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猪猪侠的忧伤:买套向左,套现向右

2019/6/22 14:00:00

作者:远风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不是传说,不是野人,我是……猪猪侠!

猪肉在涨价,这很重要,因为中国人对猪肉的喜爱,远远超过了牛羊肉。

中国的猪肉涨价了,对瑞银全球财富管理首席经济学家保罗·唐纳文(Paul Donovan)也很重要。他把猪肉涨价归因于非洲猪瘟带来的短缺,并以设身处地的口吻道:“It matters if you are a Chinese pig(这很重要,如果你是一头中国猪)。”

 

猪猪侠说:“缘起缘灭,花开花谢,物极必反,祸福相依!”

 

自以为很幽默的保罗闯祸了,惹了中国人的众怒。在瑞银工作了26年之久的他,已被要求暂离岗位。中国证券业协会也在6月14日将其列为不受欢迎人员,建议会员单位不引用其研究观点、不邀请其参与相关活动。

对猪文化的一知半解,最终断送了自己的职业声誉,保罗留下了悔恨的眼泪。

为中国的猪肉操心的除了保罗,还有商贸奇才邵建明和他的海印股份(000861.SZ)。

不信东风唤不回

邵建明的商业人生堪称传奇。1988年底,海印大桥通车,桥周边还是荒地。25岁的邵建明看到了商机,他决定买下荒地,包括地上的旧仓库和旧车间,然而他只有5000元。他对老板们说,钱要晚点付。这些没人要的仓库终于有人接手了,老板们喜出望外地答应了。

邵建明的目标很明确,将这里变成电器城。他在旁边租了一个办公室,买了几张办公桌,花3000元买了两部电话,这就用去了他身上的六成身家。

白手起家的邵建明玩起了“空手套白狼”,他活学活用了香港的“炒楼花”。在荒地上规划了400个店铺,每个店铺收取2000元的定金。80万元的第一桶金到后,最后电器城建成了,多年后成为了华南地区大型的电器产品交易中心。

邵建明的商业天赋得到了充分的发挥,随后的几年,邵建明当起了“二房东”,通过长租方式,将物业包装成主题商场对外招租,赚取租金的差价。

邵建民深谙“借”之精髓,2003年1月,海印集团收购深交所上市公司茂化永业(000861.SZ)借壳上市,2008年通过向大股东定向增发和现金购买的方式,实现海印集团的整体上市。

与商海遨游驰骋不同,进入资本市场的海印股份遇到了增长难题。海印股份的股价2004年最高32.90元/股,2018年达到了最低价2.16元/股,高低相差15倍。

资本市场的高低落差,或许是到了“挥手自兹去”的时候了。2019年4月28日,邵建明的胞弟邵建聪宣布,计划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持股比例将从5.04%下降2%,这意味着他将从5%以上的股东名单中消失。如果后续不再担任董监高等高管职位,减持时将无需再次提前公告。

邵建聪并没有减持,他在等最佳时机,他在“借东风”。

6月11日晚,海印股份宣称,拟与许启太、海南今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合作,提供1亿元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次日,海印股份涨停。随着国家管理层的介入,所谓的疫苗实际为兽用制剂。海印股份归咎于工作人员“笔误”。

经过一番折腾,海印股份的股价不仅没有飞涨,反而比以前更低了。

或许是为了表达诚意,邵建聪承诺,未来3个月内不减持或转让公司股份。

轰轰烈烈的猪瘟疫苗变成了闹剧,但落得“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猪猪侠说:“乌鸦复活,那叫尸变;凤凰重生,那叫涅磐!

跌停板上的呜咽

猪猪侠说:“不要给我希望,又要让我失望。” 

邵建聪的减持计划被搁浅了,李守军和梁武也高兴不起来,他们是瑞普生物(300119.SZ)的同事,猪瘟活疫苗是该公司的重要产品。

生产非洲猪瘟疫苗很难,希望总还是有的。瑞普生物被投资人认为最有可能诞生猪瘟疫苗的公司,毕竟该公司有猪瘟活疫苗。

李守军持有瑞普生物42.65%的股份,也是实控人,梁武持也有8.62%股份,6月20起的15个交易日后,他们将合计减持1580万股,减持的规模不超过该公司总股本的3.91%。

减持就是套现,资本市场早已是心照不宣。6月20日,瑞普生物开盘后股价急速下跌触及跌停,投资人以脚投票,迅速离场。

依稀中,有人唱道:我听到传来的谁的声音,像那梦里呜咽中的小河;我看到远去的谁的步伐,遮住告别时哀伤的眼神。

这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看到这样的眼神。瑞普生物的两位元老级董事苏雅拉达和鲍恩东,早在5月14日就公告要减持,减持比例分别占总股本的0.91%、0.74%。奇怪的是5月15日也就是公告减持的第二天,瑞普生物的股价达到了历史新高25.77元/股。一切都是表象,随后瑞普生物连吃6个跌停,15个交易日后的6月4日,瑞普生物收盘价为12.04元/股,与高点相比下跌53.28%。

股价反映一切,毕竟猪瘟活疫苗不是非洲猪瘟疫苗,瑞普生物的价值市场已经给出了答案,并没有他们自视的那么高。这一点,管理层比谁都明白。

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股民的笑容摇晃摇晃。天要下雨,人要减持,随他去吧。

即便如此,瑞普生物也是闷声发大财。毕竟2月1日的收盘价为7.78元/股,6月4日收盘价与其相比,上涨了54.76%。

猪猪侠说:“虽然我长的帅,但你也不能对帅哥有这么大的偏见呀!

最不害怕的养猪人

猪猪侠说:“人们都在假装正经,只有我在假装不正经。

受非洲猪瘟影响,中国的生猪产量在下滑。根据农业农村部的数据,2019年一季度生猪出栏1.88亿头,同比减少5.1%;猪肉产量1463万吨,同比减少5.2%。专家初步预计,下半年猪肉价格同比涨幅可能超过70%。

非洲猪瘟很可怕,然而温氏股份(300498.SZ)不害怕。

与市场趋势相反,中国最大的生猪养殖公司温氏股份的产量却逆势上升。温氏股份2019年的一季报显示,该公司生产了596.30万头猪,同比增长19.65%。

温氏股份在2019年卖掉了2229.70万头肉猪,贡献了337.66亿元的营收。如果按照一季度的规模和速度,2019年全年有望卖掉2400万头猪。如果猪肉价格如专家预测的上涨70%,温氏股份铁定会赚翻。

这样的逻辑看起来很完美,温氏股份的股价也是按照这样的逻辑上涨了。2018年,温氏股份股价最高26.68元/股,最低18.73元/股。随着非洲猪瘟以及“猪周期”的到来,温氏股份的股价从2019年2月中旬呈现稳步上升的趋势。

买了温氏股份的股民笑了,温氏股份的大股东也笑了。

“养猪大户”温氏股份的高管们也没闲着,趁着股价高昂之时,悄悄撤退。2019年6月14日,温氏股份3名董监高的关联人动手了。监事何维光的配偶郑金带以成交均价40元减持7.52万股,共计300.8万元,占总股本的0.0142‰。财务总监林建兴的配偶余国莲以成交均价40.22元减持6000股,共计24.13万元,占总股本的0.0011‰。董事黄松德的兄弟姐妹黄金兰以成交均价39.23元减持300股,共计1.18万元,占总股本的0.0001‰。

这只是最近的一次小规模且不起眼的减持活动。

2月份以来,温氏股份的大股东就进入了收获的季节。尤其是股价在40元/股附近,高管和他的女人们,都在忙着卖掉手里的股票。

温氏股份的股价自2月11日开始进入上升通道,截至6月14日,5个月的时间内,温氏股份共有60次增减持记录,其中51次为减持记录,减持规模约为8.5亿元。2月25日,前任董事长、现任董事温鹏程的配偶伍翠珍减持608万股,按照均价30.78元/股计算,套现高达1.87亿元。隔日,伍翠珍再以30.02元/股价格减持256万股,套现7685.12万元。

猪猪侠说:“恋爱就象弹钢琴,开始尚有规律可循,接下来便完全发自真心。

雷军说过,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非洲猪瘟疫的爆发,猪肉短缺难以避免,中国猪肉价格尚未反应这种状况,但猪肉概念股的价格一定程度上反应了未来的预期。

风停了,飞的越高的猪,落地后摔得越惨。猪能飞多高,养猪人最知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