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网恋一次,损失1300万!中国第一相亲网站,剩男剩女屠宰场?

2019/6/17 22:33:00

1.jpg

文/金错刀频道  Zoe

2.jpg


两年前,“翟欣欣逼死苏享茂”一事,将婚恋网站推至风口浪尖。


2017年3月30日,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通过婚恋网站与翟欣欣相识,6月7日领证,不到一个月离婚,9月7日,苏享茂因不堪前妻勒索千万,跳楼自杀身亡…


3.jpg


短短三个月,苏享茂花费近1300万元。


针对这起疑似骗婚事件,世纪佳缘(后与百合网合并成百合佳缘网)被推至风口浪尖。


前几天,有网友爆料称,事件女主翟欣欣疑似再次现身世纪佳缘。


这一事件将百合网再次置于聚光灯下,曾经的“婚恋第一股”被资本市场寄予厚望,如今只能靠这些负面新闻再次回到大众视野了吗?


1

不打广告,都自然增长80万


说到百合网,就不得不提两个IT男——田范江和慕岩,百合网的创始人。


4.jpg

左田范江,右慕岩


2000年,他们做过一个装修网站,为一些装修爱好者搭建论坛,然后让这些用户通过网站购买装修材料。由于当时建材城、品牌商对互联网都没什么认知,很快就失败了。


2003年底,他们又开始了第二次创业,仿照硅谷的一个社交网络产品推出了一个社交网站HeiYou,在当时因为无法实现变现,也不懂信息流广告模式,结果又没做成。


但HeiYou的创业过程中他们发现HeiYou80%的用户都是单身,于是便把社交网站改成了婚恋交友网站。2005年,百合网成立。


那时正值互联网泡沫的回暖期,他们拿到200万美金投资,开始信心满满的招人,结果根本没人应聘,因为当时大家都认为“网络交友”是专门搞“一夜情”的公司。


另外,世纪佳缘当时已经占据互联网婚恋市场的有利地位,想要突围不是件容易的事。


百合网有什么优势?


一是百合网在为用户寻找匹配对象时,他们率先开发了一套心灵匹配算法。


5.jpg


当时,国内大部分的婚恋网站都是以简单的照片和文字作为主打,两个IT男经过分析发现很多用户希望了解到网络上对方的性格特点。


于是,百合网的一套“心灵匹配”的服务系统应运而生。这个系统是在用户注册时,会追加一个心灵测试,让用户通过这个测试了解自己和对方,进而得出双方的匹配度并进行推荐。


用田范江的话来说就是:


和其他仅仅提供相识机会的网站相比,百合网还提供了相知的能力。


打着“相知”这个差异化优势,没花一分钱广告,百合网的注册用户就增长近80万!


2006年,百合网乘胜追击,推出一对一红娘服务,成为中国婚恋网站线上线下结合服务模式的开创者。截至2014年第4季度,百合的实体店已在全国超过100座城市开店136家,是目前拥有最多线下实体店的互联网婚恋交友企业。


2010年,又被“非诚勿扰”这块大馅饼砸中,在电视节目的宣传下,百合网流量增长神速,新增用户达600多万。


当婚恋网站逐渐被单身男女所接受并开始使用之后,也开始吸引不少别有用心者,关于婚恋网站“猎艳”“骗财骗色”等负面新闻被频频爆出,如何保证用户信息的真实性,减少诈骗事件的发生成为摆在百合网面前的难题。


2011年底,百合网率先实行了实名制,如果你不用身份证验证,可以注册,可以浏览,但是不可以交友。


这个举动在当时被认为是“自杀式行为”,因为强制实名制后可能会导致百合网会员严重流失。所幸,实名制为用户提供了一个更真实、安全的环境,用户非但没有流失,其活跃用户还增长1000多万,投诉率减少了80%。


2015年11月,作为婚恋网站的头牌的百合网在新三板正式挂牌成为了“婚恋第一股”。


目前,百合网已有超过9000万注册用户。


2

百合网的坑,伤钱又伤身


婚恋网站作为垂直类平台,只能满足用户某一个时期某一个方面的需求,用户的生命周期短。


婚恋网站为了变现会将更多盈利点放在中间环节。想要和人沟通需要充值会员,要想获得更优质的交流对象需要充更贵的会员服务费,百合网也不例外开始把主意打到会员费上来。


这也造成了如今百合网的困境:变现困难,还没摸到清晰的变现门路时,风向就已经变了。


1.实名认证徒有其表


为了赚会员费百合网煞费苦心,在网站上只要交会员费就能绕过实名认证。


刀哥注册百合网时,在填写手机号码和验证码后,发现年龄、性别、收入等各项信息都可以随意填写。


更离谱的是,随意在网上找了一张明星PS过的照片后,也能成功通过身份认证。


6.jpg


会员认证形同虚设,导致百合网上骗子横生的情况并未减少。


在苏享茂事件中,其前妻翟欣欣有过短婚经历,却在世纪佳缘平台上写明“未婚”而不是“离异”。


在网上,也涌现出很多专门出售真人信息的不法分子,从他们那里可以买到各个年龄段的男女身份信息和个人生活照,有了这些信息,骗子可以随意注册会员。


7.jpg


去年,一位55岁的阿姨在百合网注册了账号后,前后花费了2000元购买会员服务,希望找到心仪的男士,却没想到一连遇5个“钻石王老五”,被骗300万!


而且在婚恋网站还兴起了一个新兴骗局——“杀猪盘”(在线上“恋人”看来,受害者们只不过是用所谓“爱情”圈养的“猪”,养肥了自然要“杀掉”。)婚恋网站在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下,已不知不觉成为剩男剩女的屠宰场。


这样一来导致很多用户在花了高额会员费和服务费后不仅找不到对象,还可能人财两空。


百合网也逐渐被贴上“虚假信息泛滥、骗子横行”的标签,面临口碑坍塌的危机。


8.jpg


导致这些的源头还是因为百合网无法规模化盈利,只好在单个会员价值上下功夫。


2.变现还没整明白,又赶上陌生人社交崛起


更令百合网绝望的是,在这些错误的商业模式把它逐渐推到了危机边缘的同时,陌生社交已经迅速崛起,进一步挤压其生存空间。


而且与传统婚恋交友APP相比,年轻群体“重社交、轻婚恋”趋势越来越明显,可能更青睐陌生人社交平台。


2017年,陌陌平均月活跃人数为9910万人,而百合网只有其零头不到270万,一旦掉队就可能一蹶不振。


3

疯狂转型,能救百合网吗?


目前,国内传统婚恋网站的用户都在萎缩。


变现难,竞争加剧,口碑崩塌…眼看着这样做不下去,互联网婚恋平台谋求转型的步伐也越来越强烈。


仅拿百合网来说,就经历了2次大转型。


1.被逼无奈与世纪佳缘合并


第一次转型是在2015年,百合网与行业老大世纪佳缘成功联姻。


但百合网和世纪佳缘的合并,并非像当初滴滴和快的合并一样是进行业务和用户区间的整合,而是因为双方发展都不尽人意,阻碍重重。


拿2014年互联网婚恋网站收入规模来看,世纪佳缘、百合网、有缘股份、珍爱网市场份额分别是28%、15%、14%和14%,相差都不大,因此资本方迫不得已这样做。


9.jpg


2.构建婚恋生态圈,啥都想做


第二次转型是在2016年,田范江提出婚恋生态圈的概念,开始寻求多元化发展,不仅发力线下,还开启了“买买买”模式,在婚恋交友、婚礼服务、金融服务、房产服务等各个与婚恋产业链相关领域内,投资、并购了数家公司,涉足婚恋交友的每一个环节。


无论是恋爱培训、咨询还是婚礼服务都需要强大的资金和足够的人力支撑,加上入局晚,市场早已有成型且有一定知名度的门店。


更重要的是,这次转型已然让百合网脱离了婚恋产品最核心的东西——交友。


不断谋求转型的百合网,最终也没能逃掉被卖的结局。


去年5月,郭广昌以40亿收购百合网70%股权,这意味着继世纪佳缘被卖后,百合网也迎来资本终局。行业老三珍爱网更是经历了两度卖身,先德奥后太盟。


伴随着被收购,创始人也纷纷离场。2012年圣诞节,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辞任CEO,转而做了91talk,专做英语口语教育。


慕岩也从百合网谢幕,带领团队转而发布了“一号媒婆”APP,通过熟人推荐身边单身朋友的方式解决婚恋问题。


这些婚恋网站,正逐渐和它们的主人告别。


不仅婚恋社交平台生存难,陌陌一度非常流行这样一个签名档:“愿得一人心,一起卸陌陌。”


面对微信,任何社交平台都有产品后续不足这一天然缺陷。


在互联网时代,一切都更新得飞快,婚恋网站接下来的故事更可能是资本游戏了。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


社交产品有终局,但社交没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