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大米也能“数字化”?无人机、新技术让草原大米成功逆袭

2019/6/14 10:12:00

人比人活不成,货比货都得扔,米比米道行深。

之前,就因为贡米“身份”,黑龙江的五常大米名震天下,到处被人抢购,以至出现大量仿冒,“十有九假”,直到最近两年,这种势头才被遏制。

但很少人知道,同样处于“黄金水稻带”,内蒙古兴安盟出产的“草原大米”,品质绝不输五常大米。

兴安盟大米的主产地在科尔沁右翼中旗(简称“科右中旗”),当地昼夜温差大,农作物通风好,水稻病虫害发病率低,再加上雨热同季的气候条件和丰富的水资源,让大米口感绵软、香甜,更蕴含丰富的有机质。

可惜的是,科右中旗虽然有良田千顷,但长期沿袭传统、分散的小农模式,农民靠天吃饭,自种自收,只能解决温饱,却无力进一步致富。

结果,缺乏标准化生产体系,没有品牌和销售渠道,这样种出的大米只能被当作1.2-1.3元/斤的官方储备粮,白白浪费了当地难得的水土资源,也让群众致富的希望渺茫。1988年开始,科右中旗被定为国家级贫困县。

没错,农业规模大、痛点多,正是机会所在。用马云的话说:好山好水,完全可以带来金山银山。扶贫、脱贫、致富,只要方法用对,就能事半功倍。

于是,去年9月,阿里巴巴农业团队与科右中旗政企签订合作协议,共建“数字农场”示范基地。其一,包销4万亩当地优质水稻,通过阿里线上、线下各渠道销售,提升兴安盟大米品牌;其二,阿里脱贫基金将帮助农场铺设农业物联网设施,通过新技术升级水稻种植方式。

其本质是,用消费互联网带动产业互联网,用产业互联网给力消费互联网——市场增长不靠人口红利,靠创新红利;销售模式不用流量驱动,用口碑驱动,新兴技术不打概念,打落地。

以此,贯通耕种、管理、收购、物流、贸易等全价值链,实现各环节的数字化改造,从根本上提升产业效率,完成产业进化。

这样,草原大米找到数字化生存的依靠,完成供给侧改革,站上消费升级的风口,才能像《聚焦》说的:“改变顾客对品质的认知,影响他们的选择。”

一句话,做传统农业的清道夫,新农业的带路人,握住比特世界的赋能之手,获得互联网基因,兴安盟的草原大米再没有低人一等的焦虑。

先破后立

老话说:不破不立,大破大立。如今的互联网时代,创新不断,变化万千,按《乡土中国》的说法:剧烈的变迁中,习惯是适应的阻碍,经验等于顽固和落伍。

毫无疑问,大米作为主食,是国人消费的必须品,市场规模超过7000亿元,但中低端大米就有6600亿元,若不能摆脱“中低端”的标签,就只能陷入同质竞争的“红海”,在低价、低毛利的市场中循环,不能自拔。

而有报告显示,今年高端大米的销售额将超过300亿元,并在5年后倍增至600亿元。大众消费正由“NEED(需要)”向“WANT(想要)”再向“VALUE(有价值)”三级跳,品质消费成为主流的消费理念,消费分级成主流的消费趋势。

按照“投资女王”徐新所说:消费者变了,所以,渠道变了,竞争格局也变了。

科右中旗一位企业家告诉小郝子:过去,米农们背着大米样品全国跑,费时费力费钱,很多人还要被迫接受各种各样的规则,给线下渠道缴纳40-50万的进场费,即使这样,可能半年才搞定一家超市。

另外,也有人咬牙投入电视广告,期望塑造品牌,可惜没有系统的打法,赔本也不能赚吆喝,吃得苦中苦,换来心中堵。

是的,没有超能力,也没有钞能力,平凡米农和致富梦想之间,还隔着无数成本的距离。

可如今,草原大米接入阿里巴巴经济体,没有超市那样的苛捐杂费,直接登陆天猫超市等网上平台,同时,搞定大润发、盒马等线下渠道,它一夜之间同步到大润发300多家门店。

“建立这些渠道,是基于阿里数字农业的应用,而不是基于阿里的面子。”阿里巴巴大农业发展部专家章新光解释道。

而在去年双11,阿里还派专人前往兴安盟驻扎,贴身解决生产、运输、网页设计、售后等问题,让草原大米新品获得天猫主会场资源,为它赢得20万人次关注,销售也突破1.6万件。

此外,快手第一主播“散打哥”直播助农,不足一分钟卖掉20多万斤大米。再加上淘宝网红“薇娅”、星光大道总冠军刘大成给力,4月底两次直播,引导社会力量关注扶贫攻坚,经此一役,兴安盟大米直接销量超过60万斤,成功逆袭为地标性品牌。

无疑,真正做到“品(牌)效(果)合一”,远胜单纯的广告“撒钱”。

一切就像《商业的本质》描述的:“商业是探求真实,建立互信的过程”。探求买卖的真实,要有技术;与消费者建立互信,依靠伙伴。剩下的,你只负责精彩,老天自有安排。

抢攻高地

当然,抢占用户心智,种草、拔草只是开始,更关键的是,掌控供应链“金刚钻”,抢攻行业高地,这样才能“不离日用行常内,直造先天未画前”。

毕竟,要让一个行业完成“数(据)智(能)化”升级,形成一套“商业操作系统”,不能只依靠某个环节的高能释放,它必须是所有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互联互通、高度协同,以合力带动整个社会生产方式的变革。

过去,O2O的失败就在于只想着打开营销通路,解决流量问题,结果,要么像万达、腾讯、百度拼凑的“飞凡电商”,不了了之;要么像上门按摩、做菜等垂直应用,一败涂地。

所以,在草原大米的种、管、收等环节,地方、企业、农民、阿里要共同协作,将传统小农业转变为现代大农业,既要高科技,更要接地气。

比如,在选种阶段,阿里根据消费数据,按照男女老少喜欢的米质,再结合当地气候,安排合适的水稻种子。之后,联合企业为农民提供种子,统一育秧、种植。稻花香品种积温不够,有共建大棚,遇到问题,有技术帮扶。

然后,引入田间智能气象站、智能节水灌溉等设备,组建物联网,部署AI边缘计算服务器,实时监测、分析田间环境、气象、水稻长势、物候期等,更科学地灌水、除草。

再加上无人机巡逻,红外光谱识别各种病虫害及其分布,可以精准地喷洒低毒、低残留农药,5-10分钟,8-10元钱就能搞定一亩地。

待水稻成熟,阿里和加工厂溢价5-10%收购,避免谷贱伤农、奸商压价。品种升级后,收购价从1.3元/斤涨到1.7元/斤,米农多挣230元/亩,平均下来,每户每年增收近万元。

因为过去产出的大米市面价为1.95元/斤,而现在的草原大米可以卖到4.9元/斤,溢价超过两倍,加工厂、流通商都有利可图,自然愿意笼络米农,高价收货。

最后,菜鸟网络为兴安盟大米搭建从田间到餐桌的集群仓,帮助农户物流成本降低一半,提升20-30%的物流时效。这样,无需当地补贴,大米也能顺利进入市场流通。

可见,“数字农场”下,供应链各环节操作得法、分利得当,成本更少,效率更高,“凭感觉、靠经验、拼运气”成为历史,所有过去的丧,都被技术治愈。

在此基础上,草原大米就能保证品质一致、产出稳定、口碑不崩,反向加持品牌和销售,让产、供、销循环获得马太效应的“好者更好”。

正如马云所说:要赢得市场,得靠创新,而不是预算;要获得利润,得靠技术,而不是规模。

今年初,科右中旗正式脱贫,而振兴乡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兴安盟大米的崛起,正是全旗的希望。

没错,数字农场的第一枪已经打响,于农户,立身、立命,于当地,立品牌、立格局,如此,农业有深度,商业有温度,未来更有开阔度。

现在,这种模式正在全国各地复制,用不了多久,草原大米之外,一大波高能新品来袭,到那时,五常大米还会好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郝智伟

    总访问量:66482
    全部文章:179
前《IT经理世界》杂志资深记者,爱电商,爱移动,爱娱乐,爱数据,爱金融,专注做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获得中国管理案例中心,2009-2010年度最佳商业案例奖,百度百家、网易新闻客户端、搜狐新闻客户端、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派代网等媒介有专栏,公众号:郝闻郝看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