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家乐福花落苏宁:巨头大战产业互联网

2019/6/27 10:00:00

文 | 陆水月


48亿元,9年卖身传闻不断,家乐福花落苏宁。

 

过万的SKU开架自选,一字排开的收银台,打印机刺啦刺啦低奏着日入百万的交响乐,供应商挑灯夜战,要赶在天亮前填补被“洗劫”一空的货架......24年前,家乐福入华,中国大卖场狂欢的大幕由此拉开。

 

然而,繁华过后,家乐福开始变得星光暗淡。

 

24年前,它以教父级的身份登场,意外的是,今日却以60亿元的估值贱卖退场。此番“离场”,不仅宣告家乐福中国之旅结束,还标志着传统的中国大卖场模式向新零售大卖场模式跃进。

 

家乐福之后,Top3的外资大卖场无一例外地“归顺”本土互联网企业。大润发“投诚”阿里,沃尔玛“落草”腾讯系,而今“披着互联网外衣的地产公司”苏宁抢下家乐福,线上零售巨头们“拥兵自重”呈三国杀态势。对了,近日还有德国战将麦德龙中国待价而沽,有多少双眼睛在虎视眈眈?据悉,竞买名单已有8家企业,腾讯、阿里、苏宁等均在册。

 

动物凶猛,中国新零售大卖场模式开启,这是一场反客为主的会战,也是一场产业互联网的会战。

 

头部战事

 

苏宁似乎很久没有回到中国零售斗兽场的聚光中心。6月23日,苏宁国际拟出资48亿元收购家乐福中国80%的股份,公告一出,高光立马打过来。

 

收割线下大卖场,苏宁再下一城。

 

拿下家乐福,苏宁收割了3000万会员,遍布国内51个大中型城市的210家大卖场,4000万平米门店资源。不止眼前这些,更重要的是在战略上的占领。家乐福补足了苏宁智慧零售大快消的“陆军”战队的同时,对外更是扳回了一城。

 

这话得从苏宁转型进入死角之后“偷师”阿里说起。2015年,苏宁转型遭遇阵痛,转而采取合作的方式牵手阿里,苏宁140亿元认购阿里股票,阿里283亿元战略投资苏宁成为第二股东。

 

彼时,苏宁在阿里的眼中也只是一员“陆军”大将。态势相当明显,阿里试图借助苏宁在3C领域的优势扩大其品类的影响力和覆盖度,战略上旨在牵制京东。不过,阿里不可能左右苏宁的独立决策。

 

随着线上羽翼渐长,苏宁和阿里唱的不再是“线上线下”强强联手的主歌,它在线上副歌部分开始起作用。

 

“自成一极”才是苏宁的野心。

 

收割线下大卖场归根结底要配合“空军”的实力。因而,苏宁时不时也敲敲“智慧零售”的黑板:苏宁目前是“陆、空”两栖部队,全场景、全渠道、全客群,一个也不少。

 

“苏宁的底气是财大气粗,苏宁的精神是小强精神,苏宁的策略是跟随策略,苏宁的未来是一席之地。”掌会小程序CEO余德如是评价苏宁当前的道路。

 

正如余德所言,十来年,苏宁改革转型砸下的百千亿计的真金白银多少是奏效的,尤其是在零售互联网化的风口到来之时,苏宁“有样学样”的跟随即便做得不出彩,但也不至于掉队。

 

总能分得一杯羹。

 

如今,苏宁的线下优势的话语权渐盛,瞧,2017年苏宁集结了地产界的半壁江山前来打call,誓师大会上,苏宁要在三年内通过“租联并转”的方式共同开发2万家智慧门店。恒大地产便率先启动“私人订制”模式加入智慧零售阵仗。

 

2018年开始,苏宁伺机而动,开启买买买的模式,以补足自有的1600多家门店资源。目前,迪亚中国、万达百货以及家乐福中国都进了苏宁的囊中。

 

挤进头部并不容易,但对阿里来讲是绝对的引领。

 

2016年,马云发出电商已经变天的呐喊,新零售才是未来。新零售的魔方转动,阿里花钱毫不手软,三江购物、联华超市、新华都、高鑫零售、百联集团等数十个项目收入麾下,少说也有500个亿,算上此前布局的银泰和苏宁,阿里对线下卖场的收割投入也有750亿元。

 

两年前,张勇眼中的新零售还停留在“世上本没有路”的摸索时期。如今,新零售步入第三年,阿里落地攻势甚是密集。

 

在理论、概念上,阿里树立起行业内广为运用的“重构人货场”的新零售要义,即通过大数据实现对人的可识别、可分析、可触达;在货的角度推进泛内容化,通过大规模的C2M定制打造柔性的供应链水准,减少中间环节提高效率和消费者体验;在场景上要形成可交易、交付甚至交互的消费环境。

 

一句话,新零售本质就是构建以用户为中心的线上线下融合体系。

 

阿里战略落地布局了新零售八大路:以苏宁为主体的电器零售业,银泰带队的线下百货,盒马、大润发主导的餐饮快消领域,饿了么、口碑主攻的线下餐饮,居然之家领衔的家居领域,农淘、阿里零售通等分兵七路对线下进场景进行拓展,而天猫则为线上零售第一大主力军。

 

随着阿里拳头式出击的新零售战略浮出水面,它也一路展开对线下的收割,也就有了前面所提到的阿里陆军联盟的集结。各条线上战队整齐划一,线下攻势有理、有利、有节地推进。

 

看上去很美。

 

不过,有时候人算真不如天算。苏宁的“异心”在侧,商场如战场,阿里和苏宁当前充其量是到哪个山头唱哪支歌,各取所需罢了。

 

在这样的战场上,想爱不能爱才是最寂寞。不过,相较于另一个派系——腾讯系,阿里似乎也爱不起来。

 

在零售互联网化的概念中京东有过“第四次零售革命”的提法,后来,转而选择了“无界零售”口号,而腾讯随了苏宁也叫“智慧零售”,虽然叫法不一,做的都是同样的事儿。

 

腾讯系收割线下的战斗从去年开始加速度。

 

在此之前,京东(2015年)和永辉超市、沃尔玛开始结为同盟。不过,从2017年开始,也就是马云打响新零售战役的这一年,腾讯宣布入股永辉超市,也正式宣告入列“新零售”会战。2018年3月,马化腾对外披露腾讯已经成立智慧零售战略合作部。

 

战斗的势头似乎一浪高过一浪。

 

巨头们都不差钱,在腾讯的菜篮子里装了步步高、海澜之家、百佳超市等陆军部队,再加上京东这边的永辉超市、沃尔玛,正可谓桃杏争春,难分伯仲。

 

显然,收割线下大卖场的竞争形成了腾讯、阿里、苏宁的掎角之势,三师开始大会战。

 

产业互联网进击

 

据了解,在腾讯集团内部把智慧零售当做CEO工程。继拍拍网、易迅之后,腾讯开始剥离自己不擅长的业务,转而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而今,它缘何再次“染指”零售?

 

回到零售数字化的变革中来探个究竟。

 

根据《数字中国建设发展报告(2018年)》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4.8%。显然,技术带来的商业模式创新已经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引擎。

 

由此可见,腾讯入局零售的要义。

 

腾讯智慧零售的旗帜很简单,不过“连接”二字,无外乎在技术端突破,提供数字化的解决方案和工具(比如微信公众平台、微信支付、小程序、腾讯广告营销服务、腾讯云、企业微信和泛娱乐IP),打通线上线下,为品牌商提供增量,在这个过程中沉淀自有数字资产。

 

不难推测,腾讯收割线下的攻势是要打造零售数字化的样本,迅速跑通模式。

 

收割线下首当其冲就是找头部,找到服饰、美妆、商场、卖场等行业领跑的公司。头部在影响力和资源上有自身优势。

 

收割大卖场,巨头们也完成线下零售数字化竞争的卡位。

 

回到数字经济中,如果数字经济于GDP占比再往上走,能达到多少?或许1:1的数据比例就到了天花板。原因很简单,数字经济需要有产业依托。

 

比如电商,首当其冲需要有制造业的依托,否则,其天量的货架,天量的产品,时空的创新突破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实际上,当马云高喊零售变天的那一刻,线上对线下这场反客为主的互联网化运动的号角就已吹响,零售变革从订单到生产、终端、再到消费者,从支付方式的变革,到物流体系、产业链体系的变革。

 

巨头收割线下卖场是进击产业互联网的符号。

 

诸如沃尔玛、家乐福这样拥有超过50年零售经验的企业,最大的优势莫过于有庞大的供应链能力以及配套的物流体系。

 

“家乐福中国在大卖场具有最强的本地化采购和单店运营能力。其快消和鲜食供应链加苏宁的互联网零售,对双方都是一个新的跨越。”苏宁易购集团副董事长孙为民如是评价这笔48亿的买卖。

 

截止目前,家乐福中国拥有6个大型配送中心,覆盖全国51个城市,并且在供应链端,家乐福对鲜食、便利商品和常保商品的仓储运输管理有丰富经验。苏宁收购之后,将会从仓储、物流、人员等方面进一步补足其大快消版块。

 

显然,“陆军”部队在互联网化中充当“功能角色”,而“空军”意在统帅。换言之,巨头征战线下,是在换赛道,这一赛道不一而同地指向产业互联网。

 

并不意外,这些互联网巨头们都把目光瞄准了产业互联网。正如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胡晓鹏认为:在供给侧、需求侧、分配侧产业和互联网在某一个节点汇合。

 

去年几乎所有大型的头部互联网企业都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

 

腾讯在增速放缓、股价不断蒸发的情况下,操刀进行了第三次较大的组织架构调整,宣告进军产业互联网;百度名落AT之后,押注人工智能赛道,也进行了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的升级;马云交棒,从新零售向新制造挺进;美团点评在生活服务赛道上,也宣告前20年完成了需求侧的数字化,后20年将集中推挤供给侧的数字化......

 

大卖场可以在供给侧数字化为“空军”们提供抓手,同时也是在本地生活服务的桥梁,比如,能够成为线上零售的前置仓,在流通环节上提供变革。

 

过去20年是互联网的流量时代,从PC端到移动端,流量主导一切,流量红利不断。但是,近几年互联网的流量红利几乎消失殆尽,新流量越来越贵,各家企业都在深入实践和探索,千方百计要获取流量(客户),并把它们转变为深度服务客户。

 

实际上,线下大卖场是触达用户的场景入口,是销售的终端,当然也成了互联网巨头们收割用户的抓手。

 

电商领域的信号比较明显。

 

从电商领域来看,收割线下就是在扩大边界,利用互联网的优势延展到其他产业,从目前看来,阿里、苏宁、腾讯系即便形成了一个初步的战局,电商的基本盘还是在线上,还是在销售端突破。

 

另外,在产业互联网的目的很明了——降本增效。通过线上线下场景的打通来提升商品流通与流量转化的效率,是首要的任务。

 

新零售之所以叫“新”,也是因为技术,大数据的利用,能重构生鲜市场的人货场关系,重构供应链,实现最大程度上的降低成本、减少库存、降低损耗、提高效率,创造更高价值。

 

对大卖场的收割只是进击产业互联网的一种方式,近来,在电商的战事中,几经沉浮的C2M再起,农村战事再起都是在供给侧改革发力。

 

大会战已经拉开,被收割的传统线下零售企业,家乐福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