假所跨越的时间动辄三四年。

       这还只是暴露在外的,倘若细细深挖,或许该类情况更多。

造假多为沉疴顽疾

  康得新2018年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1.50亿元,同比降低22.38%;利润总额3.43亿元,同比降低88.24%;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81亿元,同比降低88.66%。

  2019年7月6日,证监会发布通报称,康得新涉嫌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通过虚构销售业务等方式虚增业务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虚增利润总额119亿元。

  康美药业的跌落之路源于一份“错算”了将近300亿元的会计差错更正公告。2019年4月29日,康美药业发布发布公告阐述了2017年年报中出现的14项会计错误。公告称,由于财务数据出现会计差错,造成康美药业2017年营业收入多计入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入76亿元,销售费用少计入5亿元,财务费用少计入2亿元,销售商品多计入102亿元,货币资金多计入299亿元,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项目多计入3亿元。

  5月17日,证监会官方微信通报,经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涉嫌违反《证券法》第63条等相关规定。主要涉及三宗罪:

一是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

二是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

三是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公司股票。

  扇贝三度“跑了”的獐子岛这回也终于跑不动了。历经17个月的调查,证监会认定獐子岛存在三项违法事实:

一是公司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2017两年的年度报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和《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

二是公司披露的《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

三是公司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

  总结下来,獐子岛的2016年年报中以虚减营业成本、虚减营业外支出的方式,虚增利润1.3亿元,虚增的利润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15%。2017年年度报告中,獐子岛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57%,追溯调整后,业绩仍为亏损。

  欢瑞世纪则是于2017年7月17日收到《调查通知书》,在两年后的2019年7月26日和29日收到两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

  事先告知书显示,从2013年起至2016年,欢瑞世纪连续通过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收、虚构收回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推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等手段虚增利润,导致其当年高达30亿元的影视公司借壳重组方案和借壳后的年报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资本邦梳理上述公司财务造假情况发现,财务造假多存在虚增收入,虚增资产,虚减成本、费用和负债的情况。

财务造假的三大“花式”套路

  一、虚增收入

  以康得新和欢瑞世纪为例,这两家公司分别通过虚构客户和提前确认收入虚增收入。

  虚构客户: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康得新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2015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23.81亿元《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30.89亿元;《2017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39.74亿元;《2018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24.77亿元。

  康得新从2012年年报起便不再公开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名单,当时给出的原因是“属于重要的商业机密”。但据新京报记者报道,如今康得新2010年、2011年及2012年1-9月公开的多家客户和供应商已经注销,且注销集中在去年和今年年初。

  提前确认收入:欢瑞影视2013年因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6939.62万元,2014年因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2789.43万元。具体来看:

  2013年12月,欢瑞影视确认《古剑奇谭》版权转让收入4905.66万元,发行收入147.17万元,但是这部电视剧售卖给湖南卫视的协议生效时间是2014年2月17日,真正的母带交付时间是2014年6月27日,欢瑞世纪故意提前确认了收入。

  欢瑞影视于2013年12月确认《微时代之恋》版权转让收入1886.79万元,同期结转成本846.10万元。但是欢瑞影视与腾讯的售卖协议生效时间为2014年2月10日,晚于欢瑞影视2013年12月确认《微时代之恋》营业收入时间,且《授权合同》存在解除并退款的风险,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欢瑞影视会计政策的规定。

  欢瑞影视于2014年12月确认《少年四大名捕》版权转让收入24,905,660.38元,发行收入2,988,679.25元,同期结转成本15,375,674.85元。但其与湖南广播电视台签订的首轮播映权转让协议生效时间2015年2月26日,且欢瑞影视在2015年3月13日才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完成《少年四大名捕》母带交接工作。

  二、虚增资产

  虚增资产的方式也不少,比如说虚增应收账款、预付账款,虚增存货,虚增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少计提各项减值准备,虚增银行存款等。

  虚增应收账款、预付账款:欢瑞影视虚构收回应收款项25,500,000.00元,造成2015年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250,000.00元,2016年半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675,000.00元。

  欢瑞影视2015年虚构收回上海轩叙文化交流中心(普通合伙)(原名上海嘉行文化交流中心(普通合伙),下称“上海轩叙”)应收账款8,500,000.00元,造成2015年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250,000.00元。2016年,欢瑞影视虚构收回上海轩叙应收账款17,000,000.00元,造成2016年半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675,000.00元。

  虚增存货:4月30日凌晨康美药业发布了其2018年年度报告和《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下称“更正公告”)。根据更正公告信息,康美药业将2017年末存货账面价值由157亿元调整至352.47亿元,存货调增金额高达195.46亿元。

  2017年康美药业更正后的营业成本为107.88亿元,调增后的存货金额352.47亿元相当于其2017年当年营业成本的3.27倍,这意味着,即使其未来三年内停止原材料采购,其账面存货也可供其销售三年多。

  虚增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关于这点,资本邦不得不提一下ST抚钢(600399.SH)。7月8日晚间,ST抚钢披露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公告。根据公告,在2010年至2017年期间,ST抚钢对部分年份的存货余额、在建工程余额、固定资产余额、固定资产折旧、主营业务成本、利润总额等数据都存在虚假记载。

  2013年至2014年,ST抚钢通过伪造、变造原始凭证及记账凭证等方式虚假领用原材料,将以前年度虚增的存货转入在建工程,虚增2013年至2014年年度报告期末在建工程。经核算,ST抚钢累计虚增在建工程11.39亿元,其中2013年虚增7.43亿元,2014年虚增3.96亿元。

  2013年和2015年,ST抚钢通过伪造、变造记账凭证及原始凭证等方式将虚增的在建工程转入固定资产,虚增2013年和2015年年度报告期末固定资产。ST抚钢累计虚增固定资产8.42亿元,其中2013年虚增4.91亿元,2015年虚增3.51亿元。

  少计提各项减值准备:从獐子岛来看,2017年10月25日,獐子岛披露了《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下称《秋测结果公告》),称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而证监会在调查中发现,獐子岛科研19”号船在公司记录的秋测天数内,被航行轨迹证实执行计划的点位极少,而秋测抽取但未实际执行的66个点位已占秋测全部披露点位的55%。獐子岛《秋测结果公告》内容已经严重失实,涉嫌虚假记载。也就是说,獐子岛上述所谓的不存在减值风险有误。

  虚增银行存款康美药业在2017年年报中声称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341.51亿元,其中银行存款余额高达340.45亿元。而其调整后的货币资金从341.51亿元变为42亿元。康美药业相关负责人称,货币资金减少299亿元的问题,并不是一笔勾销,而是大部分转为存货了。而后,证监会通报消息确定,康美药业确存在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的造假行为。

  三、虚减成本、费用和负债

  为达到虚减成本、费用和负债的目的,上述公司分别采用了以下几种方式:1、少计、少结转成本;2、前移或后推成本费用期间;3、通过关联方实现自有资金体外循环;4、挪用资产。

  少计、少结转成本:獐子岛增殖分公司每月底集中结转底播虾夷贝成本,以于成家和赵颖每月底提供的当月虾夷扇贝捕捞区域(采捕坐标)作为成本结转的依据。

  证监会调查后发现,根据獐子岛成本结转方法,獐子岛2016年真实采捕区域较账面多13.93万亩,致使账面虚减营业成本6,002.99万元。同时,对比獐子岛2016年初和2017年初库存图,部分2016年有记载的库存区域虽然没有显示采捕轨迹,但在2016年底重新进行了底播,根据獐子岛成本核算方式,上述区域应重新核算成本,既往库存成本应作核销处理,致使账面虚减营业外支出7,111.78万元。

  前移或后推成本费用期间:还是以獐子岛为例。獐子岛2017年账面记载采捕面积较真实情况多5.79万亩。经比对实际采捕区域与账面结转区域,证监会发现獐子岛存在随意结转的问题,且存在将部分2016年实际采捕海域调至2017年度结转成本的情况,致使2017年度虚增营业成本6,159.03万元。

  同时,獐子岛的年终盘点公告和核销公告均存在虚假记载问题。证监会调查发现,獐子岛盘点未如实反映客观情况,核销海域中,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底播虾夷贝分别有20.85万亩、19.76万亩和3.61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虚增营业外支出24,782.81万元,占核销金额的42.91%。减值海域中,2015年、2016年底播虾夷贝分别有6.38万亩、0.13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虚增资产减值损失1,110.52万元,占减值金额的18.29%。

  通过关联方实现自有资金体外循环:5月29日,康美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存在与关联方资金往来的情况,资金转入公司关联方账户买卖公司股票。

  (图片来源:关于上交所《关于对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媒体报道有关事项的问询函》的部分回复公告)

  挪用资产:还是以康得新为例。康得新2018年报中同时称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然而,后期证监会调查时西单支行回函称账户余额为0,但是该账户在我行是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是122亿元。

  根据财经观察家报道,账户余额为零,但是它有联动账户,联动账户上有钱,那么实际上就不难看出来,这笔资金被大股东实际性的所占有,而上市公司资金已经没有支配权。

  5月13日,康得新的大股东及实控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刑拘的主要理由是钟玉涉嫌挪用资金,具体挪用资金金额正在核查中。

  除了以上手段外,上述公司还分别存在控股股东或其关联方非法占用公司资金、为控股股东提供关联担保、信披不及时等问题,在此资本邦就不多做赘述。

  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通常都是多种方式并行,其中还经常出现各种中介机构的影子。关于这一点,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说:“上市公司各种违规违法行为都有中介机构的影子,出现这些问题和他们的不专业、不独立,都有密切关系,甚至有些机构是带有合谋性质的。所以要加大对这些中介机构的监管和处罚,也是确保投资者利益的重要保障。

  财经人士曹中铭认为,对于上市公司的财务造假行为,必须实行“零”容忍。一旦被调查证实,监管部门应认定其“重大信息披露违法”,并立即启动强制退市程序。另一方面,在这一过程中,刑法也不能缺位。对于相关的责任人员,也应该让其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对于财务造假行为,如果监管部门能够打出“强制退市+刑事责任+经济处罚”的组合拳,才能产生真正的威慑力。

头图来源:图虫

本文出品:资本邦。作者:五点。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