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把400位贫困生送入“北大清华”后,黑社会要追杀他

2019/7/29 20:10:00


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有多难?如果你出生在中产家庭,你可能有机会成为医生、律师。但如果你的父亲只是赚日薪的工人,在印度,你则很有可能也会出卖体力为生。


教育改变命运,这句话在同样人口众多、贫富悬殊的印度也同样流行。在印度人口最多、最贫穷落后的比哈尔邦,有一个神话般的人物,通过教育改变了别人的命运。而且,他帮助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422名贫困生。


他几乎凭借着一己之力,将这些很可能辍学的孩子送进了印度最顶尖的学府——印度理工学院(IITs)。


这个人就是印度比哈尔邦的教育家、数学家阿南德·库马尔(Anand Kumar)。2002年,他创办了名为Super 30的免费辅导项目,每年挑选30名有天赋的贫困家庭学生,为其辅导IIT入学考试。在过去的16年里,480名学生中的422名最终被IIT录取。


2017年,Super 30的30名学生全部被IIT录取


7月,根据他真人故事改编的电影《Super 30》上映,一上映就引爆了大屏幕。在宝莱坞与“三大汗”齐名的赫里尼克·罗斯汉(Hrithik Roshan)出演阿南德,他一改平日“性感舞王”的形象,扮演了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男主角。


电影的开场,一个名为Fuga Kumar的印度科学家获得了一项国际科学大奖,面对着一众来自西方国家的同行,他用印地语发表了演讲。百事可乐、联合利华、万事达、沃达丰、德意志银行……他列举了一串跨国公司的名字,问:你知道他们的掌舵者是谁吗?


“万一你不知道,你可以谷歌一下,顺便查一下谷歌的CEO是谁,”Fuga Kumar说,“他们都来自印度。”


Fuga Kumar讲起了自己的故事。他说,在他小时候,英文成为了阶层的代表,贫困家庭的孩子上不起私立学校,只能上使用印地语的公立学校,可能一辈子都一事无成。但他最终成为了科学家,都是因为一个人——阿南德·库马尔。


出生在比哈尔邦首府巴特那的阿南德,父亲在邮局工作,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还有一个弟弟Pranav。他从小就在数学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高中毕业后,他仍然痴迷数学,没日没夜地钻研数学难题。


为了看外国数学期刊,他每个周末都坐火车去两百多公里以外的瓦拉纳西的大学图书馆,在那里查阅期刊。


有一次,图书馆的管路员发现他不是本校学生,把他赶了出去。图书馆的茶水工见此一幕,好心告诉他,如果他想要看外国期刊,只要在上面发表一篇文章,就可以得到免费的终身订阅。


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钻研,阿南德最终破解了一个数论方面的难题,他将论文寄给了英国的期刊《The Mathematical Gazette》,论文最终得以发表。


因为这篇文章,他还被一个剑桥的数学学者看中,邀请他去剑桥学习。


但阿南德家境普通,他连去英国的机票都买不起,为了去剑桥,他和父亲到处去筹钱。


在他高中毕业时,当地的教育部长曾对他说,以后如果阿南德需要帮助,尽管来找他。但当阿南德真的到了紧急关头的时候,部长无情地拒绝了他。


屋漏偏逢连夜雨。阿南德的父亲四处奔波为儿子筹钱,但处处碰壁,突发疾病而亡。阿南德别无他法,选择了放弃去剑桥,母亲在家里制作印度薄饼Papad,他骑着单车出去售卖。


Papad长这样


直到一天,他被命运撞了一下腰。他在卖Papad时,偶遇当地一所IIT考试辅导机构的创办人拉伦·辛格(Lallan Singh),辛格认出了阿南德,知道他是远近闻名的数学天才,便邀请他去自己的培训机构教书。


他面对的,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人生的第一次,他可以把自己的知识和才能转化成金钱,拯救整个家庭,不用再挣扎在贫困之中。


阿南德当然接受了这个机会,摇身一变成了培训中心最当红的老师。金钱、名声接踵而至,家长都冲着他排队来培训中心报名,甚至连曾经看不起他的女友父亲,也开始对他另眼相看。


辛格把阿南德当成了赚钱利器,把他打造成了培训中心的招牌,借此不断提高学费,赚得盆满钵满。


在这里,阿南德教的都是来自富裕家庭的孩子,他们出身良好,父母对他们的教育毫不吝惜,舍得花每年一百万卢比(约十万人民币)的价钱来上培训中心。


在这里,他彻底告别了从前的生活。那位口口声声说着“教育是通往天堂的道路”的教育部长,没说出口的下半句是“教育是最赚钱的生意”。


阿南德心安理得地接受了金钱带来的快乐,成为了庞大的牟利机器的一份子。


他甚至与曾经在患难时对他不闻不问的教育部长成为共谋,成为了他曾经无奈和痛恨的体系的一部分。


直到有一天,生活给他按下了暂停键。


在培训中心,他看到有学生因为交不起学费而黯然离开。第二天晚上,他又在培训中心偶遇这名学生,他在附近做帮工,打工的间隙,他还拿着课本自学数学。学生告诉阿南德,自己因为家里没钱,他不得不辍学,但一直在钻研数学。


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回忆起了自己的初心。于是他决定,放弃在培训中心的工作,为穷人的孩子开办辅导班,每年招收30个学生,不收取任何费用。为了支撑培训班,他让弟弟Pranav变卖了所有值钱的物件。


他把培训班的信息用印度语印在传单上,发到了附近村庄里,广泛招收学生。很多早已辍学,在打零工的学生收到了传单。


他们想了各种办法来到阿南德的家里,参加招生考试,有学生“搭便车”,有学生拿了家里的最后一点积蓄,还有人偷了邻居的鸡卖钱换了路费。


成百上千名的贫困学生来到阿南德的家里,坐满了整个院子和巷子,他们中间,最终只有成绩最好的30名入选了“Super 30”培训班。


他们的父亲是司机、盐厂工人或者早已去世,但他们个个志向远大,想做机械工程师、船舶工程师、核工程师,甚至想去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工作。


但辛格知道了阿南德的计划之后,很是生气,于是在“Super 30”开课的第一天来到课堂,言辞狠辣地对阿南德和学生们冷嘲热讽,说他们没几个能进IIT,最终大多数人还是要回到黑暗中去 ,去和泥土、灰尘作伴。


面对心生退意的学生们,阿南德鼓励他们说,“你们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现在,就是你们为了改变命运而努力的时刻。”


他说是,“富人的面前一片坦途,还给我们的路上布下荆棘。但他们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教会了我们如何去跳跃。当时机来临时,我们将比任何人都要跳得更高。”


所有的学生都留了下来。“Super 30”的课程正式开始了,阿南德用尽了最新奇的方法来讲课,农场、火车站,生活中有数学、物理和化学知识的地方,都是他们的课堂。


但过了一段时间,培训班因为资金短缺而面临关张,阿南德找到辛格求助,辛格提出了一个挑战,如果“Super 30”的学生能够在模拟考试中战胜自己的学生,他就免费提供资金,否则,阿南德就要解散“Super 30”,回到自己的培训中心教课。


阿南德接受了这一挑战。但考试成绩公布后,“Super 30”的学生均分跟培训中心的学生差了2分。阿南德输掉了比赛。


在关键时刻,阿南德曾经的女友出手相助,从负责监督比赛的官员丈夫那里,偷走了阿南德和辛格签的合同。阿南德逃过一劫,不承认合同的存在。


辛格指责他,“你这是在作弊。”


阿南德回击说,这些穷人家的孩子都很有天赋,但却没有相应的资源,难道这不是“作弊”吗?


回去之后,阿南德和学生分析原因,原来,考试题目并不难,但是学生们在面对富人家的孩子,干净整洁,说着流利的英语时感到自卑,都没有发挥好。


于是阿南德给他们布置了一个任务,在第二天洒红节,去培训中心门口的舞台上表演,全程只能说英语。“Super 30”的学生硬着头皮去表演,却最终用印地语表达出了最真实的自己,真正建立了自信。


阿南德和“Super 30”的事迹上了报纸的头版头条。教育部长大为光火,要辛格想尽任何办法,一定要彻底毁掉“Super 30”培训班。否则,所有人都要求免费优质的教育,政府和投资人就没办法从中赚钱了。


辛格找了一队杀手来袭击阿南德。其中一个杀手此前受到过阿南德父亲的帮助,前来警告他注意人身安全。


防不胜防,阿南德还是在火车站遇到了袭击。所幸,子弹没有打在致命部位。


Pranav即使赶到,救下阿南德,把他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里,更多的杀手前来,最终学生们以一种戏剧性地方式战胜了杀手们 ,保护了阿南德和自己。


在IIT放榜那天,“Super 30”的30个学生也全部被IIT录取,达成了“Super 30”的神话。


《Super 30》电影上映两周,国内票房已经达到了11亿卢比,比此前上映的巨星电影表现都要好。包括德里首都区在内的多个邦,都对这部电影给与了免税优惠。


而主人公阿南德·库马尔,也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与电影情节类似的是,在开办“Super 30”培训班之余,阿南德也在其他培训班代课,赚钱来补贴穷困学生。即使在他的事迹被广泛报道,政府、基金甚至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都提出要捐助他时,他都拒绝了外界帮助。


就在最近,印度汽车集团马恒达的董事长阿南德·马恒达还向他提供帮助,阿南德·库马尔也拒绝了。


另一个没有在电影里提及的人物,是给了阿南德巨大支持的前比哈尔警察首席长官Abhayanand。在阿南德创办“Super 30”,他当时也在辅导学生,因此还获得了一个“粉笔警察”的称号。


在真实的世界里,阿南德和弟弟也因为得罪相关利益集团,屡次被比哈尔的黑帮攻击,而警方给他们提供了有力的保护。


在采访中,阿南德说,比哈尔的很多培训中心都有黑帮背景,他收到过不少死亡威胁,培训中心的教学人员也曾被刺伤过,但他希望改变贫困学生的命运,让他们也来反哺自己的村庄。


凭借“Super 30”项目,阿南德也获得了国际认可,曾获评《新闻周刊》杂志最具创新的四所学校之一。


但阿南德最近也遭遇了一系列烦心事。去年9月,有四名IIT高哈蒂的学生向高哈蒂高等法院提起公益诉讼,称阿南德以“Super 30”的名义吸引学生,但实际上会让学生进去自己办的培训学校Ramanujan School of Mathematics学习,每位学生收取3.3万卢比。


学生们称,阿南德忙于国内外各种形象工程,在2008年之后就不再教书,每次只在成绩公布时候站出来说,自己“Super 30”的学生有多少个上了IIT,而且近几年的成绩有水分。


阿南德拒绝回应法院关于公开学生姓名的要求。


显然,阿南德并非完人,他的成名也伴随着争议,不过,他依然是印度社会的良心。


最左边是导演


更令人遗憾的是,在电影上映后,阿南德还向外界公开,自己罹患一种脑内肿瘤,称自己已经丧失了90%的听力。


作者:罗瑞垚

本文原创首发于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

志象网,见证中国科技企业全球化之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