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百凌七问① | 百凌金科徐虹杰:开放平台生态之争,百凌何以领先竞争对手一个身位?

2019/6/25 16:10:00

作为百凌金科旗下独立的分期信贷产品凌白条在百余家合作场景中的全线统一、全面启用,于平台有其历史意义。


在这样的历史刻,『百凌金科&蛋壳财经』的“七问之谈”,试图通过7个问题的直面问答,探寻百凌金科成长路上的成功密码与经验得到。被访者均为百凌金科创立至今的核心高管成员,在百凌金科的奋斗道路上,收获了什么?对于金融科技开放平台的诸多设想,他们会给出什么样的思路分享?


本期嘉宾是百凌金科创始人兼CEO徐虹杰。作为平台从0到1的掌舵者,他一直保持着市场环境的敏锐和垂直领域的钻研。在今天的访谈中,他分享了金融科技To B的路径选择之考,分享了开放平台生态之争百凌如何建立护城河,并且作为资深从业者给出对行业未来的预判。


本期讨论话题:


1、To B是否是金融科技下一阶段的潮流?

2、百凌金科起初是to C,  为何转向to B? 契机是什么?

3、从to C转向to B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4、金融科技领域去金融化、向平台化发展,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5、金融科技领域的巨头也在做平台,向to B发展。跟他们更多是竞争还是合作?

6、百凌金科的“护城河是什么?

7、百凌金科为何确立 “超级连接器”的战略目标?要如何践行?


带着这些问题,蛋壳财经对百凌金科CEO徐虹杰进行了独家专题采访。以下为此次专访的谈话内容。



Q1

蛋壳财经:可以看到,近两年科技巨头们纷纷布局to B,这是否是金融科技下一阶段的潮流?


徐虹杰:金融科技公司转向B端服务市场,其实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部分平台转向,是市场环境倒逼下的无奈之选;而另一部分平台的布局,是在自身技术有了足够沉淀的前提下,主动搭上to B浪潮。


纵向来看,任何一次科技的崛起,都会拉动一次to B浪潮。信息技术崛起后,拉动了上世纪70年代的to B浪潮,诞生了微软、甲骨文等巨头;而“云计算”的兴起,让2000年后开始出现了SaaS模式;近几年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快速发展,为to B的迭代升级在客观条件上提供了必要的基础。


事实上,无论是金融科技to B服务风口的来临,还是这些金融科技公司服务深度、广度的增加,本质上还是因为市场需求被逐步打开。新金融市场中的参与者数量增加、分工更加细化,一场更加持久和深刻的市场变革正在发生。


Q2

蛋壳财经:据我所知,百凌金科起初是toC,  为何转向to B? 契机是什么?


徐虹杰:没错,我们一开始是做过纯to C的金融业务,但随着业务的逐渐深入,我们发现缺乏场景的粘性和数据支撑的纯to C业务很难持续。反思过后,我们认为一定要有高质量的场景,金融业务才能稳健持续的进行。


经过深入的市场走访、行业分析,我们发现很多B端市场上的优质核心企业自身就是优质的场景,而他们自身是缺乏提供金融产品能力的,需要我们这样的平台进行金融赋能。因此,我们开始尝试接洽相关企业,业务方向也向to B端调整。

Q3

蛋壳财经:在您看来,从to C转向to B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徐虹杰:to B和to C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市场,产业互联网的B端市场的难度、复杂程度、产业周期都要远远高于消费互联网的C端市场。


做消费互联网的C端市场,企业需要针对用户的“共性”着力,充分挖掘用户广泛存在的需求,结合自身的产品打磨、资金实力去为目标用户提供标准化的服务;而做B端市场,则是要针对不同场景的“个性”去设计产品。


不同的垂直行业,每个行业的用户特性、合作需求、采购周期、资金需求量都有非常大的区别,鉴于此种情况,我们采取“产品定制化”与“运营联合”的方式。也只有这样做,才能做到因地制宜,解决企业用户自身最底层需求,从而达到效益最优化。

 

Q4

蛋壳财经:金融科技领域去金融化、向平台化发展,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徐虹杰:金融行业与新技术的融合并不仅仅只是金融产品的“创新”,更多地是对金融本身功能的深度挖掘。如果我们将金融科技看做是一场金融行业与新技术深度融合的话,那么这种融合并不仅仅只是一些金融概念的所谓“创新”,它更像是借助新技术对金融行业的功能进行深度挖掘的全新进化。


其实,金融对于用户的表面是提供金融产品,但是从更深层次来看,金融更像是深入到各个行业的“毛细血管”。


金融的本质意义在于如何更好地为外部行业供应能量,而非仅仅只是进行金融产品的输送。



从这个逻辑上来看,当下正在经历的金融科技全面去金融化的蜕变更加符合金融行业的本质。


从互联网金融到金融科技,再到当下的彻底的去金融化,其实正在说明金融科技正在回归到一条更加清晰的道路上来。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彻底的去金融化是金融科技未来一条相对正确的发展道路,但是相对于拥抱金融的“短平快”,彻底去金融化的金融科技则将面临着更加严峻的挑战。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实现金融科技更加精细化的发展,成为未来一个时期必须要审慎面对的问题。


真正有生命力的金融科企,除了有强大的技术实力,还应积极投入金融科技生态圈建设,包括与外部机构合作及企业内部生态构建。

 

Q5

蛋壳财经:金融科技领域的巨头也在做平台,向to B发展。跟他们更多是竞争还是合作?


徐虹杰:金融市场是一个天然的非垄断市场,并非一家或者几家能够通吃。而且金融市场也是分层的,位于不同层级的市场有各自的玩法。


另外,巨头大多是在自己的封闭体系里玩。比如蚂蚁,它基于自己的特有的场景、流量、技术能力形成资产,再输出给金融机构,这个合作背后的能力是蚂蚁独家的,别家都做不了。所以巨头把控的市场我们想进也进不去,那我们就待在巨头之外的开放市场里,因此也就不存在直接的竞争关系了。


短期来看还没有合作的必要,未来如果有合作的机会,我们也是并不排斥的。


中国目前拥有500多家银行,20多家消费金融公司,60多家信托公司,这些持牌机构中的绝大部分,目前正积极开展金融科技业务。之前大家的选择很少,只能想办法接入蚂蚁和腾讯的金融生态体系,如果百凌金科生态能建立起来,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便多了一个可选择的伙伴。


Q6

蛋壳财经:百凌金科的“护城河是什么?


徐虹杰:金融科技公司所能提供的就是一套从贷前获客、反欺诈到贷中信用审核再到贷后催收的全流程系统。


以我们平台为例,在和B端场景合作后,合作方会提供用户行为轨迹、经营规模、资金回流概况等基本数据,通过这些数据对用户的真实刻画,就能够在借前授信、借款审批、借后还款跟进等阶段进行有效的介入,从而提供更精准、更高效、更安全、更符合用户实际需求的金融服务。


借助大数据、云计算及AI手段,发挥在大数据应用、金融产品设计、互联网运营等领域的核心能力,下沉到垂直场景中,为入驻企业提供定制化金融服务和智能化数据服务,这是百凌金科正在做的事情。


在我们平台,金融机构和垂直场景都可以实现‘拎包入住’,最快一周时间即可完成对接。在这个去中心化开放平台生态里面,流量场景方用户不会流失,他们自身无需投入任何研发及大数据团队,即可为用户提供此前只有头部金融科技公司才能提供的服务。


另一方面,针对我们的产品特性和用户需求,我们采取了定制化产品服务和联合运营这两大核心策略,之所以取得现有的成绩,正是得益于这两大策略的有效施行。

Q7

蛋壳财经:百凌金科为何确立 “超级连接器”的战略目标?要如何践行?


徐虹杰:正如在一周年庆典上所说的,我们现在的战术打法是行业广度聚焦,场景深度赋能,打造行业标杆案例,底层产品平台化支撑,最终具备行业内高效复制的能力。


做to B服务,其实是反人性的,不能着眼于一时的营收。不急着做收入而是先打磨产品的公司,往往能走得更远,它可能第一年没什么收入,但到后面收入却容易实现翻番,这就是产品价值领先商业价值的路径,先把产品价值做起来再变现。


反而那些一上来就急着做大收入但产品没打磨好的公司,后面收入会越来越少,因为产品价值一旦落后商业价值,就要靠搞关系、广告等各种方式来补。


有的公司创造供给,有的公司提高交易效率,前者叫品牌,后者叫平台。服务公司或品牌公司追求高毛利、高价值、端到端的体验,平台公司追求的是高价值、低毛利、单点突破,典型如淘宝和优衣库。优衣库再强但只是品牌公司,而淘宝作为平台可以给多个品牌提供基础设施,提供上架、流量服务,赚取2%的佣金,本质上它是一个商业地产公司。打造平台,就要选择后者的路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